谪庶王爷三堕迷暗_川白【完结+番外】

  [王爷系列之三]《谪庶王爷三堕迷暗》作者:川白番外《大凉王宫情事二三》《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妻心难测》《缘起》《重女轻男》

  文案

  龙生九种,种种不同。

  明信从来都认为自己根本就不该生在这个世上。

  他的降临,不过是那个他叫做父皇的人醉酒后的意外;他的降临,从来就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期待和祝福。

  他注定只是这个皇室的牺牲品。

  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发配的路上被几个男人压住,撕碎了衣服。

  当他说出爱时,没有激动,只有浓重的征服快感。

  怀抱着妻儿时,却被他眼里的伤痛击碎了心脏。

  草原天宽地阔,却没有寸地可以停留。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创世之神一掌劈下,混沌世界被一分为二,上为天,下为地。天界高远神秘而不得知,地界经过千万年变化滋养,渐渐葱郁。

  双木为林,三木成森;高耸为山,山叠成川。

  人类从此诞生,谨遵自然界演进法则,被划分为三等──统治国家的贵族,从事生产的平民,形如货物的顺子。

  贵族严守自己的血统,天生秀美高挑的他们,从来只在贵族之间进行婚配;平民身材中等,无法高攀贵族,却也从来不接近顺子。

  而身形强壮高大的顺子,或为贵族的奴仆杂役,或是偷抢扒窃苟延残喘,每日都要担心生命被剥夺。不被神眷顾的他们,天生就被下了诅咒:无论男女,皆可生育。

  第一章

  龙生九种,种种不同。

  明信从来都认为自己根本就不该生在这个世上。

  他排行第二,是皇帝的次子,本该位尊荣耀,享尽富贵,受尽父皇母妃的宠爱。

  明信只比皇后生的嫡长子小了一岁,同是兄弟,却像生活在两个世界。

  那个太子骄横跋扈,却被所有人捧在了手心,任何一点小伤小病就可以让整座皇宫为之乱作一团。

  而自己,只是那个他叫做父皇的人醉酒后的意外,母亲则是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宫女,在生产完后撒手人寰。

  在皇宫的偏僻之地权且也有座属于自己的宫殿,虽不至于担心饥饱,却从来都被遗忘在大家的视线外。

  见到太子要行跪拜全礼,太学府的师傅第一天教的便是君臣大义,君臣之礼。

  明信那时便知道,除了高高在上的父皇,那个只比自己大上一岁的孩子,竟也是自己的“君父”。

  膝盖跪在地上的时候,额头碰触到地上的时候,明信的心里并不服气。

  天地乾坤,自己为地,他为天。

  但他却没有想到,若干年后,他竟几乎一手翻天。

  明信长到了四岁时才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远远的,模糊不清。

  低低的称了声“父皇”,然后跪叩在了地上。

  父亲对他来说,是遥远而强大的。即使看上去那么纤细修长的一个人,坐在宽大的皇位上,竟是那般的威肃,压迫着自己连头都敢抬一下。

  父亲对自己平淡而严肃,但当自己要离开时,却看见那个比自己还要矮上一些的太子一下从门口冲了进来,扑在了高座上那男人的怀里。

  明明是那般的莽撞无礼,即使是五岁的孩童,明信也不敢相信如果是自己,会遭受怎样的责罚。

  然而,自己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的父皇一丝恼怒的意味也没有,用清朗的声音宠溺着自己的长子,接着是一串串止也止不住的笑声。

