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_清尊【完结+番外】

  凡尘 by 清尊

  文案:

  在山林里遇到那仙风道骨的修道者,东君便着魔般地爱上了那人。去道观、赶法事,都只为了想再见见那惊鸿一瞥的道人。然而,苦苦寻觅,竟只是一场空……为了追随那人,东君抛弃尘世进入修真界,只愿与那人双修。修道之人少情寡欲,一百年、两百年,身体永恒长寿了,心,却遗留在两人相处的数十载……连天都不应的情,是否真要放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那一年,他刚刚飞升成仙。

  那一年,他初次参加蟠桃盛会。

  那一年,他隔著瑶池惊鸿一瞥。

  玉帝,众神之首,竟是如此的尊贵。

  九天之上,唯玉帝至尊。

  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尊玉皇上帝,是凡间众生对他的尊称。经三千二百劫,始证金仙初号自然觉皇,又经亿劫,始证玉帝。

  相,神无相。

  他成仙上天後,竟迷失在了色相之中。明知那是遥不可及的上神,仍是刹那爱上了。

  是劫。

  淡淡的忧伤,他收回视线,不敢再亵渎。

  在他转身之际,却不知,那玄穹高上玉皇大帝似有若无地看了他一眼。

  看了一眼这个初入天界的小小仙祗的背影。

  相错的一眼,在两者心中都留下了一道痕。

  是劫。

  琼楼玉宇,雕栏玉砌。天宫华美,非人间能比拟。

  原来,神仙住的天宫是如此富丽堂皇。

  神仙非凡人,却一样有尊有卑,有官有民。他只是一介小小仙,隔了瑶池见过那神的容颜後,再不能相见。凌霄殿不是他一介小仙所能进,每每徘徊於殿外,皆被守门神轻斥离开。

  後来──

  五百年後,他犯了天规。

  双手缚了捆仙索,被押上了凌霄殿,卑微地跪在冰冷的地上。没有害怕,没有恐惧,他只是贪婪地、大胆地抬头,远远地看向那个尊贵的上帝。

  五百年,玉帝容颜依旧,是仁慈,是无私,是遥不可及,是超然一切色相之上的玉颜。

  玉帝看向他,与他的视线相触──

  五百年来的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交错。

  劫,只是开始。

  明知不该,却仍是看了一眼。

  玉帝挥了挥手,离开了宝座。

  他,闭上眼,被神将带去受天雷,损了仙体,留下混沌的七魂六魄,入了轮回。

  此去,再不复相见……

  又五百年,玉帝亿年历劫。

  便是天界之神仙,依旧有劫。千年,万年,乃至亿年,是劫,逃不过。

  众神跪拜凌霄殿,玉帝取下了帝冠,放下法器,留在了凌霄殿的宝座。众神惑,帝淡然一笑,此劫唯有再入轮回,历经七百年,才能返回天界。天上一日,人间百年。七百年,不过天上七日。

  经此劫後,玉帝将亿亿年历劫。

  众神相送,帝掠过苍穹,化为一道金光,循入了轮回。

  相见於凡尘,

  相恋难相守。

  悟道不成仙,

  魔劫纵人间。

  第一章

  放下蓝皮手抄本,揉了揉太阳穴。

  抬头,天灰蒙蒙,应该快天亮了。其实他并不喜欢看小说,只是前日弟弟拿著兴高采烈地向他推荐,说是新的手抄本,得到众多好评,说的是光怪陆离,神仙鬼怪,有趣得紧。於是,他便拿来看了。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被精彩的故事所吸引,倒是看到妖猴大闹天宫之时,把玉皇大帝惊得束手无策,大失形象,令他心生不快。

  他也不是教徒,对神仙佛祖没有执念,偶尔进庙堂道观拜拜,并无多少诚心。他觉得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神仙,人们求神拜佛,都是徒劳的。可是,尽管如此,他对供在庙堂里的玉帝神像有一种说不出的怀恋。

  那泥塑的人像,世人说惟妙惟肖,可是他觉得玉帝不该是那样的色相。他应该更……更什麽呢?他说不出那种感觉,每每面对玉帝神像时,心头总莫名的刺痛。所以他不爱进庙堂,不爱去道观。去了会心伤,食不下咽。

  一宿未睡,有些累,但并不想上床睡觉。心里一股烦闷,惆怅。

  天亮後,用了早膳,几个弟弟跑过来,嚷著下午要去山上郊游。

  “你们去吧,大哥有些累。”他淡淡地拒绝。

  “不是吧?大哥,你明明昨天答应过的!”小弟不满地嘀咕。“怎麽可以说话不算数!”

