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夜_傀儡偶师【完结】

  《七夜》之二《绝情夜》

  by 傀儡偶师

  您好。

  晚上好。好久没见了。

  是的是的,今天晚上有新故事啊。

  您想继续听,所以才回来,对不对?

  那么,就继续我们的故事吧?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叮当!"风吹过,撩起我淡绿的衣袖,手腕上的银铃随风而响。

  "兄弟?怎么了,发什么呆啊?"背后遭受猛烈的拍击,差点把我拍到悬崖下去,我回头,笑了一下,"没什么。"伸手摸摸铐在左手上面的银铃,问:"张兄,觉不觉得我们像狗,还挂着个铃铛。""啊?"张风愣了一下,咧开嘴笑了,"呵呵,就算是狗,也是逍遥教的狗,那可比江湖上的正道人士舒服多了!""喂!那边两个新来的!走这边!"远处有人叫唤我们,他的手上也带着银铃,只是比我们多两个罢了。

  "来了来了!"张风赶紧拉着我,往山上走去。

  我抬头,龙飞凤舞三个大字,直逼悬崖:逍遥教!

  "骄阳,这次任务实在艰难。然而,却只能依靠你了。"师叔的声音尤在耳边,沙哑低沉却又十分焦急。"逍遥教,建教不过三四年,却已经威胁到正道各派安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难道师叔没有想过办法吗?"

  "自然是有!明夺暗取,都已经用过,只是……""有去无回?"

  "唉。"师叔没有回答,只是长长一声叹息,久久在这阴暗的房间里回荡。

  "恭祝教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大厅之内一片喧哗,齐声祝寿,声音如同撕裂天空般震撼,我从双手的缝隙间看出去,那位教主,便在高高的鹿台之上。可笑千年来多少坐于那个位置的高高在上的人,都落得个不得好死。这个,也绝对不会例外。

  一阵银铃响声,一群如同天仙一样的歌姬飘然而上。白衣,赤脚,遮面,佩玲。腰肢微动,舞袖流转,银铃便随之摇响,之中似乎带有茉莉花香,一时之间,众人皆醉,似乎也成了仙一半。

  舞者,聚拢,停顿。中间有歌声传出。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尽还生。

  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那声音颇为动听,唱到柔情两字的时候,仿佛正的有着如同如同春风一般满腔情绪……怎奈何,欢娱渐随东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

  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我刚举起的杯子,猛然顿住,抬眼去望,舞者散开,中间一人莲步微移,走上前来,弯腰,跪拜,抬头,虽只是三个平常动作,让他做来却有万种风情。然而,那人竟是男子!

  "恭祝我主福寿永泰,独步武林。"声音也如同黄鹂出谷般,婉转清脆。

  数百人的大厅,竟然寂静得连天空飞鸟的叫声都听得到。足可以想象,那名男子的绝美姿态。

  半晌,教主爆发出一阵满意的笑声:"哈哈哈……左护法,这就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是。"鹿台下方有人出列,"礼物简陋,筹备仓促,还望教主海涵。""哈哈哈……好好!重重有赏。"教主点头,"你叫什么名字?"那男子嫣然一笑,答道:"妾,绝情。"

  教主点头,"绝情,好名字。"

  "回教主的话,绝情本名姓霍,名骄阳。"左护法似乎十分骄傲。

  我手,松开,杯子,"嘭"的一声跌落在地面……霍骄阳……"霍?"教主也有些惊讶,"上任武林盟主的儿子?""是。"左护法回答,"绝情,还不快上去?"

