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蛮笔友_Asuka·T/ 陶子【完结】

  《我的野蛮笔友》作者:Asuka·T/ 陶子【完结】

  简介

  宋小鱼:洛阳万人嫌。好管闲事,为寻笔友下江南,几经曲折,笔友竟是自己的死对头。

  沈小狼:为寻皇姐隐姓埋名的小皇帝。精通武艺,为人任性,得知笔友真正身分是宋小鱼后,深受打击。

  宋玉扬:玉面夜叉。因错拿病单,误以为自己将长辞人世,隐瞒恋人黄少瞳,并欲与之分手。

  沈小凌:小皇子,天使的身材、魔鬼的脸孔、学龄前儿童的头脑。

  嘻笑怒骂、阴错阳差,讲述一段「飞鸽传书的恋爱」!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所有之事都缘于一张病单。

  扬州黄家,世代经商,富甲一方。黄家主人黄少瞳,十五年前,找回一位英俊无双的男子,名叫宋玉杨。两人不顾世俗忌讳,执意在一起,恩爱有加,反倒成了扬州城的一段佳话。

  可惜,好景不长、好事多磨。上天故意与这对恋人开了个玩笑。

  两年前,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宋玉杨身体不适,前去回春堂诊治,阴错阳差地将另一位患者的病单,当作自己的。

  该人年近耄耋,全身上下没一处无病。“大夫建议”一栏内写道:回天乏术,望病家莫伤心,多加珍惜眼前时光。

  此话如同晴天霹雳,打得宋玉杨身心俱碎。回到黄府后,他便抑郁寡欢,觉得自己哪里都疼,恐怕不久就要长辞人世。

  当晚,宋玉杨几番挣扎,最终作出一个无私的决定——一人默默承受,还爱人自由。

  可黄少瞳与他感情甚好,岂能说断就断。自己好说歹说,对方也不愿意分手。宋玉杨看他软的不吃,便来起硬的。

  此后,黄府便成了一所人间炼狱。殴打、哀嚎之声不绝于耳,黄少瞳进出皆是顶着一双熊猫眼。

  这种生活整整折腾了一年多,终于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早晨,仆役前来向宋玉杨报告。

  “宋公子,不得了啦!黄主子刚刚和一个叫轩儿的走在一块儿,两个人有说有笑,不知道多亲热呢!”

  “反了他了!”宋玉杨大吼一声,刚要冲出家门,兴师问罪,突然又停下脚步。黄少瞳有了心上人,不正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的?毕竟自己已是弱体病身,活不了多久了。

  看看,这一激动,头好象又有点晕了。宋玉杨哀声叹气地坐下,摇头哽咽道:“呜呜……他有外遇,我最开心……”

  不久,两人便正式决定分手。黄少瞳另寻他人,也是经过无数次内心挣扎,虽有万般不舍,可见宋玉杨如此决绝,也只好妥协。

  第一章

  所谓“烟花三月下扬州”。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得到爹娘首肯,同意让我去探望远在江南的叔父。

  叔父离开时,我还未出生,因此对他没丝毫印象。

  临行前,爹塞给我一张画像。我一瞧,差点厥倒,尖叫道:“爹!原来叔父真的这么帅,简直跟潘安一模一样!”

  爹瞅着我摇摇头:“这本来就是你妹贴在床头的潘安画像啊!我是想告诉你,要是看见个跟他一样英俊的,年纪看起来,和你差不多的,那肯定就是玉杨了!”

  我扳着手指头算了算,虽然我的算术差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但也知道叔父已过而立,怎么会年纪看来和我差不多?莫非我现在的样子很老?

  爹拍拍我的肩膀:“玉杨十五岁时,也一副二十靠三的模样,但后来一直没变过。小鱼,不要自卑。现在成熟不碍事,以后就没人会说你老了!”

  任凭这话的收尾再漂亮,那句“不要自卑”,是人听了,都会自尊大伤。我撇撇嘴,正巧看到娘走来,赶紧跑上去,拉住她哭诉申冤。

  “娘!你相公说我长得和他弟弟一样老!”

  从小,我除了热中管别人闲事外,还有个爱好就是唱戏。只要有戏班来洛阳演出,定会逢场必到。哭的技法早学会几成,不一会儿就涌上泪珠,紧接着哇哇大哭起来。

  刚一抬头,却见娘也红了眼圈。

  她捧起我的脸,带着几分激昂道:“像你这样少年老成,并不吃亏,大半辈子也就那样了!看看你爹,从我嫁进宋家起,他就一副六十多岁的模样,到现在还是这德行。”

  听了娘这话,我不禁想起过去在学堂犯错,夫子非让我把爹叫来,爹来后,夫子又怪我妄图拉来不识字的爷爷蒙混过关。

  回头看爹,他竟也哽咽起来。奶奶在小妹的搀扶下,蹒跚地走到门口,大家的眼中都折射出热切的光芒。

  我不过是去探望叔父,他们却已潸然泪下,实在让我感动不已。小妹手拿两只梨跑来,给我一只大的。

  “小妹真乖!为什么把大梨让给我?跟谁学的?孔融吗?”