  接触天的过程,漫长却不枯燥。

  因为还有目标,还有活着的目标。

  明信痴恋习武和书画,在这两样上又都颇有天赋。

  书画让他在清流雅界赚得名声,从默默无闻到名媛贵族争相委身托付的雅士王爷。

  十五岁时,被高座上已显出疲态的男人密令为暗门之长,又允其搬出皇宫,开府建牙。

  皇宫对于明信来说,充满了屈辱的回忆。

  是个牢笼,却也是自己穷尽一切想要夺到手里的东西。

  无论是需要一年、两年,还是再一个十年,都没有关系。

  等待的永远都不是自己,为了那个目标,自己已经苦苦奋斗了十年。在奋斗中已经迷失了自我,明信心如明镜,却不想寻回。

  事情发生的突然而且很快。

  明信并没有过分的激动,心里反而空落落的,像是被生生剖去了一大块。

  像是丧失了活下去的动力。

  皇宫近在咫尺,却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地方。

  遣散了王府所有的人,独独制住了明一,那个同样被在蜜糖里长大,在世人中心长大的五弟的暗卫。

  对于明一,明信一直有些喜欢。

  因为明一的身上有和他一样的味道,他们的眼神都流露着同样的哀伤,他们都是……可怜人。

  都注定只是这个皇室的牺牲品。

  痛苦的并不是叛乱失败,也不是几乎垂手可及的皇位宝座与自己失之交臂,而是明林望着明一那占有欲十足的眼神。

  原来,可怜的终归只有自己。

  报复般的扭曲着一切,看着明林震惊痛苦的表情,心底涌上的竟是沉痛的快感。

  快乐、幸福是什么滋味,明信一天也没有尝过。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渴求,自己又何必要为他人铺路。

  最后,竟然连自己引以为豪的武功也败于他人。

  明信认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正是古剑轩辕,当年架在皇宫正殿作为镇殿之宝,自己肖想多年也未敢开口索要,而剑却在明林十岁束发那年被作为礼物送与。

  剑身锋芒毕露,杀气隐隐。

  喉结动了动,却将脖子凑得更近。

  并非不惧死亡,但一时间竟再也找不到继续存活的借口。

  宗人府大牢并不肮脏潮湿。

  明信盼了许多天,却没有盼来斩戮的诏书。

  双手并于一起,被沉重木夹拴住,双脚脚踝亦是粗链锁绑,每走一步都发出刺耳的响声。

  明成挥退了所有宫人,关上了御书房的大门,只留下一君一臣,一兄一弟。

  明信笑了笑,他知道这是最后的一日。

  明成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明信也不客气,刚坐下便听见明成低低的开口──“二弟。”

  身体一颤,看向明成的眼睛里竟然浮出些屈辱的神色。

  “你是在向我展示你的胜利么?”

  “大哥。”

  这是明信第一次这样称呼明成,明成本没有任何波澜的脸上竟露出些诧异。

  明成顿了顿,说道:“本是兄弟,为何要如此?”

  “兄弟?”

  明信冷笑了声,“为君为臣各有天命,但我不信命。”

  “你的位子,我要夺来,你的天下,我要掌握在手里,我要让你跪在我的脚下称我为君!”

  “只为如此?”

  “只为如此。”

  明成执起面前的酒壶,满上一杯酒,复又执起另一只壶,倒满了另一杯酒。

  明成摇了摇头,说道:“你并不适合为帝君。”

  “你的冷酷是仇恨浇注起来的,仇恨一旦消失,你比任何人都要善良。”

  “善良?”

  明信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厉害,浑身都在颤抖。

  “明成,你不要说的好像很了解我一样,真是可笑!”

  “的确,我一点也不了解你。”

  明成的眼睛直视明信,锋芒锐利,“但是我懂你的画,五弟二十岁生辰那日你送给五弟的那幅画,你该如何解释?”

  明信的身体猛地一颤,不可置信的看向明成。

  第二章

  被紧紧关闭的朱门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只有里面的人才知道。

  顺年候在了门口,放空自己的一切感官,让自己与门里的那个空间隔绝。只是突然里面传来了剧烈的响声,所有的侍卫都拔出了剑,只有顺年依旧平静,摆了摆手,挥退了所有的人。

  明信已经拿起了酒杯,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拿到的那杯里面正是致死剧毒。

  “你不害怕?”

  “生无所乐,死又何惧?”

  明信笑了笑,仰脖喝尽,然后将酒杯放下,从容的站起了身。

  “何时启程?”

  明成有些诧异,“你…如何知道你喝的那杯是‘虚无’?”

  明信身上的枷锁已经除尽,推开了朱门,将自己的背影留给了明成,而他的回答直到走出了快百步,才慢慢说出。

  “所以我说,你并不是一个好皇帝。”

  “真正的君王,不会在意兄弟亲人……更不会面对叛乱贼子而无半点杀意。”

查看更多: 川白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