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X国王_冬瓜茶仙人【完结+番外】

   文案

  父母双亡的穷光蛋金国王,意外继承了一栋豪宅。

  豪宅里有书房,书房里有会呻吟的书。

  当他翻开那本老旧的大书,命运的齿轮就开始滴溜溜地转动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血统高贵的国王从书里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深刻描写了中外文化激烈碰撞,穷酸平民和光杆贵族努力求同存异,建设美好生活的故事,有人信吗?

  内容标签: 魔法时刻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国王罗德 ┃ 配角:多CP ┃ 其它:早起开门七件事,没有钱你说个毛

  编辑评价:

  穷光蛋金国王意外的继承了爷爷的一座豪宅,他整理书房时无意中打开了一本古书,没料想从书中跳出一头名叫罗德的狮子。

  变成人类摸样的罗德原来是萨利蒙国的国王,通过金国王打开的古书来到了现代社会,由于找不到回去的方法便决定赖着金国王。

  贫穷的金国王与来自异世界的国王究竟能否发出爱情火花,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中的国王罗德出身高贵却没有国王的架子,超级爱看狗血剧,热衷于烟酒超市打折,时不时变成大花猫逗逗孩子开心。

  当穷酸平民金国王和光杆国王罗德这两个地位悬殊的人被凑在一起,再加上各位房客的客串演出,一出欢脱的喜剧正在拉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遗产

  下了几天的雨渐渐停了。

  金国王狼狈地拖着几乎要和他一样重的经典款蓝白红条纹编织袋挤下公车,手腕上的绳子一抖,他连忙回身拍已经开始合上的公车门:“慢点关门!”

  车门又打开了。

  一只焉头焉脑的花母鸡在众目睽睽下半走半滚地也下了车。

  金国王的前额的头发完全汗湿了,他正了正单肩包,然后一个弯腰把硕大的编织袋拎起,半挂半背地顶在自己背上,然后对那只羽毛凌乱的母鸡说:“走了。”

  然后也不管母鸡能不能听得懂,兀自迈步走。

  栓在母鸡脖子上的绳子一扯,母鸡再不愿意也不得不走了,于是下午五点半海洋路上行色匆匆的大部分行人都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看着一个看起来瘦高瘦高的眼镜少年用扛水泥包的气势扛着巨大的编织袋,身后半拽着一只花母鸡阔步向前,硬是在下班高峰的闹市区里如同摩西分海般杀出了一条弥漫着鸡毛味儿的路。

  其实金国王并不是有意要特立独行,不要说那些瞪大了眼睛的城里人,就是在乡下,也没几个人会往鸡脖子上栓绳子的。

  可是他今天带的东西有点多,实在是腾不出手来再去拎一个装鸡的竹筐。而他也舍不得把这只花母鸡留在乡下不带来——这可是他仅有的个人财产里最具体价值最鲜明的东西之一了。

  来之前金国王就把地址背熟了,城市的公交系统很强大,下了车过条马路就差不多到了目的地。

  即使在心里想象了好几回自己继承的那从未谋面,从天而降的遗产的模样,但是真正站到门前,金国王还是被惊了一下。

  眼前的房子在寸土寸金城市里算得上是奢侈地大了,三层的小洋楼,年纪恐怕有他金国王的三倍不止。而且居然还像外国电影一样,有一个小小的前庭。

  金国王放下编织袋,从单肩包的内袋里掏出一串沉甸甸的钥匙,打开了黑铁勾花的铁门。

  房子虽然老,但里面却不破败,律师说过这房子之前定期有人整理,爷爷并不定居在这个城市。虽然冷清了一些,但并没有他想象中积灰三尺,蛛网密布的情景。

  金国王把编织袋放到一楼客厅的地板上,顾不上巡视一圈,就先把半死不活的花母鸡放到二楼的小阳台上,省得它把屋子拉得满地都是。

  然后再把包里的大信封掏了出来,仔细核对了一遍。

  三天前收到这个信封的时候,金国王还以为对方找错人了。

  因为信封里那张短信上只简单地通知他,原来金国王有个爷爷,最近死了,留下一栋房子。金国王的爸爸早就没了,也就是说,现在金国王是那栋房子的唯一继承人,信里还附上了好几份他没见过的文件。

