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_乔君【番外画皮】

  画皮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曾经有那么些不懂的事。

  想自己仍是天真的当日。

  天蓝蓝,是漂亮的颜色。

  亮亮的银,是长老柔柔披在肩上的发。

  想不通。

  为什么我是灰色的呢?

  灰色,一点都不好看。

  记得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大家都会笑我。我跑到长老那里狠狠地哭,要扒下这身的皮毛。

  可是、可是…长老说我很可爱呢。

  他说我是整个族里最乖最可爱的小狐狸了!

  好开心。

  只要是长老说得我就相信。

  因为长老是我们族里最伟大——最伟大的,狐狸。

  至于为什么帮我取名叫“灰离”,我老也想不明白这道理。

  灰离,灰离,一点都不像是一只可爱的狐狸会有的名字啊。

  长老只是笑。

  我记得长老这样笑的样子。

  每逢长老露出这样的眼神,定是又和那尊者脱不了干系。

  那个坏蛋!

  我要努力地练,拼命地修,有朝一日必要叫那高高在上的仙不可小瞧我们可爱的狐!

  但今日我仅有百年道行,还没有那份能耐。便方能修成人形,也不行像大家一样到山下去吓人。

  已经决定了。要成为长老眼中的乖孩子。

  要做一只最最品行端正的狐。

  同伴们都笑:

  灰离,你整天板着张脸,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们又不是人。

  尽管他们都笑,我也只是飞去一个冷眼。酷酷地走开。

  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都还没有见过。

  其实有些地羡慕。那些可以下山去玩的伙伴,可以装神弄鬼地去吓那些愚人。

  人,究竟生的什么模样,我也是想去看得。虽然长老没有说过不许。

  好担心。

  长老又去见那尊者,去赴那个三月一次的约。

  因曾听得同伴们私下说起,我也略约知道了一点的皮毛。

  关于长老曾与那尊者的前身相约十世,曾默默守护而终不被记忆。

  及至那人成了尊者,及至长老的黑发成霜。

  曾经,曾经真的偷偷看过长老黑色的眸子里闪烁过美丽的水光。

  容貌,便当真注定了一切?

  因得平凡。

  那十世相约,便人一个转眼就丢到了脑后吗?

  我怎也想不明白。

  承诺,人,你竟是不懂的吗?

  明明,明明是人先行一步任性地下了约定,倒头来却叫我们单独地守那誓盟。

  因为,我们有无尽的时间去遗忘,人,竟是这么想的吗?

  我讨厌这样!

  为什么总是我们妖,对他们人,作了真!?

  就算这样,也正因为这样,越发得想去看了。

  人,究竟是怎生的模样?

  前前后后也只偷遛过这么一回,没见着什么人,正感无趣。但大抵是能跟同伴吹嘘一下自己也曾有了这一段的经历。然后,便看见了。

  一个秀秀气气,大概便是长老说可以形容为“美丽”的人。我确定她是人没错。

  着一身素黄的衣裙。

  她追着我说着“可爱”,一定是想抓我回去。

  这我还是懂得。

  虽说有一点的高兴长老以外的人说我可爱。

  我跳上跳下逃得飞快,听到身后那好看女子的呼痛声。

  不放心,偷偷地躲在一边瞧了眼。

  女子坐在地上,皱着眉。

  很柔弱的样子。

  啊,她受伤了!我应该救她。作为一只品行端正,富有正义感的狐。怎么可以不救?

  我下意识挺了挺胸,长老说过,我们要锄强扶弱。

  而且,她真是好看呢。

  但我还未变作人的样子,便有人来救她了。

  那是一个全身雪白雪白的人,看着便叫人舒服。

  他叫她“小师妹”,被换作“二师兄。”

  然后,他抱起她,肢体轻轻地相触,那种柔软的依偎。

  好羡慕。

  这就是长老说的,喜欢吗?

  这男子喜欢那女子,而那女子也喜欢这男子吗?

  啊!这一定是很开心的事呢!

