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之平安夜_傀儡偶师【完结】

  《七夜》之三《平安夜》

  by :傀儡偶师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您好。今天出去买了些绿茶。

  味道还可以吧。

  我很少出去……因为,您看见了,我是高位瘫痪。

  嗯……不用抱歉。

  啊,听一些,现代的故事好吗?

  在我看来,现代的故事,其实太过现实。

  所以,我很少讲述……这些看起来平淡而悲伤的故事……夏天,天气热得有些发腻,无论怎么想逃避,都只能落得一身汗湿的下场。

  我掏出手绢,擦了擦汗,看着天上毫无保留的太阳,实在有种眩晕和呕吐的感觉。

  "谢谢您,两块八。"菜农把几条黄瓜用塑料袋包好,递到我的手上,我有些狼狈的笑了笑,从灰格子衬衫口袋里掏出钱来,细细的数给他。

  "杜老师?"

  天气实在太热了,加上菜市场闷热的味道,我开始两眼发花。转身就撞上人。

  "对不起,对不起。"连忙道歉,就想擦肩而过,听到有人叫杜老师,心里还在想,谁是杜老师啊。

  "你等等。"双臂被抓住了,猛地一震,让我本来昏迷的意识稍微有些清醒。以为是遇上不好惹的人物了,我赶紧陪笑,"抱歉,我真的没看清楚。""你,杜老师吗?杜平安老师。"

  我愣了一下,好多年没人这么称呼过我了,缓缓抬头打量这个比我高的西装革履的男人,脑袋里"嗡"的响了起来。喉咙发干,难道水分都被汗给带走了?

  "晓、晓风?"舌头有些不听使唤的打卷。

  他笑了,笑得十分清爽和成熟。难道夏天对包裹的这么严实的他没有影响吗?

  "好久没见了,老师。"他笑着说,一如他十八岁时的干净利落。

  "出去都有十来年了吧。这次回国,就是来找老师的。"他跟着我卖菜,也不怕脏兮兮的菜场把他高级的衣服弄脏了。

  我点点头,拿起个西瓜拍了拍,"这瓜怎么卖?"家里两个小子都喜欢西瓜,尤其是夏天,一天吃两个都没问题。

  "老师还是喜欢吃西瓜啊。"他笑着,似乎和我特别熟悉,"当年没有少陪您吃呢。每次给我补课的时候,都会带西瓜来吧。"我笑了笑。

  "老师还是喜欢穿这种纯棉的灰格子衬衫吗?习惯似乎一直没变。"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穿旧的衣服,"这都穿了两三年了,怎么比得上你的西装?""嗨!"他突然搂住我的肩膀,"这不都是托老师的福气,混得好。"我的脸色顿时变了,"你放开我!"

  "不放!"他突然也严肃起来,凑到我的耳朵边上,小声说:"我们是情侣,这很正常。"我皱起眉头,推开他,"我可是有妻儿老小的人了,你别乱来。""啊,呵呵……"他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说起来,老师现在还养郁金香吗?"郁金香吗?

  象征幸福的郁金香吗?

  我愣了一下,曾经放在窗口的郁金香吗?

  那时的快乐,似乎早就褪色了啊……

  十年前的时候,他才十七岁,高三快毕业学生,家里有钱。

  我二十八岁,出来没多久的穷教师。自然而然,给学习不太好的他当起了家教。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了,或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每次,从他家门口经过,看到窗口上的花瓶,如果插上一直郁金香,就是他家大人不在的时候,就是我们随便乱来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日子过得太疯狂,太嚣张,只要他家里没人,两个人就整天和小兽一样凑合在一起,嗷嗷叫着,疯狂啃咬对方。玩些稀奇古怪的游戏,或者就是互相口交,肛交。

  "老师,这是郁金香,象征幸福的郁金香哦。"当时国内的郁金香还很少,我问起他那是什么花的时候,他这样告诉我。

  "啊,这样啊--"我点头。

  "老师你要是还这么有精神,咱么在来一次好了。"他不等我回答,一个翻身把我压住。

  "哇!臭小子!你使诈。"

  "嘿嘿,使就使……"他一口咬住我的嘴唇,把我下面的话连同唾液都吞了回去。

  那时,太过年轻和热血沸腾,太过草率和毫无顾忌。一个老师,一个学生……那是多么大的禁忌?

