侍君之情动_清尊【完结】

  《侍君之情动(出书版)》作者:清尊/藏影/绿绪【完结】

  【内容简介】

  一道灭门旨意,毁了他幸福美满的家庭。

  为报血海深仇,他忍辱负重,终於接近了仇人身旁。

  随侍君侧,他本欲伺机复仇,

  却发现那孤傲尊贵的人其实仍有温柔,

  而在意外得知家族秘密之後,尤令他陷入两难。

  此时邻国大举进犯,清王御驾亲征却遭埋伏,

  在逃难中,他更是惊觉对清王怀抱异样心思,

  然身分与仇恨的藩篱横亘其间,

  他只能挣扎、矛盾,这违背阴阳的情感却也更加狂燃肆虐,情动,一发不可收拾……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侍君之情动》第一章

  第一章

  五年了,他仍不能忘记那撕心裂肺的血腥场面。

  很多黑衣人闯进他的家里,挥刀砍死了几百名奴仆,紧接着是他的亲人。爹娘、大哥和小妹全倒在血泊中,唯有他,因贪玩,在院池里游泳,当恶人一路砍杀过来时,他吓呆了,躲在回廊底下的水草间,直到──凄惨的叫喊声渐歇。

  他很冷,冷得发抖,甚至失禁了。

  撕杀声、惨叫声持续了很久,他在水里泡得快失去知觉,一股躁热袭击而来,呛鼻的烟到处弥漫。恶人杀人又放火,狠、狠得惨绝人寰!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水里了,挣扎着爬出水池,上了岸,触目便是那被血染红的花草,熟悉的仆人们横七竖八地躺着,死不瞑目。一路走来,尸体越来越多,他渐渐不害怕了。失魂般地走着,来到大厅,爹娘早已身处异首,死相凄惨,小妹还只有三岁,却被摔成了肉泥,还有他那大哥,身中数剑,弯曲地倒在小妹身边……腿一软,他跪在亲人们的尸体中间,双眼干涩,竟流不出泪来。张了张嘴,想大喊,除了嘶哑声,吐不出一个字。

  越来越浓的烟,呛喉,火苗在大厅里肆虐,很快就要焚尽一切了。他无暇为亲人们安葬,唯有匆匆跪拜,木然地瞠目,跌跌撞撞地跑出大厅,火势越来越大,大门已经无法再通行,凭着本能,他摸索到自己的院落,所幸这里火势还小,他跑进屋里,翻出床底下的某样东西,然後奋力急奔,跑向厨房的後院,扒开墙角堆积的瓦砾,露出小洞,屈膝跪地,缓缓地爬了出去。

  直到走到街角,混在观望宅子火势的人群中,他才恍惚地望着一切。

  家没了,亲人逝了,平时贪玩挖的一个狗洞,救了自己一命。

  灰头灰脸,竟没有人认出他来。就这样,他离开了养育自己十五载的家,离开了生活了十五年的城镇。

  ******        ******        ******“我说风大哥,就凭你这双半瞎的眼,是怎麽混得二级侍卫当的?”身着下等侍卫制服的少年搔搔头,厚着脸皮又问,“我来云府都快三年了,还扎在下等侍卫堆里,何时才能出头呀。”

  那被唤为风大哥的青年,二十出头,身材挺拔却偏瘦,五官端正,若非那双半瞌的眼,也能归为俊朗一例,可惜认识他至今的人,从未有人看清他的眼睛。据风大哥自己说,小时候贪玩,烧了半间屋子,眼睛被浓烟熏得半瞎,看东西模模糊糊。平时生活靠的是一对耳朵。认识他的人都极为佩服,就那双半瞎的眼,竟能练就一身不错的武功,在云府当上了二等侍卫,光月俸就比其他人高出一倍。

  “运气吧,呵呵。”风大哥摇摇头,手上砍柴的动作未停。“小顺子,只要扎扎实实地干,定会出头的。”

  “唉,咱就唠叨唠叨啦,哪天真升上二级侍卫,咱还怕哩。”小顺子吐出嘴里的草梗。“不过风大哥你平时没事怎麽总来厨房帮忙?你看看,又一堆柴了。”

  风大哥就是人太好了,只要有人一求,他心软便帮。这不,砍柴的小三又使唤风大哥了。

  “小三拐了脚,行动不便,我正有空,顺道了。”风大哥摸了把汗,觉得热了,便脱了上衣,露出强健的膀子。

  小顺子吞了吞口水,羡慕地盯着风大哥健美的身材。哎哎哎,风大哥不但武艺高强,光看这一身精细的肌肉,极为健美,随着砍柴的动作,张弛有力,捏捏自己松软的手臂,自卑地叹气。

  太阳偏西,风大哥终於砍完两堆小山般的柴,小顺子早就被人叫走了。迎着夕阳,伸伸腰,捡起挂在木柴上的衣服,穿上,正欲走,不远处传来小三的叫唤声。

  “风大哥,风大哥……”

  待小三接近了,风大哥问:“你的脚好些了麽?”

