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奴才_傀儡偶师【完结】

  《《少爷的奴才》作者:傀儡偶师【完结】

  文案:

  那一年的春天,我退去蓝黑的短衫,换上灰色长衫,正式成为李府卧涛居、听雨阁、赏风斋三院主事,二少爷身边得宠的红人。毁誉参半,可我并不在乎,不是我不想在乎,实在是没有这个权力。我,不过是李家的家奴,承蒙老夫人看得起,赠名韩霜。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那一年的春天,我退去蓝黑的短衫,换上灰色长衫,正式成为李府卧涛居、听雨阁、赏风斋三院主事,二少爷身边得宠的红人。毁誉参半,可我并不在乎,不是我不想在乎,实在是没有这个权力。我,不过是李家的家奴,承蒙老夫人看得起,赠名韩霜。

  每天早上,四更起来,督促着三院下人打扫清理,焚香暖屋,然后,穿过曲折晦涩的回廊,在卧涛居侍候着少爷起床,跟着少爷办事,承受少爷经常性的脾气,三更才能睡觉……我这样忙碌有多少年了呢?算一算,好像是从三十两白银买断我一生那年开始吧,有十七年了。

  我和其他的奴才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奴颜婢膝,一样的逆来顺受,一样的担惊受怕。自成为奴才的那天起,我的背就没有直过,脸上也没有真实的喜怒哀乐,嘴里从来不敢吐出个"我"字……不,我还不老,我只有二十一岁。其他人正是春风得意的二十一岁,而我却把自己一辈子的路都算好了。

  虽然说是春天,凉风却依然凛冽的刮着,刺得我脸庞刀刮般的痛。走进卧涛居的时候,两只脚几乎冻麻了。

  我在台阶下跺了好一会脚,小厮帮我把披风放好。"少爷还在睡哪。昨个喝酒喝到二更,奴才们不敢吵醒他。"我点点头,知道是叫我去叫少爷,心里冷笑,我就敢叫了么?看看天色,老夫人请少爷今天晌午过去,不去叫也不行了。

  推门进去,屋里酒气冲天,脱下的衣物散乱在房内,少爷在温暖的里间睡得很好。说实在的,主子长得真得很艳丽,虽然不是拿来形容男人的词,但却很适合少爷,少爷躺在床上,乌黑的长发散乱在身边,白得有点过火的皮肤暴露在外,平时冷冷的双眼睛闭着,坚毅无情的嘴唇如今也温柔了不少。

  "少爷。"我试探着叫了一声,却没有反应,"少爷。少爷,少……""够了!"床上的人猛然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看着我,深邃的眼睛吓得我一颤,干紧低下头。"没看到我在睡觉吗!"说着,站起来,皱着眉头去洗漱。

  我退到一边,整理好被褥,跟着出了里间,微低着头说:"少爷要是头痛,奴才叫下人盛碗醒酒汤可好?""不用了,你们几个退下吧。"他喝退了几个在外间伺候着的小厮,有神的眼睛望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默默走上前,为少爷更衣。少爷很高,我只够他肩膀高,大约是因为我营养不良的原因吧?我有些无聊的轻笑了,系着腰带的手自然慢了下来。

  "在笑什么?"突然,一只手滑入我的内衣里,冰冰凉的,在我胸前停下。我倒抽了一口冷气。

  "少爷……"

  "我问你在笑什么?"他低头在我耳边说,另一只手从衣服下探进来,往我的下体滑去,"你不觉得,打扰我睡觉,应该给你点惩罚?""不要,少……"

  "闭嘴!我有允许你说话吗?"我僵了一下,放下抗拒的手,闭上眼睛,任少爷把我按在方桌上,我差点忘了,我只是李家的奴才,少爷要什么,我就要给什么……很快,身上的衣服就离开了躯体,冷风一下子盖过来,我一惊,猛地抗拒了一下。"少、少爷!是、是老夫人请您过去……""管他!"他狠狠咬着我的耳垂,突然笑了,"韩霜啊,我告诉过你多少次,和我欢爱的时候要睁着眼睛,是不是上次的惩罚不够?""不、不是!少爷,我、奴才求您了,不要……"我赶快睁开眼睛,望进他狂暴的眼睛里,如同灼伤般,浑身一颤。

  他感觉到我的顺从,冷笑了一声,转身坐好,看着不住颤抖的我,"过来!"他命令道,声音沙哑的让我抖的更加厉害。我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也知道违抗命令的下场,可是……我抬头,低声哀求:"少爷--"

