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衣问情(原名:云淡风清)_清尊【完结+番外】

  (出书版)《如衣问情(原名:云淡风清)》藏影/清尊番外《天凉好个秋》

  文案:

  因十年前的约定,墨无雪回到了儿时的秘密桃花源,得知当年的误会让玩伴白如衣苦等了他十年。

  坦白情意後,彼此许下了一世誓约。

  然而,回到江湖不过半载,白如衣再次见到墨无雪时,他已非昔日的雪儿──他是雪天门的门主,在武林中是个心狠手辣、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可他不止忘了誓约,甚至想杀了如衣!

  两人的羁绊,只剩一对情人镯,静静的等待,记忆回归的时刻……【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十年前的约定?”坐在田间小道上,寒纪舞呆呆地问。

  “是啊……那年,我要出去闯江湖,走之前,曾向你约定,回来后一定会找你实现诺言。”墨无雪坐到寒纪舞身边,一脸认真。

  寒纪舞拔着脚边的杂草,不回答。

  “你——没忘吧?”墨无雪不安。

  寒纪舞摇头。墨无雪松了口气。

  “十年很久了啊!”寒纪舞喃喃。”十年的事了,早记不清了。”

  墨无雪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小舞这话是何意?

  面对墨无雪,寒纪舞歉意地道:“我已经忘了。对你,很模糊了。”

  墨无雪愣愣地望着寒纪舞。十七岁的青春少年,眉宇流露出纯真与朴质,然而这张脸,与记忆中的相差不大。

  “可,我一直记着你啊。”他低语。

  “时间会冲淡一切。”纪舞耸耸肩,“我记忆中虽有你,却很模糊,十年前的事,都已是过往云烟了,我的身边,已经有一个疼我爱我的人了。”

  墨无雪鼻子一酸,怔怔地望着寒纪舞脸上幸福的光泽。

  “那么……我呢?”

  “你?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事,我无力为你做什么。”寒纪舞淡淡地回道。

  “这些年来,我在江湖上从未对他人动心过,心中想的思的,唯有你,可十年后,我回来找你,却……”墨无雪摸了把脸,抬头望流动的云。一切,都晚了吗?

  “你要我一直守着一个没有保障的诺言吗?村子里,有多少青梅竹马相互许诺,真正在一起的又有几对?出了村子便是另一番天地了,过往,已不能成为牵绊了。”

  “我们之间,空白了十年,我不可能为了守约,孤伶伶地过完十年。”寒纪舞亦抬起头,望着蓝天白云。

  小舞并非什么都单纯呀!毕竟长大了,不是孩子了。可是,他呢?他一直停在孩提时代吗?

  他是自私的吧,想要用一个承诺来绑住一个人,当那个人挣脱之后,便有些怨他了。然而,那个被束缚的人,并不甘愿吧?说到底,他不能怪小舞,只能怪自己,明明有十年的时间,他却错过了!淡淡的哀愁凝聚于墨无雪的眉宇间。

  “小舞,原来你在这儿啊?”远处走来一人,浓厚的书卷气,一身清爽,眉清目秀,弱冠年纪。墨无雪仔细打量他,方想起他是儿时的玩伴之一,燕飞花。

  寒纪舞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草屑。“飞花哥,你看谁回来了?”

  墨无雪仰头,专注地望着小舞脸上的光彩!他叹息。原来如此!

  燕飞花看到墨无雪微一愣,再看看小舞,了然地道:“十年了呢,许久不见,雪儿。”

  墨无雪脸一红。“飞花,你……莫再叫我小名了。”

  燕飞花笑弯了眼。“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叫这名,就脸红。”

  寒纪舞吐吐舌。“无雪哥哥说是来找我的。”

  燕飞花点头,并不回答。墨无雪微微紧张,燕飞花……会如何想呢?

  寒纪舞道:“我对无雪哥哥说了,十年,可以淡忘一切。”

  燕飞花摸摸舞的头,低头对仍坐在草地上的墨无雪道:“要到我们家坐坐吗?”

  墨无雪摇头。见他拒绝,燕飞花也不勉强!拉起寒纪舞的手,道:“那,我们还有些事,先回去了,你到村子里转转,大伙都还念着你呢。”

  墨无雪无力地点头。茫然地望着他们离开,他轻轻地叹息。

  离开是他的选择,如今回来,这里已没有容身之地。

  十年前,他十二岁,因为父母双亡了,才背着行囊远走他乡,去闯荡江湖。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天地,回乡实现十年前的诺言,却为时已晚。

  不怨小舞,更不恨飞花,只是没有实现十年前的诺言,有些遗憾。

  坐在路边的杂草间,支着头,愁眉不展。

  现在……如何是好呢?没了诺言,忽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呀。

  两个陌生人,已经无法擦出火花了?

