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的妙计_慕秋【完结】

  情钟凌门之三《书生的妙计》by慕秋

  文案:

  「因为你是不会武功的废物。」天啊!他宇文高晴可是大理国第一名士,怎知在这个杀气重的黑衣男眼中竟成了个废物!不过书生大战武林高手靠的可不是蛮力,而是他过人的机智与……微笑。没错!搞失忆、装可怜是手段,目的就是要拐那个「风一样的男子」──末言暖床!啥?大功未竟,他的末言居然要「出嫁」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啐!到底是什么大案子,竟要他的末言出卖色相、委身於那个「奶娃相公」?想来也真丢人,他这个先知者竟得和一个小鬼吃醋、抢媳妇儿。他的情路好坎坷啊!除了心灵创伤外,他的冷血情人竟有推人撞墙的「癖好」,唉!若想抱得末言归,还得去少林寺学学「铁头功」才行……

  第一章

  现今老百姓最感兴趣的话题莫过于崛起极快的凌门,在江湖上能呼风唤雨的凌门,其门下有数百间酒楼,每年的盈余多得吓人;虽然他们看似一般商贾,但江湖上的事他们一向喜欢插手,在现任少主的领导下,凌门似乎有不把江湖变成他们喜欢的样子就不罢休的决心。所以在江湖英雄的年度集会上,凌门一定会派人参加,并且提出极诡异的建议,让正派人士的脸色为之一变。

  当然,那些正派人士也可以当作没听见,不过他们往往在看见凌门那位孱弱娇小、看起来好似没有什么杀伤力的黑衣人后,想要反驳的话便会被他们硬生生地吞回去。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个黑衣人到底有什么本事,但每个人都可以很清楚的嗅到他身上那股浓浓的血腥味,让人自动退避三舍。

  然而凌门对外人而言虽是极为神秘的,但凌门人因为经常一起出生入死,彼此相知相惜,倒也不会刻意去隐瞒什么。

  但凌门里最安静的闷葫芦,却在某日有了难以启齿的秘密……

  青绿色的藤蔓攀爬在斑驳的老墙上,循着回廊踏入由碎石铺成的小径,再沿着主屋的石栏杆往前走,便可来到凌门气派的主楼──苍郁楼。

  微凉的秋风拂过树林,带来阵阵的凉意及花香;一向忙碌的凌门人,难得有心情坐在苍郁楼里喝着菊花茶,有一句、没一句地闲磕牙。

  「这几天真是平静得诡异。」凌门的总掌柜──鄩宇恺总觉得很不对劲。

  「怎么说?」凌门总管兼长老的冰雾一边问、一边喂他的爱人凌子夜吃东西。现在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爱人养壮,这样才可以……好好的欺负!

  「少主最近乖得不象话。」鄩宇恺有满腹的不解。

  乖得不象话?优雅如兰的凌子夜好笑地挑起柳眉,敢情他们觉得凌云不惹事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

  「没错!」掌管凌门各分部的末巫立刻帮腔,并好心的提醒:「少主最近的确安静得让人害怕,我认为我们要提高警觉。」他停顿了一下才续道:「干脆请少主去参加个什么集会,让他去整外头的人,省得自家兄弟『惨遭毒手』。」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他想要的不多,只要不必沦为少主戏弄的对象,要他做什都行。

  「你们就不会像末言一样安静稳重吗?」

  突然传来的细软嗓音,让鄩宇恺与末巫的笑容僵住了。

  只见凌云脸上挂着无邪的笑容踏了进来,手上抱着一幅卷起来的画。

  「少主。」末巫讨好的扬唇一笑,「您不是去找天雅问明儿个的事吗?」

  明儿个清晨,少主要到香山寺礼佛,说是要为他们祈福消灾;但在他看来,若少主平常乖一点,他们哪需要消灾避祸!不过倒是需要很多的福气,继续活着替少主解决麻烦。

  「我问好了!」凌云笑眯眯地坐了下来。

  见状,鄩宇恺立刻为凌云倒了一杯茶,让他解解渴。

  「那明天……」鄩宇恺小心地问。

  「天雅说末言跟我去最好。」凌云仰头喝茶,利用茶杯遮掩眼底一闪而逝的光芒,回答得若无其事。

  「那就好。」

  除了末言之外,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

  他们都忙得很,哪有空陪少主去礼佛!难得少主不在,他们可以好好地休息几天。

  「末言,这个给你。」凌云把手上的画交给末言,「这东西是天雅要我交给你的。」

  末言不发一语地收下画,但他身旁的末巫可没这么安静。

  他拉着末言,兴致勃勃地问:「末言,天雅给你什么?」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凌门的先知者宇文天雅总是对末言特别好,除此之外,他也很好奇为何末言会对天雅言听计从。

  瞧!末言现在这一身大红衫也是天雅特地请人替他做的,说什么穿这样子很喜气!

