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之日且当归_川白【完结】

  当归之日且当归(图凌X明真)文案+楔子

  当归之日且当归

  文案

  五年前,一场偶遇,一场比试,红发的少年将贴身的玉佩系在明真的身上,对他说:我在大凉,等你。

  这一世的红线已悄然相系,紧紧纠缠。

  五年间,一样样精巧的玩意,一封封再寻常不过的书信,图凌一点点将那个冷戾暴躁的帝王牢牢地掌控在手心里。

  舍弃帝位,远嫁大凉,明真从没有後悔。哪怕背後有多少闲碎责难,哪怕大凉的冬雪可以弥漫整个漫长冬日。

  只是,五年後的自己已经看不清枕边人。

  又是一场比试,明真掩不住狼狈,却努力的昂著头,问道──“你觊觎的到底是我,还是我所有的明氏?”

  大凉的铁蹄终於回答了一切,那一日,冬日的雪依旧沈重而下,消没了那一排深浅不一的脚印。

  老僧曾语,道破禅机。

  图凌死死攒著手中的纸,那苍劲的字如同那个人的脖颈,永远不曾弯曲──当归之日且当归。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创世之神一掌劈下,混沌世界一分为二,上为天,下为地。天界高远神秘而不得知,地界历万年变化滋养,渐渐葱郁。

  双木为林,三木成森;高耸为山,山叠成川。创世之神见万物而欣以为然,遂有人而生。

  治国之贵族,生产之平民,低贱之顺子。

  贵族严守自己的血统,体纤细,形貌美;平民身材中等,无法高攀贵族,却也从来不接近顺子。

  顺子体壮高大,地位低贱,形如货物。不被神眷顾的他们,天生便被下了诅咒:无论男女,皆可生育。

  =============================

  很用心写了这个文案,想了很久才决定写这样一个故事,虽然小云说我一定会偏离囧这个故事很复杂,要写多少字啊,远目

  个人志的预购已经结束,谢谢大家的支持!现在就请大家期待著吧!

  当归之日且当归(美强)1

  当归之日且当归

  文案

  五年前,一场偶遇,一场比试,红发的少年将贴身的玉佩系在明真的身上,对他说:我在大凉,等你。

  这一世的红线已悄然相系,紧紧纠缠。

  五年间,一样样精巧的玩意,一封封再寻常不过的书信,图凌一点点将那个冷戾暴躁的帝王牢牢地掌控在手心里。

  舍弃帝位,远嫁大凉,明真从没有後悔。哪怕背後有多少闲碎责难,哪怕大凉的冬雪可以弥漫整个漫长冬日。

  只是,五年後的自己已经看不清枕边人。

  又是一场比试,明真掩不住狼狈,却努力的昂著头,问道──“你觊觎的到底是我,还是我所有的明氏?”

  大凉的铁蹄终於回答了一切,那一日,冬日的雪依旧沈重而下,消没了那一排深浅不一的脚印。

  老僧曾语,道破禅机。

  图凌死死攒著手中的纸,那苍劲的字如同那个人的脖颈,永远不曾弯曲──当归之日且当归。

  楔子

  创世之神一掌劈下,混沌世界一分为二,上为天,下为地。天界高远神秘而不得知,地界历万年变化滋养,渐渐葱郁。

  双木为林,三木成森;高耸为山,山叠成川。创世之神见万物而欣以为然,遂有人而生。

  治国之贵族,生产之平民,低贱之顺子。

  贵族严守自己的血统,体纤细,形貌美;平民身材中等,无法高攀贵族,却也从来不接近顺子。

  顺子体壮高大,地位低贱,形如货物。不被神眷顾的他们,天生便被下了诅咒:无论男女,皆可生育。

  第一章

  开春之日,隐隐可闻春日之芬芳。

  大凉的开春化不开整个冬日漫下的积雪,厚厚的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哪怕日头正高,却依旧寒冷。

  王室的围场在大凉城外不过百余里处,策马不过一炷香,方圆几公里的皆是平坦辽阔的草地平原,只在围圈外堪堪布著密林。林木的高处颤巍巍的支撑著厚雪,高矮交错的树木遮挡住阳光,只几声辨不清动物的吼叫时不时的从里面传出来。

  现在正是猎杀黑熊的季节,休眠了整个冬季的它们陆续钻出洞穴觅食,庞大的身躯丝毫不影响它们的敏捷,厚重的熊掌踩在树枝和雪上,发出“喀嚓哢嚓”的声响。一旦有食物出现在它们的面前,他们便迅猛地扑上去,先用手掌将猎物压制在地上,而後再毫不留情的用尖锐的牙齿撕开皮肉。熬过漫长冬季的它们显然已经太饿,哪怕面前站的是并不容易猎捕的野猪,黑熊们也毫不犹豫的啃咬撕扯,直到野猪脖颈处的鲜血染红了雪色,它们才发出胜利一样的嚎叫。沈重而令人畏惧。

  “王!那里有黑熊!”

