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_清尊【完结】

  《翻云覆雨+藏踪匿影+凤舞玄天+镜花水月(幻古奇侠系列)》作者:清尊/藏影【完结】

  巍峨的古楼,幽静的山谷,人间阁充满了沧桑,而人间阁的阁主,却在这里住了数千年……当梵雨和冷炙掉入时间的逆流,他们终于知道发生在人间阁内,乃至远古时期的故事。

  茫然的表情,孤寂的身影,这迷失在山林的青年,迷惑了人间阁阁主苍旻的心。

  苍旻在这幽静的山谷裡,等待着属于他的苍之族。经过了数千年的等待,他几乎忘了生命的真谛。

  当他把青年带入山谷,属于他们的故事,在时间的逆流中一一上演……【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落叶,孤伶伶地飘落。

  寒风,在寂寞的沼泽地刷过,掠起微波。

  天地,连成一片,空旷得毫无生气。

  泉水叮咚,日出日落,世纪漫长,在以为天和地都死寂的刹那,一楼轻烟般的幻影绰绰地在平静无波的沼泽上成形。

  长如丝的乌发拖至水面,水面如镜,发丝平铺于镜面之上,映出倒影,薄如蝉翼的衣摆垂挂而下,随风微微浮动。来人面貌俊美,美得和谐,清晰又深邃的双眸中韵含丝丝柔情与怜悯。修长白皙的手指弹了弹,一滴泪型水露徐徐下落,与如镜的水面相碰触,激起点滴水花,泛出圈圈涟漪。

  涟漪不断,打破了平静的水面。一层一层,如揭面纱般,模糊的水面清晰了,惊奇地,水面之下,竟安详地平躺着一个男人!?

  水面下的男人拥有惊世骇俗的绝美容貌。他的美世人无法比拟,那美已超出了性别界线,天然雕琢便是如此吧,哪怕九天仙人见之,亦自叹弗如。貌之美,发色更奇!淡蓝色的发丝在水中荡漾,水光闪耀,那长长的发丝平铺,几乎伸延到沼泽的每一个角落,轻轻浮动,似海水荡漾,海水衬托着绝尘之人,令望者兴叹。如斯美人,却沉睡不醒,隔了一层水,真如那水中月镜中花,可观而不可触及。

  水面上的人徐徐蹲下,手在水面上轻轻抚摸,呢喃般地声音在唇齿间吐露:“覃愔,你要睡到何时呢?”

  水面下的男人平静如昔。

  低低的笑声出自水面之上的男人,尖锐的指甲化为小刀,在手腕上一划,殷红的血破皮而出,粘稠的红色液体在空中拉长,末尾凝成一滴,“咚——”,血滴入水中,透明的水因血的加入,慢慢地染了色彩,血以极快的速度在水里扩散——水不再澄清。

  水,蒙了一层红色。

  平静的沼泽再不能平静,那沉睡了数千年之久的人被血的气味惊醒,污秽的沼泽再无法令他安睡。

  于是,他醒了。

  数千年过去了,世界历尽沧桑,风云变幻,日月亘古,苍族之王为了等待,等待他的爱人,足足沉睡了数千年。

  睁开眼的刹那,看到的不是他等的那个人。

  陌生又熟悉,仿佛在哪里看过,可又遗忘在记忆深处,隔着薄薄的一层水,那个人俊美中泛着祥和,目光平静却暗藏璇玑,微微一笑,如清风般温柔,然而,他的本质蕴含了一团模糊的黑暗。

  水中之人动了动,破水而出,如镜的沼泽之水依附于他的发和衣服,滑落,最终归回整体,汇成一片。

  就着水面,蓝发之人带着水气,飘渺地立在水面上。

  “魔族人,你唤醒本尊,居心何在?”声音清冽如水,却又空茫无边,似乎近在耳边低语又如自远方幽幽传来。

  望进一双蓝如冰的眸子内,蹲在水面上的黑发男子缓缓起向,略有礼地作揖。“苍之族不愧为苍之族,竟能透视我的真身。”

  “魔族,早在数千年前尽数封印于地狱,何以你能现身于世?”苍族之长东方苍龙询问。

  “有灭有生,有生有存,我是魔族也非魔族。覃愔,数千年前,你们四神竭力封印了魔道,却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个。沉睡数千年真的值得?唤醒你的并非你等的人,而是身为魔物的我。”

  “你很狡猾。”覃愔直言。

  “世间生生不息,神、魔、人共存于天地之间。四神封魔有功,但那九天之上的众神却冷眼旁观,纵使尔等四神亡得亡,伤得伤,可笑四神仍支撑天地四方,为那九天之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今,远古四神被众神所弃,轩辕一族独揽乾坤,覃愔,作为那个付出最多的你,可曾后悔?”

