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笑之笑寂寥_苍海/红河【完结】

  《笑寂寥》(红尘笑系列)(完结) 作者:苍海/红河

  内容简介:

  六大修仙门派之一的桐灵派,其后山有座将军冢。

  相传将军冢受到仙阵加护,寻常人压根无从破阵进墓。

  今日因感觉有人破阵而入,泠霄便被长老命令前去查看,

  未曾想,贼子捉了,还带回一个金枝玉叶的鬼王爷。

  这生前为桐灵派恩人的王爷绍玄,在千年后的现在,

  竟口口声声对着泠霄唤着「赭落」──将军冢的主人。

  赭落是绍玄心中的一个执念,一个死结,

  面对这千年的渊源、无尽的爱恋,

  泠霄还能否自持如往昔?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方踏进墓中,三人便不约而同打个哆嗦。

  「呵,这儿可真是又冷又黑啊。」老二搓着手掌干笑。

  老三白了老二一眼:「废话,你见过又暖又亮的墓不成?」

  老二脖子一粗,刚要回口,老大制止道:「都别说了,办事要紧。要是被桐灵派的人发现,咱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哦。」另外两人老实应道,跟着老大手里火折子的光线,一步一试探地往里走去。

  过一阵子,老二又犯嘀咕:「这走廊怎么这么长……连个机关都没有,真是怪了。」

  他们三兄弟盗墓无数,专挑大的盗,什么王陵公主陵,里面的设置一个比一个复杂精巧。各种奇技异术,他们早已见得多。而像这次如此「乖巧」的古墓,着实稀奇。

  「也未必。」老大道,「说不定墓主人是信任桐灵派的本事,才不在墓里多设防护。」

  「说的也是……」

  桐灵派,六大修仙门派之一,凡人对其几多敬仰。这座将军冢就是位于桐灵派的后山,相传受到桐灵派的仙阵加护,寻常人压根无从破阵进墓。

  是以上千年来,将军冢从未受到盗墓者的叨扰。

  要不是先前他们凑巧在皇后陵中得到一把「据说」破阵无数的短剑,又凑巧它对这里的阵法有效,砍开了一道缺口,他们也进不到墓中。

  而这将军冢里埋葬的,听说是前朝鼎盛时期的大将军,风光赫赫地战死沙场,获得追封无数。

  这么个人物的墓,想来这次他们一定可以满载而归。

  三兄弟越想越兴奋,加快了脚步。终于,前方出现一道石门,门上光秃秃的,没有绘画没有浮雕,只有左右两只小小的铜制狮头,实在朴素。

  仔细检查过后,确定门上并无机关,老大便推开了门。突然,他手里的火折子灭了,周遭立时沉入一片漆黑。

  「怎么了?」漆黑中响起老二咽口水的声音。

  没有风,火折子却灭了,未免古怪。

  「没怎么,我另点一把就是。」老大拿出新的火折子,点了一把又一把,却没有一把点得着。这下连他也不禁变了脸色。

  「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哥……」老二揪住他的衣襬。

  「吵什么吵?」老三没好气地呸了声,「没用的家伙,你就这出息!要不是对开机关有两下子,真不想让你这累赘跟着来。」

  「老三,你做什么?」听见脚步声,老大忙问。

  「看不见就看不见,摸到什么就是什么呗。」

  「不要胡来。」

  「放心吧,里面没棺材。至少这个房里没有。」

  之前,火折子熄灭前的瞬间一瞥,已看到门内是个宽敞的方正空间,门的正对面摆着一座罗汉榻,而左右两边墙下搁着许多东西。

  没看清都有些什么东西,反正肯定不是棺材,那就多半是陪葬品。

  「嘿,这次发了。」老三摩拳擦掌着摸黑往前。

  老大正想叫他小心,忽然听见「哎呀」一声,跟着又是「扑通」一下,是落水声。

  「老三,你怎么了?」老大不敢轻举妄动,站在原地急声问。

  回答他的却只有哗啦啦的水声。

  「什么人?」一声冰冷的问话,自身后传来。

  两人脸色惨白地转身,愣在当场。

  一个人,浑身散发着淡淡白光,也正是这光让他们得以看清眼前的物事。

  这人穿的是青底白衣,头束发冠,手提一柄长剑,看着年纪轻轻,却给人一股凛冽的压迫感。

  再看,此人肤白如雪,剑眉星目,鼻挺唇薄,微抿的唇角稍显刻板严厉。

  这……如果是鬼,也未免太好看了些。瞧那一身白光,莫非是神仙下凡?

