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店小二_RAYLACY【完结+番外】

  我是店小二!全+番外 笑文~~BY:RAYLACY

  我叫阿青,是咱京城数一数二的大饭庄子——蜀香楼的见习跑堂。虽说是编外店小二,那也不能小瞧了我每天的工作,要是没有我,哼!这诺大的蜀香楼就得成天在残汤剩饭里沤著!问我是干什麽的?嘿,说出来下您一跳,在我手里,那每天倒腾的就是数也数不尽的馊泔水烂菜帮儿。我每天在天刚擦黑那会儿就得悄悄的从侧门摸出去,再在羊肠子似的胡同里七扭八转一番,这才刚刚能挑著桶转到大路。您问我干吗根做贼似的?不做贼不行啊,您见过送泔水的走饭庄子正门的吗?您见过挑著泔水挑子朝差役老爷们打听道儿的吗?您见过借送泔水之便恶意路过八大胡同,结果弄了个嗖气满街群芳色变吗?上述事件,不才我阿青统统干过,而且是在一天之内一气呵成。这下可弄了个天怒人怨,东家揪著我的耳朵是连踢带踹,扣了我二十年的工钱不说还拉著我到处去磕头赔罪。有什麽呀?磕就磕,咱大丈夫能屈能伸!可坏就坏在管城老爷说了,再也不想看到我这张洗不干净的脸!嘁,这就是管城老爷不对了,我要是长得白还能叫阿青吗?他老人家要是不想看到我这张脸,应该和我娘去理论呀?唉,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从那天起就被剥夺了白天出门的权利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什麽,什麽?您说我可以借工作之便偷吃点儿什麽剩对儿虾,烂鲍鱼之类的。唉,做店小二难,做见习店小二更难哪!那些珍馐美味哪轮得著我呀,早就让他们那些一线店小二抢得连渣儿都不剩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啊,就生能够在有生之年荣升蜀香楼的正式店小二,然後再把厨房的烧火丫头阿梅娶进门,一年之後再让她给我生个小阿青,从小就让他在蜀香楼作见习店小二。我就不信,我儿子干二十年还不能转正?等他转了正再给他娶上一房媳妇,一年之後我就抱孙子了,然後再来个孙承子业,让我孙子在蜀香楼接著做……嘿,嘿,这就叫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啊!不过话虽好说,还得一步步干起。这不,我今天正一边挑著泔水挑子一边哼著小曲儿,朝著护城河慢慢溜达哪。

  “呦,这不是阿青吗?怎麽,今天的泔水还没倒呐?”我抬头一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不由得让我怒火中烧!说话的竟是小板儿!您又问了,这小板儿是谁呀?您听我说呀,说到小板儿,就得先说他的东家。京城里谁不知道,唯一能和我们蜀香楼叫板的就是一家叫淮阳府的饭庄子,而这淮阳府就是小板儿他东家开的。这下您明白了吧,我们这叫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呵,是小板儿呀,怎麽有空上这儿拉客来了?怎麽样呀,今儿接了几位啊?”其实小板儿和我一样,也是淮阳府的见习店小二,不过我们的分工不同,他只负责在街上拉客人,俗称拉客小二。

  “你还不知道吧,兄弟我早就不干那活儿了,升了。现在我只管接大主顾,每天拿著雅间定桌的单子往街上一站,只等主顾快到了往柜上报个信儿就得,再不用扯著脖子乱喊一通了。看看,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了,一看咱就是体面人了。怎麽样,阿青,你还在蜀香楼半死不活的混著哪?”

  “怎麽说话哪,出门没漱口吧!你不就是拉客变等客了吗,这就好比街上的野鸡一扭脸儿,她进了怡红园变官妓了。是,你是升了,再升不也还是个见习店小二吗?”

  “阿青!我看你才应该在这泔水桶里漱漱口哪,别看著我升了眼红!!”

  “我眼红?跟你说你可留神,我这桶可不长眼睛,当心你那体面衣裳!”说罢,我狠狠地把桶往前一抡,剩饭菜汤一起向小板儿涌去。说时迟那时快,没想到小板儿这龟儿子脑子笨手脚到不笨,‘嗖’一下窜到旁边卖馒头大娘身後了。

  “小板儿,你要不要脸!躲在馒头大娘身後。快,出来,结结实实让我泼上一下,我就当今天没看见你,咱们算两清!”

  “我呸!死阿青,我告诉你,我今天等的是我们淮阳府的头号大主顾,要是弄砸了扣你二十辈子的工钱都赔不起,还不快给我让开!”

  小板儿啊,小板儿,你还真是个龟儿子!你以为就凭你那两句话能吓得住我阿青吗!看我不把你塞到桶里搅三搅!咦?不对啊,他们淮阳府的头号大主顾不就是我们蜀香楼的潜在头号大主顾吗?只要把他们今天的饭局搞黄……嘿嘿,东家!看看阿青我给你带了什麽生意回来!

