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暗卫、影卫_五色龙章【完结】

  《侍卫、暗卫、影卫》作者:五色龙章

  文案:

  我和暗卫、影卫其实是一个训练营里训练出来的。但我们算不上同学,因为我资质不佳,只能接受最简单的训练,成为一个最低等的侍卫。

  做一个侍卫极其简单,我从六岁就进了训练营,直到如今年满二十出师,也只学过两样功夫。

  一样是送死,一样是发情。

  我们做侍卫的,出场时除了做为路人甲乙丙丁为主人壮场面,也只有这两样工作了。

  其中最重要的是送死,而发情则是一项常见又不常见的工作。

  听师父说,早年间王爷们流行养男宠时,我们侍卫的主要工作就是发情,发完情之后,一般就会因为王爷又爱上了那个男宠而被处死。

  这种死法真是可悲,因为替王爷和他的小情儿们赴死,最后还能有个镜头,给个一两遗言;而因为轮了人家小情儿死的,一般就是大伙儿一块幕后就呼啦了。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生子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侍卫甲暗卫十七影卫 ┃ 配角:皇帝王爷太傅 ┃ 其它:真有穿越者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本文是一篇虐文!

  本文是一篇大虐文!

  本文是一篇主角全灭的狗血悲虐文!

  入坑请谨慎!坑死不偿命!

  我和暗卫、影卫其实是一个训练营里训练出来的。但我们算不上同学,因为我资质不佳,只能接受最简单的训练,成为一个最低等的侍卫。

  做一个侍卫极其简单,我从六岁就进了训练营,直到如今年满二十出师,也只学过两样功夫。

  一样是送死,一样是发情。

  我们做侍卫的,出场时除了做为路人甲乙丙丁为主人壮场面,也只有这两样工作了。其中最重要的是送死,而发情则是一项常见又不常见的工作。听师父说,早年间王爷们流行养男宠时,我们侍卫的主要工作就是发情,发完情之后,一般就会因为王爷又爱上了那个男宠而被处死。

  这种死法真是可悲,因为替王爷和他的小情儿们赴死,最后还能有个镜头,给个一两遗言;而因为轮了人家小情儿死的,一般就是大伙儿一块幕后就呼啦了。

  所以说,侍卫是一项挺无聊的工作,既没福利,又不露脸,下场悲惨的还挺多。可是我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做侍卫又容易找工作,所以对师父的这项安排,我并没有任何异议。

  只是偶尔,我会遥望四十里外的那个幽暗山谷,想像着在里面进行不见光训练的暗卫和影卫会是什么样子。

  直到很久以后,我头一次见到了从那里训练出来的暗卫和影卫,才终于明白了我和他们之间那天差地别的鸿沟。

  从前我一直分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以为只是作者不同,才给他们赋予了不同工种。但在深入了解双方的工作性质,并听他们各自阐述了训练过程之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侍卫都是漫山遍野的消耗品,而他们从名称上就显得比我们矜贵。

  他们确实值得这份矜贵。

  我从没见过暗卫的脸,他总是在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即使我和影卫再三要求,也绝不摘下。他说他们暗卫都是活在黑暗当中的,不应该有自己的脸,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生命。

  我开始可怜他。

  但他武功极高,又在皇宫工作,着实用不着我可怜。他和我说起过几回暗卫营的训练,用一种奇异的、带着惆怅和眷恋的语气。

  “我叫暗卫十七。”他说。他说起暗卫营的时候,声音极度温柔缱绻。若不是我也经受过侍卫训练,还知道他的训练只能比我更惨不能比我强的话,简直要以为他当年过的是金马玉堂的贵公子生活了。

  我不爱听他那种说话的声调。

  于是我故意刺激他,告诉他,他们暗卫也不过是条养在黑暗里的狗。我们侍卫还经常有个给王爷牵马、和王妃偷情之类露脸的机会,他们却连这种机会都没有。而且我们的训练场地是在庄园里,他们只有一座密不透风的山谷,还要和无数同相的影卫厮杀,身上手上沾满了同伴的鲜血。

  他十分痛快地承认了。然后他告诉我,虽然暗卫营里种种不好,训练也残酷,但比起眼下的暗卫生活却是要强得多了。

  他现在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了。

  当年训练时,好歹有个吃饭睡觉的点儿,现在却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皇上坐着他藏着,皇上吃饭他看着,就是皇上睡觉了,他还得在门外不知名的角落里蹲一宿。

