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仙龙_五色龙章【完结】

  《异世仙龙》作者:五色龙章

  文案:

  当古代修道人穿越到异界,

  面对完全不同的世界观撞击,两个强大的师兄弟互相扶持,

  打击各色怀有不良居心的怪人,最终一身正气地继续前行的故事。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魔法时刻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展如 ┃ 配角:林端穆 ┃ 其它:修仙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度劫·重生

  四九天劫!

  萧展如端坐蒲团之上,手掐玉清仙诀,尽力凝心定神,对抗从天上如墨染般的云间不时落下的一重重电光殛雷。

  他修道不过三百余年,修为在同辈中也算不高,即便成仙也只能成为散仙。对于他这样连散仙都未修成的道人,天劫一般都只有一重,只要有师门庇护,凭仗稍好些的法器,即使修道百余年的道人也可轻松度劫,成为散仙之体。

  而萧展如不仅修了三百多年才凝结元婴,有了度劫的资格,修行之慢令人咋舌;且他这次度劫的场面之大,难度之高也是各门各派中前所未见,直如什么混世妖魔度劫一般。他师兄林端穆手执白玉圭站在巽位,不时运用功法为他抵挡风雷之威,心下也极为诧异,不知师弟是前生罪孽还是出身有异,竟能引来只有妖魔才会引来的四九天劫。

  四九天劫岂易对抗。短短一柱香之内,就已有八道天雷先后劈下。事前师兄弟二人为抵挡天雷而设的五行遁术俱被击散,两人手中所持的法宝也经不住天雷之威,处处残破,宝光散尽,仙法已无法再施展出来。

  虽然度劫时险象环生,毕竟也只需抗过九道劫雷,八道天雷过后,无论萧展如还是林端穆心中都是一松。最后一道雷劫合他二人之力总能抗下,即便生受天劫难免重伤,但度劫后修为自能大增,境界也会提升一层。只要不当场形神俱灭,肉身伤得多重也有仙家灵药可医。

  林端穆心中虽然暗暗高兴,可对头上那一片乌云中的动静却没有丝毫疏乎失神。只见头上一道道银色雷光盘旋回转,相互缠绕,轰鸣声如万马奔走、海潮澍派,神雷威严震慑之下,天地肃然,万物含悲。那雷光越聚越多,越缠越粗,最后竟凝成一条紫色神龙,口吐紫芒,向萧展如头顶盘旋直下。

  萧展如也见到头上这般情势,心中暗道一声:罢了,提起全身精元,将元神催出体外。只见他头顶百汇穴上端坐着一名白玉般的小人儿,面貌与他十分相似,仿佛只有五、六岁大小,周身放出五彩毫光,宝相庄严,竟是要以自己的本命元神一抗天雷了。

  林端穆见他竟将元神催出,不由骂他胡闹。要知道修道人的元神才是根本,只要元神还在,肉身损毁并不算什么,还可夺舍或转世重修,纵然损伤些修为,不过多修行几十几百年仍可补回,但元神一旦损伤,即便是以后修行多少年,也是无法修复元神之伤的。不过现下天雷即将落下,想助他兵解转世只怕他的元神也来不及逃走了……

  大劫当前,林端穆再不思忖,内息急转,左手按上萧展如的元婴,生生将元婴按回其体内,又将右手食指咬破,在他当胸画下符印,封住他的元神不得脱体。随后,林端穆默运玉清心法,将自己五百年所积法力全数释放,竟引那道天雷向他自己劈来!

  萧展如本作了必死的准备,谁想元神突然被封,不由得就呆了一呆,这一呆之间,那道紫龙般的天雷便劈到了林端穆身上。待他释出法力去引天劫时,雷光已随着他师兄的身体一同逍逝,本来一片墨黑的天空也隐隐透出晴光一隙,仿佛天劫将过。

  见此情形,萧展如心中只感山崩地裂,口中苦涩难言。本是他修行不足,又引来这场四九天劫,该形神俱灭的人是他才是,师兄竟为了救他而代他接下天雷,以至灰飞烟灭,五百年道行化作流水……正自想着,他又忽然觉得下丹田处升腾起烧灼之感,忙忙反躬内视,竟发现自己体内不知何时燃起一股阴火,正自下丹田向上烧起,元神仿佛也不能压制阴火,竟有些融化之状。

  萧展如内息运转,本欲压下阴火,可随着他运转内息,那火竟顺着经脉向四肢百骸烧去,不移时,他竟成了一个火人,只是那火并非像凡火一般呈红色,而是色如纯银,在他身上慢慢流淌。

  看着身上的劫火,他突然想到:“这样也好,我害死了大师兄,本来就不该活了,此时被火烧死,才合我心意。像我这样为了自己度劫害死师兄,将来又有何面目去见师傅,有何面目继续活在这世上。”他身上疼痛难忍,心中又十分痛苦,不久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元神溃散,肉身也被劫火烧熔,萧展如只觉身在血池地狱中,身周被粘腻滚热的液体包围,神志有时清醒有时糊涂,不知这样渡过了多少时光,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能感到身周的清风徐拂、远处的虫声鸟鸣、身下的泥泞柔软,眼虽不能睁开,却也能感到光线的明暗交递,甚至肌肤上时能感到有什么东西搔爬的痕痒。

  此处到底是天上还是人间?莫非度劫并未失败,自己尚存在人世?