  於是就在我即将抓到小板儿的那一刻,猛地收了手,我甚至还很瘪三的朝他笑了笑。

  “小板儿兄弟呀,哥哥我不是不知道你要接贵客吗,要知道我还能跟你逗著玩吗?来来来,这边走,别弄脏了你的新鞋。”

  “哼!早干嘛去了!”小板儿赏了我个大白眼,昂著头翘著尾巴走了。

  成,小板儿,你就先乐吧,当心一会儿哭都找不著调!我悄悄的跟著他,这小板儿怎麽走得这麽快,我可还挑著泔水桶呐!

  小板儿走著走著,在紫石街停了下来,朝东首望了望,看来那个大主顾一定是从东边来的,好,你等,我也等。哎,小板儿怎麽疯了似的往北跑?哦,一定是主顾到了,回去报信了。我倒要看看,是什麽人哪!

  我伸长脖子朝街上一看,远处缓缓过来一群人,为首的人骑著匹枣红马开道,後面的人簇拥著一乘二人小轿。就是他们吧,又是高头大马又是轿子的,一定是有钱人。好,能否击败淮阳府就在此一举了,这事儿要是成了,东家还不得立即赏我二十年工钱,再升我做正式店小二呀!可要是败了,咳,那也不过是在挨东家踹几下,罚二十年工钱磕几百个头嘛!想到这儿,一向视店里生意高於个人荣辱的我,毫不犹豫的掉转身形,一个猛子扎到小胡同里,没命的向淮阳府冲去。等我一路杀到淮阳府那群人早就到了,轿夫正悠闲的抽著烟杆儿,正主儿早进去啦。

  我看了看熙熙攘攘的淮阳府大门,又看了看我这一身扮相儿和身後的泔水桶。算了,硬闯的结果八成是被揍一顿再拍出来,再一想,前门不让走我走侧门,咱天生就是走侧门的料,用鼻子闻就能闻出来他淮阳府的侧门往哪开!我用半碗茶的时间摸到华阳府的侧门,那里果然人烟稀少无人把守。我把泔水桶立在墙根儿,开始细细的琢磨怎麽才能把这饭局搞黄。左思右想,翻来覆去,当我的视线落在和我朝夕相伴的大桶上时,嘿嘿,主意来了! 我打开桶盖儿,卷起袖子,一咬牙把手伸了进去。我摸,摸,摸啊摸,终於,好像摸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捞上来一看,啊哈!是块儿长了毛的臭豆腐。我们蜀香楼秘制的臭豆腐本来就其臭无比,再加上长了毛,又在泔水桶里遨游了一番,那简直成了臭豆腐中的极品。我稍微凑过去闻了闻,我的妈呀!差点把我自己熏背过气去!成,就是它了,只要我把这宝贝往那个超级大主顾的菜里一放,哈哈!淮阳府啊,淮阳府,你就等著关门大吉吧!想到这儿我赶忙把宝贝揣到怀中,准备实施我的作战计划。

  走出两步後我忽然察觉的我的大桶还靠在墙边,怎麽办,总不能带著它进去吧,不过要是就扔在这儿,万一丢了,东家非得扒我一层皮呀!左看看,右看看,忽见远处有几个要饭的,嗯,有办法了。

  “几位大哥,今天生意怎麽样嘎?”我悄悄的蹭过去,一脸同情的问。

  “唉,别提了,哥儿几个从昨天开始就丁点儿没吃了。本以为守著个饭庄子就能混个半饱了吧,唉,啥也别说了,叫花子命苦啊!”

  “大哥啊,听你口音也是外地人吧,外地人在京里讨生活不易啊!”

  “小兄弟,你也……”

  “大哥啊,别说了,兄弟都知道,可兄弟也穷啊,没啥能帮大哥的,浑身上下就剩这一通泔水了。大哥要是不嫌弃,就给哥儿几个分分吧,总比饿著强!” 说话间我就把泔水桶往前一送,几个叫花子拿看观音菩萨的眼神看著我,还真有点让我不好意思。

  “几位大哥,这桶就先搁你们这儿了,里面的东西随便吃,千万别客气,不吃完就是看不起小弟!我一个时辰後再来取桶。”终於,在几个叫花子大哥的目送下,我整了整衣服,大步朝著淮阳府迈进。

  当踏入淮阳府的那一霎那,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好像不知道那那超级大主顾在哪间吃饭呐!对了,小板儿好像说是雅间,可淮阳府的雅间在哪啊?我们东家说要让客人有个清静的用餐环境,就把雅间放到了顶楼,可是这儿……管不了这麽多了,他淮阳府通共也就巴掌大的地方,一层层找起,首先,直奔顶楼!

  等到了顶楼,我再一次傻眼儿了。这儿还真是雅间,整个儿一层楼一个人也没有,恨不得掉根针都能听见。这可怎麽找啊,算了,不管了,我脱了鞋一只手拎著,蹑手蹑脚地向前走,趴到一扇扇门上去听,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第一扇,没动静,不是。第二扇,还是没动静,也不是。到了第三扇,我想总该是了吧,该死的它还是没动静,又不是。该不会是不在这里吃吧,反正已经来了,就走到底吧!好,第四扇,我来啦!我无声无息的趴了过去,努力的试图听到房内的动静。怎麽回事?好像有声又好像没声,听得不真切,再靠近一些试试。正当我努力得几乎要嵌进门里时……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猛地打开了门,害我来了个标准的狗吃屎。就在我满脑子正转星星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