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君_梨花院落/梨花烟雨/松鼠桂鱼【完结+番外】

  《怜君何事到天涯/怜君(出书版)》作者:梨花烟雨

  文案:

  他是江湖中的魔王,万丈雄心只想入主天下。

  他是公门中的捕头,只身仗剑唯愿江山永固。

  他们是生死对立的对头,

  他们的立场决定了所有的事只能用鲜血与生命解决。

  可是,一个陷阱,

  让他们爱上了彼此,

  也让他们恨上了彼此。

  在苍天的捉弄下,

  这段传奇的爱该如何收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序言

  很早以前就想写的一个关于阴谋与爱情的故事,只是一直惶恐,深知自己的文功微末,如果来写一个复杂的故事,恐怕只会出丑而已。

  写《怜君》的前一天,正好在看《古诗观止》,恰恰就看到了《长沙过贾谊宅》这首诗,一下子就被那句「怜君何事到天涯」给吸引住了,脑海里便有了最初的〈怜君〉的模型,接着把大致思路想好,便开始兴致勃勃的动笔。一路写来,虽然也有瓶颈的时候,好在全部克服过来,终于完坑了。虽然很俗气,可还想真心的说一句,这些完全是所有支持我,支持〈怜君〉的妹妹们的功劳。

  确实是这样的,梨花是个受情绪影响非常严重的人,一部作品,如果大家喜欢,想写的御望就会源源不断,相反,如果大家不太喜欢,那么即使是非常好的情节构思,我也会懒于提笔和继续下去。汗,梨花承认自己是个虚荣心强的女人。

  呼呼,舒出一口气,这些字数应该够了吧,嗯,应该够多的了。嘻嘻,任务完成,祝大家看文看得愉快呀。

  楔子

  人闻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宁静的山间古寺中,漂浮着淡淡的桂花香气,一老一少,正坐在院中的石桌旁,借着淡淡的月光,悠闲的落着棋子。

  青年人瘦削的身材,白衣胜雪,衬着一头散落的黑发,说不尽的风情,偶而抬起头来,竟是一张绝代的容颜。只是从那苍白带着病态的面色中,时不时的显露出一股肃杀之意,为他的绝世风华中凭添了一丝清冷的味道。

  老者身披一件朴素袈裟,慈眉善目,显是佛门中的一位长者,见青年将一枚棋子下在了东南角上,不由微微一笑,摇顼道:「雪衣,你到了这里,何必还带着红尘中的诸多烦恼?放不下那杀戮之心,又如何能享受这佛门中的清浮?」

  苏雪衣也淡淡一笑,道:「枯木大师乃出家之人,万事皆空,我辈凡夫俗子,如何能做得到。况且奸臣当道,人心世道皆乱,我身为公门中人,怎能不为之烦恼?」

  枯木停了棋,站起来道:「雪衣,你为人孤高冷傲,虽有才学,奈何小人当道,况且你身负疾病,长此以往的劳累奔波下去,只怕会把这身子拖垮。蓝大人也正是因为深知此点,才命你到这里休息几日,你便静下心来,将养一段日子不好吗?你身子好了,也是天下百姓之福,若你不知爱惜,有朝一日无力再为百姓做事,那他们岂不是连一点指望都没有了吗?」

  苏雪衣也站起来,静默半晌,方沈声道:「大师教训的是,我定不负大人之意。待到身子复原,再为百姓尽心尽力。」

  枯木大师听他如此说,复又高兴起来,开怀道:「你既如此说,我也就放心了,来来来,今夜明月清风,休要辜负这良辰美景,你我趁月色再杀一盘。」

  第一章

  秋风萧瑟,一转眼,苏雪衣在这宁静的古寺中已住了一月有余。

  他是六扇门中的顶尖高手,受命于顺天府尹蓝挺手下,为人正直,性格清冷,向来为那些奸臣所痛恨。他和蓝挺是朝中少数几个敢罔顾他们的权势,剪除掉他们无数羽翼的人,也是这乱世里的一道清流。因他对所有的恶人下手无情,江湖中人根据他的名字送了他一个外号:「血衣神捕」。

  在这乱世中,皇帝昏庸,本没有蓝挺和他这样人的立足之地。但事情就是这么的凑巧,好色的皇帝在一次游宴中看到了他,惊为天人。即使知道自己得不到,却也不许有人伤他。他不齿皇帝对他的邪念,却又不得不利用这份邪念周旋于各个佞臣之间,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百姓尽可能的多做一点事情。

  山风振衣,喉头一阵发痒,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察觉出自己已带了点喘息,苏雪衣无奈的站起来,这身子是越来越差了,不知道还能撑上几天,体内阴阳相克的两股力量越发强大,自己也渐渐控制不住,但若不是这两股要命的内力,相信他得了肺痨的身体也撑不到今天。