  小三吱吱哼哼了几声,嘿嘿笑:“谢谢风大哥,谢谢风大哥。这是今天的晚饭,小三特地多留了些,你快吃吧。”

  原来不知不觉错过了晚饭。接过小三递来的布包,打开模糊地看是三四个馒头,还闻到鸡肉与咸菜干的味道。重新包好,风大哥道:“小三有心了。”

  “嘿嘿嘿……”小三一味的傻笑。

  风大哥摇摇头,拿着布包离开厨房。

  “风大哥你这就回去麽?”

  “是呀,晚上有任务。”

  “哦,那风大哥你注意点呀。”

  “谢小三关心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提了桶水,洗去一身汗味,换了身衣服,这才泡壶茶,配着冷硬的馒头,慢条斯理地吃着。

  很多人觉得他不同於一般的侍卫,光是从他的吃相便可看出。普通的侍卫吃饭素来粗鲁,偏他斯斯文文,倒像书生般温吞。他爱干净,每日必须要沐浴,不管是夏日还是冬天。由於侍卫的身份,冬天不是经常能洗到热水,其他侍卫怕洗冷水澡,隔三岔五才洗一次,他却不然,便是水再冰,也能从头洗到脚。

  吃完馒头,取来布巾擦了擦手,从床里的暗格内取出一条黑红相间的绸丝绣带,往额上一系,云府二等侍卫正式开工了。

  以轻功飞过数个院落,来到一处种满翠竹的雅院,刚靠近房,里面便传出男子懒洋洋的声音。“逝,你可来了。”

  风逝,正是“风大哥”的名,他推门而入,恭敬地向坐在案几後的华服男子一揖。“主上恕罪,属下来迟。”

  那华服男子放下手中的卷书,挑眉一扯嘴角。“不算迟,璃前脚刚走,你便来了。”

  风逝眉目低垂,摆手隐身站到房间不起眼的一角。

  华服男子轻叹一声:“今晚不必守着这屋子,随我一起出去走走。”

  “主上要出门?”风逝略一顿。

  华服男子起身,伸伸懒腰。“忙了一整天,晚上该寻些乐子。”

  风逝低吟一声。“主上可是有消息了?”

  华服男子摇摇头,狭长的眼微眯,像只慵懒的猫。“今晚‘倾伶苑’有新人出台,想必这京城的达官显宦都来赶场子,我们也去凑个热闹。不过……”那猫眼一转,略为狭促。“阿司,在无人的时候,你唤我为师兄吧。”

  风逝低垂的睫毛轻颤了下,道:“但防万一,逝还是唤师兄为主上吧。”

  “阿司越来越不可爱了。想当初,小小的阿司,天真可爱……”华服男子唠叨着跨出房门,风逝颇为无奈地跟在後面。

  五年前,家中出事,他隐名埋姓,投靠师兄,在他府里做了一名侍卫。师兄待他极好,但他为报家仇,已让师兄涉了凶险,又如何能安而忘危,陷师兄於危难之中?故尔,他素来谨言慎行。

  *****       *****      *****

  倾伶苑是什麽地方?

  倾伶苑是京城最大的青楼。它不是普通的青楼,但凡达官显宦是不会上青楼的,可他们却频频光顾倾伶苑。要说倾伶苑有何魅力之处,自然是那些个身怀绝技的音伶了。

  倾伶苑有三绝。一绝是那拥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花魁苏小小;二绝是那拥有天籁之音的秦音;三绝,乃是那清冽如泉的“薄幸酒”。拥有三绝,倾伶苑在京城难怪能长兴不衰。

  近日,据闻倾伶苑来了个舞者,此舞者自称天下第一舞,今晚,她要跳一支空前绝後的舞。这不,全京城但凡有几个钱的,皆蜂拥至倾伶苑,只为一睹舞者风采。

  天方黑,倾伶苑门前便排满了豪华的马车,所谓达官显贵,名流之士,皆慕名而来了。

  风逝跟着华服男子,慢悠悠地走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格外显眼。靠近倾伶苑,有人眼尖,认出这华服男子便是当朝丞相的三公子。

  “云三公子,好巧。”迎面走来一俊朗青年,冲着华服男子抱拳。

  “这不是卫侍郎麽,确实巧啊。”云翰抱拳回礼,笑容可掬的上前拉住青年的手。“走走走,咱们做个伴,找个雅座一起看看这倾伶苑的‘第四绝’。”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