  萧展如一想到自己还活着,心中还是升起一阵愉悦之感,立刻反躬内视,察看元婴与经脉内腑情况。一看之下,才发现自己的元婴已消失无踪,一身修为又被打回原形,可怜三百余年日夜用功俱成画饼,丹田之内竟是空空如也,连一丝真气也探查不到。

  罢了,活着就好,以前能花三百年凝练婴儿,以后便可再练。若不好好活着,再修出些成果,不但对不起自己多年的努力,更对不起为自己抵挡天劫的大师兄。想到大师兄林端穆,萧展如心神不由得一滞。他本来是师傅从山下捡来的孤儿,上山后因为资质太差一直难成道果,不仅师兄弟看他不起,连师傅对他也不过平平,很少关注这个资质低下,人又不讨喜的弟子。是大师兄自幼将他养大,师父甚少亲传他道法,都是大师兄代师传授,自己被别的师弟看不起,又是大师兄常在暗中关护、开导于他……

  大师兄花了三百余年工夫,甚至常为他耽误自己修行,才将他教导出一点成绩,如今他度劫失败,还连累大师兄形神俱灭,化为劫灰,他还有何面目重归师门,见师傅和各位师兄弟?只是大师兄之死,他必须回去向师傅交代,哪怕被师傅责罚而死,也是向师门有个交代;若是他也死在这里,师傅不知大师兄为何失踪,心中必定担忧,甚至怪罪大师兄不能保护师弟,他的罪孽就更深重了。

  一念已定,萧展如便不再迷惑,更不胡思乱想,重新调整吐纳呼吸,像平时一样练起了玉清心法,不求修道大成,只求早日摆脱如今这幅活死人般的模样,好回到南明派,向师傅解说清楚此次度劫失败的因果,好早日安顿大师兄的身后之事。不知过了多久,他体内的经脉终于全数打通,体内也有了一丝丝真气流转,比起刚刚醒来时的状态已是天壤之别。收功敛气,睁开双眼,萧展如一下子就被眼前景色所憾,心中一片茫然,双目圆睁,形状当真呆若木鸡。

  原来萧展如度劫时,为图方便,是选在南明派所在的荃山不远处的一个荒僻山谷,那谷中形势他自幼便十分熟悉,乱石堆积,岩壁嶙峋,并无山泉湿地,谷中连一棵杂草也不曾生过,而如今他触目所见,竟是一片遮天蔽日的森林,树木精奇古怪,枝桠相交,其上不知停着多少野鸟凶禽;他身下是一片软泥地,地上并无花草,却是铺着一层黑苔;林中黑暗处影影绰绰,尽是怪物猛兽,发出狺狺低吼,甚至不少怪兽就在他身边窥伺,只不敢上前吃他罢了。此处断不是他度劫之所,又是何人将他移至此地?那人若为救他,又为何将他遗弃在森林中不加照管?若非救他,又为何花费若干力气,将他从荃山移到这样一片广袤森林中?左思右想之下,仍是毫无头续,他索性打定主意,不管是何人将他运来,那人若有事要叫他办,自己会来寻他,若无事,他在这里空等也无意义,还是早日上路,寻回荃山为上。

  虽然在地上体内元婴已失,内力也几乎全无,萧展如却丝毫未觉身体不适,仿佛比当初未度劫时体力还好,并无功体散失后应有的虚弱感,他只当是带自己来这森林之人施救,不感到多么诧异。周围的禽鸟走兽随着他的走动纷纷惊起,在他身边围成了一道圈子,却停在他周身三丈之处,不敢寸进。萧展如也怕这些野兽群起而攻之,将他分食,随即又想到,它们若要吃自己,在他不能动时便已下口,何必等到如今?不管是出于什么缘故,这些鸟兽只怕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果然随着他移步前行,那些鸟兽也随他步伐移动,仍聚集在他身周三丈处,不前不后,亦步亦趋。

  林中树木苍古,枝叶蔽天,萧展如也分辨不出东南西北,走了几步,倒不知该向哪里再走下去,不由得苦笑一声,自言自语道:“若是这些野兽能认路就好了,至少能帮我认个东南西北,我就好自己往外走了。”说罢又自己嘲笑自己道:“萧展如,你真是傻了,野兽就算能认路,又为什么要带你出去呢?它们若是听得懂人话,正该高兴遇到个傻子,好把你骗到洞穴里去饱餐一顿。”

52书库推荐浏览: 五色龙章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