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帛_莫里唐【完结+番外】

  书名:千字帛

  作者:莫里唐

  章节:共 115 章,最新章节:相性100问

  备注:

  上古时流传下一封上书千字的帛书,改变了他的人生。

  四年,不过短短四年。

  四年前他还是年少不经事的容国公子,四年后他已是坐拥天下的年轻帝王。坊间流传着无事和他有关的传闻。

  人们提起他,一半崇敬,一半畏惧。他是暴君,是明主,是温柔公子,是娇媚的娈人,是指点江山的至尊之人,是他身下的一枚玩物,众说纷纭。一副绝世的容貌,一身茜红的衣衫,时而威仪时而迷人。男子心动,女子心倾,寤寐思服,辗转反侧,而他却一直架空这身边的后位,独自一人屹立在孤独之巅。

  围绕着他而谱出的戏文越来越多,明里暗里讲着不过他千分之一的真实……【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

  ☆、楔子 四年后

  容地的三月天是美的,花迷人眼,草长莺飞,池边杨柳菀菀,天边纸鸢扬扬。春服既成,踏青的人群中,男子们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姑娘们正是最美的样子,孩童们正是笑得最烂漫的时候。一片朝然的绿意中远眺到北边朱红色的高墙内零星露出的一些檐牙,冷冷地翘着,隔绝在浓浓的春意之外。

  “后来呢?”

  杨柳下一人二十出头的年纪,托腮看着眼前的孩童,微微弯起的水杏眼是倾城的美,说不尽的温柔意味。水蓝色的衣衫外罩着一袭飘逸的白纱,一身融在春景里,仿佛三月里开得静和的姣花。

  总角的孩童晃了晃脑袋,将糖人背在手后,盯着柳树下那人的容颜笑着说:“美人哥哥若是抱我一会儿,我就告诉美人哥哥。”

  蓝衣人笑笑,张开双手将孩童抱在怀中,孩童望着他绝美的容貌有些出神。

  “我抱着你了,还不说么?”蓝衣人哄劝道。

  孩童回过神来,往蓝衣人怀里靠了靠,生怕惹怒了他自己被摔在地上,直到那人的臂膀紧了紧,才安心地吃起手中的糖人,好不得意地往下说下去。

  “后来啊,那个人得到了一张写了一千个字的白布……”

  “你说的是千字帛?”蓝衣人提醒道。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哎,叫什么不重要,”孩童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反正那个人,用那白布召唤出了上古的神仙,一下子变得无所不能特别厉害,撒豆成兵,呼风唤雨,打败了所有不好的人,最后还当上了临都的皇帝呢。”

  “原来如此。”蓝衣人点头笑笑,仿佛真的听到了极好的故事结局。

  “美人哥哥,那张写了一千个字的白布真是好东西。”孩童动了动身子好让自己在他怀里躺得更舒服一些,“要是有了它,要什么有什么,要是我也有的话,那就好了。”

  好狂妄的念头,从孩童口中说出来,却是干净得连半分邪念都没有。

  “这世界上,你想要得到什么东西,都不可能白拿,需要东西来换,”蓝衣人换了个臂膀抱着孩童,缓缓说道,“你想要吃糖人,就要用铜板来换,你想要得到先生的奖赏,就要用认真上进来换,将来你要考取功名,要用数载的寒窗苦读来换。这个道理你懂吗?”

  “当然懂,先生教过。”

  孩童得意地扬了扬头,蓝衣人温柔的眼眸渐渐染上了一层冷意,孩童再看向他时不禁缩了缩身子,似乎有些畏惧。

  “那你知不知道,千字帛,要用什么来换?”

  微蹙的眉心,幽然的目光,沉沉的语气,镇得孩童一下子接不上话来。他犹豫着伸手抚了抚蓝衣人皱起的眉头,怯怯地问:“瞳儿提到千字帛,美人哥哥生气了吗?”

  蓝衣人微微一怔,忙缓和了颜色笑道:“没有。”

  孩童轻轻吁了口气,偷偷抬眼看他。奇怪,方才明明是觉得美人哥哥是有些难过的。

  “你若是得了千字帛,最想干什么?”

  孩童亮了亮眼睛,跳出蓝衣人的怀抱站直了身子,兴奋的表情立刻写在了脸上。七八岁的孩童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柳树下的蓝衣人。

  “当然是要把美人哥哥娶回家了!”