  十年前,为何对小舞做出诺言,竟也忘了?

  自嘲地一笑,敲敲头。一丝凉意滴在脸上,他皱眉。

  刚刚还晴朗的天,何时下起雨丝来了?呆坐在草丛间,不知所措。

  下雨啦……得找个地方避避雨。不知道以前的房子还能住人吗?或是去小舞家躲躲?会不会太打扰了?雨渐渐下大了,他却仍坐在草间。

  待回过神来时,全身已经湿透了。他无辜地眼着一身的湿衣。

  雨怎么越下越大?多久前的事?

  对了,他还待在雨里呢!

  正要起身,雨竟然停了?疑惑,抬头,看到一把茶色的油纸伞。

  油纸伞的主人身穿一件乳白色的薄衫,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俊朗的脸上泛着一抹淡雅的笑。墨无雪疑惑地望着他。记忆中,也曾有一个常泛着淡雅笑容的少年,他是……“如衣?白如衣?”

  “下雨了,你衣服都湿了,去我家坐坐吧。”白如衣淡笑。

  墨无雪心中一酸。怎能……忘了他呢?年少时,他与他也是玩伴呢。

  他们同年,比起才七岁的小舞,他们更亲近一些。

  白如衣伸出手,看着他。望着那伸来的手,墨无雪一怔。

  手,修长而白皙,略显粗糙,是劳动者的手。

  把自己湿湿的手轻轻放入那干净白皙的手里,心中一热。

  似乎,把握住了什么。

  躲进白如衣的伞底下,跟着他,走在乡村小道上。

  这个山间小村,非常的纯朴。虽然藏在山内,村民们却并不无知。

  祖宗们曾是王侯之家,因战乱隐居于山林间,以后子孙世代繁衍,如今村子欣欣向荣,人们生活得有声有色。村人们不但自小读书写字,更要习武强身,故而整个村子都是能文能武的人。

  小时的墨无雪并不清楚自身武艺的深浅,直到出了山,到江湖上跑了几趟,方发现,原来他的武艺算是不错了。于是将父母留下的口诀熟记熟练后,他成了武林高手。

  “在外面还好吧?”默默地走了一段长长的路后,白如衣轻问。

  墨无雪低头望两人相握的手。“还不错。你呢?”

  “我……也不错,现在是村里的夫子。”回过头又淡笑了下,多了抹温柔。

  墨无雪出神地望着那笑,这笑,纯净得如一潭清水,于是情不自禁地靠上去,抱住了他。白如衣温和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没有挣扎,由他抱着。

  还是有一股淡淡的草药味啊!深深地吸一口,沁人肺脾。

  “如衣呀,还没回家啊?”雨声中,传来一个大娘的声音。

  白如衣望过去,见是附近的刘嫂,微笑。“正要回去。”

  刘嫂?了?眼,看清他怀里的人。“这孩子……是雪儿吗?我听小舞说,雪儿回来了。”

  墨无雪尴尬地脱离白如衣的怀抱,面向刘嫂。

  “哎,果然是雪儿,都长这么大了。”刘嫂笑花了脸,似乎对两个男人相拥并不奇怪,打过招呼后,便走了。

  白如衣神色自如,牵着墨无雪的手,继续走。

  墨无雪微红的脸渐渐淡下,暗自一笑。他怎么忘了,这个村子,是特别的!特别到能容下两个男人做夫妻。

  因为最初带村人来这里的祖先,便是一对同性夫妻。

  相传,祖先中的一位睿智聪颖,盛名四方,战乱时期多少诸侯国想得到他,但他厌世争锋,随同爱人带着族人迁居到了这偏僻的山间,开辟世外桃源。

  因为他,族人免去了战乱之苦,族人无不敬仰他。后世子孙对他和他的爱人更是充满了敬意,于是同性夫妻的存在便是理所当然了。

  虽然男人与男人做了夫妻的不在少数,但并不影响村子的繁荣,毕竟男女夫妻还是占了大数。出去十年,重新回来时,竟是恍如到了异境。

查看更多: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