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_天娜【完结+番外】

  《九尾狐》作者:天娜

  文案

  他们一个是当朝太子,一个是千年妖王

  相遇在杭州西湖明媚风光里。

  一见动心,三年后再见却是动情。

  妖王云小惑明知七情六欲沾不得,

  却抵挡不了已成帝王的轩辕靳热情追求。

  甘愿触犯天条,以男妖之身为他生子。

  可惜他们虽然相爱,却又不敢将彼此真正的身份坦然相告,隐瞒造成误解,他们在最坏的情况下,知道了对方的秘密!

  云小惑不能接受对方对自己感情的背叛,

  轩辕靳亦无法接受自己竟被一只狐妖玩弄于掌心!

  云小惑冷心忘情,却因青蛇之危重回宫廷;

  轩辕靳犯下大错,竟命国师杀妖剥皮。

  爱情不曾消失,缘分却已走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序

  嘉隆十一年。

  寂静的宫殿里灯火通明,房门外站着当今嘉隆帝的贴身太监小雀子,还有立在黑暗中一动不动的影卫血影。

  小雀子身体前倾,试着隔门喊了声:「皇上?」房里的人依旧没有声响,正当小雀子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时,门却被从里面打开,轩辕靳只着一身明黄色里衣站在门口问:「皇弟去了几日?」「三日。」

  「恩。」轩辕靳点了点头。

  「皇上身子可好些?要不要进膳?」

  「没胃口。」轩辕靳挥了挥手,却在看到小雀子焦急的表情时叹了口气:「罢了,上点清粥吧。」「燕窝粥可好?皇上要补点血气才行。」小雀子执拗道。

  「随便。」

  不多时,小雀子端着用雕龙花纹的金碗盛的燕窝粥进了屋,屋里仍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是摆放在床边的那张狐狸皮散发出来的。

  轩辕靳却像是闻不到这股让人作呕的气味,只愣愣用手指抚摩着被血红沾染的皮毛,一下下,温柔而轻绵。

  「小雀子,你猜皇弟来得及救下那只小蛇妖么?」轩辕靳像是在自问自答,「但愿他来得及,别跟朕一样,到头来只得一张狐狸皮,什么都没了。」「皇上。」小雀子红了眼,声音也变得哽咽:「让奴才替皇上收好这狐狸皮吧。」「我还想多看他一会儿。」轩辕靳的声音缓慢地如雨后屋檐上沾落的雨水,一声两声,极其细微:「这可是朕的小惑呢!」「皇上这是何苦,云公子已经死了。」

  「是啊,死了,是朕亲自下的旨!」

  轩辕靳忽然不再说话,直勾勾得看着手心里的皮毛,柔顺在手心里的狐狸毛像极了云小惑那头火红柔顺的长发,那时候,每每夜里醒来,他都能看到散落在自己头颈间的束束散发,还有那张依偎在自己怀里、浅浅呼吸着的脸。

  那是他的小惑,是他爱到骨子里的云小惑。

  第一回

  嘉庆四十五年,又是一个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好年份。

  西湖边的断桥上正站着一个人,虽没下雨,却见他打着一把绛红色的油纸伞、望着一面湖水伫立不动,呆呆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爷,您瞧那人傻不傻,大晴天的还打伞呢!」一青衣小厮凑到自己主子耳边哧哧笑着。

  小厮口中的少爷是个俊朗神气的年轻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刻着两道深深的箭眉,眉下一对黑闪闪的眼睛,随着每一次眨眼跟能放出电一般闪得人头晕。只听他呵呵一笑,原本有些严肃的神情忽地就温和起来:「走,咱去问问他干什么要打伞。」说罢,他抬起脚就朝着桥上那人冲去,身后的小厮想拉都拉不住他。

  「我说少爷,您管人家做什么呐?我们还要赶路的。」话没说完,他家主子已经冲到人家伞边儿了。

  「这位公子,在下有个问题请教,不知方便么?」那年轻人问得到客气,只是语气里多多少少有着点非要得到回答的架势。

  「你是谁?」伞下的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到是先问起他来。

  「在下轩……王靳」叫王靳的年轻人话音一转,差点没急坏了他身边的小厮。

  「我叫云小惑。」伞下的人撑高伞骨,转过头露出一张脸来。这是张小巧白皙的脸,点缀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右眼角边是一颗淡淡的泪痣,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下点着浅浅的酒窝,最不可意思的是,他有一头火红色的长发,艳丽地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你是姑娘家?女扮男装?」王靳其实就是当朝太子轩辕靳,算起来在后宫也是见过无数美女的,但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下男子扮相的人,竟然顶着张比姑娘还要分外漂亮的脸蛋,一时连他也看傻了眼。

  「你瞎了狗眼?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姑娘了?你才姑娘呢!」云小惑喜欢别人夸他漂亮,可最讨厌人家说他像姑娘。

  「啊?不是姑娘?对不住,是在下眼拙,认错了。还望云公子莫要介意。」轩辕靳心下一阵哀叹,这么漂亮张脸居然是个男的,真是浪费呀浪费。要是姑娘他一定立刻娶回太子府,也不枉下一次江南。

