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来药往_鱼儿摆摆【完结+番外】

  《毒来药往》

  作者:鱼儿摆摆

  文案:

  好歹也是毒门寒宫的少宫主,稍稍落难就由你这只尖嘴铁公鸡欺了去,不毒你毒谁?

  怎样也算用药如神的名医王爷,少给你几两银子免得你兴风作浪,居然给你毒得两天两夜出不了茅房,此仇不报,怎解我心头之恨!

  为这点鸡毛蒜皮千里寻仇,你累不累啊?

  谁叫你一路招蜂引蝶四处下毒,不找借口跟在后面善后,你不翻天了?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潇寒,陆羽轩 ┃ 配角:端茶倒水看好戏的一干人等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

  炮灰做不得,跷家去也

  走在春风旭日阳关道上,心情是从未有过的开朗。十七年了,过了十七年的艰苦岁月,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能过上逍遥自在,胡作非为,不是,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日子了。(摆曰:那和胡作非为没什么区别嘛!)

  梅潇寒在飞速逃离寒宫的路上洋洋得意地想。只可惜不能偷匹马出来,要不扬着小鞭,春风得意地听着马蹄急总比现在自己在草上撒腿狂飞来得惬意得多。

  说出去也没人信,他有着寒宫毒宫主的娘,天下第一美男潇香公子的爹,听起来是名堂大得响震四海,可是却不如外界所猜那样生下来口里含得是金钥匙,屁股上裹得是金尿布。为啥?听我细细摆来……

  他没出生之前,老爹给他狂热的娘追得满天乱飞,驰名海外的八步迷踪硬是被练得上楼再上楼,可惜还是被老娘一次一次的毒晕再扛回来,因而老娘的毒也是炼得炉火纯青再纯青,用的计谋也是阴险……不是,是高明再高明!(小子,再说你老娘阴险,信不信老娘毒你!)

  打他落地以后,他爹终于感受到为人父的喜悦:再被他老娘追的时候,总算不是一个人落荒而逃了。为啥这样说?不是说有了儿子,美了老子,喜了一家子的吗?喜是喜过,但仅在毒宫主坐月子没法动弹的时候。一能动弹了,就拿父子俩试药,说要将他俩的体质改造成百毒不侵的品种。他爹一听,吓得抱得襁褓里的梅潇寒撒腿就逃了。于是又开始了无休止的追逐。他从小跟着老爹四处逃窜,八步迷踪自然得老爹真传,有次被狗追,情急之下本能之中狂奔不止,在外人看来,这小小的孩童竟在草上飞行,故此,有了个“青青草上飞”的外号。小梅潇寒后来一听他爹给他讲这外号的由来就哭了:“早知道我给狗咬一口,也不去抢一只蚱蜢的名字当外号。”

  就因为这样,他倒了戈,帮娘反追他老爹。其实也不全是因为这个的原因,主要是,就算他爷俩儿一块跑路,他娘还是会用计毒倒他们再扛回去。他娘是用毒奇手,防了又防还是防不甚防,小小年纪的他第一次开动脑子,就是决定明知防不了,那还防它干嘛,娘要毒人,爹要跑路,就由他去呗,他夹在中间当什么炮灰!他要退出!可是娘却不愿意,逮住他就给他喂了毒药,让他在多少多少天之内把老爹追回来,回来就给解药,回不来自己忍着!苦了小小炮灰的他,踏着眼泪滴湿的他娘纳的厚底儿鞋,追父去也!之后,他学会给自己炼解药,给老娘下毒。终有一天,他把追回来的老爹扔进吃了春药的娘的房里,省得他再到处乱窜,自己也好落个清闲。摊上这对变态无聊的夫妇当爹妈,是自己命苦。寒宫内的左右使,四长老只能苦笑地看着他,当副宫主的四姨也安慰他说,你娘年少时为了几乎全灭的毒门累苦了,现在复起了毒门寒宫,就让她开心开心,她还从来未过过这么幸福的日子。

  但是人要开心也不能把痛苦建立在别人身上啊!梅潇寒心里憋闷的慌,这对夫妇你追我赶打情骂俏也要有个限度吧!

  他娘形容为小兔崽子的下三滥手段整得老爹老娘沐浴春风,而且还沐出个妹妹来,他爹笑逐颜开,守着娘儿俩再次过安安分分的日子,他娘在幸福之余不忘一边坐着月子,一边扬言看老娘不毒死这个小兔崽子。

  他爹当时抱着妹妹面带温情地看着老婆说了句:“别毒死了!”

  门外偷听的他心里顿时感谢爹通情达理,宽宏厚量。

  他爹继续说:“留下两口气,我踹死他!”

