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尘绝_天娜【完结】(7)

  “不知道。”

  “要瞒多久?”

  “天下没有永不戳破的秘密,命定之数总会来的,予你予我,都一样。”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是这个说法麽?”尘绝自嘲。

  “尘绝,我开始怀疑,你究竟是爱桐雨秋,还是恨桐雨秋。”

  “我也很想知道。”

  四公子星辰走了。

  前脚刚离开,离瑶後脚就进了屋。

  离瑶说:“阿尘,忘了吧,你还是尘绝,秦月楼的尘绝。”

  尘绝抱著离瑶,说:“我也这麽想呢。”

  尘绝听著离瑶有力的心跳,坐起身,凑上唇亲吻著离瑶。

  “离瑶,你是不是喜欢我?”

  离瑶抓过尘绝的秀发靠近自己,吻得更深,他说:“阿尘,若桐雨秋不要你了就跟著我吧。”

  “也好。”

  “若他不要我了。”

  尘绝觉得,这话就是个咒,日日夜夜,盘旋著,阴影般在岁月的流淌间磨平回忆。

  音尘绝 正文 第十回

  章节字数:2763 更新时间:08-03-26 21:59

  离瑶说:

  尘绝,自从三年前你一次次逃离却又一次次被抓回秦月楼起,你就把自己慢慢变成了一个伤口,无法痊愈的,一碰就流血的,永恒的伤口。

  你的心一面是火,试图点燃一切;一面却是冰,自卑地冷却一切。

  尘绝说:

  离瑶,你错了。我本不该有心的,三年前妄自保存,但也适时地埋在了那一年的秋。

  尘绝推开离瑶与自己交缠的双手,“松开吧,少爷要回来了。”

  离瑶走了,拉著不知道什麽时候出现在门口的琼玉。

  琼玉回头看著尘绝,又扯了扯离瑶:“离儿,究竟是怎麽回事?”

  “小孩子不要多管。”

  “离儿,我不小了,我都二十了!”

  “二十算个屁,就是三十你也还算孩子。”

  “离瑶你欺负我!”

  “那你去少爷面前告我呀。”

  “不要,少爷才不会相信呢。”

  “知道就好。”

  “你看,你这不是欺负我是什麽?”

  “琼玉,你再罗嗦我打你屁股。”

  “来呀来呀,我怕你了。”

  琼玉朝尘绝贪玩地吐了吐舌头,撒腿跑在了离瑶前头,“离瑶,有本事你来打呀!”

  尘绝看著离瑶和琼玉离去,失笑的摇了摇头。

  其实,若像琼玉般的心性,未尝不是件好事。

  明明心如明镜,什麽都明白,偏偏大智若愚,绕著弯子跳过烦恼,只寻著开心的地方走。

  尘绝是羡慕琼玉的,但他做不到琼玉的豁达和开朗,这样的人生走上一遭,他知道,他无法回头。

  要释然,谈何容易?

  一个三年,似乎让桐府并无多大改变。

  除了桐雨秋居然没有继续纳妾。

  毅爷说,这三年,桐少都埋头在商铺中,砍掉了不少没有赢利的老铺子,联系了许多新商家,开张了几家新店铺。

  从布匹到酒窖,从胭脂水粉到玉器银铺。

  桐家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桐少也乘机吞下了毕老爷的生意,著实让人吃惊。

  尘绝不知道桐雨秋是怎样在短短三年内做到这一切的。

  桐家是大家,本就世代经商,这无可厚非,但若真要吞并毕家,且把触角伸及到那麽多方面,却是不易。

  官场里要打点的更是繁多复杂,想必这三年,桐雨秋的确是忙焦了头。

  想到这,尘绝心上软了几分,待再看到桐雨秋,忍不住也就亲近上了些。

  尘绝这细微的改变,桐雨秋自是高兴。

  自从苏州回来这一路,尘绝总是不太说话,常常里一个人发呆,眼神空洞飘远,仿佛真的下一刻就踏尘而去,绝诀与天地。

  也是打那会儿,桐雨秋发觉了尘绝容易失眠。

  尘绝说,以前睡著容易做噩梦,所以不太睡,如今就习惯著睡不著了。

  桐雨秋心里愧疚也心疼,想著好好一个妾,出了秦月楼的火坑没多久,就被自己送了人,遭了这麽一番罪,於是更加宝贝的紧。

  到是尘绝,会疑惑著问:“少爷不用陪四公子麽?”

