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床上的壮丁_弄简【完结+番外】

  龙床上的壮丁1(美攻肌肉受,男男生子)

  莫笑儿郎为情痴,谁人不知。

  煮酒空待君不至,孤影自恃。

  随恨别离杯中酒,终一纵百媚生。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天之骄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扬州

  “大哥,你找俺?”一个壮硕的汉子推开老得吱呀作响的门,一个影就几乎挡住了门外所有的阳光。

  “是啊。”一个貌似忠良的男人坐在屋内仅有的一把椅子上,笑著点头“凌田啊,我听说妹子病了来看看,顺道跟你说一声,我明天要上城里赶集,你嫂子让我把妹子也带上,去看个病,你说……”

  “大哥,你和嫂子对俺好,可是这医钱俺……”这壮汉想著自己的窘迫低下了头,自打爹死後,就留给他一亩耕田和一头老牛,妹子和他就是靠著这亩薄田少的可怜的收成过日子的,哪里去弄钱上城里看病。

  “凌田啊,钱你别担心,你大哥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帮妹子的病治好不是,只要你信得过我,一句话,我明个儿就带妹子看病去。”男人站了起来拍了拍壮汉的肩。

  “大哥,谢谢你,俺…俺来生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大哥和嫂子的救命之恩啊。”

  壮汉握紧了的拳头忍不住微微发抖。却忽略了身後男人一脸诡计得逞的笑。

  “凌田,不好了,出大事了。”一个中年妇人气喘吁吁地跑到正在地里耕种的壮汉面前,等不及喘过气又大喊起来“你哥刚回来,他…他…呼呼”

  “嫂子,怎麽了?”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想问个究竟。

  “他把你妹子给丢了,快去看看吧。”妇人一脸的自责与无奈。回头刚想说些什麽却见上一刻还在的凌田早跑得不见了踪影。

  凌田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当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在跑了,怎麽办,在这世上他只有这一个亲人了,从小就是他把妹子拉扯大的,一直以来也只有妹子和他相依为命,如今就这一个亲人也丢了,这世上,唉…不就剩自己一个了吗?妹子身体不好,万一遇到了坏人,这…怎麽办。

  跑到那破旧的小茅屋时,这麽个堂堂八尺男儿竟哭得满面是泪。

  “凌田是大哥对不起你,大哥不该松开妹子的手的,对不起,对不起。”见了凌田等候已久的男人冲上来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干哭著,拼命想挤出几滴眼泪,却弄得眼睛干涩,眼眶竟也发红起来。

  “大哥,俺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桃儿好,真的,别哭了,俺不怪你…”夹著重重的鼻音,壮汉勉强的扯开了一丝笑容,却无奈比哭还难看。

  “凌田啊,你就别想了,回屋休息吧,扬州城那麽多人,桃儿肯定是找不回来了啊。”才赶到的妇人忙说了一串劝说的话。

  “不,大嫂,你别劝俺了,俺一定会找到桃儿的。”壮汉胡乱地抹了把脸“明个儿,俺就上城里找去。”

  “凌田啊,这城里你人生地不熟的,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这不是你能做到的事,还是早点死心吧。”那男人见凌田铁了心又开口说了句实话。

  “大哥,大嫂,俺一定要找到桃儿,你们放心吧,俺立马把地卖了,凑些钱就上路,但这屋就请大哥,大嫂帮俺照看了。”

  “哎,那你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啊。”妇人见劝不回来只好松口。

  “俺知道了。”说罢就回头,卖地去了。

  天色渐晚,凌田收拾好自己那少的可怜的行李後,决定和哥、嫂道声别。

  刚走到门口却听见一串轻笑。

  “喂,你到底把桃卖哪去了?”

  “哎,我说你一个妇道人家,管那麽多干啥?”

  “哎呀,说呀,不说我明个儿就把你做的那档子事全说出来。”

  “好好好好好,我把那桃卖到了藏春阁里,哈哈,这可是扬州城里有名的妓院,老鸨见她长得还算水灵就收下了,哈哈,我净赚了一百两银子。”

  “碰”再也听不下去的凌田猛地撞开了破旧的门,把正得意著的夫妻俩吓了个半死。

  “凌田,你…”见凌田脸色苍白,就知道自己的好事败露了,李姓夫妇腿一软,竟跪了下来。

  “大哥,大嫂,俺那麽相信你们,你们竟然…竟然…把桃儿卖到那种地方,我…”

