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物无声_川白【完结】

  润物无声 BY:川白

  美强、年下、生子

  短篇

  润物无声

  作者:川白

  润物无声(美强、年下、生子)1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春雨润物,绵细无声。

  每每听到这一句话时,德札总忍不住敲一下图奔的脑袋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图奔却只是笑笑,继而搂紧了怀抱,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德札的肩上,有几分温宠有几分幸福。

  草原之王图善的末子,自小受尽父兄的宠爱。

  图奔早熟,七、八岁时便已通人事,时而沈默不语时而淘气好动,总是瞪着他那双大眼睛茫然又好奇的望着四周。

  宫娥近侍总忍不住上去询问帮忙,然而图奔脱口而出的一连串的问题总可以让他们铩羽而归。

  天为什麽是蓝的?

  草为什麽是绿的?

  大雁在天上为什麽不会掉下来?

  我为什麽飞不上去?

  诸如此类。

  要麽一整天可以把所有的人当做空气,要麽瞬间可将皇宫闹得翻天覆地。骑马、上树、恶整宫人臣工,众人苦不堪言。

  图善并不管教,且随他去,任图奔胡闹逍遥。图演虽是压得住图奔的性子,却多在处理军务和政务,疏於训斥。

  儿时的图奔随性嚣张,谁看了都只得无奈的摇摇头。本以为只是王子常有的性情,却不想在图奔十岁时差点闯下了弥天大祸,若不是德札舍命相救怕早已化作黄土一钵。

  “德札?”

  一手托着盘子,一手叩了叩房门,可是屋内却没有一丝回应。没有丝毫犹豫,图奔便靠在了门上,并不离去。

  “四王子?”

  “德札,你可回来了!”

  图奔邀功一样将托盘举起,“今天我学了炖汤,你尝尝味道可好?”

  “你啊……”

  德札叹了口气,却还是推开了门,“坐。”

  “嗯……”

  一切心思就好像完全暴露在德札面前一样,心情微微有些灰暗,甚至觉得有些窘迫。脸上泛出些红,顿时觉得手脚都有些不自在。

  德札大咧咧的坐下,双腿大开,颇是豪放的坐在图奔的对面。图奔刚一抬头想要说话,眼睛却自然的落在了德札的腿间。

  “四王子!”

  “德、德札……”

  忙盛了一碗,递到德札的手中,眼睛也迅速抽离。德札接过碗的刹那,手指相碰时,图奔竟也露出些笑来。

  似乎在灶火前几个时辰的努力,也终於得到了回报。

  “很好喝。”

  “真的?”

  图奔碧蓝的眼睛放出光彩来,幽蓝夺目,德札急忙的抽离了视线。

  “四王子……”

  “可不可以还像原来那样叫我名字?”

  努力的忽视图奔眼里的期待,德札摇了摇头,道:“四王子,君臣有别,您已成年,今非昔比。”

  眸子陡然黯淡了下去,粉色的嘴唇被牙齿咬了咬,留下几个齿印。

  “嗯,我知道。”

  “四王子,”德札突然有些不忍,“德札明白您的心思,可是德札受不起。”

  像受了惊一样茫然而伤痛的瞪圆了眼睛,却又很快将情绪收了回去,扯出些笑来,“是我鲁莽了,给你添了这麽多麻烦,以後……以後不会了。”

  德札站了起来,揉了揉图奔银灰色的发,“你还小,很多事还不明白。只要四王子不嫌弃,德札永远都是你的哥哥。”

  “德札哥哥──”

  图奔猛地抱住了德札,将脸埋在了德札的腰间。

  手越搂越紧,好半天声音闷闷的传来,“刚刚德札你去哪里了?”

  “明信受伤了,我去看看他。”

  “这麽晚还去……”

  抚着图奔的银灰色的头发,微微一声叹息,便再也无话。图奔也不起身,静静的靠在德札的腿上,渐渐睡去。

  润物无声(美强、年下、生子)2

  2

  刻意的疏远,禀守的礼节,每时每刻都好像在忙碌。

  无法接近,却更无法潇洒的离开。

  视线会不由自主的追随,哪怕看见的是他正望着别人痛苦自伤。

  “所以我说德札你才是笨蛋!”