  桐雨秋搂著尘绝道:“星辰长大了,不需要我天天陪著。”

  只是,四公子星辰仍然住在辰秋阁。

  三年来依旧。

  如是的几个月。

  日子并没有因为尘绝的归来而有多大改变。

  玲珑苑的女妾与玉萧苑的男妾隔湖相望,没有多少交集,彼此相安,只有在特殊日子里才会坐上一桌儿吃饭,或者桐少心血来潮时一起出去烧香、踏青、放风筝。

  别人家的妾室常常因为芝麻蒜皮的事斗的鸡飞狗跳,桐府里头的七妾与之一比,算的上和睦的了。

  因为,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柳星辰,和桐雨秋心心念念的一样的那个柳星辰。

  琼玉说:“少爷对我是恩不是情,他心里有个柳星辰,所以我不必爱他。”

  说这话时,离瑶难得赞许道:“小玉你果然是大小孩了,懂了些道理。”

  静儿道:“我是少爷打小儿的贴身丫鬟,少爷是我的主,能做妾我已满足,我只盼著少爷早点找回柳少爷,也就安心了。”

  芙蓉说:“被嗜赌的爹爹卖掉时,是少爷赎得我,少爷好我就好,少爷想著柳公子,我也希望能早日找回柳公子。”

  小曼说:“少爷心里头只有个柳星辰,我们几个争到死都没用,我是看开了。”

  离瑶咬著朵樱花的花瓣儿,说:“听听,要少爷知道了,非给呕死,他以为他是持家有方,却不知各人心里头是这样的光景。”

  话音刚落,就看到桐雨秋和四公子星辰从庙里走了出来。

  “少爷,今儿求了什麽?”问话的是静儿。

  “自然是能早日找著柳公子。”回话的却是四公子星辰。

  尘绝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四公子,却听耳边桐雨秋说:“恩,是上上签。”

  “签文是:劝君把定心莫虚,天注衣禄自有余;和合重重常吉庆,时来终遇得明珠。”

  小曼从桐雨秋手里抽过签纸念道。

  桐雨秋甚是开心,说:“老和尚解了签,说这是吉相,若是寻人,必可回,不久就能从远方传来佳音。”

  众人都心喜,纷纷说道:“恭喜少爷。”

  桐雨秋扶著各妾分别上了轿子,说:“走,咱们去醉香楼好好吃一顿,今夜里没有规矩,可以任你们胡闹。”

  “少爷,我要喝酒。”小曼拉开帘布探出脑袋叫道。

  “少爷,别给她喝,不然夜里又要闹酒疯,烦死人了。”和小曼一个轿的芙蓉笑著打趣。

  “就是,你一个女人家,喝什麽酒,要喝也是我喝。”琼玉和离瑶一个轿子,刚凑上热闹就被离瑶扯了回去。

  桐雨秋笑眯眯地最後扶著四公子星辰上了轿,下意识得朝著尘绝的轿子看去,只见他也挑著窗帘,看著前车里离瑶和琼玉一番吵闹,那弯起的眼角渗出的光辉在樱花下少了分娇媚多了分柔和,就象十四岁的柳星辰,这般的看著自己打趣。

  “雨秋哥哥,这风筝那麽丑,是你做的吧。”

  “小子敢嫌我做的丑?”

  “是丑啊,不过,我还是喜欢。”

  桐雨秋忽然心惊,怎麽他从未发觉,其实,尘绝远比四公子星辰,还要更像柳星辰?

  注释:

  第三签,甲辰属火利夏。宜其南方。

  诗曰:劝君把定心莫虚,天注衣禄自有馀;

  和合重重常吉庆,时来终遇得明珠。

  解曰:凡事吉,作事二次成,家事馀兴且喜,家运和气;後得祥瑞,婚姻大吉,求儿吉,六甲先男後女,求财後遇贵人大兴,功名後科连登;尾有,岁君安和,治病命不畏,平安,出外向南方遇贵人,经商先利平;後大财。来人立即到,行舟渐得大财,移居得安,失物月光必在,求雨过日自有,官事不畏,破财;完局,六畜可纳,耕作下冬好,筑室大吉,坟墓永裕後昆,讨海晚有大利,作塭和者必获厚利,鱼苗後得大利,月令渐得春风,寻人得回,远信守候佳音。

  古人:朱德武入寺相分明摧文德胡凤娇到家空成婚。

  音尘绝 正文 第十一回

  章节字数:2481 更新时间:08-03-27 23:54

  拉好窗帘儿,起轿。

  一幕暗红遮盖住外头的一切,见不着行人,也看不见所经过的青石路。

  尘绝摊开手心,里头静静卧着一枚小小的淡粉色的樱花花瓣。

52书库推荐浏览: 天娜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