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郎君_半袖妖妖【完结】

  《小郎君》作者:半袖妖妖

  他一心想要嫁给她,

  即使是以小郎君的身份......

  她喜欢的从来不是他这个样子的男子,

  可终是拗不过他的执念......

  那日她正是专心雕刻,

  他气呼呼的跑了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刻刀,

  大呼小叫道:“我不当小郎君了!我要当正君!正君!”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应娶

  大周律例,女子十三可娶夫,男子十六可嫁人。

  京城中那公冶家的嫡孙女——公冶青君,容貌端秀,德行兼优,可已是双十年华,却连一个通房的小爷都没有,她的亲事最为各大媒公惦记,六年前,公冶家的老姑娘公冶颜淡随夫君远走大兴之时,她刚好十四岁,却在那城门前留下一幅诗词,放话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引来各府小公子春心荡漾,这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不是只有戏文才有,那些媒公甚至开始暗自竞争,看看这青君小姐一颗芳心,到底要落在谁家。

  跳动的烛火下,一女子端坐在桌前,听着隔壁院落中传来的呼天喊地的哭声,她放下手中刻刀,微微皱起了眉头,已是深夜,她习惯的看向窗口,每日放在窗下的那个矮凳不见了,清华就在外间守夜,她高声喊道:“清华!”

  正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公冶青君。

  清华急忙忙冲了进来:“小姐,什么事?”

  她雕着小莲花漫不经心道:“窗下那个矮凳哪去了?”

  “哦,”清华答道:“今早我看上面有了裂痕,拿去修理了。”

  公冶青君不悦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动我房里的东西。”

  “是。”清华不明所以,见小姐面有愠色,不敢多问。

  “下去吧。”她头也没抬:“我这不用人侍候了,不必守夜。”

  清华略有些失望,躬身退下。他原本是侍候老主君的,自从年前颜淡小姐来信说身怀有孕,主君便动身去了大兴,将军见青君小姐总也没几个小厮侍候,这便将他调了来,早就听闻这青君小姐洁身自好,从不叫小厮近身,他面貌秀美,却也存着能飞上枝头的美梦,哪怕,有时也想,只是做一个小爷也是好的。

  可与几个小厮轮流守夜之后,他已不敢奢望,青君小姐待人温和,却是从不叫他们近身侍候,那几个小厮哪个不是貌美尤物?却都本本分分的做着自己该做的,听说原先有一个叫琴音的,仗着自己脸熟,又一次竟然趁着青君小姐洗浴之时闯了进去勾引她,可下场却是被将军卖出府去,从此无人再敢……

  他胡乱想着将门掩好,这便下去了,其实他哪里知道,那公冶颜红,公冶将军比这群小厮还要心急呢,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颜淡的影响,总不肯成亲,非要找一个心仪的,可问了几年,这孩子从十四到了二十还未瞧见对哪家公子上心,这夫妻两个人才急了起来,不断给她安排些貌美的小厮,想叫她开开窍,都收了去那才好呢!

  公冶青君自小和姨母公冶颜淡学的刻工,长大之后更是习以为命,开了一家玉手坊,全无入朝之心。

  翻来覆去看了那窗口几次,她无心再刻,挑了烛火,这便和衣躺下,想着一会儿,这笨蛋要是来了,没了平日的那个矮凳,还不得摔个跟头?

  轻笑出声,她暗自等着,直到睡着……

  许是乏了,竟是一夜无梦,公冶青君是被一阵喧哗之声吵醒的,她睁开眼睛,清华敲了两下门,刚应了一声,这便推门而入,他表情古怪,进来之后见她竟是和衣而眠,怔住了。

  “什么事这么吵?”她活动了一下筋骨,挑眉问道。

  她发丝微乱,衣衫带子还敞着,清华垂目道:“是隔壁家的那个蛮夷人……”

  公冶青君冷冷的目光扫过去,他登时改口:“是隔壁的夏如,他一早就哭着喊着要见小姐,现被管家拦下了。”

  他来做什么?想着昨晚那院的哭声,她心生不安,这便赶忙叫清华拿了干净衣物,洗漱之后急忙奔向前厅。

  母亲想必是上朝去了,这么大的动静必然是惊动了爹爹的,公冶青君快步穿过后园,祖父不在,她独自住在后院,不多时便到了前厅,爹爹柳氏果然在,夏如是姚府的小厮,他正跪在他面前哭着。

  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见她来了,又扑到她面前,便要磕头:“青君小姐救救我家公子吧!”

