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与一的地老天荒_桔子树【完结】

  《零与一的地老天荒》作者:桔子树

  《太虚》性德番外非良识篇的继写。

  看罢性德的两章番外,我心亦碎,良识版号称良识,实则悲到刻骨,公子高才我无力继貂,非良识版奇峰起变故横生,反倒让我心情松动了些,穷极网上的版本都未完结,于是斗胆以一支拙笔来继断玉,只当是在正版出现之前一点佐餐小菜吧。

  高H,虐身虐心,SM是公子定下的基调,我亦不敢改,看到一半时JMS要飞刀,我也只待一肩受下了,亲妈还是后妈,各有公论,无论如何,性德,我总是爱你的,所以与其让那活活将阿汉写死的人来虐,不如让我先虐虐看吧。

  另外看不来BL的,现在可以回头了,其实也不能算是BL,当然也不是BG,啊,当然更不是GL,最后算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爬回来说一声,当然也不会是人兽……

  小说关键字: 太虚幻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0章 (纳兰原文)

  在所有人愕然的的眼神中,赵千江忽然抬手,狠狠一记耳光,直接打在性德脸上。

  性德连眼也没有眨一下地承受下来。四周传来一连串惊叫之声。

  有人惊愕莫名,有人震怒愤慨。有人脸色在刹那之间一片铁青。

  楚然猛然握拳,直冲过来,身旁方伯伸手一拉,却被他猛然挣开。

  然而比楚然更快的是,两道劲风,一道黑影,和一道剑光。

  两枚柳叶镖出自江南第一美人许千柔之手,一道黑影是江左一窝蜂舵主风风儿扬手扔过来的一只黑蝎子,剑光是赵冰清情急拔剑攻来。

  其他武功稍弱或反应稍慢的美女,也大多神色愤然,只待出手。有几个出身高贵的闺阁小姐,自己无力出手,也无不花容带怒,低声在叮咛自己的保镖随从什么。

  纵是男子,也多有倾慕性德之人,见他受此羞辱,也大多变色。

  然而赵千江却只是冷冷一笑,毫无半点惊慌之色。

  性德站在原处,看似很随意地招了招手,柳叶镖凭空到了他的左掌之中,蝎子在半空中莫名地落下来,赵冰清的长剑,被他夹在右手双指之间,他的神色依旧平淡如水。

  几个女子,无不惊愕莫名,刚刚奔到近前的楚然也大叫一声:“为什么?”

  性德神色淡淡看来:“你忘了,我告诉过你的话了,他是我的主人。”

  楚然全身一震,愣在当场。

  其他人完全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在原处发呆。

  赵千羽忽得放声大笑起来,笑声里说不出地得意嚣张,他的目光扫视众人:“你们妄自为他不平,他不过是个天生的贱人,活该被我打骂,你们要替他出头,为他打抱不平,最先要过的就是他这一关。”

  “这不可能。”赵冰清脱口道。

  “不可能。”赵千江冷笑一声,冰冷的眼神望着性德“你跪下。”

  性德并没有迟疑,在一连串的惊叹声,阻止声中跪了下去。

  那天地间最美丽最高贵最超尘脱俗的男子,竟向最卑劣最丑陋最残忍鄙陋的家伙跪拜下去。

  第1章 白衣染尘

  漫天的目光纵横交错,惊惧、疑惑、迷惘、痛惜……一道道,一层层,却只有那笼在网下的人,直直的跪立,双目平平而视,与往日时,一般的平和安宁。

  赵千江干声一笑:“可怜你们都敬他是神人,却不知这贱人不过是我身下的一条狗,我让他跪,他可敢站?”

  只在这空气已然僵化的时刻,一个少年分开人墙走近,轻轻蹲到性德身边道:“你跪得真好看。”

  性德一转头只看一张麦色晶莹的脸,眉目五官并不出挑,却有一个笑容看得人错不开眼。不同于性德的清冷,董嫣然的脱俗,亦不是容若的明烈阳光,更非韵如的雍容与苏意娘的妩媚,只一分照人的欣悦映日生辉,满心欢喜,由衷喜悦。

  性德看他的神色与期待,不自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他一向冷僻,于众人之前亦无悲无喜,在场这些仰慕了日久的,竟是没有一个见他笑过,这一笑都齐齐呆住。再看他依旧衣白如月,发黑如夜,即便是跪着,也有淡淡微光自他膝下漫开,照着方圆一丈红尘不生烟。

  怎么有人连跪都可以跪得这么好看?

