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尘绝_天娜【完结】(6)

  一层又一层,凿井般深埋。

  三年。

  对於一生来说,这个数字是短暂的。

  只是,三年,可以发生或者改变很多的事情。

  比如当今王爷从西域出史归来却又莫名失踪,

  比如秦月楼的头牌晴莲已被赎去了将军府,

  比如苏州毕老爷府上有一个名唤尘绝的男宠?名远播。

  凡是跟毕老爷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尘绝是毕老爷手上的利刃,往往一笑惑媚,替毕老爷打通过不少人脉关系。

  也因此,毕老爷虽不惜尘绝这一个男宠,却从不应允把他赠於他人。

  毕老爷说,尘儿可是我的宝贝,你们玩玩到行,想带走可没门。

  直到三年过後,毕老爷倒台,一生财富付诸东流,在人人都好奇著这个叫尘绝的男宠的去留时,一串马蹄踏著一地落叶奔驰而来。

  尘绝在夕阳中抬起头,朝著余辉的光芒望去,那从金光中伸出的手臂正朝他展开。

  他听到那个人说:“阿尘,我来接你了。”

  尘绝突然扯腿向後跑去,越逃越远,任身後人一声声呼唤,却不敢停步。

  我是尘绝。不是阿尘。

  我是尘绝。不是阿辰。

  我是尘绝。音尘绝的尘绝。

  昔日青青今在否?

  难道你没听过物是人非事事休?

  万籁俱静,一缕寂魂。

  玉萧已碎,尘苑已空。

  为何还要来寻我?

  身体上一道道的红印你可曾看到?

  肌肤间一条条丑陋的疤痕又是什麽?

  毒蛇一样侵蚀著心灵,日日夜夜,听见不同男人的喘息,惟独听不见自己的。

  还活著麽?

  在我要死的时候,在我以为终於已经离开的时候,你说:“阿尘,我来接你了。”

  尘绝绝望的撕吼,挣扎著被人从後腰处紧紧拥住的身躯。

  他感觉到自己的热泪,在一滴滴坠入大地,眼看就能漫过今生一世。

  “为什麽要来接我,为什麽要来接我,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求求你,我不要回去。”

  第一次,发疯一样哭喊,如同三岁的孩子,尽诉著委屈,仿若要把这一辈子吞进肚里的眼泪都流干。

  “阿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喃喃说著对不起的人是谁?

  尘绝迷茫的转过身,他看到一个清风俊雅的男子,有几分沧桑,有几分激动,有几分说不清道不名的情愫。

  “阿尘,你忘了麽,三年前我说过,我一定会来接你的,你看,我来了,我打垮了毕家,你可以回来了”

  “你是谁?”尘绝的泪珠凝固在眼角,攥紧了对方的袖管问道。

  “阿尘,你忘了麽?我是桐少桐雨秋呀。”

  “桐雨秋?少爷?”尘绝歪著头,红肿的眼,声音有些嘶哑。

  “是啊,是我,是少爷我呢。”桐雨秋空出个手,替尘绝擦去眼泪。

  “原来,是少爷。”尘绝若有所思的稳定下了情绪,一个长长的吐气,他说:“少爷,是不是接尘绝回桐府了?”

  “是啊,你的尘阁还替你留著呢。”桐雨秋的语调满是疼惜。

  尘绝完全的清醒。

  他是尘绝。

  桐雨秋是来接尘绝回府的。

  原来,三年,很多事情在变迁的同时,却也有无法看破的俗尘。

  就像轮回,一圈一圈,重复著受伤和期盼,等待最後的灰飞湮灭。

  几度里烟茫,几度里浮沈,几度里跌跌撞撞。

  尘绝拉起了桐雨秋的手。

  “少爷,我们回去吧,回临安,回桐府,回尘阁。”

  只是,这次,我把本是不堪的身体,埋葬在了苏州。

  身与心的分离,不过如此。

  音尘绝 正文 第九回

  章节字数:2184 更新时间:08-03-26 21:54

  临安。桐府。玉萧苑。

  尘阁。

  太阳的花洒穿透进身体,尘绝睁开眼,小扇的睫毛扑腾著,豁然明朗。

  “醒了?”桐雨秋撑起头,正侧卧著盯著他瞧。

  “早,少爷。”尘绝的声音还有著刚睡醒的低沈。

  “赶了几天路,累了吧,你再躺会儿,我去处理些事就回来,恩?”