  “才几岁的的孩子,不要胡言乱语。”蓝衣人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你看,那边牵着你的纸鸢的线都松了。”

  孩童一惊,忙转身跑向自己插在地上的线轴,跑了几步又转身回来对蓝衣人喊道:

  “美人哥哥你千万不要嫁人,等我长大了,我一定来娶你。”红扑扑的笑脸,竟然还是有几分认真。

  蓝衣人笑着挥了挥手,没有说话,抬头看着那垂了下来的纸鸢渐渐又飞回高空。

  身后的柳枝微动,蓝衣人微微闭起眼睛假寐。

  “又逃到这儿来了?”淡淡的语气,一如从前。

  见是骗不过他,干脆大方地回了话:“宫里太闷了,想出来走走。宫中虽然有集万千美景于一体的太苑,哪里又比得上这些未经雕琢的自然景色看着喜人呢?”

  来人在他身边坐下,没有立刻接话。许久,才开口问了一句。

  “后悔吗,当初用了千字帛?”

  蓝衣人勾着柳叶的两指停在空中。

  从那时起,已经是第几次被人这样问了?

  不过说起来,他似乎是第一次问自己。

  身后的男子一身出尘的飘逸轻纱,目光沉沉地看着柳树下这袭水蓝衣衫的主人。蓝衣人不过二十出头的少年郎,眼神却是异常地深沉,现下半似乎带着笑意似的合着眼,佯装没有听到男子的问话。片刻的僵持后,男子冰凉的手指意外大胆地顺着他鬓边滑向下颔,将他的下巴微微挑起。双唇就要触上的一瞬间,蓝衣人猛然睁开了眼睛,那人停下动作,等着他的下文。

  “朕从来不后悔。”蓝衣人微微仰头冷然道。

  眼神果决而冷然。

  “但容轩后悔,无时不刻都在后悔。”年轻的帝王伸手揪着自己心口的衣领蹙眉道,“可我再后悔,他们也都回不来了。”

  身旁的人忽然噤声安静下来。容轩看着他,水杏般的眸中痛苦的颜色染了个透彻,看得人心生绝望。

  “他们本都该陪在我身边,而不是像如今这样,要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容轩抬眼望了望远处朱红色的宫墙。

  可现在谁都不在了,独留我一人在孤独之巅上坐拥这江山。

  一声轻蔑而自嘲的轻叹,掩不住眼底的哀凉。

  当初是我说的要这天下,如今天下在手,心里却是填不完的阵阵空虚。这一下,再美的景色也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致,容轩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要走。

  “陛下去哪?”

  “回宫。”

  来人跟了上来,隔着两步距离不近不远地跟着,这样走了一段,臂膀忽然被人扯住,挣扎了一番后依旧是经不住他的蛮力,被迫着回身看他。

  “你许久不对我笑了。”他依旧是那样温柔的眉目,从很久以前开始一直如此。

  容轩冷哼一声,拧起原本无欲无求的眉目,看着身后之人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厉。

  “我倒是想知道,你要在我面前如此下贱到何时。”容轩的语气依旧冷淡。

  “直到你原谅我为止。”眼前人神色微微一动。

  容轩轻蔑地扯起嘴角:“不会有那一天的。”

  身旁之人凝起温柔惯了的眉目,颤抖的双手紧紧抓住容轩的肩膀。

  “若是我明日就死了呢?”

  容轩甩开他的手,不悲不喜道:“那就把你的期望带到坟墓里去。”

  一丝惊骇和苦涩从那人眼中一闪而过。

  一个人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让另一个人对他只剩满腔的恨意?

  至少他是做到了,容轩如今看着他,恨不得他死。

  短短四年时间,容轩从一个尚有些天真的容国公子,长成了如今坐拥临都江山的年轻帝王,登基至今架空后位近一年,引得无数人遐想连篇。

  冷傲的容帝永远冰冷着一张脸,令人亲近不得。

  只有年少无知的时候,才会一次又一次毫无防备地将身心托付他人,到最后才知道,这人世间,从来只有自己是可以相信的。

  作者有话要说:

  ☆、无涯

  容国出走了的小公子容轩回来了。前一刻为了找他而到处鸡飞狗跳的容王宫,看到他满面春风地被一个男人抱着回来,一瞬间哭得更惨了。

  几日前,老容王唯一的儿子,在完全没有侍卫跟随的情况下,一声不吭地自己驱车去容国边境的天泽山上去了,就因为最近都城里有传闻说天泽山附近最近有只罕见的游隼出没。

52书库推荐浏览: 莫里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