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麟儿之天衣无缝_菖蒲【完结】

  《天降麟儿(特典)之天衣无缝》 by菖蒲 (完)

  文案:

  相对众多耽美小说的伪武侠,菖蒲的《天衣无缝》非常非常接近武侠,或者说原本作者就打算写成武侠小说。如果不是主角巫斩楼喜欢的是同样身为男子的许君原;如果不是巫斩楼因为练功,怀上了许君原的孩子;如果不是景攸喜欢自己的教主巫斩楼,这个故事可以看成彻头彻尾的武侠。基本上所有情节都在打斗中滑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圣巫教被作为邪教不容于江湖。教主的恋人背叛了他,并且参与剿灭行动。巫斩楼带着三个部下杀出重围,最终在江面上被迫使用化胎大法,诸杀一众武林人士。

  《天衣无缝》是七部作品中唯一以悲剧结尾的小说。一心想要生下孩子,继承自己衣钵的巫斩楼经历了恋人的背叛与属下的背叛。心已经被伤透了吧。巫斩楼有个很讨人喜欢的地方:他绝对不会自怨自艾。所谓小受的通性并没有在他身上体现。

  被恋人背叛,他嘲笑自己当年看走了眼。坚持要生下孩子不是为了表达自己持续的爱,而是他要培养一个如同自己一样笑傲江湖的男子汉。巫斩楼总是带着居高临下,嘲笑的姿态俯视武林众生,他自负、他张狂、他永不回头。

  “错如何?对又如何?对错不过由心,我巫斩楼做事,绝不回头。”好一个绝不回头,真有江湖好男儿的气魄。如果不是他怀着孩子,从字里行间里会觉得这样的江湖枭雄才勘称顶级的小攻。

  最后的结局错愕了……辛辛苦苦保下的孩子,却因为面对景攸的即将死亡,巫斩楼使用了化胎大法。他宁愿折损一半功力孕育的胎儿就此夭折。一段情缘也彻底斩尽了吧。

  章丁原是普通的农家子弟,因为不想象祖祖辈辈一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年少人憧憬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的豪爽,于是他不顾父亲的责骂,离家进入了江湖。

  他加入的渭水帮虽然不过是三流帮派,但在当地已经很不得了,足以让帮中的弟子在街上横着走。

  章丁刚刚加入渭水帮的时候才十七岁,而今年九月,他就要过二十一岁的生日了。

  江湖子弟江湖老,章丁眼里的江湖,就是帮主绛紫色的大氅,分堂主的九环大刀,兄弟们酒后的豪言壮语,每个月末帮里派发的例钱,以及每年把钱送回家里时母亲眼角展开的皱纹。

  他的性子很认真,并且一次只想一样事,学东西比别人要快许多,四年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他从什么都不会的菜鸟,成为分堂最快的四把刀之一。

  所以当帮主让分堂主叫上几个硬手到指定地点会合的时候,堂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章。

  章丁跟着堂主快马加鞭赶到黑棠峡,立刻被帮主派到一个大胡子手下,埋伏在黑棠下的后坳。

  他自然不知道那大胡子是江湖上很有名的铁掌杜三穿,也不知道远远近近的四个帮派和很多其它江湖人也都埋伏在整个峡谷的各处。

  每个人都好象比别人更紧张些,谁也没有功夫搭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从他人一句半句的交谈中他隐约听出,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是为了围剿巫圣教一个很厉害的妖人,至于什么是巫圣教、妖人是谁、究竟怎么个厉害法,就完全不是他能理解的了。

  反正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过帮主吧?帮主的宝刀挥下去,可以切开整块大青石,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更厉害的人存在?

  这样想着,章丁开始安心地擦拭自己的刀。

  一个好的刀客,应该把刀当作自己的朋友。虽然他不懂怎么和一块铁作朋友,但是堂主说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就算现在不明白,等自己做到堂主的位子,一定就可以明白了。

  峡谷前面开始传来混乱声的时候,章丁仍然在擦他的刀,所以当那辆黑色马车出现在视线中,他冲出去的速度比别人慢了一步。

  因为慢了这一步,他看到的东西就比别人多许多。

  他眼见着一条黑色的长鞭自马车前飞起,在众人头上盘旋一圈,然后血红的浊白的液体随着鞭子飞溅而起,那根本不是鞭子,是毒蛟!是恶龙!是索命的修罗!

  银铃一样的笑声从马车顶上传来,一对红衣孩童翻腾跳跃,轻盈得好象会飞似的。两人手里白光一闪,就有埋伏的人像镰刀下的麦子似的倒下一岔。单方面的屠杀中两个小孩不住地笑着,偶尔一起飞回马车顶的时候还相互拍拍手,两张粉妆玉琢的面孔,居然是一模一样!