  小妹摇头:“因为大梨是坏的!孔融是谁?”

  我倒地。

  奶奶像是迫不及待,歪着嘴催促:“快起来,可以上路啦!我老太婆盼这一天盼了好些年了!”

  我勉强站起来。原来他们个个眼泪汪汪,不是舍不得我走,而是巴不得我走。眼看梦想就要成真,兴奋到流出泪来!

  娘将我扶起来,把行李套上我的肩。

  “小鱼,我们实在留不住你。自从你告诉吴夫人吴员外在外头花天酒地后,两口子打得是天翻地覆。吴夫人现在回了娘家,吴员外还在四处寻人要烧我们的房子呢!”

  爹上前补充道:“这已经是我们第十八回搬家了,你管闲事管得吃力不讨好,还得罪这么多人,说不准我们以后连怎么死都不知道!你说要去扬州,我本来是举双手加双脚赞成的,但你娘说答应太快,怕你起疑又不肯去,所以起先没同意。”

  我向来无法坐视不公之事,倒也不是爱揭发别人的风流事,只不过好打抱不平罢了。

  “有没有搞错?这吴员外还讲不讲理?让吴夫人别怕,有我宋小鱼在……”

  我本想接着说,他们却起哄着强行送我出门。在一片热闹的氛围中,我满腔悲愤、义愤填膺地离开了洛阳。

  主动前往扬州,其实并非全为探望叔父。我是为和一个交往一年多的笔友会面,她有个很诗意的笔名,叫做雨天,也住扬州。

  我下江南的真正目的,只有隔壁小虎子知道,他劝我别把雨天想得太美,说不定她长得奇丑无比,就因为平日交不到朋友,才会寻找笔友。

  小虎子这么说是有前车之鉴的。他过去也有个笔友,飞鸽传书只需半天就到。

  两人确认都住洛阳后,决定见面。那女子雍容华贵,举止高雅,虽然年龄大了些,但小虎子还是犹为满意。

  只不过当他们聊得起劲时,跑来一个一眼看上去就比小虎子大的男孩,冲那女子叫“娘“。

  小虎子的初恋就此埋葬。后经我打听,那女子是个大户人家的姨太太,由于空虚无聊,竟搞起“飞恋“(飞鸽传送的恋爱)。

  为帮他报仇,我跑到那户人家门口大喊大叫,隐去小虎子的名字,把整件事嚷到全洛阳都知道。最后,那姨太太被休了。

  不过,我家也付出了被人烧掉一幢房子的代价。

  虽然“飞恋”风险很大,但我依然对雨天充满憧憬。我还记得第一回接到她信时的情景。

  那天,一只白鸽停在屋檐上,我抓下一看,它的脚上绑了张字条,上面写道:我究竟是谁?署名为雨天。

  我暗笑这人奇怪得紧,连大名也签上了,还问自己是谁。好奇心作祟,我以“晴天”为笔名回信给她,告诫不要想不开,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嘛!

  半月后,信鸽带着雨天的回信,重返我家,自此奠定我“飞恋”的开始。

  ###

  从洛阳到扬州,陆路加上水路要走一个月。我准备到叔父家后,再放飞信鸽,捎张字条给雨天。

  上面写道:来扬州看你,无比激动。我顺带要看望家里的一个亲戚。

  说到这顺带要看望的人,呃……那就是我叔父了。听娘说,叔父的帅,到了男女都嫉妒的程度。

  但爹和叔父虽为兄弟,长相却是南辕北辙。宋家的人大多额头极高。别人面壁思过,全是鼻尖触墙,到了宋家,则变成额头先顶到。不过我没长那么高的额头,所以才叫宋小鱼。爹说我和叔父一样,是条漏网之鱼。

  在洛阳,对叔父趋之若鹜的人,比天上的星星还多。每天都会有人向他表白示爱,叔父一人应对不了,通常由我爹娘帮忙打跑。那时家里拮据,仅靠爹的一点微薄收入,已无法养活这个家。

  当年,扬州富商黄少瞳来洛阳办事,也被叔父的魅力折服,拼命追求他,同样被我暴力的爹娘打得多处负伤。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