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业无殇_万灭之殇【完结】

  《帝业无殇》作者:万灭之殇【完结】。

  【内容概要】

  作为高傲的摄政王,元白棣注定他不能接受曾经伤害过他的皇帝元渊和宁王张肆风。

  或许自始至终他爱上的只有远方最大的敌人也是知己的匈奴大单于赫连勃(大蛮子),但最终在私情与国情之间选择了后者,一把火烧掉了赫连勃的军粮。

  面对赫连勃的怒火,他选择了沉默,面对赫连圣兰的救援,他选择了拒绝。

  他以自己的死结束了自己的爱与痛苦,倒在了赫连勃的怀里,血染白雪……故事当然不会就此结束,元白棣死了,但世界还有一个没了记忆的白无殇。

  注:王爷大叔受,多攻,有,雷者慎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破营

  “王爷!匈奴又来了!”一个小兵急慌慌的从帐外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惧色。

  “大胆!不经通报胆敢擅闯帅营!”一身黑色劲装,戴了蒙去上半面容的男子大声一喝,那小兵更是吓得趴了下去。

  “你下去吧。”静坐帐篷中的男人睁开一直闭着的眼,小兵便被士兵们拖了下去。

  “王爷,已过了一个月,可宫里的增援部队却还是没有来的迹象,再这样下去,只怕难以抵挡匈奴的进攻。”黑衣男子一拳打在地上,这不是存心要整他们死吗?

  边境虽有战事冲突,但从没有像这次一样惨烈,只因匈奴单于命在旦夕,那些匈奴继承人们个个争着打天朝,就为了在单于面前夺得几分好感。

  这几个月来,匈奴在进攻无能的时候开始采用骚扰策略,每晚趁着夜深人静就派小部队到天朝军营处发火杀人,弄得天朝军队人心惶惶,只怕匈奴什么时候就杀过来了。

  此举损失虽小,可却能动摇军心。

  当着是狠辣的很!想不到一向横冲直撞的匈奴中也有如此刁钻狠辣的对手。元白棣冷笑一声,但要以为就这样就能打倒他元白棣,那便是想的太简单了!

  “龙蝶!命十将到帐前待命!”

  “是!”眼中闪过一丝激动,黑人男子领命退下。

  帐中男人冷笑一声,拿起身旁长剑,剑出鞘,冷光直指敌营:他元白棣便要去亲自看看,这难缠的对手究竟是何人。

  天朝同仁六年秋,匈奴与天朝于边境交战,天朝军十万,而匈奴军五十万,苦战三月而唯有睿亲王元白棣未让匈奴踏入中原半步。

  帐外十将整装待发,龙蝶立身元白棣旁。

  男人冷冷环视一周:“与我来!”三个字后,元白棣不再多言,跨马提剑朝着匈奴军营而去。剩下的人亦毫不犹豫的跟随而去。

  深夜匈奴大营,就在他们为天朝军因他们的袭击一片混乱而沾沾自喜时,一批意想不到的“客人”正提剑而来。

  身为元帅的元白棣竟亲自带着十一将领冲进了匈奴大营,匈奴们哪料到会突然这等天将神兵,还未反映过来便已人头落地。

  “天朝人杀过来啦!天朝人杀过来啦!”匈奴军营顿时大乱,火光一片,竟出现自己人踩死自己人的场面。

  一剑下去,血花四溅,元白棣不顾手下劝阻,杀开一条血路直蹦匈奴军首领营地而去。

  “王爷!”被远远抛在身后的将领们奋力拼杀,眼见自家王爷竟不怕死的跑进军营深处,个个急得眼红,手上的刀更加的快了。

  策马到了军营深处,敌军却少了。

  宛如灭世修罗,一把长剑屠尽人血后竟不占一滴血迹,在冷冷的月光下闪着森然的银色,就如它的主人,高傲而冷漠的注视着身边的一切,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

  “元白棣在此!匈奴将军何在?!”低沉的冷喝,狂傲而无惧,元白棣手持长剑俯瞰蠢蠢欲动的四周人马。

  “好气魄!都退下!”一声出,将元白棣围住的人群渐渐散开来,一个满脸胡渣子的大汉左拥右抱着美女出现在元白棣的视线里。

  对上元白棣冷傲打量的眼神,衣裳不整的来人一阵唏嘘:“好俊的男人!”一双眼冒火似的在元白棣身上扫来扫去,瞥见那柄冰冷的长剑,呵呵笑道,“好利的剑!好剑配美人,果然是绝配!”