  凌田脖子上微微凸起的青筋证实了他的怒气。

  他就这麽一个妹妹,与自己十年为邻的李氏夫妇,竟把她卖了,亏自己尊他们一声哥、嫂。

  “凌田,你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求求你,我们给你磕头了。”妇人不断地叩著头,请求著原谅。

  “哎。”凌田温和憨厚的个性促使他不懂得计较,更不懂得什麽叫恨“你们起来吧。”撇下这一句,便一摇一晃地出了屋。

  就这麽一个妹子,就算他倾家荡产,做牛做马也得赎回来啊,万不能让那种地方给糟蹋了。

  “老鸨,俺是来赎妹子的,这是一百两,请你把桃儿还给俺。”东拼西凑又加上和码头签了五年的约总算凑足了一百两,凌田立刻到了藏春阁,想把妹子赎回来。

  “呵呵,年轻人,不瞒你说,我这是有个桃儿,是三天前花一百两买回来的,可这三天她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好说也得再加上两百两啊。”老鸨挥著香绢尖声的叫著。

  “老鸨,俺就只有那麽点钱了,你…就大人有大量放了桃儿吧。”凌田继续恳求著“这可不行,没有三百两,说什麽人也不能带走。”

  “老鸨…你”

  “哟哟哟,你还来劲了不是,来人哪给我把他扔出去。”

  拍了拍满身的灰,无奈地走向码头…

  他一定会凑足三百两救回桃儿的……

  龙床上的壮丁2(美攻肌肉受,男男生子)

  2

  两年後

  扬州三月,脂粉酒楼,三月的扬州有一种无法掩盖的春意,在瘦西湖平静的湖面上,有一叶小舟,船头上站立著一位身著白衣的翩翩公子,轻轻摇著手中的折扇。偶尔淡然一笑,“李义我们离开。”越过水面离开了小舟,两人找了个客栈歇下脚。

  “啊啊,我不能呼吸了。”岸边的一群人激动地大声喊叫。

  “他对我笑了。”甲男傻傻的看著天,想著前刻随意站在船头的男子痴痴地说。

  “明明是对我笑的。”乙女不服大声辩解。

  “是对我笑的。”众人听他俩这样说怎能服气,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张子三,你这老不死的,给老娘跑到这来了,你这老色鬼,老娘跟你没完。”一个看起来很泼的娘们儿正用力揪著自家丈夫的耳朵往回走。

  “啊啊啊。”一个仔细盯住湖面的姑娘大叫起来,“美人儿不见了。”说罢眼眶竟红了。众人赶忙向湖心看去,是啊哪还来什麽人啊,只有一艘小船随波荡漾。

  “皇…”男人还未说完便被白衣人的眼神制止住。

  “是的,珏爷您离家许久,老夫人都该挂念您了,而且家中的大小事务都等著您去处理呢。”李义把自己的话说完,冷汗都浸湿了整个领子,这个小皇帝虽刚年满17却能干的紧,上任5年每年都国泰民安,但是脾气可是恐怖得很,当心一句话说错就人头落地,所谓伴君如伴虎啊。

  沈默了许久的白衣少年也开口了“我也十分想念老夫人,可是都到了这扬州怎能不在此体察民情呢,你说对吧李卿。”少年的声音中没有什麽感情,却沈稳感性让人听了十分失神。

  听见自家主子特意强调了句末的反问,李义吓得双腿发软那还顾得上劝主子回宫啊,连连应和著。“是啊,皇上勤政爱民,这次又出来体察民情,实乃天下子民的福分,也是等的福分啊。”

  少年微微皱眉“不要叫皇上,还有既然李卿没什麽话可说了那麽跪安吧。”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臣告退。”颤颤地跪下,然後逃开。

  听说扬州这逼良为娼的情况很严重呢,我要好好调查,少年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细细品了起来,也想著下一步的计划。

  快落山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透过未关牢的窗子缝隙,倾斜在少年的身上,一袭白衣被夕阳酒红色的光染成了红色。

  “哎”少年斜过头撩起了耷拉在脸上的几缕青丝,一张怔住了江边众人的脸完全袒露在了光下。白皙的脸衬著一张樱红的小嘴,高挺的鼻子两旁一双狭长的美眸深邃让人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变得赤裸裸的,毫无保留地全部展露在这个人的面前。微有些棱角的下颚不禁没有破坏美感还添了几分说不出来的韵味。“看来朕不得不牺牲一点色相了。”食指和中指交替著在红木桌上轻轻敲打,发出细微的声响,却让人觉得这个少年皇帝不可小觑。

52书库推荐浏览: 弄简小说作品| 生子文小说作品| 年下攻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