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请你饿着吧!_赵小猫【完结+番外】

  Ⅰ(美攻强受)赵小猫

  凤凰山上,小色狼赵长右调戏金剑府大小姐姜小小不成,不但被偶遇的堪舆教教主李休与解了裤子,还倒霉的被抓走穿上女子的衣服,两人从此结下梁子。谁想金剑府大少爷成亲又成再次相遇的契机,调戏别人的赵长右再次被李休与抓住,结果一路上莫名其妙的让人追杀,闹的鸡飞狗跳的两人,也引出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

  凤凰山

  山路上,十余名黑衣人拦在路的中央。

  为首那人,二十多岁。身穿浅青色的缎子外袍,锦丝长衫。腰间挂著不少一眼就能看出值很多银子的饰物,一副标准的富家公子模样,更带著纨夸子弟的气质。一张帅气逼人的俊脸,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的名门千金。可是却偏偏露出可以用龌龊俩字来形容却只能沾的上一点点边的微笑。

  此人正是无极山庄的二公子赵长右,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无极山庄从不用女侍,都是因为此人。想这二公子,是下到十三的豆蔻少女,上至到四十五岁的成熟妇人,只要有点姿色的就都不会放过。

  "小小妹妹,好久不见啊!为兄可是想你想的紧啊!"

  青年张口就是一副厚颜的模样,却毫无羞耻之意,甚至状似喜乐地哈哈调笑。一口白牙露在外面,白晃晃的足够称的的上暗器,因为在烈日正酣的时刻直刺的人眼睛疼。

  "呸,赵长右,谁是你妹妹!"

  "啊呀呀,小小妹妹,不用不好意思呀,我和你哥哥同年,所以你当然是我妹妹。难不成你要叫我一声相公?"

  "你!"

  尚在闺中的姜小小听到赵长右污言秽语,不禁气红了脸颊,呼吸略显急促起来。一双如秋水般美眸含怒戒慎地瞪著赵长右。在加上因为刚刚的那阵打斗,使得酥胸急速起伏著,如雾秀发微乱,反而为她天生娇媚的丽姿又增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不由的让赵长右看的痴了去,绽开抹带著无耻的轻笑:

  "好妹妹,快快随我回家吧,拜了堂我就如了你的愿!"

  姜小小听了这话,不屑地冷嗤一声:

  "哼,赵长右,我爹爹早就拒了你的提亲,我就是嫁头猪也不会嫁给你的!"

  "小小妹妹,这话怎讲啊,难道凭我无极山庄二公子的名号,嫁给我你还委屈了不成?"

  甩开手中绘有几朵白莲的扇子,赵长右故作优雅的扇了扇,抬起右手执起散落在胸前的一缕头发来。虽然是变态到令人作呕的动作,可是却让他做的无比的自然,让人不会感到反感。可帅是很帅,就是可惜眼前的美人不怎麽懂得他的独到,一点都不买他的帐。

  "赵长右,你怎麽不去找个人打听打听,就是白痴也知道,您的大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你仗著赵伯伯的面子,是女人你就要,只要有三分姿色的,听见你的名字就要饶著走。去年七月,你在杭州求凤楼死皮赖脸的要调戏凤歌姑娘,结果被赵伯伯撞见,当众逮了回来。听说赵伯伯一顿家法让你足足有一月没下来床,怎麽那顿皮鞭吵肉你吃的太香,还想在尝尝吗?"

  被人点破脸皮的赵长右,还是有些自觉的脸上一红,面子上已经挂不住了,不由的恼羞成怒一把收了扇子,用折扇愤恨的一指姜小小:

  "姜小小,你给我住口,我要娶你,那是抬举你,你别敬酒不吃,你吃罚酒。本少爷高高手抬举抬举你,说好听的是看的上你,说不好听的,我就在这和你成了事,你又能把我怎麽样!"

  "赵长右,你可以不要脸,赵伯伯这个无极山庄庄主还要脸呢!"

  "搬出我爹我也不怕,今天我非要尝尝金剑府大小姐的滋味如何!"

  说完一张俊颜已经气成了猪肝色的赵长右,右手一扬便示意身後的十几个黑衣人上前去将被擒的姜小小带走。姜小小那里想到他还真敢在光天华日之下作出此等丑事,娇颜不由倏变苍白,娇斥道:

  "赵长右,你就不怕我家看不到我回去,寻我出来吗?"

  岂料,赵长右听完竟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而是唇边扬起诡异的笑,眸中淫光大盛,仿佛美人已经到了怀里一般。

  "你家?你哥哥姜无邪现在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思和时间来担心你回不回得了家。寻你?他先保住命再说吧!"

  "你说什麽?"

