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魔焚火_清尊【完结】

  《风魔焚火》作者:清尊 txt下载 【完结】

  风魔焚火————清尊

  文章节选:

  天空阴沈,冷飕飕的寒风吹得人直打哆嗦,大雪像鹅毛一样,纷纷扬扬。山麓的柏树林间,白雪压枝,晶雪铺地。

  "凤凰山庄"位于山麓内侧,紧偎着一个湖泊。平日野兽好栖息的大湖,此时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凤凰山庄"在江湖上盛名远扬,庄主西江竹为人老实憨厚,待人虔诚,每逢旱灾、水灾,他都会送粮救灾,百姓对他是爱戴有加,江湖上更是推崇备至。

  山庄门口,立了两位风尘仆仆的年轻男子,年长的一身蓝衣,外披一件鹿皮披风,头围一项白狐皮帽;年少的白衣裹身,颈围黑狐皮,头戴紫貂皮帽。此二人皆风姿典雅,气宇轩昂,看来出身不凡。蓝衣男子敲了敲门,不一会,出来一位老人。老人偎着门,举首看是两位俊逸男子,不禁呵呵一笑。

  "两位公子是……"

  "老丈,我师徒二人遇上风雪,错过宿头,巧过山庄,不知可否暂住时日?风雪过后,我二人即走!"蓝衣男子谈吐文雅,举止斯文。老人眼见心喜,立即引进。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天空阴沈,冷飕飕的寒风吹得人直打哆嗦,大雪像鹅毛一样,纷纷扬扬。山麓的柏树林间,白雪压枝,晶雪铺地。

  "凤凰山庄"位于山麓内侧,紧偎着一个湖泊。平日野兽好栖息的大湖,此时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凤凰山庄"在江湖上盛名远扬,庄主西江竹为人老实憨厚,待人虔诚,每逢旱灾、水灾,他都会送粮救灾,百姓对他是爱戴有加,江湖上更是推崇备至。

  山庄门口,立了两位风尘仆仆的年轻男子,年长的一身蓝衣,外披一件鹿皮披风,头围一项白狐皮帽;年少的白衣裹身,颈围黑狐皮,头戴紫貂皮帽。此二人皆风姿典雅,气宇轩昂,看来出身不凡。蓝衣男子敲了敲门,不一会,出来一位老人。老人偎着门,举首看是两位俊逸男子,不禁呵呵一笑。

  "两位公子是……"

  "老丈,我师徒二人遇上风雪,错过宿头,巧过山庄,不知可否暂住时日?风雪过后,我二人即走!"蓝衣男子谈吐文雅,举止斯文。老人眼见心喜,立即引进。

  *************

  "富平,今日可人有拜访?"书房内,华发老人朝门口的白发老翁询问。他就是江西竹,皮肤棕黑,面额饱满,两眼炯炯,虽已五十了,体魄仍很健强。

  "回老爷,来的是一师一徒,说是赶路途中遇上风雪,一时找不到住宿,暂住山庄,等风雪停了,即走。""嗯,好好伺候吧,难得庄上来了客人。下去吧。""是,老爷。"老人欲走,又被西江竹唤住了。

  "大少爷和二小姐回来了么?"

  "回老爷,大少爷和二小姐也刚回来,正在房里歇着。这大雪天的,冷得吓人,大伙都抱着暖袋烘暖炉呢。""嗯,这雪也不知要下几日。晚上叫大少爷和二小姐到东院去用膳。""是老爷。"

  "把那师徒二人也请来吧。"

  "是。"

  西江竹现有一妻一妾,育有一男两女。大女儿西霜叶去年嫁予"刘家堡"堡主刘飞。而大儿子西寒月现已二十二,经商头脑过人,深得西老称赞。小女儿西玲珑年方十六,生得冰雪聪慧,惹人心怜。

