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凤后_临水幽姿【完结】

  《麻雀凤后》作者:临水幽姿【完结】

  文案

  人迹还是罕至,据前山灵窟洞的狐狸说,

  因为这山的入口处常年笼罩着一层桃花瘴,

  一年只有几天是清明的,所以人类都不敢来这儿。

  既然人很少出现在这儿,若曦也就放心了许多,加上四周的邻居表现太过友好,于是也就放松了警惕。这日,秋阳灿烂,照得那枫叶红彤彤的如着火一般。

  山崖边上有一从野生白菊开得正旺,若曦抬头瞧见了,盘算着等一会儿好采下来晒干了泡茶喝。

  摇了摇长长的尾巴,若曦从洞里缓缓地爬了出来,吃了山果又喝了泉水后,寻了一个空地,团起身子,头俯在地上,闭上眼睛懒洋洋地开始享受秋日的温暖。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破镜重圆搜索关键字:主角:宁非,翔瑜 ┃ 配角:洛修,莫涵,焚心,昊玥,若曦 ┃ 其它:麻雀凤后【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麻雀宁非 …

  秋分过后,某处穷乡僻壤,远山如黛。山脚下是一块块黄澄澄的稻田,沉甸甸的谷穗随着秋日的微风轻轻摆动。那稻草的尖尖上,还残留着朝露,在晨光下闪闪发亮。

  一群早起的麻雀欢快地停在稻田里面,啄食那饱满的谷粒,不少的露珠被抖落到地上,迅速被那黑色的泥土吸去。

  在一家靠近农田的石青屋檐下,一只肩羽为褐红色的小麻雀刚刚睡醒,睁眼见到那灿烂的朝阳,连忙从简陋的“窝里”站起,急急忙忙地展翅飞到田边觅食。

  麻雀是一种亲近人类的鸟,生活在村庄附近,喜爱在农家的屋檐下、墙洞里居住。每到了稻谷成熟的季节,就是它们饱餐的时候。麻雀幼鸟雌雄极不易辨认,成鸟却是可通过肩膀上的羽毛颜色来加以辨别,雄鸟此处为褐红,雌鸟则为橄榄褐色。

  而宁非,也是一只麻雀。不过跟其他的麻雀不一样的是,宁非生来就有慧根,所以在他成年的时候被麻雀族的族长挑上,跟着它到了天庭参加五百年一次的羽族盛会,目睹了所有羽族的王——凤帝翔瑜的绝世风姿,沾了那仙家灵气,归来后竟悟得神道,寿命比普通麻雀长了许多,据那麻雀的族长落果而言,宁非修成人形指日可待。

  这个消息让麻雀族里上下振奋不已。皆因千万年来,麻雀族都是羽族中的最底层,上至凤凰下至家燕这类飞鸟,都可以欺凌他们。而且麻雀族里能有慧根的极少,修炼成人形的更是只有族长落果一个。所以,他们都盼望麻雀族里可以有第二只能出鸟头地的同族横空出世。

  遗憾的是,麻雀族长落果的嘴里的“指日”已经过了百年,宁非还是普通麻雀一只。

  为此,麻雀族里的长老们从满怀期待到现在的心灰意冷,聚在一起经常唉声叹气,失落地以为这只是皆是空欢喜一场。

  当事人宁非对此却是看得很开,至少这件事没有影响到他的食欲。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只除了每日将那神鸟凤帝思念一遍外,倒是了无牵挂。

  而因为族长那句期望极高的话,所有的雌麻雀对宁非都深怀敬畏,一年来竟没有一只雌麻雀肯与宁非相宿相栖,导致其单身了百年。仔细想想也是合理,宁非将来可是要修成人形的,它怎么可能会爱一只麻雀妻子?

  长久以来,宁非已经学会了独自一鸟生活。偶然间还被族长落果叫去处理麻雀中的俗务,在麻雀一族中威望很高。

  宁非在半空中来回飞了两三个圈,选中了稻穗上那颗最饱满的谷粒,精神抖擞地俯冲下去,圆锥状的喙微张,就将谷粒叼下,然后飞回到离稻田极近的那棵大榕树上,优哉游哉地享受着这新鲜可口的美食。

  才将谷粒吞下肚子,七八只麻雀便从田埂那儿飞过来,参差落在宁非身侧的树枝上。

  “见过宁非太祖——”

  “……”宁非无奈地眨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相对这些普通的麻雀而言,它实在是“高寿”。可是对于“太祖”这个称呼,它真的觉得相当不妥。