  就是从这一天起,我看了很多很多的书。就算又有同伴笑我,从假正经变成了小书呆。

  才不理他们。我每次都冷冷一个瞪视,面无表情地走开。

  长老说过,看很多很多书的话,就能变出来一个好看的人,像玉石一样有不同的颜色。

  这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不过,我还是喜欢白色的玉。就像…就像那一天,那个全身雪白雪白的人,那种风一样的温暖。

  是有,三年了吗?

  好想到,山的那一头。瞧上一眼。

  那边听说有很多很多的人,那,一定也有很多很多的书啰。

  我还没有变出我喜欢的人。一定是功力不够!

  又是,长老不在的日子。好担心长老。不知道他和那尊者究竟会怎般一个了结。

  不过…

  我,还是想要去看。那一头的人。

  长老,长老,灰离还是很听话的灰离。我只是去那边借一点东西,马上就会回来。你千万不要生气。

  我心里絮絮叨叨地默念,化为一个青衣少年的人形。转瞬便从天空掉落,连忙稳住身子轻巧一个翻身踏足地面。

  还好,没人。

  嘿嘿。我立时地有点得意。这还是我第一次单独外出到这么远的地方。

  举目四望,那边的…红色的房子。很漂亮。

  一定有很多很多的书吧……

  锁定目标,我化为一阵清风拂柳,再睁眼。一个雪白的房间。

  靠窗一面书墙,房中桌上的一个花瓶,摆的是…

  看那再普通不过的花,我一个拍掌,卖弄了自己得意的文才。

  “水芙蓉。”

  不过,还没开花呢。

  好可惜。虽是三月,但它仍没有花开。

  我轻轻伸指想要把它叫醒。

  它冷艳地打着瞌睡,不理不睬。

  什么,竟然连花也欺负我狐族!

  我挽起了袖口,正要找它理论。轻轻地门边闪过一抹白影。

  “小七!”

  突然被一具温暖的身子抱起,我吓得一时没了主意,再也维持不了刻板的面孔。

  人!

  我慌慌张张地跳起,飞过桌面碰掉了花瓶。“砰”的一声。

  回转身,那人用惊讶而含某一种其他韵味的眼睛看着我。不明白。就像长老的那种眼神。

  而后他望着地上那已经碎散的花梗,空气中好像有闻到淡淡的哀伤。

  为什么要伤心?因为我把花弄坏了吗?

  虽然它都不睬我,也不会开花,可是,这个人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啊。

  所以,才会伤心?

  原来喜欢这件事,也是会伤心的吗?

  对不起…

  我默默低头想要向他道歉,做错事就应该要向人赔不是。

  “掌门师兄?”

  又走来了一个人,看着一屋的凌乱连忙躬身。垂落的视线。

  “咦?哪来的小狐狸?灰灰的颜色好奇怪呢!”

  才不奇怪!长老说很可爱的!

  我板起脸来想要反驳——咦!?

  狐狸?狐狸?

  这个人是说的狐狸吗?

  被、被看见了!

  我好怕地望向那一身雪白的男子。

  他正轻轻地凝眸,注视我。

  黑色的眼,有一种温柔的颜色。

  这个人,真是好看呢!

  好像连魂灵的深处都通透的莹白。

  我正自瞧得着迷,听得,那人侧首淡淡地敷衍。把我从地上抱起,走到无人处,摸了摸我毛发,便轻轻的又把我搁到了地上。

  就、这样吗?

  我茫然不解地眨了眨眼,连话,都不跟我说的吗?

  好想听到,那个人对我温柔地说说话。

  长老,还是没有回来。便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怎么办?被那人看见了。可是他不打我也不骂我。甚至表露出惊讶都似乎他的极限。

  似乎他已是个心死若一滩止水——翻了翻书页,是这么形容的没错。

  那人, 其实从里到外的好看。那天确实是瞧见了,他的色彩。

  其魂灵,曾经蒙尘,披一层俗世的朱光。

  但得今时今日,那种美丽呵。

  决定了!

  我从草堆中跳起,几个扑闪,又落到了那红房子里头书房的门外。而那抹白光立时便像是一种预知冲出了房门。

  我一时手足无措,怔怔地张眼瞧他。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