  一听闻自己的哥哥恐有劫难,姜小小不由自乱阵脚,也顾不得真假,就脱口问道。

  赵长右用折扇轻敲著手掌,微微一笑道:

  "我刚接到消息,你哥哥看上堪舆教四护法鸣书,被你爹关在宗庙里,而鸣书请了堪舆教教主李休与硬闯救人,金剑府恐怕早已乱成一锅,那里还有空管你死活!"

  姜小小听他笑的古怪,凤目一转,不亏是金剑府大小姐,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原由,恢复了平稳的千金小姐模样,探了他一探。

  "赵长右,我刚刚离开家还不到三天,我怎麽不知道此事呢?恐怕是某个混蛋的杜撰吧!"

  "呃……"

  赵长右刚刚笑的太猛,突然听见姜小小明白过来,是自己骗她不由的让口水呛了嗓子,在众人面前失了仪态,丢了面子,脸色变的狰狞起来。

  其实他也怨不得姜小小,无极山庄和金剑府在江湖上都是有名有望的大家,多已正道居称。而堪舆教则是他们这些所谓正道人士口中的邪魔歪道,也就是魔教拉。堪舆教教主李休与武功诡谲,为人古怪,做事只论喜好不理情理对错,既是魔教行事中怎麽都带著几分唳气。但向来不屑以武功论英雄,更别提主动的挑衅这回事了。

  是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轮到这位少爷的头上就有些糊涂了,用脚指头想也不能用堪舆教教主李休与来挑战姜无邪。他只想到堪舆教上门踢馆,却没想到李休与的脾气,所以後半句泄了老底。

  但他说姜无邪被关在宗庙里,鸣书硬闯救人却是真事,只是金剑府突生变故,还没来得及通知来凤凰山拜访闺中好友的大小姐姜小小罢了。

  "哼哼哼,你来我无极山庄也有一时半刻了,你怎知金剑府现在没有收到李休与的拜帖!"

  眼见自己的阴谋不成,赵长右冷笑三声,开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起来,但也不排除某个笨蛋就是死鸭子嘴硬,怎麽也不肯承认自己颇为得意的计谋被人揭穿的可能。

  "万一那李休与吃饱了没事干,就是想会会你哥哥的千手剑呢!"

  "你,你……,赵伯伯一世清明,公正不阿,怎麽就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姜小小看他如此的胡搅,不由气得娇颜绯红,怒骂道。

  "哈哈,小小,别管那个什麽吃饱了没事干的李休与,你若真想知道儿子怎麽生的,就到哥哥怀里来,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教给你啊!"

  脸皮已经到达可以用来做什麽兵器都割不透的寒蚕夹的赵长右,伸出折扇就轻浮的挑向姜小小的下巴时,折扇却被一闪而过的东西在中央打断,顺著风声一看,一片绿油油的树叶,嵌在土中,显然是刚刚摘下。

  赵长右的脸上立刻见了冷汗,虽然自己武功不济,但也看的出打断自己折扇那人武功一定是一等一的厉害。碍於现场人数太多,要不自己早没形象的先溜再说。不,不行,死也不能在美人面前折了面子。可是他却忘了,在这姜小小面前别说是面子,他连里子都早就没了。

  思及至此,赵长右仗著身後十多个黑衣人,挺起胸高声喝道:

  "谁,大丈夫明人不做暗事,你给本少爷滚出来!"

  话音刚落,就听的树上传来一声轻笑,清朗中带著豔丽,听的人的耳朵直痒痒。

  "李休与,那个吃饱了没事干的!"

  2

  所有人不由的大吃一惊!

  李休与!

  齐刷刷的抬头看向那树上之人。

  一身白衣胜雪,一人俊颜如玉。

  斯斯文文的从那树上飘落下来。

  青年现在有著柔媚的美貌,仿佛以毛笔勾勒出来的细眉,加上高挺的鼻梁及稍显薄情的唇型,都给人一种凉薄的印象。但是那细长的瞳眸一眨,瞬间便将它们全都化为一种妖豔之美。那双如水晶融化般的湿润瞳孔酝酿出冶豔的妖媚风韵,可以说是妖豔到美丽!可谓是精致之极。而且这个人浑身充满了魅力,仿佛向空气中散发著色情的味道,更令人不甘心的是高挑的个子,穿著的是最上等的料子作成滚边的纯白外套,袖口缀满精致的同色绣花。单单一根别头的玉簪就比赵长右腰件所有的饰物全都加起来还要多上很多的银子。

  豔冶的作派、清爽的眼神、端丽的容貌,又有著充满诱惑力的美声。即使是自负其帅无比的赵长右从这个人身上也挑不出丝毫缺点。让赵长右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被打败的感觉。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