  好象过了很久,其实只是一瞬间。冲出去的四、五十人血肉横飞地倒了一地,却连马车的车轮都未能牵制住片刻,那哪里是马车,分明是一头黑色的怪物!

  章丁无措地站在尸体后面,噩梦般的景象吓得他想跑,但是脚却重得像是绑了许多石头,半步也动不了。

  他眼看着帮主必恭必敬招呼的大胡子挥舞着一双赤红色的蒲扇大掌,勉强抵挡着赶车人黑色的长鞭,下一秒,长鞭毒蛇一样绞上大胡子的颈子,他徒劳地费力扯着鞭子,没有被胡子覆盖的半张脸憋出一种酱紫色。

  回到车顶的红衣童子们嬉笑着指指点点,一个说:「你猜他能挺多久?」另一个就笑着说:「最多十个弹指。」

  大胡子眼睛里开始发出红色的光,瞪着马车始终紧闭的门挣扎着大骂:「巫斩楼……你这个缩头乌龟……你们巫圣教的妖人全都不得好死……」

  红衣童子们齐齐变了脸色,同声喝道:「大胆,竟敢对教主无礼!」

  黑衣赶车人面沈如水,一抖手,鞭子竞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一寸寸勒了进去,最后喀嚓一声,杜三穿的脖子竟生生地被勒断,整个头伴着一蓬鲜血飞上半空。

  「左护法好身手!这样的死法,真是便宜了他。」两个童子唱歌一样一起喝彩。

  那头在空中飞转了两圈,竟刚好落到章丁身前,大胡子嘴里耷拉出的舌头、吐出眼眶的眼珠生生定格在失去身子的脑袋上,分外狰狞。

  腿一软,他跌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哎呀,还有一个!」左面的童子惊呼,「一定是阿一漏下的。」

  「才怪,分明是阿二漏下的!」右面的童子抗议。

  「是阿一!」

  「是阿二!」

  「闭嘴!」黑衣人抖手,长鞭再次凌空飞舞,直奔章丁。

  完了,轮到他了!

  章丁想举刀,至少要死得像一个江湖人,但那一瞬间,父母衰老的脸浮现在眼前,最后一点儿力气也流失了,只能眼见着毒蛇一样的鞭子冲着自己脑袋飞来。

  「算了,赶路要紧。」眼看长鞭就要点到章丁的眉心,马车里的人冷冷道。

  鞭梢立刻在空中画了一个小圈,比来势更快地收了回去,黑衣人恭谨道:「谨尊教主法旨。」

  只停留了片刻的车轮又飞转起来,本来已经吵到扭打于地上的孪生童子急急地大叫着『等等我』之类的,几个纵身又飞回车顶。

  章丁不能置信地看着马车飞速远去,狠狠地掮了自己一巴掌。

  痛的。

  他居然没死?

  好久之后他才能用发抖的腿支撑起身子,拣起刀充作拐杖,踉跄着向黑棠峡前坳走去。

  比后坳更多的鲜血和尸体盖满了峡谷里的黄沙,一片红色中一抹绛紫,依稀是帮主的大氅。章丁只觉得胸口作呕,撑着刀狂吐了起来。

  二百多条性命,片刻之前还活蹦乱跳,转眼间连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这就是江湖,真正的江湖。

  模糊地想起马车里让人冷得连心脏都要冻结的声音,连面都没有露,只是动一下嘴,就分别了人的生和死。

  巫圣教主。

  那是鬼,是魔,是人类绝对不应该接近的东西。

  真正的江湖中都是这样的怪物!

  可怕!太可怕了!

  好象被手中支撑的刀烫到似的,他忽然蹦了起来,一把把刀甩得远远的。

  青年仓皇地踉跄着向外跑,再也不要了!他要回家!回家!种田、抗包,什么都行,只求再也不要和江湖扯上关系!

  那一年章丁二十岁后半,结束了自己不到四年的江湖生涯。

  他自然不知道,前途等待着那黑色马车的,是惊涛骇浪、是血雨腥风、是中原十六个门派的联手追杀,是巫圣教的生死存亡。

  那是与他已经无关的江湖故事。

  生、死、爱、恨。

  七月初三,夜,狂雨。

  宛如从幽冥而来,一辆浑身漆黑的马车破雨疾驰,正是不久前在黑棠峡带走数百条人命的死亡马车。黑衣赶车人虽然被暴雨淋透,仍然稳稳地坐于车辕,他的鞭子并没有在手上。

  难道说只有杀人的时候,才见得到他那黑色的长鞭?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