  而且这些活动,统统都是在幕后进行,除非真来刺客把他杀了,就连个出场都不报。

  才刚二十出头,就得上了腰肌劳损、心肌缺血、植物神经紊乱、膀胱炎、最近血尿酸也有点高……说到这里时,他像个真正的老头子一样揉了揉腰,愁闷地低声嘟囔着:“乾清殿外头那棵老柏树快让我撞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人发现。这些日子胸闷腰疼的,也没人给看,撞树撞了半天也不管用……当暗卫真是命贱哪……”

  我抬手拍了他后腰两下,满心善意地劝他:“下回撞树别使内力了,一棵千年老树让你一撞就死,别说乾清宫,给你片树林子也不够撞的。”

  他不语,拍开我的手,在王府里找了棵树又撞了起来。好在这回没运内力,不然我一个侍卫,看护不力弄死了棵树都够死罪的了。

  影卫也和暗卫一样,很少露脸。不过很少并不代表没有,至少我就不止一次见他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英俊风流邪魅狠戾的脸——请注意,我这么描述并不是因为不会用形容词,而是他每次用的脸都不相同。

  他每换一个主子,就要换一张脸。更奇妙的是,每一张脸看上去都像是天生长成的脸,这令我时常怀疑,我见到的影卫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然而除了脸不同以外,他的行为举止还是相似的,说话也前后连贯,看不出太大差别。

  这个问题我也当面问过他一回,我原以为这样邪肆的人不会随意回答这样的问题,没想到他很热情地答道:“我还以为没人会问我呢!我们影卫可不容易了,你看,他们暗卫天天抱怨工作繁难,到我面前有什么可抱怨的啊!一个皇宫好几百的暗卫,光盯着皇上一个人的就好几十个,该干什么的时候还能倒个班,你看我!你看我!”

  他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一张本应阴暗邪魅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排满了表情:“我们影卫更惨,我们跟的,可都是武林高手啊!我们干的可是替死的炮灰啊!主人长什么样我们就长什么样啊!死了好几章有时候外人都不知道死的是我们,以为死的就是什么盟主教主的呢!我们死了都白死,连个侍卫甲、暗卫十七之类的名字都没有啊!我换了这么多主人,到现在还叫着影卫呢!”

  ——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就叫侍卫甲,虽然叫这名字的侍卫很多,但我还是以它为自豪。不信你叫个侍卫庚侍卫癸的,一辈子都不会有报出名字的机会。

  话扯远了,还是说影卫吧,影卫最近也改了行,他的上个主人在江湖混战中被正派围攻而死,他这个不尽责的影卫却还活着,又被某个王爷收买进了府,如今也和我成了同行。

  当然,他的身份还是高我一等的,就算换了主家,他也还是影卫,而我仍旧是大路货的侍卫。

  我们三个人能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并不多,因为他们俩都是技术人材,皇帝和王爷时时都要他们跟在身边伺候,几乎腾不出时间来见我,而我虽然休息时间较多,大体上也是每天都要轮值的。

  不过他们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只要有了时间,无论王府哪个角落,总能找到我倾倒苦水。而我的苦水,拿到他们俩面前一比,似乎就都成了不值一提的小问题。

  比如说眼下,王爷就要我替他办一件事紧的事。不是我,是我们。在第一章里提到的那两项工作之一,终于来了;而我的性命大概也就要停止在不久之后了。

  暗卫依旧撞着树,影卫还在诉着苦。

  在我离开院落的一刹那,暗卫终于吐口向我介绍了他的前辈流传下来的经验:“要不你去搏一搏吧,找王爷。穿上龙袍也是死,杀了太子也是死,要死也死得轰轰烈烈点。”

  影卫也终于收起唠叨,邪魅一笑:“你真死了,我替你收尸,我冒点险用主人的身份过来,还能把你的尸骨要回来。”

  我分明能感到他们遮在层层伪装之下的脸上,都是一片惨然。

  我微笑,带着一个龙套不该有的大气:“多谢你们的好意。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你们活着也不容易,还是多想想自己吧。我去了!”

  王府的侍卫总管在外面喊人,一队队侍卫列集在正院当中,我冲着空无一人的小院最后点了点头,整饬衣襟,昂首挺胸地走向了自己的命运。

52书库推荐浏览: 五色龙章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