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宏传_筱禾【完结】

  1 青宏传 by:筱禾

  古装,武侠,兄弟,恩怨情仇~

  一直认为小说写完后不必多说什么,读者自有体会。

  这篇好像要再说两句。:)

  同志武侠题材,自己没写过,也没看过别人的此类作品,只能胡乱涂鸦。

  有时很厌烦同性小说中强烈的烙印感,却又不可回避,所以借古代武侠题材淡化一 下,又可抒发恩仇快意。

  此篇文中,我想表达的一是成长,特别是宏与青的。二是借澍青身份比喻被世人无 端仇视与歧视的境遇。这是贯穿全文的一个重点。三是感情或者说是爱情的多种形式,相守或者放弃,感性或者理性。四是有代表性的人物,蝶环,萧风,沈然,青, 宏。五是情节。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文章节选:

  翎川,时值深秋,漫山红叶黄叶,满地露水白霜。

  司徒宏将白天里教授一班小儿武功的兵器一一收敛,劈了些柴,摆放整齐,再将院子清扫一番,最后又转到刚刚翻修重新上了梁的北房里,里面自然是杂乱狼藉,一番清理之后宏已是灰头土脸,这才回房清洗歇息。

  早不见了一抹晚霞,已是黄昏时分,小允便又溜至司徒宏家小院,在院中向宏的爹行了礼,又唯唯诺诺地讲他家姐回来娘家,无奈今晚要再与宏同寝。此时宏出了房门,也不答话,便携他的手入了厅房,那里宏的母亲已经将饭菜备好。

  用罢晚餐,小允便紧随宏回了房间。未等宏熄了蜡烛,小允已然将自己扒个精光。

  月光下,小允的身材泛出青白,虽然消瘦了些,两勒之上,后背处也能见到些青春的肤肌,股部还算丰润结实,只是两条麻杆般瘦腿令司徒宏倒了胃口。

  一、宏

  翎川,时值深秋,漫山红叶黄叶,满地露水白霜。

  司徒宏将白天里教授一班小儿武功的兵器一一收敛,劈了些柴,摆放整齐,再将院子清扫一番,最后又转到刚刚翻修重新上了梁的北房里,里面自然是杂乱狼藉,一番清理之后宏已是灰头土脸,这才回房清洗歇息。

  早不见了一抹晚霞,已是黄昏时分,小允便又溜至司徒宏家小院,在院中向宏的爹行了礼,又唯唯诺诺地讲他家姐回来娘家,无奈今晚要再与宏同寝。此时宏出了房门,也不答话,便携他的手入了厅房,那里宏的母亲已经将饭菜备好。

  用罢晚餐,小允便紧随宏回了房间。未等宏熄了蜡烛,小允已然将自己扒个精光。月光下,小允的身材泛出青白,虽然消瘦了些,两勒之上,后背处也能见到些青春的肤肌,股部还算丰润结实,只是两条麻杆般瘦腿令司徒宏倒了胃口。

  “让我先来吧?”小允边两手在自己的私处用着力气,边好似哀求宏。

  “那你快点!”司徒宏也一边回答一边蜕了衣裤。

  小允猴急地趴在宏身上,四肢、身体并动,一通折腾,还没有半柱香的功夫就泄了气。

  “你也不让你娘给你吃点好的,就这么一点东西,稀得就象二嘎他家烧的米粥。”宏对小允笑道,并将他反压在身下。

  “我昨天晚上自己就弄了五次,今晚自然是这样。”小允很不服气地争辩。

  “我昨晚还弄十次呢,那又怎样!”司徒宏收起笑容,咬牙切齿地揉弄着小允。

  已是一更天,只听小允在司徒宏身下哀求:“宏你好了没有?别烦我了……”

  “就来了,你怎这般没用!”宏口中虽骂道,但也加快了速度。

  待宏一泄千里,便起身为自己也帮小允清理,小允看着宏用一团污秽的棉花擦去二人的浊物,开口说道:“来找你一次,就后悔一次,搓弄起人来比我们家那只大公鸡还讨厌。““你被那只大公鸡搓弄了?”司徒宏笑问。

  小允听了这话,恨恨啐了一口,道:“你这嘴里该塞进鸡粪!”