  "过来!"他打断我的话,强调道,开始有了不耐烦的神情,"不要让我说第三次!"深深的吸口气,闭起眼睛,我利落的脱光了身上的衣物,缓慢而不拖拉,我根本不敢看他,却依然感觉到他如同阳光般刺人的目光在我身上游走,然后固定在我的下体不动,那目光就如同他每次折磨我的双手般,毫不知道满足和禁忌……他掀开衣服,露出粗大的欲望,让我倒抽一口冷气,几乎想逃走,却忘记不了他的残忍,顺从的跪下,爬到他的两腿中间,刚张开嘴,脑袋便被他按在了欲望之上,他的分身深深插入我的喉咙,让我几乎想吐。"好好舔!你不是喜欢这样吗?贱人!"他狞笑了一下,抬脚踩上我的分身,痛!我一颤,想哀叫,却说不出话,听到他的命令,便如同条件反射般,用湿润的舌头,浸润着他的分身,然后缓慢的舔便整个欲望,在嘴里有技巧的翻转吞吐,虽然脑袋不能移动,我却尽量让他感激到刺激,这样的话,接下来也许少爷会开恩让我好过点。他的脚,突然松开,让我松了口气,却又立即踩上来,猛的揉捏着我的欲望,夹带着攻击我的小球,渐渐的我竟然也有了感觉,"嗯--"我几乎羞愧的从嘴中逸出呻吟。少爷看了我一眼,猛的在我的肚子上踹了一脚,笑道:"贱奴才!一只脚就让你兴奋成这样,真是淫荡!"他伸手探到我的胸前,狠狠捏住我挺立的两个红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跟个娼妓有什么不同?"猛按住我的头,让他的欲望在我嘴中自由奔放,我动不了,只有张大嘴,忍受他的攻击,他的欲望终于在我嘴中喷发,"呜--"我哀叫了一声,吞下让我做呕的液体,又顺从卑下的舔净他的分身,乖乖的跪在他的脚下,低着头,等待他的下一个命令。

  2

  "昨天,有人送了些西域的药材,名字忘记了,却十分好用,你想必也是知道的。"我缓缓的说,满意的看到脚边的人一颤,"据说,都是用来让马匹羊群繁殖的更加快的东西。"他的双手似乎支撑不住,整个身子都矮了下去,本来整齐的头发,被我刚刚有意的弄乱,耷拉在脸上,脸色苍白,眼睛……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眼睛和表情,真让人不满:"抬头!有你这么听主子说话的奴才吗?"他慌忙抬头,眼神却不敢看着我,脸上露出无措的表情--当然,昨天我还用奴才怎么可以在主子面前抬头的理由把他折磨到昏厥。

  "你刚才说,老夫人叫我过去是吧?"我问,心里有了更加好的玩法。

  "是的,少爷。"他回答,可怜,声音不大,颤音却很重,不知道自己这样更容易让我玩么?韩霜啊,看看你自己,脸型消瘦,尖下巴,高鼻梁,两眼若水,再加上一头长到腰部的头发,若是女人还好,若是男人,注定只有让别人骑的命。当年我满月时候,连抓三次宝,抓到的都是他,这个男人,也不过是说明我地位的物品而已啊。

  "那今天就没有时间了……"我故作惋惜的说。明显的看到他松了口气,呵呵,这样才好玩。"你也觉得遗憾对不对?"我问。

  "呃……是的,少爷。"他小心翼翼的回答,不过,回答错了没有奖哦。

  "唉!这怎么办?我一向都是体贴下人的。这样好了。"我懒散的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瓷皿,递过去,他连忙恭敬的用双手接住,呵呵,好乖,不愧是我养的。"这个里面就是那种药膏啊,为了满足你的淫荡,特地留给你的呢。你自己试一下吧?"满意的看到他迅速变得惨淡的脸色,和落下的冷汗,顺手扇了他一巴掌,打到他的脸变红肿后,我点头笑了笑,"你看你,激动就变惨白,我看了可不舒服。这样粉白的多好看?"见他似乎还在犹豫,反手又是一个巴掌,"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点自己弄,以前教你的都忘记了?不满意的,小心我的惩罚。"说话间,我一脚把他踢得倒在地上,他慌忙爬起来,躺在地上,让自己的下身对着我,然后用最卑贱淫荡的姿势叉开双腿,伸手在媚药中占了少许,顺着小穴的纹理,轻轻涂抹了起来,先是外面,然后逐渐深入,开始是一只指头,为了更加深入,接着探入两只,三只。手指来回抽送,发出淫糜的声响,他也变得十分激动,竟然开始享受,嘴里还发出微弱的呻吟。我冷笑了,下贱的东西,那我就让你更加爽!当他的手指变为四只,刚刚退出来的时候,我一脚踹上去,猛地推动他的手指深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顿时,有血丝从手指缝间冒了出来。他"呜--"地叫了一生,自然又受了我一脚。

查看更多: 傀儡偶师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