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玄天_清尊【完结】

  幻古奇侠第三卷--凤舞玄天+番外 by 藏影

  雨等人,来到南蛮,寻找凤凰城。当见到凤凰门门主时,惊讶万分,想不到冰凌凰月只是个天真无知的十四岁少年。

  当前任凤凰门主涅磐之时,

  凤和凰便要身受三昧真火,由火神辨出下任真正的凤凰。

  十年前,冰凌凰月浴火重生,而他的半身,凤曦却不知所踪。

  冰凌凰月一直盼着凤曦的归来,然而,当真相显露时,他才方现,原来……凰不是凰,凤不是凤……凤凰心之所向,乃真宝!

  这便是天尊所要的凤凰之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火,起火了!

  好烫!

  “凤,我好痛啊!”低弱的呻吟声在火海里起落。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师父!师父……”同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在火海里窜出。

  火,到处都是火!

  诺大的屋子,原本精美华丽,此时却四处围上了铁圈,火蛇无情地吞噬着一切。被人为无情地关在铁圈内困于房中的两个稚嫩少年,相隔着铁栅,遥遥相望。

  “嘶--”火烧锦衣、发丝的声音不断传来,有着一头极长乌发的少年蜷成一团,无情的火蛇爬上他小小的颤抖中的身体。

  “凤兮,我好痛!好痛啊!”他虚弱地趴在地上,向对面的少年求助。

  “凰!凰--”对面的少年发出凄厉的叫喊声。嫩白的双手摇晃着铁栅,疯狂地想到对方那边去。然而,无情的火与铁栅阻隔了一切。奇迹似的,火却没有扑向他,只在他的周身环绕,完好无缺的他,表情却比被火包围住的少年的更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悲愤地怒吼。什么浴火重生,什么凤凰涅磐?根本不可能的事!人怎能活生生地被扔进火场里?火神无情,怎可能对人类幸宠?

  蜷成一团的少年浑身焦黑,扭曲着脸,他空洞地望着对面。“凤……凤……”

  凤兮跪于滚烫地黑焦地板上,痛不欲生地望着凰。

  “凤……为……什么……不……来……救我……”

  对面少年怨恨的求助,令他发出激昂地惨叫声。

  火场外面,跪了一地的玄衣人。

  为首的老者面无表情,火,扑扑响,杂夹着哀恸人心的凄厉叫喊声,他恍若未闻,冷冷地盯着火。

  他身后的数人担忧地望着巨大的火团,一个老妇人更是颤抖着,老泪纵横。

  “是凤,是凰,唯有火神能辨认。”老者淡淡地开口。“凤儿,凰儿,莫怪为师无情。这试炼,乃上祖流传至今,唯有火中求生的那一个才是真主。”

  “……师父……师父……”隐隐中,火里面传出呼叫声。老者闭眼,转过了脸。

  “……为什么……为什么……”

  火里的稚嫩少年一声声怨恨的“为什么”却引不出老者的恻隐之心。

  “啊啊啊啊--”

  凤兮不顾被火烧得赤红的铁栅,嫩白的手不断摇晃着,对面的那个小人儿似乎毫无生气了。那蜷成一团的,哪里辨得出是个人?那分明仅是个燃着火的物体!

  缭绕在耳边,低低的哀求声,早已不复在了!

  “不要--”凤兮热泪狂涌,跪于地上,不让地捶着坚硬的地板。“火啊,不要烧凰!不要吞噬凰!火神啊,你烧我凤兮一个人吧!火神……”

  给你!给你祭品!

  把我的头,我的手,我的腿,我的身体,我的心,给你我的一切!火神!给你,祭品!

  火窜高数丈,火场外的人们惊呼声骤起。

  无数的人仰头望着天空。

  一只巨大,赤红的火鸟自火中腾出,那火鸟发出凄厉的叫声,悲愤地震翅,从火里脱离而出,冲上云霄--

  火鸟越冲越高,直达九霄!

  火尾拖曳而上,那原包围着豪宅的火渐渐地剥离,尾随着火鸟,爬上了玄天!

  “显灵了!火神显灵了!”老者大呼一声,跪于地,朝天直拜。

  他身后的玄衣信徒们,高呼,跟着跪地,拜天,拜火神,拜--四神之一朱雀玄鸟!

