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_乔君【2卷完结】

  《小人物》第二部《关河令》BY:乔君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

  天下。

  戚家。

  在现金江湖人心目中,戚家就是天下。

  戚家是天下的戚家。

  戚家以剑法出名。他们的剑术在江湖中称最。

  戚家所统“楚天阔”的剑魁,几乎就是天下第一剑士的象征。

  剑魁即是楚天阔的首脑,戚家的当家人,他的剑术,无人可与之争锋。

  戚家是天下。天下不只有戚家。

  南宫慕容司徒三大世家,百年来虽历劫重重,始终也摇立不倒。

  花家制造机械工艺兵器机关的手艺为江湖一绝。

  何况,还有连黑道都称其为“魔鬼”的秦姓男子以及用着软软的童音,轻轻地问着“请让我杀了你,可好?”的可好。

  单单只是这一大一小两人,死在他们手里的却是只能以百位来计数。

  细数下来,另有一家不能被遗忘的便是“刀口”关家。

  三国时桃园三结义的关云长的后人,以刀法扬名,子弟众多的中原关家。

  关河令

  秋阴时清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

  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己已年二月初四

  是热闹的日子。

  即将到来的二月十八,连带得使往日清冷的蜀川之地也喧腾了起来。

  人,江湖人,只要是稍有见闻的江湖人莫不知二月十八是什么日子。

  于是,蜀地成都便热了起来。

  真的很冷。

  虽是热闹着。风里的味道,却是不祥。

  不好的预感。

  关的决定不予置评。在现在这个时机露面称不上是个明智的抉择。但是,只要他想做……

  “滚开!滚开!你在这里当尊门神地站着,我们的生意都给你赶跑了!”

  耳中,听到了店伙不耐的叫嚣声。

  双手拢在袖中站在客栈的檐角躲避风雪,我往旁挪了挪。

  “去!去!叫你滚开听见没有!”

  店里的伙计仍想要上前驱赶,但被二楼雅座的客人唤住了。

  感觉,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这样。望着,二楼凭栏处。

  只是凭窗而立的少年,一身青衣,脸上有着让人心生好感的温雅笑容。手执纸扇倏开倏合轻轻摇曳。不嫌冷似的。

  “他是公子的客人?”伙计在迥然想异的两人中来回张望。

  我只抬头,注视少年,又淡淡地移开。

  青衣一闪,少年已到了楼下。手中看来价值不菲的纸扇敲上了店伙计仍紧抓不放的手。

  “跟我上去吧,外面风大。可以吃点东西让自己暖和一点。”少年笑得很亲切。像对邻家的小弟弟。

  望向长街尽头的空寂,我默默的低头跟了上去。

  放置到面前的食物原封不动,我只挑中了他点的淡酒一杯一杯的喝。

  酒,色呈清黄。味极淡。

  即使入了愁肠,怕也是激不起一点风花雪月。

  但,是酒。

  于是,想要醉。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别怕!我是好人。”

  声称自己是好人的少年似乎想要逗我说话的样子,努力寻找着两人可以共通的语言。

  当然,没有任何回应。

  “啊!”少年轻叫一声,纸扇轻扣自己的额头,“是我失礼了!我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复姓南宫,南宫平静。”

  瞬时,黑色的眼眸凝在他脸上,带着一点若有所思却不让人察觉。当少年警觉地想要捕捉,黑发复又垂下。

  “你…?”少年瞠视。

  少有的诧异。

  似乎,他原是个已成长到足以应对一切变数的人。

  少年陷入沉思。

  似乎是,没有什么异样的孩子。

  方才在楼上见了,本不以为意。毕竟这样的事发生得太多,纵是再有慈悲心肠的人也会厌倦了此等的不平事。

  也就没有出手相助的意图。

  也仅仅是被赶走罢了。

  可是,发现,目光——放在孩子身上的目光竟一时收不回来。于是,有了兴趣。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觉。

  在整个家族里,他这种直觉是最为精准的。

  于是,出声唤了。

  于是,看到了,刚才的眼神。只不过,还是有着怀疑。

  会是,看错了吗?

