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与鸨公子_卡门【完结】

  《卖油郎与鸨公子》作者:卡门

  文案

  桂八只是个穷卖油的,

  从没想到有一天会在道观里迷上当红的小倌!

  跌跌撞撞追上去,求了好半天才求了小倌人一笑;说只要他能拿得出十两银子,就许他一夜!

  他存了半年、好不容易才能捧着这些钱上教坊;没想到,小倌人一翻脸,将他赶出了大门!

  天下教坊,十四楼,桃坞,林秦是掌管这一切的少东家。

  口头答应了桂八许他一夜,不过是可怜他的诚心,许了他拿十两银子,踏进非富人仕子不得入的烟花地,寻个美人做一夜风流梦。

  没想到,桂八梦里的美人,就是他自己?

  这卖油郎好大的胆子!

  然而,风水轮流转,高高在上的林秦,也有落难的时候;当他沦为供人讲价的奴隶,眼巴巴捧着银子过来救他的,还会是那个桂八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刚下过雨,山路上满是泥泞,桂八挑着担子小心地慢慢走。山上的七星道观是老主顾,每个月要他送一次油。本来昨天就应该送的,可昨天今天暴雨下了近两天一夜,今天直到过了申时才渐渐止歇。雨一停,桂八急忙挑了油担子开始爬山,路滑难走,饶是桂八寻常走惯的,也比平时多花了近一倍时候,等桂八摸到道观,日头已偏西。

  绕到后门,敲门,有道童开了门,一边唠叨着迟了一边让桂八进去。桂八熟门熟路地走到厨房,把担子放下。管厨房的道士与桂八常来常往熟稔的很,张罗着请桂八休息喝茶,还留他便饭过夜。天色已开始昏暗,如果现在下山,恐怕只走到一半天就全黑了,路那么滑,如果滚进山沟就糟糕了。这么想着,桂八便决定明天天亮再下山。

  不多时,天色完全黑了,观里却起了嘈杂,说有客人到了,桂八觉得奇怪:怎么这个时候还有客人来参拜?做饭道士道:“怎么没有?是早就定好了的。可怜道家清净地,就这么被糟蹋了。”

  桂八听了胡涂,道:“既是香客,怎么说糟蹋了道家清净地?”

  做饭道士左右张望确定无人,压着嗓门道:“那才不是什么香客,而是要找道童寻欢的。前次来找观主,开始倒像正经参禅人,后来就提出这无礼要求。这观里哪一个不是观主的心爱弟子,观主如何能答应?对方就翻了脸,仗势欺人,出言威胁。人家有钱有势,观主实在没办法,只好应承下来,只是说要准备一下,请客人下次再来。可巧就是今天。”

  桂八惊的眼睛瞪老大,道:“这……难道有道童会愿意?”

  做饭道士道:“就算有孩子愿意,老观主也不会答应。于是凑了些银两,到城里娼院请了人来,换上道童的衣裳,希望能应付过去。”

  桂八点头道:“这倒是个好法子。只是恐怕不便宜吧?”

  做饭道士道:“何止不便宜,简直贵的要死。既要年岁合适,又要让人看不出破绽,只自小有师傅教的最上等的清童小倌才成,不能沾染一点风尘气,否则露了破绽,这七星观就完了。”

  道房那边厢渔鼓声起,有清朗童音唱起道情。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安静下来,再没声响。桂八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脑子里满是做饭道士的话,胡乱想着:那边现在不知在做什么了……

  天明了,结果一夜也没能合眼,起床,吃了点道观里的清粥咸菜,本来应该立即下山赶回去做生意,却没有动身的意思。做饭道士问起,桂八便胡乱答道有心向道,想在这里多待一会,沾些仙气。做饭道士只好由得他,只是关照他谨慎些,不要乱走。桂八满口答应。

  答应了,却不死心地到处绕来绕去。但不管桂八怎么绕,都无法避开看守的人进去园子。回到厨房,就见做饭道士在烧水,说是客人洗澡用。一整天,桂八也没见有人离开七星观,于是桂八就又赖了一晚。

  第三天上午,有轿子停在七星观门前,说是来接人的,客人这才走。桂八松了口气,客人既然走了,那请来的小倌应该也快走了吧。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桂八饿的受不了,于是回到厨房,就见做饭道士刚烧好水,正提了出来,说又是洗澡要用的。

  有道童抱了一堆衣服被单帐子,欲拿到井边去清洗,被老道喝住:“洗什么洗,找地儿赶紧烧了!只记得别取灭火,免得脏了灭头、惹怒了灭君!”

