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新娘_紫月【完结】

  冒牌新娘(BL) 返回

  紫月

  早该知道没有白吃的早餐!就说小姐为什么要对他一个人那么好,原来是有目的的。不过若只是普通事也罢了,但竟然要他一个男人代嫁?想他死也不必这么狠哪!听说未来姑爷是个茹毛饮血的野蛮人,他这一去,恐怕不死也脱半层皮!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爹,你再说一次!」凌霜敛眉怒瞪道。

  被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扫了一眼,凌心廉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我说,」他重振父威,清清喉咙道。「爹年轻时有个好兄弟,他在关外买了个牧场,而且成家生了两个儿子。年轻时,咱们就互相约定了……」

  「就是指腹为婚那套是吗?」

  「妳知道就好了!」凌心廉显然松了口气。「人啊!总事要守信用,何况云兄弟已经捎信来,不久就要来迎亲了,所以……」

  「要我嫁人?」

  「就是这样。」总算交代完毕,凌心廉哈哈笑着。

  「你疯了!」凌霜毫不客气斥道。「快写信告诉你的好兄弟,年轻时的戏言不必当真,要他儿子不必来了。」

  「那怎么成?」凌心廉急迫。「反正女孩家早晚得嫁人的,云兄弟年轻时长得风流倜傥,想必他的孩子一定也是人中龙凤,嫁给他不会辱没了妳。何况,云家现在在关外,也是属一属二的大地主,不会让妳过苦日子的。」

  「那可是关外!」凌霜咬牙提醒。「蛮荒不毛之地,你要女儿去那儿受苦吗?」

  「没那么蛮荒啦!」凌心廉不在意地挥挥手。「云兄弟信中有提到,那儿一个月一次的赶集,可好玩的不得了,妳一定会喜欢的。」

  「一个月一次?」凌霜怒吼着。

  那一个月的其它时间,她该做些什么?该不是让她去照顾满牧场的牲畜吧!

  或者只能和她的夫婿大眼瞪小眼?那不是无聊死了!

  不,打死她也不嫁。

  习惯了江南的繁华,她哪能一夕间就归于平淡?杀了她远比较痛快。

  「总之……」凌心廉硬着头皮。「时间是很容易打发的,人家……人家王昭君还不是出塞和番,一待就是一辈子,也没听她喊寂寞啊!」

  这显然是个失败的例子,只见凌霜的神色更形冷峻。

  「婚姻大事本来就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爹已经答应人家了,妳也不希望爹失信于人吧!」凌心廉软硬兼施道。「霜儿,妳只要乖乖等着当新娘就成了,其余事爹会打点好的。」

  「哼!这一切是不是针对伯谕而来?」

  「放肆。」凌心廉不悦地说。「女孩家知不知羞,竟直呼男子名讳。」

  「爹明知我和伯谕两情相悦……」

  「够了!」凌心廉喝道。「别再提萧家那个心术不正的穷小子。妳真当他喜欢妳?他爱的是咱们江南首富的地位,爱得是妳背后代表的一切钱财。」

  「而你讨厌的,就是他一文不名的家世。」凌霜伶牙俐齿的回嘴。

  「或许!」凌心廉已厌倦再和女儿争论那个油腔滑调浑小子的好或坏。

  「总之,这事已经决定了,妳只要准备嫁人就是了。」

  只有把女儿嫁了,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见父亲拂袖而去,凌霜咬着牙,思索着解决之道。

  天可怜见,让她在父亲告知之前,便知道了这个消息,现在才不至于措手不及,呆呆的被父亲逼上花轿。

  哼!哼!爹,别以为我会这么乖乖的上花轿,既然不尊重我的意愿选亲家,那可就要有丢脸的心理准备才好,她是不可能嫁去关外的。

  眼下要做的,就是找个人替她嫁了!这个人不仅要能撑过江南到关外遥远的路程而不被发现,还能让爹和他那个云兄弟出足大丑!

  ※※※※  「小姐,妳找我?」石玠沂恭敬的问。

  简单的拜别父母,加上沿途的敲锣打鼓欢送下,凌霜算是风风光光地嫁出门了。而现在花轿早已离开了江南,正在往关外途中。

  身为凌家下人,石玠沂是很同情他家小姐的。

  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居然要嫁到一个蛮荒的关外,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没有一点反抗和哭闹,也真是委屈她了。

  不过小姐看来还是有跟老爷斗气的,陪嫁的下人中,居然只有他和一个贴身侍女。石玠沂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万一小姐在婆家有什么事,他也护不了她呀!