  天红了,火鸟隐去了,留在地上的,唯有一堆被火烧尽的灰烬。

  活下来的是哪一个?

  真主是哪一个?

  人们从火烧后的废墟里搜寻那唤出朱雀的真主。

  直立的铁栅,分开了两个少年,一个焦黑,另一个……完好无缺!

  这是奇迹!

  “凤兮……凤兮……”

  完好无缺的那个少年幽幽醒来,开口焦急地唤着--“凤兮”!

  人们陆陆续续地跪在他的四周。

  那少年茫茫然地坐起,张望着大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活下来的那一个是谁?

  人们齐声高呼:“凰主--”

  “凤兮!凤兮!”唯有那个少年会如此呼唤另一个少年!

  “凤兮?凤兮在哪里?”那少年惊恐地瞪着每一个向他朝拜的人。

  活下来的是--冰、凌、凰、月!

  第一章

  “哎哟--”随着一道痛呼声,道上扬起一阵灰尘,灰落,可清晰地看到一个小人儿五体投地的趴着。好一会儿,那小人儿动作迟钝地爬起,坐在地上,揉着青了一块的小巧下巴。

  一张脸蛋满是灰尘,掩去了原本的面貌,而身上的白色衣裳,更是黑一块,青一块,紫一块的,也不知他是怎沾上这些不干净的色彩。

  两泡泪挂在眼角,看起来只有十四岁左右的少年张着腿,委屈地坐在路中央,抱怨不断:

  “这是什么道嘛,才走几步,就绊人倒地!太过分了!”

  嘟了嘟嘴,他正打算起身,前方蓦地传来马蹄声,车轮转动声。

  “咦?”他跪坐在地上,好奇地张望着。

  前方一阵模糊,马蹄声车轮声越来越近,模糊的景象渐渐清晰了。

  为首的是一辆看起来普通,但宽大的由两匹马拉着行走的马车,后侧跟着三骑。赶马车的人在看到路中央的少年时,皱了皱眉,扯着缰绳,赶着马,绕了过去。后方的三骑,尾随着马车,从少年的身旁走过。

  少年噘着嘴,大眼瞪着车马,怔怔地望着它们若无其事的从他身旁经过。

  渐渐地,那车马声远去。

  少年依旧跪坐于地,莫名其妙。

  搔搔头,他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站了起来,拍拍脏兮兮的袍子,继续走他的路。

  没一会,又一阵“哎哟”声响起,少年再一次跌倒于地。

  这会儿,那一直挂在眼角的两泡泪,直直往下淌。

  “痛,痛,痛!”揉着身上多处疼痛,他赖在上地,不想起来了。“过分,过分!人家只不过是第一次在不平坦的道路上走走,就摔了这么多次数!要是让那些家伙知道了,不笑死才怪!”

  不禁的,脑中浮上一张冰冷的脸,他忿忿地哼声。“什么嘛,当下人比主子还要拽!才不要受他的气呢!”

  但想起那人偶尔的温柔,他又瘪嘴。

  是啦,他也知道有时候自己是任性了一点点,但,身为下属,不是应该迁就一下主子的吗?哪有身为下属的,会不客气地揍主人的屁股?

  一想到被揍屁股时的委屈与疼痛,他恨得咬牙。“讨厌!我讨厌他!”

  没错!因为讨厌他,所以,他要离家出走!他要离开那个讨厌的地方,要去中原,去寻找他的另一半!

  思及此,小脸一亮,精神又来了。

  欲起身,又听到车马声。

  咦?他望向前方,看到一辆车和三骑人马由远而近。

  有点眼熟呀!

  为首的马车慢慢地接近他,然后,赶马车的男子锁着眉头,瞪着他,从他身边经过。

  后面三匹马上的人同样扫他一眼,慢慢地在他身旁走过。

  少年鼓着腮,转着头,视线跟着车马移动。

  直到他们远去了,他耸耸肩。

  当第三次跌倒于地后,他欲哭无泪地瘫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走了。

  从城里走到郊外,不过几里路,他,他竟然足足摔倒不只百次?

  全身的骨骼都在疼痛,他悲哀地想。如此下去,他别想去中原了!听说,从南蛮到中原,之间的路途不只千里!

  啊啊啊!

  他捧脸。

  太、太悲惨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生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查看更多: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