  “好。”尘绝窝回锦被,嗅著阔别三年的棉絮的香甜。

  桐雨秋起身穿好衣,拉开门,又回头朝屋内看了看屈体蜷缩在被里的尘绝。

  从苏州接回尘绝的那晚,他已经看过了尘绝的身体。

  虽然尘绝极力掩饰,甚至一再央求灭了烛火。

  桐雨秋忘不了那原本毫无瑕疵的肌肤,如今已伤痕累累。

  只剩下背部那片曼陀花图腾,依旧闪著妖治的豔光,堕落著美丽。

  二十一岁的尘绝,失去了少年的青涩与柔软,凭添里却多了份成熟的风韵。

  修长苗条的双腿攀缠地更加有力,扭动的腰枝盈盈一握,犹如灵蛇辗转曲回。

  温和的撞击已经无法满足现在的尘绝,他需要的是粗暴和痛楚,强制的深入,侵犯,捣烂摧毁一切内脏般的力度。

  那夜,桐雨秋放弃了最後的进入,只是不停地亲吻尘绝的身体,舔噬著尘绝仅剩的卑微。

  桐雨秋说:“阿尘,我们需要时间。”

  尘绝问:“什麽样的时间?”

  桐雨秋说:“让你痊愈的时间。”

  尘绝不解:“少爷,我身上的伤早就结疤,不痛了。”

  桐雨秋说:“我痛。”

  尘绝笑了:“少爷,四公子这些年好点了麽?”

  桐雨秋想了想,答道:“好了,除了记忆没有恢复,其他都正常了。”

  尘绝说:“那就好。”

  桐雨秋说:“阿尘,少爷再也不会不要你了。”

  尘绝点了点头,说:“恩。”

  满城风雨。

  苏州毕府的萧败,一个名唤尘绝的男宠,桐府马车的来去。

  有人说那是一场亏欠的爱。

  秦月楼里好奇的人越来越多,打探著尘绝是何等绝色,打探著桐府七妾的是是非非。

  四公子星辰。

  黄色锦衣男子舌间转念,妩媚一笑。

  猫捉耗子的游戏永远都是乐此不疲,生生不惜的追逐,学不乖,记不住痛忘不了情。

  “苏翎,去替我查查桐府。”

  尘绝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来尘阁探望他的,会是四公子星辰。

  曾经胆怯著发抖的少年已然成长,坚韧明朗的风姿,温润的脸庞与星光亮洁的眼眸,闪著聪慧的精芒。

  星辰说:“三年未见,少爷一直很想你。”

  尘绝凛然,低眉道:“或许。”

  “尘绝,当年的事我听说了,是我欠你的。”

  “还轮不到你欠我,那是我的命,我认。”

  “值得麽?”

  “没有值得不值得,从来就是我想走的,没有人留得住。”

  “可你还是回来了。”

  “因为我无处可去。”尘绝拈起手指托住下巴,“四公子,你知道鸡肋麽?”

  “知道。”

  “食之无味,丢之可惜。”

  “尘绝,轻贱你的人是你自己。”

  “也许吧,那又怎样呢?”

  “尘绝,其实,我不见得比你干净多少,但至少,我懂得保护自己。”

  “那你快乐麽?”

  “我不知道。”星辰说:“如果我是星辰,我想,我是快乐。”

  尘绝趴在桌上,抬眼儿看著星辰:“很像呢,十八九岁的柳星辰,原来是这个模样。”

  尘绝看得认真,恍神中,感觉到自己面颊温热,有双手在自己肌肤上来回抚摩。

  星辰说:“我记得,有一年,我在街上看到个少年被人抓了走,周围的人说那是秦月楼逃出的小倌,我问什麽是小倌,我身边的人跟我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那年,我十三岁。”

  “十五岁,我知道了小倌、孪童、男宠这些字眼的意义,那年生辰,我被养我的人强暴,疼得昏了又醒,醒了又昏,我开始明白我只是个物品,不会有人疼我,只有我自己才能保护自己。而每次忍不过去时,我就会想到那个少年的身影,倔强的坚强,愤怒的喊叫。”

  星辰收回双手,立起身,又说:“尘绝,每次看著你我就觉得像在看自己,我在延著你的轨迹前行,这让我很害怕。”

  “你恢复记忆了。”尘绝突然开口。

  “是。”

  “少爷知道麽?”

52书库推荐浏览: 天娜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