  绝情点点头,站起来,缓缓走上鹿台,手一拉衣带,衣服如同雪花般飘落,露出得如同玉琢般精细的体肤。

  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周围传来的粗重喘气声。

  "世间已经没有霍骄阳,只有忠心教主的绝情。"绝情跪在教主脚下,低声道。

  我猛地站起来,紧紧盯着鹿台上的绝情。

  他不是霍骄阳,他不是。

  霍骄阳是我,站在这里的人。

  他是……

  我紧紧地攒紧自己的胸口,心中轻轻唤了一声,如歌……"抱住他哦。小心。"当年父亲把还是婴儿的他交付给我的时候,他的父母早已死去。"以后要当做亲生弟弟一样宠爱,明白吗?骄阳。"我点点头,那时候的我,也只有五岁,怀中的生命,似乎一碰就会碎,让我小心翼翼得不能放手,"他叫什么?他会长到和我一样大吗?""他啊,叫水如歌……"依稀记得父亲温暖的手掌在我的脑袋上抚摸,于是,我紧紧抱住怀中那个安静的小东西。水如歌,我记得了。

  "骄阳哥哥,骄阳哥哥……"几年后,我的身后便有了一个小小的尾巴,只要在霍府,你总能够听到那个小尾巴娇嫩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从早上到晚上,似乎他从来不知道厌倦。

  那年冬天,我随着父亲出游历炼,如歌追着我的小马走了半里路。

  "爹!他还在跑哪!"我从哈出的雾气后面看着远处越来越小的身影,心里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如歌。

  "哦。"爹照样赶着他的马儿,头也不回。

  "就'哦'?"我瞪他。

  "那你叫我说什么?"

  "他、他还小,会冻着的!"

  "呵……"爹爹笑了起来,"好像你多少岁一样,你不也才十一?""你!我不管,我要回去。"我再次回头,已经看不见他了,心被狠狠揪了一下,一扯缰绳,回马就往后走。

  "骄阳……哥……格……"他摔了一下,扑在雪地上,满身是雪,抽抽答答的哏噎着我的名字,连哥哥都已经喊不清楚了。

  心里很难受,赶紧下马抱起他来,哄着:"不哭不哭,我又不是死了……""哇--!"话还没说完第一句,他就放声大哭起来,"骄阳哥哥不要我了。""我、我哪里不要你?"苦恼的看着怀中的娃娃,粉琢的脸上多了些泪水,弄的好像雪人一般,"我是出去锻炼啊!你知道锻炼吗?就是大人才做的事情……""那……"他眨着泛泪的眼睛看着我,"骄阳哥哥是大人了吗?""当然。"我得意的回答。"和你是不同的。"

  "哇--!"他又痛快的哭了起来,"所以、所以不要了我吗?""不是……不是啊!"他越哭越大声,我懊恼的站起来,一声怒吼:"别哭了!"放下他,转身上马,"你乖乖在庄子里等我回来!不许在哭闹了!知道吗?我过三个月就回来了!

  他吓了一跳,忘记哭泣,"可、可是……"

  "没有可是!"我一挥鞭,马儿飞一般的离开。

  "怎么样了?"爹爹笑着问我,让我狼狈的低下头,身后继续传来震撼人心的哭声。

  "就那样。"我叹气,再次回头,很快回来,我暗暗的下了决心,很快回来,如歌,然后,我便再也不与你分离了。

  传出霍群风之子霍骄阳被掳是在我与父亲出游两个月后,回到家里,才知道原来被误当作我掳走的是如歌。两个月间,他穿我的衣服住我的房间只为等到我回来……大堂之上,空气之中一片死寂。

  "爹爹……"我站在堂下,轻唤了一声。

  "……"爹爹抬头,却没有看我,远远盯着某处,"你水叔叔和我有八拜之交,对我恩重如山,当年如果不是他们夫妻两人连手抗敌,拼命救我,我怎么会站在这里?""爹?"我不安的叫他。

  "水兄临死托付如歌给我,我便下定决心要让他活的愉快,让他如同自己亲生一般。却没想到……"他低头叹息,"我欠水兄的,如何还得完?""爹爹,你--"

  "住口!"他猛站起来,看着我,仔细看了多次,眼里有着无奈和悲伤,"你以后不要叫我爹了……""爹,你、你怎么这么说?"

  "这,是我欠水兄的啊。"他叹息,"如果掳人的人知道绑架的不是霍骄阳,如歌恐怕活不下去了。""可是……"

  "骄阳!"他唤我,"你难道不想如歌吗?"

  "我!"我语音顿住,双手紧紧握在身侧,我怎么不想他?我怎么能不想他?

查看更多: 傀儡偶师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