  「你嘴上虽说对不起,心里却在骂我吧。而且一定是在想:可惜怎么不是个姑娘,不然就好带回家给你做妾了,是不是?」云小惑将伞一收,猛得冲轩辕靳一指,一副不屑的模样。

  「没想到云公子不仅有张漂亮脸蛋,还有颗七窍玲珑心!」「什么是七窍玲珑心?」

  云小惑这一问可把轩辕靳给问住了,他摸了摸脑袋,才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大晴天的却打着伞呢?」「我问你,这是哪?」

  「西湖」

  「这是什么桥?」

  「断桥」

  「听没听过白蛇传的故事?」

  「你在扮许仙啊?」

  「错,我在等白蛇。」

  「有差么?」

  「有!」

  「噗,啊哈哈哈」轩辕靳乐地捧腹大笑:「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那种传说你也信?居然还跑这来打伞找白蛇妖?」「说了你也不明白的。」云小惑抬头看了眼天色,又道:「看来今天是等不到了,明儿再来吧。」「你明天还要来?」

  「我来不来与你何干?」云小惑不乐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朝桥的另一边走去。

  「喂,你住哪的?晚上我来找你喝酒?」轩辕靳见云小惑像没听到般,只得有冲他喊道:「我住在西湖南面的鹿源客栈,你可以来找我啊!」「少爷少爷,你怎么能随便把自己落脚的地方说出来?这要是碰到不安好心的人可是要出事的!」那小厮早就急得一头汗,扯着轩辕靳的衣袖拽了好几下。

  「小雀子,你胆子真跟麻雀一样,就那么一丁点!」轩辕靳朝他比了个小拇指的指尖儿,再一回头,哪还见得到云小惑的身影了?

  第二日一早,轩辕靳急匆匆赶到断桥边,一看,乐了,果然那云小惑正站在桥上,还是打着那把伞儿,还是一样傻呼呼地站着不动。

  「我说云公子,你还在等啊?」轩辕靳三步并两步走上前,一个矮身,钻到了伞下。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云小惑手一推,就把轩辕靳挤出了伞下。

  「那么小气?帮我打打伞又不会少块肉!」轩辕靳详装生气,哀叹着瞪向云小惑。

  「你懂什么?这一张伞下站了两个人就不对了!」话音刚落,只听桥下水面上扑嗵一声,好象有什么翻滚上来又扎进水底似的。云小惑赶忙朝桥下望去,惊呼一声「不好!」,然后一收伞,嗖一下就朝着桥下奔去。

  留下个莫名其妙的轩辕靳,望着云小惑消失的背影失望着出神。

  弯月,风紧,树叶儿沙沙作响。

  茂密的林子里,一条巨大的白蛇扭曲着身子,一副痛苦的模样。两个时辰后,地上只剩下一摊白鳞鳞的蛇皮,蛇皮边,一身白衣的男子正靠着大树喘着粗气儿休息。

  「白素凌,可让我逮到你了吧?」树枝上,云小惑正晃着双腿探着脑袋看着树根边那个被称作白素凌的男子。

  「切,要不是我正值蜕皮之期,你这狐狸能逮到我?作梦吧你!」白素凌白了云小惑一眼。

  「你二千多年道行,我也两千多年道行,我怎么逮不到你了?」「成了吧,这都上千年了,还老跟我比,你累不累啊?」「你以为老子不累啊?从小跟你斗到大,要不是担心你,我会大老远跑过来追你?还跟个傻子一样大晴天在断桥上撑把伞等你上钩?」云小惑哗啦一下从树上跳了下来,一身火红的衣服鲜艳耀眼,跟白素凌的一身净白成了强烈的对比,「你说,你还要在这断桥等几年?他不会出现就是不会出现了,你再等也没用。做妖的做到你这痴情的份上,简直就是丢脸!」「哼,云小惑我告诉你,等你爱上一个人,你才有资格跟我说这个词儿!」「少说笑了,我可是堂堂九尾狐妖,只有狐妖媚人的,还没有凡人能让狐妖神魂颠倒的说法!」「笨狐狸,等你沾上七情六欲了,就知道我的苦了!」「那是你自己不好。都说了百无一用是书生,你说你要追你姑姑的路,你爱谁不好,跟你姑姑一样爱上个没心没肺的臭书生!这下好了吧?人家那是陈世美弃糟糠,你还天天在这西湖边儿等着他!他呢?在京城里头逍遥快活着呢!」「他说过只是权宜之计,一定会回来接我的。」「我说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你这一等就是三年,三年啊?你还信他?我要是你,早就去京城灭他满门了!」「少乱讲,京城里都是通天山的道士,想活不想活了?」「你就傻等吧。叫我说,他根本是利用你,用完了就躲去京城!反正知道你一个蛇妖也没这胆去京城寻他!」云小惑哼一声,一屁股坐在白素凌身边。

查看更多: 天娜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