  宏听着也不驳他,将他往炕里推了推:“一边去!”然后倒在一旁昏昏欲睡。

  “我说的是真的,我们家那只芦花公鸡只喜欢一只白毛小母鸡,每日里不定做了多少次,那小母鸡的背上的毛都被蹬秃了,奇丑无比,可那公鸡还就喜欢戳它……”

  “你若后悔就别来,找毛蛋、二嘎他们去。”宏打断了小允的话语,他很多时候另司徒宏生厌。

  “不能找他们了,现如今不比从前,咱们都大了,那毛旦,二嘎都不喜欢这样玩耍了,连碰也不让我碰!哼!不过毛旦那四弟今年也有十二了吧,小脸蛋满俊俏的……”

  “少打人家的主意,小心毛旦他爹若是知道了,还不把你胯下的东西都割了,下了锅。“宏再次打断了小允,又用手在他私处捏了一把,只听着小允先“哎哟”了一声,然后是撩人的娇呻。

  司徒宏转过身,向里靠了靠,用手搂住了小允,盯住他略有些凸出的杏眼,正色道:

  “这世上喜欢做这等事情的人恐怕只有你我,小允哥哥,你若真的每日都想来寻我,不如我们离开这翎川,离开柳家村,到外面快活几年。”

  小允张着嘴巴听宏把话讲完,抿了抿嘴,眯起眼睛,似乎是憨憨一笑,也没有答话。

  於是宏将小允往身体里更紧地搂一搂,笑一笑,接着柔声道:“我会写颜体行书,小篆,也能绘画,就是作个教书先生或者靠卖字画为生也未尝不可,更不要说我还会武功,那时我定可以养活的了咱们两个……““那……那你爹娘呢?你不要爹娘了?!”小允总算是回过神来。

  “怎能不要,到时候我们或回来或将他们接了出去,为他们养老送终。我不想就这样在柳家村老死一生,连那两百里以外的伏谷都不曾去过,还有那鲁封,京城……““快不要说些疯话了!”小允说着一把推开了司徒宏,那盯着宏的眼神也是惊得匪夷所思般:“我爹娘正给我说亲事呢,若不是那几家要的聘礼太多,我家兄弟们几个,爹妈自然拿不出来,我早就把那婆娘搂上了。你呢?你家没张罗给你说亲?“司徒宏轻叹口气,冷笑一声,道:“他们说亲与我何干。不要讲那许多了,快睡吧,明日还有正事。“毕竟是儿时的玩伴,小允知道宏的性子,也不再多嘴。小允今年一十八,比宏大上半年,宏便称他哥哥。对小允,司徒宏并非真的相中他,只是在那些偷看的淫辞艳曲中宏便总将两小无猜情切切,青梅竹马意浓浓之类的句子套在自己与小允身上。

  闷了一会,宏以为小允已经睡熟,却听他问道:“你爹爹的病可好些了?这一年多你们这家你全担当了起来,连教授武艺也是你来做,村里的人都传说你爹是妖魔缠身,怕是难好呢。““放他的鸟屁!”司徒宏骂道:“这是哪个狗嘴里吐出来的?”

  小允被宏这么一骂,倒真的不作响了,没过一会就起了鼾声。宏这边却怎么也睡不着,正思量父亲得的这怪病,果真是妖魔缠身?那日听母亲唠叨,是父亲多年前在江湖上被人下了毒,当时毒虽解,但未曾想这毒根却是几十年后又发作,害的父亲如今连举步都有痛楚。

  司徒宏的父母同岁,今年六十有二,这宏算是他们老来得子。宏隐约知道父母都是出自大户人家的,但后来因什么原因才隐居在这柳家屯,这些事情他们并不多对宏说起。所以如今虽是小门小户的清贫日子,但家中的规矩,为人的理数却丝毫马虎不得。

  司徒夫妇对这个独子的宠爱自是不用说,母亲对他每日起居都一一安排。父亲虽说总是板着面孔,但宏知道其实他也一样宠爱自己,尤其是宏生病的时候,记得父亲日夜守在他的身边。

  父亲以教人些拳脚功夫为生,很小的院落中只有两间正房,两间偏房,偏房不住人,只作为厨房及教授武功之用。今年司徒宏见作为灶房的北屋实在破旧,恐若碰个连绵的几日雨天就会倒塌,於是对母亲说了一声就自己张罗着翻修了新房。宏懂得孝顺,看到父母年事渐高,很早便将家里繁重些的事情担当下来。

  司徒宏自小得父母宠爱,做事也常是由着他自己的性子。父母都是习武之人,当宏还是四岁的时候便跟这他们舞刀弄枪,他天资聪慧,五岁时司徒双凌剑法已是舞得有模有样。到了十岁上,一日宏便对父母说从此不学武功,他要学读书,习字,吟诗作赋,特别是绘画。

  父母并未指责他,而且都依了他,并以此作为习武的条件。他们省吃简用,为宏请了城里有名的书法高人,很快,他的颜体行书已是在乡里小有名气。以后司徒宏又要爹娘为他请一位绘画的先生来指教他,只是这件事父母一直未能让他如愿。

查看更多: 筱禾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