  “走!”

  白色单衣的男子一鞭子抽在马臀上,高大的公马痛得高抬起前蹄,红色的鬃毛甩开,蹬开四肢一跃而出,将众人丢在了身後。

  白雪白衣,若不是那一抹红,男子几乎要奔出所有人的视线,十几个侍卫奋力跟上却只能眼见著距离越拉越大。领头的侍卫已经急出了一身冷汗,奈何座下的马匹如何能与那神驹相比,只闻一声响鼻,枣红大马箭一样冲进了密林。

  白衣的男子用大腿夹住马肚,连马鞍都不屑於用上,密集的树木也阻挡不住一人一骑的速度。很快,奔逃著的黑熊出现在男子的视线里,那是一只成年的纯黑大熊,留在雪地上的熊掌印宽大肥厚。又追出几里,男子已经紧紧跟在黑熊之後,但他并不急於弯弓搭箭。

  这时,那黑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陡然转了方向,奔到了男子的身後。黑熊直立起身体,呼啸著黝黑的大掌将整个身体扑压过去。男子却轻轻一带缰绳,那神驹仿佛真通灵性,猛地一摆马臀,躲过了黑熊的冲击。第一次攻击扑了个空,这让黑熊躁怒起来,寻著马上的男子再一次扑上去。

  男子却不急不躁,一个雨燕翻身,如同戏弄一般,足点在黑熊的头顶上,轻巧的落下。而就在足尖刚刚碰触到雪地的那一刹那,男子不知从何处巧借来的气力,豹一样直面冲向黑熊的心窝,而手中正是一把明晃晃的鱼肠短剑。

  悲鸣声猛冲云霄,松针上的雪扑簌簌往下掉落,再看时,那庞大的黑熊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王!”

  侍卫们终於赶到,跪倒在雪地上,而刺鼻的血腥惊得十几匹马纷纷停留在十几丈开外,不敢上前。男子只冷漠的投去一眼,视线里隐隐透著不屑,缓步走到黑熊近前。

  “王,小心那畜生未死透伤……”

  领头侍卫的话消没在男子的眼神下,比化雪还要寒上几分的冷意将他逼得唇上青紫,战栗著伏下身去。

  男子冷哼一声,单薄的一层白衣透不过寒风,似有积雪在上面停留,那褐色的瞳眸却精光灼灼,一脚踏在那黑熊的胸口,猛地将短剑拔出!鲜血再一次喷涌而出,溅到男子的白衣上,很快化开。男子却是不恼,手腕陡转,将刀背横在唇边,舌尖竟突然伸出将那血色舔尽。

  血味充斥在男子的喉间,男子一把将毡帽扯下,火红的长发随风散开,掩不住那唇边的那一抹冷豔轻笑。

  ==========================

  正式开篇!撒花~

  已经有人拿到个人志了麽?我在会客室有看到一个帖子说是拿到了~当归之日且当归(美强生子)2

  第二章

  “回宫!”

  白衣男子翻身上马,那神驹撒开四蹄越过横在面前的黑熊,转眼间便奔出了众人的视线。

  不过片刻,大凉城门便在眼前。冰封住百余丈高的城墙,远看竟有一种剔透玲珑之感,将那褐色的硕大砖石城墙掩在其中。城桥缓缓下落,马却已经跃跃欲试,後蹄不停地蹬踏,焦躁地在原地转著圈。马背上的男子却是低声一笑,拍了拍马脖,道:“既如此,就好好做,不要丢我的脸。”说罢一勒鬃毛,那马真通人性一般,骄傲地仰脖一个响鼻,猛地向下落的城桥冲去。

  城墙上的兵士一阵惊呼,城桥距护城河对岸尚有几丈的距离,眼看著就要掉落护城河,那马却猛提起前蹄一跃而起,高昂的脖颈如同骄傲的帝王,甩著耀眼发亮的鬃须稳当当地踏上城桥。

  “啊──王!王!”

  众人的惊呼随著这一人一马而起伏跳跃,当白衣男子奔入城中後众人才渐渐从惊羡仰慕中回过神来,继而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高喊著王称。

  这是他们监国的太子──不过十七的图凌,王与王後几年前便将这偌大的大凉丢给他,那时他不过还是个站在他父王旁边及腰的少年。少年的红发是这些草原人绝对的威严,那是每一代承袭王位的人才有的血缘力量,可是各部族长屈膝拜服时却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在短短的几年间不仅仅是拔高了身体,更让所有人真正臣服在他的脚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川白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