  一个孩子,不可能有那样的眼神。

  空空的目光里,除了深埋于水底的黑以外,什么都没有。

  一个,让人不小心便可坠入的洞。

  是空。

  还是,看错了吧?

  观察着小孩的动作,他在心里下了结论。

  我站起了身,默默地向他点头,开始慢吞吞地走下楼。

  从他这边的窗口望下去。

  穿着不知是黑还是灰的破旧衣衫的男子,略抬头仰望他这边的窗口。

  当他匆忙地回首,小孩已不见了踪影。

  再急急地望去,两人已靠在了一起。

  男子牵起孩子的手,似乎一直以来他们都这样牵在一起。走了很远。

  很远。

  不像是父子的样子…会是兄弟吗?

  摇头又摇头地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奇怪的组合。

  但是自己,似乎过于把注意力放在那两个人身上,正确地说是那个孩子身上。

  应该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啊!不会再见面了吧…

  这样想着,似乎是释怀了。

  算了,如今虽已在蜀川之地,还是应早日登门,尽一个晚辈应尽的礼数。

  潇洒地打开纸扇,手执酒壶就要为自己斟上一杯。却是——

  放下空空的酒壶,不由得有些想笑。

  初一看,只是个长相平凡的小孩。

  留着披肩,不长不短的黑发。

  但看得久些,会让人印象深刻呢。

  似乎有着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

  一个,爱喝酒的小孩吗?

  望向天外,少年莫名地皱了眉。

  虽是热闹着,总觉,风里有不祥的味道。

  今年,又会是个多事之秋。

  二月十八,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己已年二月十八,“刀口”关家关主的五十岁寿诞。

  也是决定掌门继承人的日子。

  江湖上这样传说。

  己已年二月初九

  中原关家。

  虽说是九天后才正式开始的寿筵,但集结在蜀山的大部分人已入了门庭成为座上客。

  所以,在这里所发生的每一件无论大事小事皆会成为日后口耳相传的是是非非。

  “你确定是现在?”

  “嗯。”

  “我明白了。你要做什么,我不会阻止。但是只要你想做,我陪着你。”

  不冷不淡的声音静静地说着两人的默契。

  “嗯。”没有道谢与就接受谢意的感动。

  一切都理所当然的就像他们彼此在最危难的时刻牵在一起的手。

  以后,也将一直牵下去吧。

  直到“那个人”出现为止。

  从踏入这扇门的一刻起,一切,与关有关的一切都将发生改变。

  我,冷眼看着。

  有人的惊诧。

  有人的惊喜。

  有人的惊骇。

  有人的惊、怒。

  场面,着实有些混乱。

  善于辨识风向的外人,也隐隐觉出关家定有变数。

  于是,更为期待。

  人的本性,就是如此。

  颠沛于人世的二十六年,已够我看倦。

  幸他人的灾,乐别家的祸,只要一切非关己身,纵是天大的事,也只是仅供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所以,好事者永远都不懂当事人的痛。

  摒弃了所有意欲一探究竟的不知客气为何物的客人,偌大的厅堂几乎只剩下关家人。

  还有,我。

  当前的,那个看来精神奕奕的老人。此时仿佛被抽干了大半的精气,颤抖的,认出了自己生平最得意,曾经,如今显得最落魄的弟子。

  原以为,是再也见不到的。

  三年前,黯然离开这里,始终不曾说出个中缘由的,他、最为看重的弟子。

  看来这个老人,不是构成威胁的主因。那么…

  人群中,一道恶意的眼光。

  看来,这个就是这里的麻烦了。

  感觉到关,放置在我肩上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我默默的用力握紧他的手。

  他也,感觉到了吗?

  关并不是个惧怕强势的人,那么,必定是某种程度上与他亲近的人,他才不会,不愿与之交手。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