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醉尘香_瑞者【完结+番外】

  《过期男妓之君醉尘香(出书版)》作者:瑞者

  文案:

  尚香是上和南馆的调教师父,过了二十五的小倌儿通常都会从馆里消失,

  尚香凭借无人能及的挑情手段成为小倌们的师父。

  李慕星,白手起家的商人,现独身,眼里只有生意,平常的需要都是用憋的,

  实在不行了才会到妓馆解决一下,去南(男)馆解决?李慕星可不好这口儿。

  除此之外,只有谈生意时对方约在妓馆或南馆,他才会去那种地方,而且谈完生意就走人。

  本文是发生在这两个人之间的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愈夜愈热闹,天底下,便只有那么一种营生。

  妓馆。

  卖笑谋利,皮肉营生,自古为人不耻,多少道学先生明讽暗讥,君不见历代朝廷几番颁令禁妓,严令所有官员不得狎妓,却哪知这妓馆越禁越多,大江南北遍地开花,但凡有人的地方,总有人明里暗里地卖,朝廷眼见屡禁不绝,便也睁只眼闭只眼,偶而下下禁妓的诏令,全当安抚了那帮道学先生。

  也不知自何时起,男娼悄然兴起,起先还是依附在女娼中,到那男风盛行于世时,便如马得夜草,一下子横富起来,脱离了女娼馆,另设男娼馆,虽说总脱不了一个卖字,可却嫌弃那「娼」字不好听,又借着谐音,对外只称南馆。要说当世,最出名的一家男娼馆,便在上和城。

  上和城地处繁华,自古便是商客云集的要地,号称遍地黄金,端看会捡不会检,稍有些心思的商人,无不趋之若鹜。

  这世上但凡人来人往多了的地方,风气总较别处开放,那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商客,到上和城来做生意,谈生意的地方,一般说来统共不外乎茶楼、酒肆、妓馆这三处。

  茶楼,那是彼此之间不熟悉的生意人去的,头日见面,互不知底,多少要注意些形象。须知做生意的门道,三分靠货物,七分靠信誉,而这信誉除了他人口中传诵,自身形象也是极重要的,即便是满身铜臭的商人,被那袅袅茶香一熏,便也脱了几分俗气,双方见面,这第一印象便是生意成功的第一步。

  待经过一、两回交涉,熟悉了,天底下男人少有不贪杯好色的,那对酒有讲究的,便移坐到酒肆里边喝边谈,上和城的杏花酒,可是出了名的香醇;若是遇着不讲究那酒好坏的,直接带去妓馆,找着相熟的妓女敲敲边鼓,那生意极少有谈不成功的。

  所以说起来,若是上和城一天之内有一千桩生意谈成,便有九百桩生意的契约是在妓馆的酒桌上签下的。

  只是不论妓馆的存在有多重要,这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营生,官府为方便管理,在上和城中划出一块地来,称为监坊,只要监坊里的各家妓馆按时安分地交纳赋税,便是时不时闹出些逼良为娼的事来,也是睁眼闭眼的不管。

  如此一来,每当入夜之后,监坊便成了上和城内最热闹的地方。而在监坊里,最热闹的地方当属三家妓馆--媚娃馆、东黛馆,以及上和城内唯一的一家男娼馆,因着男妓的身份比女娼更低贱,所以男娼馆连名字也没有,只顺着地名,叫作上和南馆。

  上和南馆虽说只是一家妓馆,可论规模大小,那媚娃馆和东黛馆加起来,才抵它一个,皆因当代男风盛行于世,连带着南馆也兴盛起来。

  这日,又到掌灯时分,上和南馆的两只大红灯笼挂了出来,一只灯笼上写着「南」字,一只灯笼上写着「馆」字,两只灯笼的中间,是一块什么字也没刻的空白匾额,以此来显示男妓低贱的地位。

  李慕星来到门前,略顿了顿脚,压下心中一抹不自在,才走进去。

  入得门去,却是一个静谧的迎客小厅,打扫得干净整洁,没有复杂的摆设,只有四个眉清目秀的小童守着,见有客人进门,便立时上前一个,对着李慕星一礼,道:「这位爷面生得很,是初次来么?」别看年纪小,门童当久了,早已练出一副眼力。

  李慕星确是头一回来这男娼馆,本以为进门后会与那女娼馆里一般满堂浮声浪语,却未想到竟只有四个小童,心中不禁略略一怔,便是这一瞬间的怔然,让那小童捕捉了去,李慕星不由暗暗想道:「这小童好厉害的眼力。」脸上却再不露分毫,只是略微应了一声道:「爷与人约在芳萃轩,烦小哥儿给领个路。」