  覃愔抬头,望苍天。苍天老,心亦老。九天之上的神祗,可会透视下界?

  作为被遗弃的神,可有可无。

  他的存在,是为了等待,等待数千年前许下诺言的那个人。

  “你想如何?”或许,他被这魔族说动了。被遗弃的神,不再属于神界了。

  “苍之族,族长之位早另有他人,远古的苍族之王啊,被后世子孙遗忘在时间流中,身为最初的那一个,是否想自己掌握命运?”

  覃愔不语。

  “我助你完成你等待数千年的夙愿,你——助我魔族返阳!”

  天边,闪过一道紫色的雷电。风更急了,吹起了黑发,蓝发。两名同样异于世人的绝尘男子负手而立,望天边的那一道紫电。

  九重天,有神人在窥视。

  覃愔伸手,一张,起雾,遮了神人的眼。他是远古上神,为人间和平,灭了魔道,却无法升天。只因……他动了情。

  一个情字,他被上天遗弃了。

  可笑,可叹。

  低下头,垂眼睑,他泛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告诉我,你的名字。”

  “玄摩,在魔界我叫玄摩。在人间,我是天尊,天下之大,唯我独尊。”

  “玄摩吗?”覃愔细语。“那么,你会给我一个新身份?”

  天尊拿出一粒朱红色的药丹。“此药名为忘我。服了它,会变模样,失了亘古记忆,但当你遇到命定之人,与他交合,就自动解了药性,恢复真身。”

  覃愔接了过来,盯着手掌中小小的朱丹,一笑,放入口中,吞了下去。

  天尊略惊。“你竟敢相信魔物?”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覃愔叹息。“吾乃苍族之首,岂会怕了魔族小小的丹药?”

  该说他自负还是清高?天尊接过覃愔软倒下来的身体。蓝色发丝渐渐加深加暗,最终变成罪恶的黑色——“从今以后,你是琅琊,我‘暗鬼门’的监者。”

  第一章

  一排雁飞过,秋到了。

  风,扬起城门上的旗帜,马车由远而近,在城门口停下,早排在城门两侧的士兵整齐有序。车帘掀开,出现男子挺拔的身姿。

  立于马车上,墨发飘飞,一袭白袍随风舞动,男子抬头,深邃的眼看向城门之上。

  城楼上排满了官员,唯独中间那一身明黄龙袍男子殷切地俯瞰,与马车上的男子对望,两眼交错,似有千言万语,可叹中间隔了一段距离,所有言语哽在喉咙,蠕了蠕唇,酸了眼。

  “终于……回来了。 ”城楼上的男子无声地呢喃。

  似有会意,马车上的男人一笑,点点头。之后,回了车内,车夫赶着马车徐徐进城。

  同时,城门两侧的士兵齐声高喊:“恭迎国师回朝——”

  **** *** ****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静寂,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

  夜光杯,琥珀酒,相碰,声清脆。

  几杯下肚,愁肠添几许。

  夜月下,那人依旧尊傲,俊美如昔,风华绝代,发如墨,眼如潭,天下间,有谁能如他这般完美无瑕?

  书信催了数次,更是下了圣旨,眼前的他仍是我行我素,堂堂一国之主,对他却无可奈何。

  可悲,自己的龙心,竟遗落在他身上。曾经任性索取他的心,被冷酷无情地拒绝了。

  他说:我不爱任何人。

  用冰冷无情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梵雨,他的二弟啊,不爱任何人的你,为何……将那金发少年锁在身边?为何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每每思及此,便恨不得——拧断那少年细致的脖子。

  “云,你在想什么?”手执酒杯,梵雨问。刚回国,就被年轻的帝王宣进皇宫,几个月不见,云成熟了很多,气质内敛,神情高深了,不再是那个偎在他怀里,向他索爱的青年了。心里,有丝丝惆怅啊。

  “不过几个月没见到你,却好像一辈子那么长。雨,我想你。”眼波一转,他含笑,帝王的贵气和风采表露无遗。在雨面前,他不会自称“朕”,永远都不可能会。

  梵雨放下酒杯,伸了个懒腰,靠在柔软的贵妃榻上,放荡不羁的模样,总是令梵云神魂颠倒。

查看更多: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