  而且新姑爷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善待小姐的样子。毕竟,姑爷没在自己的婚礼上出现,只派了个人来迎娶,似乎不是很重视自己的婚姻大事。

  如果是他,才不会在自己的婚礼上缺席呢!石玠沂在心里嘀咕着。

  「小石子,你说,我待你好不好?」斥退了左右,凌霜温柔的问。

  花轿已出了江南,凌霜已经别无他法,只能使出最后一招,就是打眼前人的主意。平心而论,小石子是代替她出嫁的最佳人选。只不过美中不足的,便是一他是个男的。

  但眼下顾不得这些了!她找不到人肯替她代嫁。而江南到关外关山千里,如果没有一个和她长相相似的人顶替,如何骗得过陪嫁众人?而石玠沂是她到目前为止所见过的人中,不论是身材相貌,都与她有七分像的人。

  眼前她只能想办法,让石玠沂代她上花轿了。只有他代嫁,才不会走到一半就被人知道新娘不见了,她也才有充裕的时间和伯谕远走高飞。

  幸好,这并不是太难的事情。那个小奴才傻楞楞的,心地也挺善良,不怕骗不了他!

  「小姐待我很好。」这是实话。

  不过,他实在不喜欢被叫做「小石子」,这是凌霜帮他取的外号,石玠沂虽不喜欢,但也没什么资格不接受。只是,他还是有些不服气,他是长得不高,也没什么蛮力,可一般男人能做的工作,他也不是不能做,为何要叫他「小石子」?

  不知为何,自他到凌家工作,工作是杂七杂八的,大家不要做的都丢给他做,但自从小姐见了他后,便将他调到身边,工作轻松得不得了,连打水这事都不用他做,每天只要扫个院子就成了!

  「那好。」凌霜露出笑容。「你知道这门亲事,不是我心甘情愿答应的,对不对?」

  「是的!」

  「那么,小石子。」凌霜热切地问。「你是不是愿意帮我?」

  「怎……怎么帮?」石玠沂突然有些怕。

  「你帮我嫁去关外!」

  一切凌霜都盘算好了。小石子帮她嫁去关外,而她则带着侍女去和伯谕会合。

  出门在外,身边没个人服侍总是不成的。

  在上花轿出嫁之前,她已经将一些贵重的珠宝百饰交给了伯谕,让两人私奔之后,生活不至于困顿无依,贫贱夫妻百事哀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过个几年再回家,爹娘必定痛哭流涕,满心感激的欢迎她,不在乎她做了什么,毕竟他们可只有她一个宝贝女儿。

  「小姐!」石玠沂一惊之下,差点语无伦次。「我……我是个男人。」

  「我知道。」凌霜不在意地挥挥手。「没关系的,你和我体型相似,相貌也有些雷同,不会瞒不过去的。」

  「怎么可能瞒得过去?」石玠沂提高音量。「洞房花烛夜时,姑爷马上就知道我是男人了。」

  「那时候,我早就离开,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了。」凌霜软着声音求道。「小石子,求求你,你是知道的,我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怎能再嫁他人?」

  「何况……」她一咬牙,老实地招了。「我……也不能再嫁他人了!我已经是萧公子的人。」

  石玠沂倒抽口气,支吾起来。「这……这……」

  「小石子。」凌霜执起他的手。「你要帮我,你一定要帮我。听说关外的人都野蛮的紧,万一知道我已非完璧,不知道会怎么对付我,我不能嫁过去的。」

  「可……可我代嫁,一定会被拆穿的。」石玠沂害怕的说。

  关外人的野蛮,不只小姐怕,他也害怕得紧。这次被小姐挑中陪嫁,他心中也怨叹了很久,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他身为凌家的卖身奴呢!

  「就算拆穿了,他们也不能对你怎样啊!」凌霜极力说服着。「你是被逼的,他们一定能理解。何况,他们肯定不敢张扬,浩浩荡荡自江南娶回来的名门千金,居然是个男人,他们哪敢闹开?」

  「可……」石玠沂心知不妥,只是辩不过她。「我的下场不会很惨吗?」

  「不会的,他们知道为难你也没有用的。」凌霜蛊惑地说。「小石子,这段日子我待你不薄,你一定肯帮我的,是吧?」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