  “左贤王赫连勃?”毫不理会来人轻薄的言语,元白棣兀自说道。

  “正是。”将怀里的各色美人推开,拉了拉敞开的杂乱衣服,赫连勃笑道,“王爷好兴致,这半夜三更的还要亲自跑过来。”

  “呵!礼尚往来而已!”元白棣反驳了句。

  “礼?”赫连勃一阵苦思冥想,“我可不记得我有送过聘礼去天朝,竟惊得王爷亲自送上门来啊!”

  元白棣脸色一冷,这人明显是在调戏于他!早听闻匈奴左贤王是个玩乐声色的男子,今日一见才知是个大大的谎言,只见了眼前男子不可测的城府与野心。

  冷笑一声,元白棣策马就朝赫连勃冲去:“那就得看贤王能不能受用的起了!”长剑一挥,冷光似月,此人必除!

  坎坎躲过刺面一剑,擦地而过的赫连勃毫无落下风之势,大笑一声:“好身手!只不过你在马上我在地上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赫连勃脚底生风,竟朝着元白棣冲了过去,拉住马鞍一个翻身就欲骑到元白棣马上。

  二-缠战

  赫连勃脚底生风,竟朝着元白棣冲了过去,拉住马鞍一个翻身就欲骑到元白棣马上。

  “我这马可不是人人都能骑的。”一语话落,元白棣反手后背就朝赫连勃拍去,逼得后者生生卡住下落的冲势,可赫连勃却也趁此狠狠一掌拍在马屁股上。

  受到巨大痛楚的刺激,骏马嘶鸣悲啼,不受主人控制的往外狂奔而去,任元白棣怎么拉也拉不住,赫连勃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趁着元白棣因坐骑受惊略为失神时足尖轻点,如断弦的利箭飞上了失控的马背上。

  “王爷好细的腰啊。”坐在元白棣身后的男子大笑一声,一双手竟紧紧搂住了前面的男人,身子也跟着贴了上去。

  “下去!”手肘往后一捅,身后的人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那双手却怎么也不放。行军打战这些年,何时见过此等无赖?一边安抚着受惊的马儿,元白棣也不忘手肘往后捅,但身后的人似乎也精明了,不只抱住男人的腰,还顺便把手也紧紧圈了起来。

  风驰电掣闪过交战军营,却未曾有一人敢拦,马上一人是天朝亲王,一人是匈奴左贤王,看到的人只有目瞪口呆可言,回过神来时,二人早已消失在茫茫草原的夜幕中。

  奔驰在望不见前方的草原上,马上两人的战争可谓越演越烈,武艺高超的两个人站在马上你一拳我一腿,偶尔一方落了败势被击落马下,正如赫连勃被元白棣一脚踢了出去,那草原大王便灵巧的缠住马的身子硬是在马肚子上溜了一圈又滑了上来。

  一旦滑上来了,双手一抓元白棣的脚又把人给拉倒了,自己也就趁机爬上马把男人死死按在身子底下压着。

  如此你来我往,骏马奔驰了不知多久,马上两人硬是在这小小马背上上演了一番绝世武艺,只是从最初的较量渐渐变成了对彼此的欣赏,狠辣的招式也成了互相的切磋。

  人生在世,知己难求!难为王者,眼光之高,万里江山寻不出一个可以并肩而立的人,命运弄人,最知己者,往往便是较劲了一辈子的敌人。

  奔驰的马儿渐渐放慢了速度,耗尽了力气后也不管身上还在你来我往的两个疯子,悠哉哉的停了下来,再也不愿跑上一步。

  “中原还有你这样的汉子!”挥了挥满头的汗水,赫连勃接下对手的一个拳头哈哈笑道。

  “匈奴竟还有你这样的疯子!”没了刚开始的冷硬,此时元白棣的话语里也多了一丝缓和。

  “还有更疯的,要不要见识下?”听完赫连勃的话,元白棣就从心里皱眉,这个难缠的家伙还想干嘛?不由向男子望去。

  眼神一闪,赫连勃猛的朝元白棣身上一冲,后者大惊之际被来人的大力狠狠推倒,两人就像合在一起的雪球,从马背上滚了下去,你压我我压你的滚了数圈后才有停下来的趋势。

  可还没停下来,便又开始了男人之间的较量,凭什么我要被你压在下面?

  元白棣被压在了下面,就硬是用力又翻了一身把赫连勃压在下面,而后又被压回去,如此一阵翻滚后竟离悠闲吃草的马儿很远了。最终,身在中原的元白棣还是不及怪力赫连勃,被人给压在了下面。

  “起来!”男人早已没耗尽了力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人压得本就呼吸困难的他更加难受。

  “好不容易软玉温香在怀,怎么可以说起来就起来。”赫连勃干脆整个人就压元白棣身上了,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互相感觉着对方的气味与心跳。

查看更多: 万灭之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