  顺着山路向古寺走回去,远远的便看见一个身着捕快服的青年,正飞奔而来,一看到他,忙高举起手中的信件,大声到:「公子,蓝大人让你赶快回去,有急事找你。」雅致的近乎朴素的小厅里,顺天府蓝挺和苏雪衣相对而坐。良久蓝挺才叹了口气道:「你上次力战关东十寇,所受的伤还没有完全复原,这次本来不想让你涉险,但……但此次敌人实在……实在是个太厉害的角色,我不懂江湖上事,但我找遍了中的捕快,无人敢接这案子。何况还听说这独孤傲与颇多重臣都有勾结,他们的意图不言而喻。因此我只能孤注一掷,在他们还未燃起燎原大火前除掉这条毒蛇。你……懂我的意思吗?」

  苏雪衣点了点头,缓缓道:「八皇子虽然资质不凡,毕竟年幼,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在此之前,绝不能任由擎风王朝毁在这贼子手里。」

  两人就那样对望着,彼此眼中都是绝烈之色,良久,蓝挺亲自倒了一杯酒,高举过头道:「此去凶险万分,不成功便成仁,我以杯酒敬你,权做饯行,祝你马到成功。」

  如果说苏雪衣的名字提起来令恶人闻风丧胆。那么独孤傲的名字便是所有人连提也不敢提起的,这个人和他统领的「绝世宫」乃是江湖上最大,最神秘的门派。行事诡异邪恶,宫中即使一个小小的仆人,也都身手不凡。更可怕的是,据说「绝世宫」的势力已渗透了各大门派,三年前,因无法忍受绝世宫霸道的所作所为,正邪两道六十五个门派秘密商议联手讨伐绝世宫。却在一夜之间,所有掌门人都无声无息的惨死家中,俱是一招毙命,中的都是独孤傲的独门绝技「惊天掌」。可见这一行为,俱都出自独孤傲之手。六十五个门派遍布全国,即使是神仙,一夜之间踏遍这些地方,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从此,独孤傲在所有江湖人的心目中,成了一个可怕的魔头,再无人敢提起这个神秘的绝世宫主,生怕下一刻,厄运便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苏雪衣仗剑独行,一边默默想着这些辗转得来的资料,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据说,当今世上,只有慕容世家的公子慕容临曾见过这神秘绝世宫主的真面目。代价是被独孤傲穿胸一剑,险险丧命。后虽救治过来,独孤傲却未再将其灭口,只令人到慕容世家留下一句话:「对手难求,二十年后,你或可与我一战,我等你。」

  苏雪衣又长叹了口气,这慕容临他曾有过一面之缘,此人气度华贵,为人谦恭有礼。一套「风云剑法」虽只是当众演示,却隐隐有风雷之势,端的不凡。这样的人,尚落败于独孤傲,自己胜出的机会怕也是同样渺茫。

  抬眼望去,前路茫茫,一如他难以预料的前途。

  他已在路上行了一个多月,晚秋天气越发寒冷,这日下了一场秋雨,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苏雪衣已渐渐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熬不住了,这日狠命咳嗽了一阵,便下决心要去买一件御寒的衣服。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快,再如何厉害,也只是捕快,蓝挺不过一个府尹,乱世中那些重臣们挥金如土,却只知道花天酒地。而他们一心为公,却也只有那一月几两银子的微薄薪资,兼之长途跋涉,不能不算计着花用。

  又咳嗽了一会儿,听着外面的风一阵紧似一阵,又听外面有人说:「天上已经飘雪珠儿了。」苏雪衣不由摇了摇头,今年的冬天,来得竟这么早,百姓们又要受苦了。

  出得门来,意外的,小小的客栈里,竟坐了十几个人,僧俗各异,苏雪衣久经磨炼,一眼便看出这些人俱是高手。当中还有几个自己认识的朋友,却只看了自己一眼,也不肯D招呼,心中不由惊讶非常。

  忽闻门外马车声响,过了一会儿,门帘一挑,走进来一名锦衣华服,面貌英俊无比,气度雍容华贵的少年来。那小店中的掌柜及小二等何曾见过这般神仙似的人,不由都看呆了眼。

  华服公子向着他们微微一笑,然后目光转向苏雪衣,抱拳施礼道:「苏兄,向来不曾相见,身体可还好吗?」

  苏雪衣也抱拳回礼,微笑道:「慕容公子挂念,再撑个几年应该不成问题。」

  至此,他心中已隐隐猜出这些江湖人聚集于此的目的了,只是尚不敢确定。

52书库推荐浏览: 梨花烟雨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