  姚瑾?公冶青君连忙扶起他,厅内也无别人,夏如这便一五一十托盘而出,这姚瑾是何人,他本是多兰族族长之子,前年公冶青君去大兴看望姨母回来的路上便是与他相识,本也就是一场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的邂逅,他竟是起了执念,追着青君搬到了京城,不仅花高价买下了她家隔壁院子,还对她纠缠不休。

  要说姚瑾今年一十七岁,面貌柔美,也不失是一个貌美少年,可他哪里知道公冶青君从来喜欢的就不是他这样的男子,她本是穿越时空的一缕幽魂,从小在太傅府长大,也想寻一个淡雅公子,或者强势之人娶以作夫,可命运偏偏与她作对,遇见姚瑾之后,一切都被打乱。

  连日来京城内惊现采花大盗,有几家小公子都被掠去夺了清白身子,姚瑾昨日去月老庙求签之后一直未归,夏如原以为他是又偷偷溜进太傅府找青君小姐去了,可等到半夜他却是一身血迹的回来了,他遇见了那采花飞贼,幸亏有些拳脚功夫,竟是趁她不备用身上匕首将那人刺伤,逃了回来。

  府内乱成一团,夏如一夜未眠,自家公子却是不言不语,洗了两个时辰,换好新衣这便躺在床上,他本以为只是受了惊吓,想着安抚几句,可一大早怎么叫也无人回应,他闯进去一看,姚瑾嘴角吐沫,已然昏迷不醒,叫了大夫来看,他这是服毒自杀!

  好容易灌了肠胃,解了毒,姚瑾又是趁他不备撞向床头,就是不想活了,没办法夏如只好来求公冶青君,他知道,只要她肯去,姚瑾定然无事,如若不然,这小主子指不定想不开就此去了。

  公冶青君不敢耽搁,也不走大门,直直冲向后院,她住的地方和姚瑾的屋子只一墙之隔,高墙上两面皆有梯子,她三下两下便爬到了那面,姚府果然是乱了,许多小厮都在门口张望,她挥袖不悦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围着!”

  都知道自家公子的心意,见那公冶青君自墙头越过来,登时傻眼,她甫一挥袖,他们便散了个干净,同时也放下了心,估计公子是不会再寻死了。

  姚瑾听见青君的声音了,他蒙着被伏在床上不肯露面。

  公冶青君是第一次进男儿的闺房,她也无心打量,径直坐在了床边,伸手去拽他身上的被子,却是拽也拽不动。

  “姚瑾,你这是怎么了?”她轻声说道:“叫我看看,伤到哪了?”

  姚瑾闷闷的声音在被下传来:“你别管我,我不会再去纠缠你,也不会再寻死,你快走!”

  青君使劲连人带被扯了过来,他不依,扭动间露出了还带着血迹的额头。

  “你放开我!公冶青君!”姚瑾大叫道:“现在我被那淫贼亲了一口脏了,你就更有理由不要我了,还来管我做什么!”

  公冶青君怔住,她没想过这个,他倔强的忍着眼泪狠狠瞪着她,她看着他自己撞的血迹忽然就觉得很是心疼。

  “胡说什么呢!”她皱眉,拿出帕子为他擦脸。

  “本来就是啊,”姚瑾扭过脸去:“我喜欢你,一心就想嫁给你,可你厌烦我,如今又被那淫贼劫去,虽然没发生什么,但是明个又不知传出多少难听的话来,你叫我还怎么活!”

  那带伤的额头正对着她,公冶青君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只听姚瑾喃喃道:“你走吧,没有人会要我了,我不怪你,真的……原来我是那么的想嫁给你……现在也想,可都不可能了,没有人会要我了……”

  “别胡说,”公冶青君叹息道:“就那么想嫁给我?”

  姚瑾哀怨的看着她,她眼中的心疼可不是作假,心中暗自高兴,憋了半天的泪意早没了,他在被中使劲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吧嗒吧嗒落下两颗泪珠。

  “你说呢!你个没良心的!”姚瑾大叫道:“别可怜我,我不嫁人啦!……”

  “我娶你。”公冶青君看着他惊得嘴都合不上了的样子,略显可笑。

  她耐着性子安抚了好一阵,这才告辞出来,依旧是爬墙走的,这厢公冶青君刚走,夏如便急急的进来了,只见自家公子抱着被子傻笑不已。

  他急道:“怎么样啊,公子!”

查看更多: 半袖妖妖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