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_乔君【3卷番外】

  <司徒安然>——小人物番外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司徒安然

  (一)

  1.

  己已年一月三十的天还是不见晴朗,持续了有几天扰人心闲的阴郁。兜转一只酒杯在手,树下。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目光茫然,睁开又阖上了眼。

  低声地,念咒一样,不知在说些什么。他触觉到脸孔好像拂过哪里的叶枝飞絮,又细又柔。这已经不是头一次,他并不张眼去看,只要可以继续一场相识。

  “小叔!小叔!”

  “……嗯?”他透过长长刻意留出桀骜不驯的额发,原来就是眼前。那张不笑时乖巧的脸孔。

  “司徒小叔!”

  他“哦”一声,垂目自己的手指做出仿佛抚摸的姿态,不解收回。

  他总是在……不是经常……大概一个梦的样子。乘他稍不留神恍惚。

  梦有时候是可以很美好的。他原来也不是相信的人。虽然当然得记不得梦里发生。

  到底花开还是落。只有梦里才晓得。

  他伸一个懒腰随手搁下酒杯,还掩口打了个哈欠。对面少年青衣忍住了笑,说:“小叔,看您一付扫兴的模样,莫非大家长又下了禁令不准您去寻欢作乐不成?”

  他晃首笑,漫不经心:“美人和酒,都好像变得无聊的样子了……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能填补,能抵受住他梦醒揪心的失落。

  所以他又低声呢喃出自己还没有解读的符号。

  这样念、这样一遍两遍。话音风丽飘作飞花。

  待得一时兴起,他剑挑少年门脉十分突然,对方微微一笑,折扇开合间挡下了去势。

  “再来!”他大笑一声,揉身一团剑光与少年混战到了一处。

  树下尚有蓝色一脉少年公子略抬头看,又俯下身继续他手中细巧之物。

  见过百招,青衣少年跳到一边摆手连连喊停。

  “小叔,行了行了!我认输!”

  他也停下手,仍一脸意犹未尽。

  “你真是一点好胜之心都没有啊,小平!”

  少年闻言笑作沉静,突而狡黠:“现在您还有气力感伤无聊世休了吗?小叔。”

  略怔一怔,他猛一掌拍下少年肩背。

  “说得好!这等消沉可不是我司徒安然。酒肉穿肠,醉生梦死,及时行乐才是我真色!”

  他纵声去笑,也用了些许力气。当然得把那种不知头尾中间的梦顺利挤压出肺腑。

  他姓司徒,名叫安然。

  顾名,只要生来安稳。这种天真念头他老早不再有。

  他这个姓氏另外还有几个相互交好的世家。也通通,不得安稳平静。

  2.

  这种习惯也不知持续了有多少个年辰,逢三十月末,他们——他、他和他,还有另外两个他。相约梨花树下煮酒论剑。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是梨花,就像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个习惯一样。他还没想出道理来。

  想必已经没有人会去问,他们这些个“他”究竟都是哪个“他”。

  他们的名字并不重要。

  估计也没多少人真正记起他们名讳。

  只要。

  南宫、司徒、慕容。

  还一个花,一个戚。

  只要足够联想起他们每一张脸孔后头放置哪一个姓氏并且不会倒错。

  这种习惯慢慢养来,倒真的生出些期待。虽然各有自家事忙。但南宫和花家的孩子都每每如期而至。戚家小六一个纵算实在腾不出空来也必知会一声,果然是那家的孩子。至于慕容……

  这时听南宫与他辈分叔侄的少年笑语:“才月余不见,小叔的剑技又有所精进,再不久我恐怕接不下您百招。”

  听少年夸赞他并没有高兴的容色,手抚剑身,他收归入鞘。

  “这点微末伎俩,不提也罢。更何况论剑,有谁能胜得了戚家。”

  “胜过那位四爷。”

  他脸神平静。

  曾几他也是少年心性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天纵英才拟凭一己之力试撼那根擎天之柱。

  那个时候,戚家的四爷……大概他隐约在好小好小的时候依稀叫唤过的“四哥哥”,已多年弃剑不用。

  他也不管,厮缠哀求了好些时日,那位一时心软,便口头应允下来。

  当他跃跃欲试出剑,那化神的男子手抚一截柳枝凝日头柔立,真俨然天外人物。

  他轻喝一声,以生平剑出之最迎面。只吹一阵风香。他已一剑战败。

  在他垂软着手臂好不沮丧,那位男子走来轻按他肩膀,并且清音。

  “安然已经很厉害了呢。以后要再好好练哦。你……会很高兴的。”

  谁?