  他一听几乎当场背过气去。他爹看来因为儿子的倒戈怀恨在心,不禁与老婆同仇敌忾。梅潇寒心里真叫潇潇发寒,完了,这对夫妇不但进了洞房,丢了媒人过墙,还学会喜新厌旧,有了小的忘了老的,再留在这里只有被暴扁的份。干脆还是脚底抹油——溜吧!在外起码打不过就跑路,跑不过就用毒,好过留在这里三条路都占不了便宜。阿弥陀佛,家中情况特殊,做一回跷家的叛逆少年并不算罪过。留了张纸条,儿子去也!

  瞒过寒宫上下,施展老爹教的绝技,一路朝东狂飞。东有京畿重地,繁华闹市,是个隐性埋名,居家旅行的藏人好去处,当年老爹就是因为没有参透大隐隐于市的真谛才被老娘追得在荒山野岭鸡飞狗跳。老娘放的隼只有在人烟少的地方才能起作用,人多了,鹰眼也会昏花。所以得在他们发现之前,跑到人最多的地方去。梅潇寒想到这里更是在撒丫子的基础上加速狂奔!

  虎落平阳当跑堂

  一路风尘仆仆,梅潇寒远远望见庆州城的城门,顿时激动得热泪四溅。

  “阿弥陀佛,谢谢你保佑我在没被抓到之前到一个这么多人的地方。”默念一句,他再也忍不住了冲进城去。吃的,我来了!!

  进了一家店,点了数盘菜,坐下就狂吃!两天了,只顾逃出寒宫的地盘,哪敢逗留,连吃饭都省了,故此现在见到饭菜比见到亲娘还高兴。

  吃干抹净打个嗝儿,喝口小茶喘喘气儿,舒服!口中叫:“小二,结帐!”手往腰间一摸,唔?荷包呢?

  小二面带职业微笑在一旁候着,耐心等待。梅潇寒也笑笑,朝自己的蓝布包袱里摸去。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梅潇寒又朝小二笑笑:“不好意思,容我再找找!”小二依然微笑,脸色却由白变青。又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梅潇寒所有的衣物包裹都翻完了,还是不见银子的影子。

  “客官,您还需要多长时间?”小二哥仍旧微笑,脸色却黑过锅底。这小二哥脸上肌肉僵了这么久,气色还泛黑,有中毒的嫌疑。

  “那个,小二哥啊,今儿哥们运气不太好,好像钱包被扒儿顺去了!”梅潇寒一脸平静的回答小二,仿佛被扒的根本不是他。

  “嗯!是吗?那你有什么可以拿来抵押的?”小二可能是见惯了吃霸王餐的人,脸上没有愤怒,只是把微笑收了起来,眯着眼睛一付不屑的样子。

  “出门比较急,好像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抵押!”

  “那好,你跟我来!”小二说。

  “干什么?”

  “我们这儿少个跑堂的,你只要做够一个月,这里值二钱银子的饭菜钱就可以还清了,那时你再走!”

  梅潇寒想了一下,答应了。吃饭不给钱不是个好习惯,反正也没地方去,先在这里安顿下来也不错。只是这家店的处事作风也实在奇特,不像其它的店,把你暴打一顿然后直接抛出去,你一定要在空中经过一段优美的弧线落地才叫做吃霸王餐者的完美结局。

  先到后院打水洗净了一身尘土,换上跑堂的粗布衣,戴上看似可笑的帽子,便跟着小二去大堂开工了。不过小二看见他这身行头倒抽一口冷气,只说了一句:“哎呀,我的妈呀!”

  掌柜的见他来了,不知是不是算帐算久了,眼睛算抽了,盯了他半天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低头想了想,说:“寒啸!寒冷的寒,仰天长啸的啸!”

  “小寒子,去门口候着,看见有人来就去招呼一下,端个茶递个水,手脚麻利点,别让客人等急了。”掌柜看眼睛抽完又继续盯帐本,嘴里吩咐道。

  “是。”

  于是梅潇寒往门口一站,还没开始吆喝,几个大婶大妈大姑娘就改变原方向向栈冲了过来。梅潇寒见势往旁边一闪,嘴里说道:“各位大姐,莫急莫急,本店还有位子。住店打尖里边请!”

  另一旁,小二跟掌柜的说:“掌柜的,您还真的是慧眼识明珠啊,留下他,咱赚的银子都是成斗成斗的进了。”

  “用说的吗?你掌柜的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闲在这儿干嘛?还不快去上菜!”

  就这样,梅潇寒在这家宝来客栈耗下了。叫小方子的小二哥跟他混得很熟,(废话,天天挤一个炕头,能不熟吗?)常打趣他,说掌柜的再不扩展店面,客栈就快被他引来的成群大姑娘挤蹋了。他回答,小方哥,一整天都在跑来跑去,没个休息的功夫,你居然还有闲心赏姑娘,精神也太好了一点,明天端菜的活看来不用我出手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