  *************************

  红衣丫环领着刚来的客人进了西院的上等客房。不愧是"凤凰山庄",单是客房就布置得优雅大方,亲切宽敞。

  蓝衣男子进了房,环视一番,点点头。

  "公子,这位小公子要与您同住一房么?"丫环细软的问道。虽低着头,但又不时的偷看眼前这英俊挺拔的公子。心想这公子真够好看。

  蓝衣男子温和一笑,"同住。请姑娘烧盆水来,我师徒二人想净净身,去去寒。""奴婢马上去,公子稍等。"望了眼男子,她不舍地离去了。这公子真是彬彬有礼。

  待丫环走远了,男子本温和的眼,一下子变得诡异、邪恶了,与俊美的脸成了鲜明的对比。

  "初火,把行李放到床上去。"男子看了眼一直未发言的白衣少年,脱下一身的皮帽衣。

  少年听话的把背上的行李摆置床内后,也脱去了帽子和披风,一张绝美的脸显得光彩夺人,若非着男装,且举止帅气,真会让人以为是美貌的女子。

  "过来。"男子招招手。少年依言来到他身前,瘦小的个子只及男子的胸,他仰望着头,乌黑的眼直直地望着男子。

  男子抱着他,一起坐进铺了棉被的躺椅上,紧搂着他。从他小时候起,男子就喜欢抱他。初火习惯性的将头靠在他胸上。

  "你的话还真是少得可怜啊!我可不记得未曾教过你讲话!"男子嘲弄的抚着怀中孩子的脸颊,看他的眼神却又是那么的温柔。

  "……"初火只睁着一双大眼,没有说什么。他向来话少,男子总是喜欢逗他说话。

  男子一眯眼,手倏的扣住他的咽喉,力道加重,他立即处于厄境。但他却不挣扎,唯一的反抗是眼中的不驯。

  "啧啧,瞧这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真让我心动啊!还有这张越来越美的脸,我一向喜欢美的东西。"男子加大力道,怀中的孩子一阵哆嗦,似乎十分痛苦,却仍不反抗,不挣扎。他知道,只要他挣扎,就会中了他的圈套,自小他便知,他越反抗,男子越兴奋,就越会玩弄他。他是一个玩心很重的魔鬼!

  "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男子放开了手,少年立即边吸气边咳,咳得很厉害。

  男子拍拍他的背,星眸中闪过一丝光,抬起他的头,俯首吻住他的唇,深入的探索。许久,方放开他。初火惊讶地张大了眼,双手捂住唇,奇怪地瞅着男子。

  男子没理会他的诧异,伸手探进他的衣襟,戏谑地调戏他。"看来,你长大了不少,该把'少主'这个封号给去了,换个别的。""宫主?"初火怔怔地看他。

  "不明白?"男子露出诡异的笑容。"回去后,我就去了你'少主'之位。你有十五了吧?是该是时候了--今晚……""叩、叩、叩。"敲门声过后,传来女子细软的声音。"公子,水来了,您在里面吗?"邪气的脸立即变成温和的脸。男子把怀中的孩子放进躺椅内,开了门。丫环行礼,命两名男仆将一个可容纳两三个人的木桶抬了进来,放到屏风后。

  "没别的事了,你们可以下去了。"男子道,丫环男仆们立即退出房门,并带上门。

  男子抱着初火到了屏风后,木桶里冒着热气,袅袅地腾升。他把初火放到椅子上,除去了自身的衣服,健壮的身材即现。他的肌肤是健康的麦牙色,披散下来的黑发像绸缎一般,直披腰下。初火知道,宫主俊美邪魅,深受宫女的爱慕。曾听宫里的侍女说,若有幸躺在宫主的床上,死而无憾。这话可真奇怪。他自小便和宫主同寝同眠,不曾有过什么奇怪的想法。宫主的床,与普通的床并无差异,无非是大些,华丽柔软点罢了。

  "初火,过来。"男子已在热水里了,懒洋洋地抚着头,盯着椅上的他。

  初火匆忙褪去身上的衣物,他有三年未同宫主沐浴了。自他十二岁后,宫主就与他分房了,也不同浴同餐。

  他肌肤洁白无瑕,身材削瘦,长发垂直披至腰下。稚嫩的身体散发出诱人的羞涩,如同幼嫩鲜美的果子,引人一亲方泽。男子看他的眼神变得灼热了!那双眼,充满了野兽的侵略气息,蓄势待发,即将扑上去撕裂猎物!

  他一踏进木桶内,立即被男子拥入怀中,肌肤的相贴令彼此一阵轻颤。

  男子如雨点般的吻落在他的脸、颈、肩、胸上。

  "初火,初火,我狐燊的初火。"男子呢喃着,把他紧紧地固定在怀中,双手不规矩地抚摸他。

  "宫主?"初火微喘,对他的行为感到陌生而害怕。他在他身上像放了一把火,全身一阵燥热,他的手指所到之处,无不令他的肌肤酥麻。

  "好孩子,不要挣扎,乖乖的让本宫好好地疼你。"他像哄孩子一样的哄他。一如他小时候犯了心痛病,温柔地安慰他,所以,他很快地静了下来。

  男子--狐燊很满意他的反应,温柔地吻他的唇,又啃又咬,很轻却又很刺麻,一手顺着他的曲线,来到他的两腿间。

  初火一阵哆嗦,不觉的夹拢腿,双眼中露出恐惧。

  他轻咬他的耳垂,邪气染上他的眼眸,点点侵略隐现。猎物尽在掌握中!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