  捏捏眉间,头痛。

  二弟看出兄长的疲乏,便说:“大哥昨夜可能一宿未睡吧?小弟,让大哥好好休息罢。”

  “什麽?大哥昨夜没睡?”

  “嗯。”他应了一声,不想多说什麽。

  “不会是去了‘衾香楼’?”古灵精怪的四弟口不遮拦地问。

  “四弟!”另外几位兄长喝斥他,怎麽可以在大哥面前没大没小。谁不知大哥最洁身自爱,二十有五,却从未去过青楼红院,妻妾更未娶。

  吐吐舌,四弟说:“我……我说笑嘛。”

  叹了口气,他道:“我是看了一宿的书。”

  “啊?不是吧?”三弟晃晃扇子。“大哥,你从不嗜书,怎麽昨夜看了一宿?”

  他一一看过弟弟们,发现几位弟弟好像都一脸好奇。的确,他是不爱看书,可并不代表他不看书。自小四书五经也读了不少,成年後接管家中事物,没什麽空暇看书。

  “罢了,陪你们去玩吧。”难得今天兄弟们都闲下来,他也不扫兴了。

  “耶,太好了!”小弟拉起兄长,开心地大叫。

  於是,兄长五人,便向城外的香岩山而去。

  一路上骑马,说说笑笑。到了山脚下,便下马,把坐骑交给山脚下唯一一家客栈保管,兄弟几人带了餐点便开始爬山。

  今天闲情,出来踏青的游人不少。几处名胜风景皆可见来游玩的人们,越往高处,游人渐少了。来到半山腰的一个小山庄,几人累脚,便去喝茶吃点心。

  喝了几盏茶,吃了几口素饼,他突然很想独自到处走走。见几个弟弟正谈得尽兴,便不打声招呼,单身出了山庄,在附近晃晃。

  这香岩山来了不下十回,每次都只到半山腰,不曾上得山顶。山脉太高太大,能走至半腰已很不错了。至於深山内,几乎无人入得。据说猛兽过多,山石嶙峋,不易上去。

  晃到一处小瀑布,瀑布下有深潭,汲水喝了两口,干甜。又抹了把脸,让自己清醒几分。寻了块巨石,以袖拂了几下,便躺下来假寐。

  弟弟们在山庄估计还会呆上一个时辰,他就趁这空闲,休息一下吧。

  迷迷糊糊间,似乎做了梦。梦中,仙雾缭绕,琼楼玉宇,如似天宫。蟠桃盛会,众神聚集。

  他立在瑶池的一角,似乎在寻找著什麽,找了很久,终不见人,便黯然伤神,突然一记天雷劈来,他躲避不及,被打了个正著,痛得他惊呼,然後──他从梦中惊醒。

  坐了起来,抹了抹额头,一把冷汗。好真实的梦,被天雷击中的疼痛,好像从梦中延伸到现实来了。

  待心镇定下来时,一看天色,不禁暗叫不妙。闭眼时日正中,醒来时,日已偏西,想来弟弟一定著急了。

  他竟然睡过头了。都怪那梦太离奇,莫不是昨夜看了那离奇的手抄本,余韵未了?

  正要起身离开时,这片小天地闯入了一个天外客。

  一身修道士打扮,面玉如冠,气息纯然,如不识人间烟火。那人来到潭边,向他点了下头,便蹲下身,取出皮囊装水。

  他呆呆地望著那人的背影,心脏莫名的缩紧,只望了一眼,竟似看不够。那是个二十出头的男人,长相出众,可是……他是个修道士啊!自己竟然看个道士而痴迷了?

  他知道香岩山有座修道观,里面道士不少,来这里游玩,偶尔会遇到道士。

  那人取了水,起身要离开了,他不假思索,追了上去。“道长且等。”

  那道长停下脚步,不解地望他。

  走近看,看得更清了,这样的面容,配上纯然的气质,是怎样的一番仙风道骨啊。

  “在下宿清风,不知道长道号如何称呼?”他一改往日的稳重,像个急切的少年小子。

  道长微微一笑。“贫道‘玄真’。”

  玄真?玄真?这道号怎地奇怪,可又很适合他。他看似慈眉善目,但又忽远忽近,让人无法琢磨。他的面貌怎的出众,如入尘世,不知会有何不凡造化,却偏偏入了道观,成了道士。

  “天色已晚,施主还是尽快下山吧,莫让家人担心了。”那道长提点他。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