  那小童嘻嘻一笑,道:「爷客气了,我们这些童儿站在这里便是给到馆里来玩乐的大爷们领路的,爷既是头一回来,想必也没有相好,可要小的给推荐推荐?」

  「小哥儿领路便可。」

  李慕星不好男色,怕麻烦,随手掏出一两银子塞在那小童里手里,买个耳根清静。

  那小童会意,接过银子,一边转身领路一边嘀咕道:「原来是个不好这一口的,可惜了一副好相貌。若是面上肯笑一笑,馆里一些小倌儿说不定还愿意倒贴呢。」

  李慕星只当没听到,跟着那小童从侧门走了进去。侧门后是一条婉蜒长廊,廊外花木无数,枝叶摇动,待转过长廊,仍未见有人,却已先闻人声,伴和着丝竹管乐的袅袅馀音,便成靡靡之音,花间树后,某种香气随风飘散,便是久涉风月之人,也难免生出心荡神驰之感。

  李慕星是个商人,小时家贫,书读得不多,勉强能写会算一点,长到十六岁,文不成武不就,又吃不得耕田种地之苦,便给一位做生意的远亲当帐房。那远亲是个刻薄人,虽是亲戚,对李慕星并不待见,打骂随意,工钱也时常苛扣。

  慕星那时年少,骨子里有股盛气,几番要甩手不干,却总在关键时候忍了下来,把帐房的活儿做得一丝不苟,到后来,连那远亲也挑不出刺来。两年后,李慕星摸清了远亲做生意的门道,偷偷用远亲留在帐面上周转的钱倒腾了一笔,赚了大约五十两银子。

  随后,李慕星便向远亲辞行,那远亲觉得他在帐目上是一把好手,扣着二个月的工钱就是不给放人,李慕星连那二个月的工钱也没要便走了,那远亲直到死也不知道李慕星曾经挪用过帐面上的银子,为自己赚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五十两银子,用来做生意的本钱,也委实少了些。可是也许是李慕星天生就有经商的本能,他向远亲辞行后,把五十两银子全买了当地的一种特产:茶叶,然后一路乞讨,将一麻袋的茶叶背到了五百里外,那地方的茶叶价钱要贵了七倍以上,可是那些茶楼哪肯收他这么个乞丐一般的人的茶叶,李慕星自然不会到那里去碰钉子,再说他买来的茶叶也是最次等的,稍有点档次的茶楼都不收。

  李慕星心里早有计较,不怕苦地一路乞讨去,但遇着有设在路边的简陋茶棚,便去销卖自己的茶叶,因着他把价钱放得低,自然有茶棚愿意买一些,这样一路行来,待李慕星走到目的地,他的那袋茶叶也卖得差不多了,那五十两的银子翻了一倍,变成一百两。

  一百两银子,用来做生意的本钱,仍是不多。李慕星拿出三十两银子,先买了一身上等的布衣,又雇了两个仆人,摆出某个商号少东家的样子,去见当地最大的一位茶商,表示自家商号有一批上好茶叶,愿意以市价八成的价格出售。那茶商见李慕星年轻,本有些轻视,哪知一番交谈,见李慕星言谈老道,对生意行精通得很,又想这批茶叶的价格确是便宜,便有些心动,然而,对于李慕星打出的商号牌子虽有耳闻,却向无来往,难免不放心。李慕星自然知道茶商所想,表示可以先送货来,见货付款,只是运货的人力需茶商自出。茶商一听,心里仔细一盘算,便是自己出了运费,仍比在本地收购茶叶的价格便宜上一成多,而且见货付款,风险便小了许多,于是欣然答应。

  李慕星便带着茶商的人回了自己的家乡,他安排那些人休息一天,自己却跑到一户相熟的茶农家中。这家茶农原本都把茶叶卖与李慕星的远亲,李慕星与他们一向亲厚,走之前李慕星便跟他们说好留下一批茶叶,一月之内必以高价收购,那户茶农虽说照做了,心里却忐忑着,迟迟不见李慕星来,他们正准备把这批茶叶也卖了,这时见李慕星来收,而且价格比李慕星的远亲确是高了一成,茶农顿时庆幸多等了几天,赶紧把茶叶拿了出来。李慕星写下契约,找来村保公证,言明先付订金五十两,一月后全额付清。茶叶运走后,那茶商见茶叶质量上乘,便如数付了款,李慕星又将欠茶农的钱款付清。

  这一来一去之间,李慕星除了买衣雇人的三十两银子,还有预付的五十两订金,以及二十两的路费,总共一百两本钱,赚到了一千三百六十四两的差价。

  他自己都不曾想过这钱赚来如此容易,实在是当地的茶商为了将茶叶卖出高价,暗地里早规定了价格,李慕星此举其实是得罪了当地所有的茶商,之后他便不敢再待下去,远走异乡,有了足够的本钱,他开了一家杂货铺,再不敢做这投机之事。踏踏实实干了十年,那间小小的杂货铺,如今已是滇西地区一家叫得出名号的商号。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