  他返身一手抓空。连话末丁点都残忍不留余地。

  “小叔?”对面的南宫少年诧异,清俊脸孔润白平和。

  不是。

  不是这样的好看。

  他放开手中一截捏握青惨的衣袖,回身想要杯酒入唇。

  酒空人醉不休。

  然后他依旧他胡天胡地,不会念想。

  谁?

  究竟……?

  他抚额放弃了尝试,还是作罢。

  “说来……”他听到少年。

  “戚家的各位长辈都不是凡俗,果然这几百年来只出了这么一个戚家。”

  “的确这七位人物——”他话未完,少年疑声。

  “戚家统共六位,小六的爹排行最末,哪来得七个?”

  唔……他数来算去,的确。后又思及难得正经事。

  “二月十八,你准备什么时候启程?”

  “我想赶早几天,家中长辈也这样关照。”

  叔侄俩一问一答,话意及外自是非常清楚。

  因为。

  他是司徒。

  他是南宫。

  他们这里每一个,包括没有在场戚家的小六和慕容,都言行莫不表率他们身后。

  他不是司徒安然。

  他也不是南宫平静。

  “小花,你呢?”

  司徒转首向那特别蓝衣静淡的少年公子。

  “嗯。”

  只得一声轻应,对方显然心神没有半分游离于外。细长开阖不清的眼神只定定凝注,他净白的兰桂十指所摆弄的物件。

  “哈哈,小花果然还是小花。”司徒笑也是感慨。可能他们所有也只那花家的少年称得上超脱。无论声名权财家兴荣光。

  己已年二月十八

  司徒略念一念心中,天上浮云地上流光。

  他再不想,再如何规避责任也是要去的。

  谁叫。

  他们一个是司徒安然。

  一个是南宫平静。

  不过真要规矩也就不是他放浪形骸的司徒。

  也许可以晚上几天。他想。

  先尽他兴的玩耍。反正也尽是些无聊的事。所以,迟到早到都没有关系。

  这个时候,他并不知道日后自己几乎错失。

  几乎扼腕擦肩。

  (二)

  1.

  就在行程的前一天,己已年二月十三他整理自己的书房。

  他是从来不自己整理书房、整理任何房间的人。当然,他是司徒安然。凡是用不着他来亲自动手。

  他想起好歹要呈送贺礼。

  礼物本身并不重要。

  在意的是送礼的人。

  送礼人背后的家族。

  他当然代表司徒。

  平那孩子早些去了,是极有品位的人。他自然也不能显得太过寒碜。

  不过当然,挑拣礼物,送关家的这份大礼也还用不着他出手。早有人恭恭正正摆放在他案头。

  他想找一幅字画。字画送的不是二月十八寿筵的主角。但确有一点的关联。

  一个人。可能外界口中也同他自己一样,难免些闲言碎语。

  那人在关家众师兄弟中排行第二,目前几乎钦命,他是未来关家之主。尤其在,他们大师兄多年失踪的情况下。

  他和这人很有些不错的私交。

  那人野心,他看出。

  他也承认。

  但他的野心范围其实很小,几乎可以说,是个老实的人。

  很有意思。

  他欣赏这一点。

  尽管一直流言不断他们大师兄的失踪实乃出走,缘由他的陷害。意译分明罪魁祸首是他。

  那人也不分辨。从来不。

  司徒相信。他不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就算其中还牵涉到他们的小师妹。

  他不曾看过会有人对这样一个女子专情如此。他也曾当面说,那女子不值得。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