  两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又听那人说道:「桐灵派之地不得擅闯,还不速速离去?」

  一听,两人立即明白,这人既非神亦非鬼,而是桐灵派的修仙士。

  这可真是捉贼捉了个赃。两人自知没有与修仙士相抗的本事,齐齐跪下:「是是,我们错了,请仙人恕罪,另外……」

  想请仙人出手帮他们看看老三如何了,却听得身后一阵大笑。

  回头,只见老三在一面圆形的池子里,手中高举着一柄剑,得意道:「你们看,我找着什么?宝剑,是宝剑啊。说不定就是大将军用过的佩剑,那可值钱啦!」

  老大老二默然不语。

  有修仙士在此,他手里那柄剑,即便真是价值连城的宝剑,他们也注定是带不出去的。此外,老三现在的模样更是教人无言,身上满是猩红的液体,再看看整个池子里的水,都是如此。

  那竟像是……血池?

  「别说了,你快出来。」老大低喝。

  得意忘形的老三这才注意到这里多出一个人,还不及反应,突然一声惨叫。

  其它人根本不知他发生什么,只见他没入池中,惟独一只手还举着那柄剑露在水面上。而池里的液体,竟像是沸腾了般地鼓着泡泡,看上去诡异之极。

  老大老二目瞪口呆,吓得连救人也忘了。

  泠霄眉头微蹙,握剑的手紧了紧,正要去救人,却见那柄剑徐徐上升,整个剑身都露了出来,直立在水面上。

  好一把寒光凌厉、贯云欺霜的三尺长剑。

  而那只拿剑的手,业已松开,沉入水里。

  红色的烟雾,一丝一缕自剑尖流溢而出,往四下蔓延开来。

  「退后。」泠霄将那呆怔的两人神智唤回,同时一手结印,在长剑四周设下屏阵,防止红烟继续扩散。

  还不确定那烟是否有毒,总之小心为上。

  见红烟暂时被困在阵内,泠霄很快思忖。那柄剑有什么名堂?这血池又是怎么回事?

  他对将军冢知之甚少。虽然一直受到桐灵派阵法庇护,但其实对桐灵派的弟子而言,这里却是个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

  要不是先前感觉到阵法遭人破坏,长老令他过来查看,他也不会在此。

  突然,「啪嚓」一声闷响,泠霄微微一震。屏阵被破!

  滚滚红烟,自剑尖而起,向四周呼啸而散。当红烟掠过,顿时有彻骨的寒意自脚趾窜至头顶。

  修为如泠霄,也几乎打个寒颤。另外两人则干脆昏死过去。

  只这一瞬,随即红烟散去,人也回复正常。

  泠霄抬眼看去,却不见了那柄剑,而多出一个人……

  墨蓝色的长袍,袍外似罩了一层薄纱,衣袂上绣的祥云纹轻轻飘动。乌丝瀑悬,发间透出隐隐红光。眉如剑锋,目如星芒,微微上挑的唇角像是含着笑意,温润从容。

  丰神俊朗,贵气凛然。泠霄还是头一次遇见如此这般的鬼魅。

  会不会正是这将军冢的主人?

  这时,对方的目光已然对上泠霄的脸,剎那间,唇边的笑意无限舒展。

  「赭落,你回来了。」低沉的嗓音,温润如其人。

  泠霄不解其意,突然感到额上冰凉,微微睁大的眼睛里,映着一副苍白瘦削的下颚。

  是那鬼魅,他竟……竟吻了他的额?

  不假思索,便是一掌击出。掌心贯着雷电,若是寻常鬼魅挨了这一掌,便离魂飞魄散不远矣。

  却就如袭来时一般迅如雷电,当泠霄击出这掌的下一瞬,那人已退回原处。

  如履平地般驻足于水面上,那人歪着头,笑得有些无奈,却又显得颇愉悦。

  「赭落,你不记得我了?」他问,一双修长的眼眸微微瞇着凝视泠霄。

  那眼神,不知怎的,令泠霄感到胸口阵阵虚闷。十几年静心修仙问道,泠霄从未接触过所以并不知道,这样的眼神。

  总之,他不喜欢这眼神,也不喜欢那一口一声的「赭落」,面无表情道:「我是泠霄。」话音刚落,猛然惊觉那两个字听来有些耳熟。

  赭落——不正是那位将军的名字?如此说来,面前这鬼魅并非将军冢的主人?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