  到得晚间,七星观前来了顶轻软小轿。桂八急忙跑到大门处,躲在门后柱间,偷眼看。不多时果有人出来,约莫十三、四的年纪。来人慢慢走,桂八的眼珠子就跟着他走,只觉着身子都酥麻了,呆了有半晌。

  小轿慢慢上了下山路,桂八迅速奔回厨房,取了自己的担子,向做饭道士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追出去。

  远远望见不紧不慢走着的小轿,桂八紧走赶上。轿夫以为他要先走,就放缓脚步让他,不想他们慢桂八也慢,他们快,桂八也快,总是不前不后地和小轿并排走。轿夫瞪他,桂八却不识相,对小轿窗口唤道:“小公子,可巧得我们有缘一起走这山路。”

  小轿里没有声息,桂八继续道:“常言道十年修得同船渡,也不知我们是几年才修来这缘分。”

  小轿窗口帘子被轻轻掀开一条缝,似乎里面的人在朝外望,桂八正欣喜,帘子却马上又被放下了,然后小轿里传来轻轻敲击声,两个轿夫听见,前面的便笑道:“照这么说,我们给小公子抬了那么久的轿岂不是更有缘?”

  紧走几步,后面的伸手扯住桂八的担子,往后就拖,桂八没有防备,正下山,又逢路滑,便连打趔趄,前后摇晃,最后一屁股坐倒,把个油担子打翻在地。油桶脱落,滚出去,越滚越快,桂八急忙去追。

  前面有块尖角突出的大石,油桶滚的飞快,直撞上去,砰地松散了骨架,折了筋骨。残油洒的到处都是。

  桂八见吃饭的家伙砸了,心疼的直叫,想要收拾,又如何收拾的来?急得咧嘴便嚎哭。两轿夫大笑着快步走。小轿窗口帘子掀起,似有人向后张望。

  林秦放下帘子,原只想吓唬吓唬那人,不想却砸了人家的担子,只怪轿夫下手太重。人家其实也并无冒犯无礼的举动,这下可委实过意不去了。轿夫正走的急,忽听见林秦喊停,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依命落了轿。掀帘子,林秦出来,往后走。

  桂八正哭的伤心,不想面前有一方帕子送上,抬眼便见轿子里的人就在自己眼前,立时就住了声。桂八看的直发痴,若得这等美人搂抱了睡一夜,就是马上死,也甘心。

  林秦道:“下人无礼,还请多多包涵。”摸出一块碎银子,塞到桂八手里,“这银子请拿去重新置办一份,就当是赔礼。”桂八愣愣地握在手中,见他要走才回过神,急忙道:“赶问小公子,一夜歇钱要几吊钱?”

  林秦回头看他,似是听见什么奇怪之事,后又笑的古怪。拖长声音哦了声,道:“如果你拿得出十两银子,就来找我吧。”

  白花花的银子要十两?!桂八惊的不轻,嘴张得老大。林秦又道:“京城,桃坞,到地儿就说找林秦。”说完径自走了。

  小轿远去,桂八还在原地发痴,想自己一个卖油的,不过日进分文,十两宿一夜,莫不是痴人说梦?

  再想他临去前的笑容,只觉被看得轻了,也难怪那两个轿夫敢砸自己的担子。桂八越想越不是滋味,发起狠来:从今起我日日节省,假以时日,难道还怕积攒不起些银子?

  回到桃坞,老鸨又是担心又是恼怒,见了他,便怒道:“你到哪去了?你说七星观的事交由你处理,怎么几天都不见人影?你究竟让谁去了?日子已经过了,坞里的人可一个也没动。”

  “已经解决了。”林秦一笑,“街上有逃荒的在卖孩子,我用十文钱买了个模样还成的。洗洗干净,又憨厚又清白,七星观的客人可喜欢得很。然后又转手卖掉,换了五两银子。”转头唤道:“蔡先生。”

  “公子。”账房先生垂手而立,一锭银子丢过来,急忙接住。

  “货款五两,再加上七星观的五十两,记一笔吧。”

  “是。”

  账房先生去了,老鸨道:“这种生意接来有何意思?亏你愿意花这许多心思。”

  “我们官娼不接,难道便宜了私娼?冲七星观的有见识,再麻烦也应承了。”

  老鸨摇头叹道:“你这又是何必……”话锋一转,道:“对,俞公子想邀你明儿去游湖——”

  林秦一愕,道:“我不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