  有一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那只插在水里的郁金香,安静的相当美丽。我会心一笑,考虑了一下,匆匆回家放好课本和手提包,就直奔他家去。

  现在想起来,还无数次的唏嘘,如果我当时不去就好了,如果我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好了,如果……如果的如果的如果--就是必然。

  我拿着他给我的钥匙,刚走上二楼,就被几个壮汉猛地拉扯住,不等我反应过来,一阵天晕地转就被扑倒在地。几个人的重量完全的压在我的身上,我艰难的抬头,看见许多警察和愤怒的父母,还有,不知所措的他。

  装着郁金香的玻璃瓶子,被打碎了,透明的玻璃撒了一地,清澈冰凉的水四处逃窜着,那一束据说象征着幸福的郁金香,在我的身体下面,被结实的压烂了、碾碎了……"我哪儿有那个时间去养花?"我和他从花摊边走过,看了一下花价,都是一两块钱一只,一个月才七百不到的工资,家里四口人,饭都吃不饱。

  "你等等。"他拉住我,伸手就从摊位上把那一篮的玫瑰抱起来塞进我的胸膛,随便掏了几张一百的票子递过去。

  我愣了一下,周围的目光中似乎有认识我的,让我脸色铁青,甩手扔下花,转身就走。

  天地真的反覆。我从一个教书育人道德岸然的人民教师,一下子沦落成监狱里的嫌疑犯。亲戚朋友立即和我划清界限,父亲母亲也对我横眉冷对,所在的学校撤销了我省优秀老师的称号,并且把我开除。

  一般这种情况,用鸡奸罪的名义判个五七年是不成问题的。幸好插入方是我。

  法院最后审理结果,诱拐未成年人鸡奸自己,监禁五个月。

  放出来的那天,我第一次感激自己头顶的太阳。

  可是,我最后才明白过来,那天的释放,不是监禁的结束,而是惩罚的开始……全省通报批评杜平安,全市教育界召开紧急会议,就杜平安这种社会的污垢混入教育界做出了反省和深刻地检讨。报纸电视反复播放,社会舆论不停指责……那段时间,我不是没有想到过死,然而,我死了,我不是就认罪了吗?

  工作没有了,身份没有了,亲戚朋友父母兄弟……都没有了。

  原单位在事情平定下来之后,偷偷让我回去做了个派发信件和报纸的临时工,当时一个月工资才一百多一点,总比饿死好。

  "这些情况,我相信你都很清楚吧。"我对追上来的他说,脸上戴上了一种冷漠的面具,"毕竟当时家里有钱的你,还没有出国,还在国内。"他一时无语,低头,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当时的我……也实在没有办法,无论怎么做,都不能反抗父母。很对不起。"我摇头,"没什么的,你不用内疚。我也有错误。""那让我告诉你。"不知不觉间拐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他停下来,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我,"我今天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成就。我来带你走。我们还可以在一起。""不可能。"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他。

  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

  后来的我,过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磨耗了两年,在父母的逼迫下,找了一个大龄姑娘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自己也觉得过得去了。

  平时父母跟前孝顺,朋友方面不多,不过多担待担待也就亲切了起来。工作上,只要是吩咐我的事情,一定做好。几年前,学校买进整套净水系统,每天免费给全校学生提供一桶纯净水。听说每送一桶水可以挣一块钱的奖金,我就去做了这个搬工。每天爬五层楼,扛三十六桶水到三十六个班,一个月下来,除去我不值班的日子,可以拿到四百多块钱。

  我以为可以忘记了。妻子贤惠,儿子聪明,吃也吃得饱。一切也还顺当,这一辈子,就这么平安的过着也就够意思了。可惜,我是个笨蛋。

  有一次教育局反映给我们学校,说是下面村里缺一个教师,孩子们停课有一个多月了,叫学校补一个老师过去。当时开会的时候,没一个人愿意。坐在我前面的喻老师对旁边的人说:"老杜怎么样?原来不也是老师?""他怎么行?!"旁边那个女老师用自以为小声的声音不满的回答,"那种人,下去了还不乱搞学生?""什么意思?"喻老师没听明白。

52书库推荐浏览: 傀儡偶师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