  金国王的父母在他高二的时候进城出了车祸,金国王勉强靠着爸妈留下的钱念完了高中,正打算毕业了去广东打工的时候,就收到了这个。

  收到信的第二天,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到了他家,说是律师,领着他进城东奔西走,经过无数次证明,申请和登记,最后把这串钥匙和所有文件往金国王怀里一塞,就说自己完事了,打发金国王回家收拾东西,再自己进城入住。

  金国王想着既然在城里有了房子,索性以后就不去广东,留在城里找活干得了。于是把乡下的家当收拾收拾,这才扛着小山一般的编织袋,领着自家咯咯哒的母鸡进城来了。

  即使没见过什么市面,但经过跟着律师领着他做的那套手续——房产评估什么的,金国王也知道了这套房子的市值恐怕是他攒一辈子都买不起的,但即便如此,除非把这房子卖了,否则全部家当能用一个编织袋就能装完的金国王仍旧是个穷光蛋。

  而且这房子这么大,光是各种壁灯台灯落地灯吊灯就让他数不过来了,要是真的住在这里,恐怕光是水电他就负担不起了。

  怎么办?自己真的要成为一个守着豪宅点蜡烛啃馒头的奇人吗?

  金国王想了想,站起身拎着那一大串钥匙往搂上走,打算先仔细看看自己刚刚继承下来的这笔小小财富。

  三层楼很快就让金国王大致走了一遍,他拿着钥匙一间一间地试过去,基本弄清了各种房间和厕所,储藏室的位置。

  二楼尽头最大的一个房间做成了书房的样子,里面暗红色的书架占据了整整两面墙。

  书架上满满的都是大开本的厚书,暗沉的书脊的镏金的各种外文字体让这个安静的书房多了一种沉重而神秘的味道。

  真是不可思议。

  金国王一直认为,虽然自己父母比起乡邻来,确实显得文气一些,但也终归是乡下人家。自家靠着村里一个小卖部度日,爸爸也从不提起长辈的事情,金国王一直以为自己爷爷奶奶早没了。

  可是现在看起来……谭乐村小卖部业垄断大亨金家,原来还有一个这么了不得的资本家亲戚。

  绒面的扶手椅,大得可以躺在上面的书桌,还有这一堆神气的书……金国王觉得自己这个未曾谋面的爷爷不仅可能是个资本家,还很有可能是资本家里的享乐主义者。

  但为什么爷爷这么有钱,爸爸却从来不提起?

  而爷爷……也从来不曾在那个农家小院里出现过。

  不过无论如何,这些疑问如今也没人替他解答了。

  金国王把装着遗产证明的文件袋放在书桌上,想了想,又掏出一张纸,也放在上面。

  “爷爷,我是金国王。”金国王双手合十。“嗯……我来了,以后我会好好打理您留下的房子。”

  “还有,我考上大学了。”金国王说。“通知书上个星期才到的。本来想烧了给爸妈看看,然后去打工,后来彭律师联系我,我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爷爷,就想着拿来给您看看。嗯……”

  虽然只有金国王一个人在说话,但是看着那个空荡荡的扶手椅,金国王还是卡壳了。

  冷场三分钟。

  关于录取通知书和大学,金国王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遗憾,他之所以参加高考,不过是认为既然念了高中,就应该有始有终。

  反而是乡邻为他惋惜多一些。

  不过虽然不打算去念,但这个通知书纪念意义还是有的。

  金国王最后放弃跟爷爷打招呼了,想了想,把通知书和那些文件放到一个文件袋里,打算好好藏起来保存。

  不过……

  他环顾四周。

  刚才走了一圈,这个房子似乎没有保险箱之类的东西,暂时也难以发现什么暗格。

  金国王的目光放在书桌后那两个硕大的书柜上,上面排放的各种大书光是看书脊就很艰涩,或烫金或花体的书名看起来让人眩晕。

  金国王把扶手椅拖到其中一个书柜前,蹬了上去,踌躇了一下,挑了一本颜色相对低调的,文字也是暗银色的大书,打算把文件袋藏匿其中,以后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东西夹在这本书里。

  窗外隐隐传来一声闷雷,他刚下车的时候天色还是很阴沉,今晚怕是又要下雨。

  金国王伸手,小心翼翼地把那本沉重的大书抽了出来。

  “哈~”

  一声轻叹。

  “?”金国王转头,书房里寂静无声。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