  他难掩嫌恶地看着末言,是很喜气啦!但穿在有着浓浓杀气的末言身上,却显得滑稽。

  末言摇摇头,把画藏在衣袖里。

  「小气!」末巫低声埋怨,却拿他没辙。

  「对了!末言,天雅要你去他房里一趟。」凌云笑笑地开口,不想漏看末言的一举一动。

  果然,他看见末言在听到这些话时,身子突地僵住了。

  呵呵!他之前怎么没发现末言跟天雅原来还有那种关系?要不是他刚刚懒得敲门就闯进天雅的房里,他一定会被他们蒙在鼓里。

  末言点点头,迈开脚步走出苍郁楼。

  见状,末巫出声抱怨:「什么嘛……末言怎么这么听天雅的话?他都没有这么听我的话!」

  冰雾不予置评地笑了笑,转头逗起他可爱的情人;他开始同情末言了,从凌云破天荒地夸奖末言安静稳重时,他就知道事情不太对劲。

  看来……凌云又找到新乐子了。

  天雅给的衣裳他都乖乖地穿上了,天雅所说的话他也从不违逆,所以……天雅找他做什么?

  思至此,末言决定转身离去;或许天雅是想跟他谈明天去礼佛的事,那……他明天再来找天雅也不迟。

  「末言!」

  熟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身子也突地被人从后头抱住,让他想装作没听到都不行。

  「有事吗?」末言扳开环在他腰上的手,转身询问。

  「明天我们要去礼佛,这件事你知道了吧?」

  宇文天雅笑得很优雅,举手投足间有着贵族的气息,让人为之着迷,但绝不包括眼前的末言。

  末言默默地点点头。

  「所以明天你一大早就要来唤我起床!」

  标准的命令语气,在凌门里还没有人敢这样跟末言讲话。

  「我知道。」末言看着长相斯文秀气的宇文天雅,有点无可奈何地应道。

  天雅是几年前从大理国来找冰长老的,他生得斯文俊秀,眉儿弯弯地挂在熠熠发亮的眼上,眼眸老是闪着诡谲的目光。白净俊秀的他常令女人看得眼睛发直,而他微勾嘴角时所散发出来的书卷气,更是自己无法拥有的。此外,更令他心折的是,天雅说起话来温文有礼,容易让人失去戒心。

  可这男人真正的性格只有他最清楚,每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时,他总是要早一步去叫醒嗜睡的天雅,让天雅能以从容优雅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然而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天雅,还被他握有把柄,不得不替他做牛做马。

  思至此,末言皱起眉头,他最讨厌被控制,所以他本来是想一剑杀了天雅的,但……当天雅露出孩子气的笑容时,他又会不自觉地软下心肠,这种情况真的很糟糕。

  「末言,你在想什么?」宇文天雅露出天真的笑容,这是其它人从未见过的另一面。

  「没什么。」末言展开手中的画。

  画一展开,末言的脸僵住了,眼睛瞪得极大。

  「画得好吗?」宇文天雅向他邀功:「这幅画花了我不少工夫呢!」

  这一幅「美男出浴图」,可是他费尽心思才画成的;末言在沐浴时最没有戒心,因此他才有机会画下末言美丽纤细的身子。

  「下次别再做这种事!」末言慌张地把画收到衣袖中,尴尬得只想离开。

  「末言,你好歹也说说你看完后的评语呀!」

  宇文天雅的声音在庭院里回荡,轻功了得的末言早已不见人影。

  宇文天雅暗自做了一个决定……这次他就不信末言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他露出一抹微笑,不自觉地想起他与末言初识的经过……

  为了要打听冰雾的下落,宇文天雅不得不离开大理国来到中原,凭着他的聪慧,他立刻就算出这间不起眼的客栈里有人知道冰雾的消息。

  宇文天雅泰然自若的噙着笑容,啜了口薄酒,听着掌柜、小二不曾间断的招呼声。这里是到北方的必经之处,所以客栈虽小却总是高朋满座,这里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正在找人的他当然得来此打探消息。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