  “宁非太祖,您今天挺早的,露水还没退。”一只肩羽为橄榄褐色的麻雀恭恭敬敬地说道。

  宁非偏了偏小巧的脑袋,眼里有些讪讪的,这只麻雀夫人在暗指它这位“太祖”为老不尊,日日都等太阳爬上来才起来觅食。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麻雀一族都是相当勤劳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麻雀一族个子小,耐力也没有那些燕子、大雁之类那样好,能够觅食的范围就是四五里。如果不勤劳一些觅食,被饿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呵呵,今天的日头不错。”宁非说着不相干的“鸟语”,目光挨个擦过身旁的麻雀:“哟,都这么大了啊?前些日子它们的毛还未长全。”

  “托太祖的福。”雄麻雀略带骄傲地望着自己的儿女们,挺了挺胸脯:“它们昨日都学会了飞,今日就是带它们出来练练觅食的本领。”

  “哦,哦。”宁非含糊地应着,纤细的鸟腿抓了抓树枝:“那你们去忙吧,我再到那边转转。”

  “宁非太祖,回头见。”麻雀一家纷纷向宁非告辞,然后向不远处的那块稻田飞了过去。

  宁非在树枝上瞧它们在稻田上扑腾,心里欣喜,喙微微张开,似乎在笑。

  目送麻雀一家走后,宁非在树上站了一小会儿,又用喙理了理被露水沾湿的翅膀,欢快地叫了几声。那清灵飘逸的声音宛如命令,林子里面忽然想起了各种鸟儿的鸣叫,婉转好听。

  宁非侧着脑袋听了一会儿,赫然发现原本灿烂朝阳忽然失去了踪影,一团团乌黑的云自南面天际涌起,片刻之间就铺天盖地。

  天色昏暗,大有日夜颠倒之势。原本鸟语阵阵的乡村忽然变得死寂,四处都是静悄悄的,显然所有生物都被这异样的天象吓傻。

  蓦然间一阵狂风刮来,促不及防的宁非被狂风从枝头扫落,亏得它反应极快,扑棱几下翅膀后再度抓紧了树枝。

  不祥之兆!宁非狼狈地抓紧树枝,眼珠子转了转,寻找能够避过此难的地方。就在此时,头顶的天空中一道耀眼的闪光冲破了黑暗,把天幕划开了一条银蛇般的裂口,紧接着一声霹雳,震得地动山摇。那巨响尚未消失,第二道雷就紧接着而来,轰得宁非头晕眼花。

  这附近有谁要度天劫?不可能啊,这方圆十里都是村庄,人气极盛,不是灵兽修炼的地方。除了宁非这只修得人形指日可待的麻雀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奇灵异兽。而自己根本就没有修得人形,怎么可能这么快有天劫至?

  宁非的身体在狂风中摇摆,百思不得其解。待它寻得一个人拳头大小的树洞后,便摇摇摆摆地展翅飞过去。

  也亏得它有百年的修为,竟在这狂风猛雷中飞得一丈远。好不容易躲进了树洞里面,那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

  宁非用喙一边整理被风吹乱的羽毛一边看着这可怕的雷雨,庆幸自己躲得及时。只是不知那麻雀一家寻到避雷的地方没有,这场秋后大雨可真够它们一家子受的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那雷才渐渐地收了,又过半个时辰,云收雨歇,那太阳探出了脑袋,已经是有远处那株香樟树那么高。

  宁非从树洞里探头看了看,终是担心小麻雀一家,拍拍翅膀飞了出来。

  咦?那长势旺盛的水稻怎么忽的就倒了一片?宁非诧异地飞过去,却看到了在那被压倒的水稻上,竟躺着一只凤凰!

  凤之象也,鸿前、鳞后、蛇颈、鱼尾、鹳嗓鸳思 ,龙纹、龟背、燕颌、鸡喙,眼前这卧倒在田间的,不就是那百鸟之王,天界神鸟凤凰吗!宁非小心翼翼地在凤凰身边落下,见那凤凰双目紧闭,气息微弱,身上湿漉漉的,原本该是光彩照人的凤翎上染上了斑斑泥迹,显然受伤不轻。

  怎么办?它一只小小的麻雀,绝对不可能驮得动这只庞大的凤凰。

  宁非有些心急,扑棱几下飞到了凤凰的头部,弯下脑袋碰了碰它的凤冠,又轻轻啄了啄它的眼睑,可惜这凤凰还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真是糟糕了,在这乡村农田里面,随时都有村民经过,万一被发现了,这天上的神鸟凤凰还真成了“落架的凤凰”。

  宁非心急如焚,奈何势单力薄,连凤凰的脑袋都不能抬起,更别提将这大它许多的凤凰移走。

  就在宁非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那凤凰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原本迷蒙的眸子见到宁非后变得清澈如水,一股无法掩饰的高傲立刻就溢了出来,它慢慢地抬起了头,虽然沾了泥巴却依旧漂亮的喙微张,吐出人言:“你是麻雀?”

查看更多: 临水幽姿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