  整整三天。

  滴水未进,跪在图演的寝房之外整整三天,只为了换得被打入死牢的德札的一线生机。

  在听到德札自请死罪的声音後,图奔将好不容易攒足的最後一点气力化作嘶吼。丹田之气终於耗尽,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倒了下去,却被德札接在怀里。

  鞭子终是要落下,图奔却被德札死死的护在了怀里。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却好像尝出了些甜丝丝的味道。

  “德札还没有来麽?!”

  “奴婢刚刚去看了,德将军还在明督赞的房……”

  “滚!”

  伴着图奔的怒吼,侍女手中的药碗“啪”的一声被甩到了地上裂得粉碎。刺耳的声音刚刚落下,却响起了敲门声。

  不等图奔说话,门便被推开。

  德札扫了眼屋内,微沈了脸。几步走到侍女的近前,道:“下去吧,再煎一份药拿过来。”

  “德札……”

  见图奔想要起身忙将他按住,“都多大了,还耍这小孩子脾气?”

  “……”

  想要反驳却止了住,咬了咬唇,方才的戾气早已消失殆尽,脸上只剩下不甘和委屈。

  “好了,药在哪里?”

  揉了揉图奔的发,“我知道你就是等着我来给你上药才将太医都轰了出去,拿出来吧。”

  粉色的唇被咬得更重,微红了脸颊,犹豫着从枕下将伤药拿出,递到了德札的手里。

  “你啊……”

  依旧是叹息一样的话,震得图奔心口一颤。

  掀开了些被子,将图奔的裤带解开,一直褪到了脚踝处。尽量的忽视那已然成熟的地方,撇过了脸,将视线落在图奔的腿上。

  年轻男子满是生机的身体,养尊处优的白皙皮肤,常年练武而深蕴着的爆发力,都通过这裸露出来的双腿夺走了德札的视线。

  不由自主的紧张,心口那擂鼓一样的跳动更是令自己发窘难堪。

  赶忙将手指抹了药膏,轻轻的触上图奔的膝盖。

  图奔的膝盖处已然僵硬,每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痛和麻痒。因为三日的弯曲而导致瘀血,此时已变成紫红,肿胀得已看不到原来的模样。

  “……这样拼命救我太不值了。”

  图奔却是一笑,“只要德札你能平安无事,就算要我舍了命也值。”

  润物无声(美强、年下、生子)3

  3

  手猛然地僵住,头低得更深,微散的黑发却掩不住发间露出的耳朵。那红得几乎透明的颜色,让图奔咧开了嘴,低声的笑开。

  “你!”

  “哎哟!……德札哥哥,你欺负我!”

  不禁的恼怒让德札加重了些手力,图奔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喊疼,那欢快的声音满是亲昵的笑意。

  “不许再那麽叫我!你我……”

  “是是是,你我君臣有别,尊卑有序嘛!那德札哥哥嫁给我,你我夫妻一体,就没这麽多计较了,如何?”

  “如、如何?!”

  德札的脸瞬间变红又瞬间将红晕收起,端了端长辈的架势,道:“四王子的确到了婚娶年纪,是德札疏忽了,等回都……唔!”

  霸道地一下抓住了德札的手,凑上前去半咬半吻着,唇与唇厮磨着,伸出了舌头,眼前的人却怎麽也不肯松开牙关。

  明明并不影响呼吸,但德札的胸口却起伏的厉害,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

  费足了劲才挣脱了图奔的桎梏,还没来得及惊讶於这从未见识过的力气,胸口又被眼前男人的手摸了把。又气又恼地伸手要去打,图奔却蜷着双腿挡在德札的面前,可怜兮兮的抽着鼻子,连眼睛里似乎都聚上了雾气,几乎让德札以为被占了便宜的是眼前这个装着可怜的男人。

  尽管如此,握着拳头的手还是放了下来。

  可是,那个得了便宜的男人却还卖着乖,微嘟起粉嫩的唇,说道:“德札,我生气了。”

  “什麽?!”

  自己嘴唇上的口水似乎还有残留,连热度还残留在上面,胸口更是莫名其妙的觉得不适,这一项项罪状都指向着他,可是他却一本正经的说他生气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生子文小说作品| 年下攻小说作品| 川白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