  绝代风华,无论他是立是跪,是坐是行都是一般流荡开。他胸中似有一棵盛时樱花,满树的芳华,一刻不停的落,却一分也不见少。

  众人的目光依旧留流在他身上,即便是跪着,又有谁有心情多去扫一眼,他头上二尺那只满脸横肉的猪。

  赵千江阴阴笑了两声,一转身,冷冷道:“走!”

  性德起身而行,如流水行云,衣袂一振间已是片尘不染。

  赵千江走到前院,看到门房上几个仆从正牵了只狗来回巡视,目中寒光一闪,懒懒道:“性德,爷也想有只狗牵着玩。”

  性德淡淡回声:“我不能帮你去抢别人的财物。”

  “那是自然!就算你去抢了,那毛乎乎的东西,爷还怕脏了手,你既是爷身下的狗,当然是你让爷牵了走。”居然可以想出这样具有想像力的主意出来,赵千江满脸的肥肉褶子都得意的抖了三抖。他只死死盯着性德的眼,想从里面看到些许惨然、负痛之色,却不想他只把话说完,性德已然跪了下去,那宝华流光的目,真的在他眼前流出一道光。

  众人皆是瞠目,身边无数倒吸冷气之声,本来赵千江提出那种无礼到极点的要求来,已经有无数把火在胸中升起,可是任谁也想不到性德竟跪得这样快,一时间火上各撒了一把灰,闷是闷着,心里烧得连了天。赵千江一边拿眼看着众人,一边解下腰带系到性德的脖子里,这当口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手,四把剑齐齐杀到,剑气纵横映日生辉,倒像事前商量好了似得珠联璧合。

  这四剑声势浩大,赵千江纵然心里一百个放心,还是惊得退了一步,性德一拧身,只在那腰带所及的范围内旋了一步,众人只看到衣袂飞旋,平日里开出一朵冰魄莲花,心头还只是一凛间,手上一空,剑已然都被性德挟去了。

  性德随手抛了剑,又是跪倒,那四个人脸色齐齐化做灰败。

  赵千江得意洋洋:“我就早说了这个人是我身下的狗,你们还要不信,他自然是爱当我的狗才让我这样玩弄的,要杀我,先问问他同不同意!”赵千江说得性起,一只胖手抚到性德的发上,低下头调笑道:“说啊,你是不是就爱当我的狗?”

  “不是!”

  赵千江正自狂笑,一时间几乎岔了气,随手便是一个耳光抽上去,怒骂道:“你……你竟敢违抗我?”

  “你问我是不是,我答不是,这不算是违抗。”性德容色淡淡,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好,好……我要你给我说:你就爱当我的狗,你……”

  赵千江说得厉声,性德答得也快,神色平平淡淡与刚刚说不是时一般无二。

  到这时,任再呆的傻子也看得出来,性德是被这人给要胁了,一时间,纵是铁血的汉子脸色也是黯然,更不要说那些仰慕他的女子,更是一个个泪眼婆娑容色惨淡。

  楚然曾得他托付过,这时候更是心酸得厉害,他过去只当性德是怕有了主人要逼他上刀山下油锅,却不想是这样子的当众受辱,偏生他又不知怎样才可以救他,顿时急得眼泪也掉下来,字字声切:“萧兄,我替你杀了这人,可好?”

  性德的声音依旧淡得如水,连回身多看一眼也懒得:“你杀了他,也无用。”

  杀他一次,他可以轮回二次,杀他二次,还可以轮回三次,他不是普通玩家,他是十殿阎罗,他是九天诸佛。要赢他,要如何赢他,在他面前,这天地间的诸多生灵不过是蝼蚁轻灰,风吹一般的就散了。平生,性德第一次迷惘无力,要赢他,要如何赢得,他真的不知,只是若他死了,便是真的要永远不知了,若他活着,或者会有万分之一的奇迹。

  容若,你曾珍视的生灵,曾珍视的风水河山,我活着一日便替你守一日,我活不下去了,你也莫要怪我。

  第2章 迎门待客

  虽然赵千江一直叫嚣着要把性德送去男娼馆,只是众人都被刚刚的情境所惊,再加上任一个有点脑子的人,也都觉得此事太过荒谬,便只一心一意的商讨那无耻下流的赵千江究竟使了什么样的手段,竟可以逼得性德那样一个神仙似的人物如此做小服低。于是当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报信,说赵千江已然把性德送进万花楼开始接客了,一干人众惊得眼青唇白,倒有三四个立时从口中吐出血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