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堇_苇【完结】

  《赤色堇(出书版)》作者:苇

  文案

  娆罗緁,娆罗国的七皇子,

  他相貌俊美,雄才大略,

  乃集所有上天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若说他是光,那么他的侍卫守娆争,

  就是他的密不可分的影子。

  守娆一族,是为了娆罗皇室而存在的家族,

  为了证明对娆罗皇室的忠诚,

  他们愿忍受痛楚至极的「蚀发」之苦。

  只要是他的命令,守娆争不会不从。

  身为皇储,守娆争就是他手中的武器与盾牌。

  争的一切都由他操控,任他搓圆捏扁,

  不可对他以外的任何人示好!

  只是,这样的情感,却渐渐的从单纯的主从关系,变了质……

  阿争争拉布拉布后援会招生中

  大家好,我是妍璃~很高兴有机会可以出现在《赤色堇》的序文中!

  这是一套值得一再回味的好书。

  这个故事就好像我与苇认识的媒人,友谊在这里萌芽然后终于开花结果,实在有说不出的高兴与感动呢。我不是个非常懂得如何使用文字的人,但只能说,这部小说令我大开眼界。

  本故事中加入了许多BL小说所没有的元素,真可说是一次满足你的三种愿望(喂)

  不论是关于人性贪婪自私的一面、或是舆论所带来的冲击,经过苇细腻的笔触所描绘出的深刻感受,是吸引我一页一页翻下去的动力。

  不要在前面就泄了底,还是让读者们自己打开书本,走入阿苇笔下华丽的世界吧。

  妍璃 4March 2010 09:00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啊啊……」

  摇晃的纱缦间蓦然出现一只藕臂,五指紧抓着被子。

  「不要……不要了……」沙哑且带着泣腔的声音从牙关中挤出,伴随着急促喘气。

  银色头颅轻微摇摆着,汗湿的发丝黏在脸上。

  他吃力地想要爬出床外,身后人却紧抓着他的腰,不让他逃得太远。

  意识到他妄想爬走,身后人更分开了他双腿,将自己埋得更深,狠狠深插几下,然后满足地听取他随之响起的悲吟和穴道强烈的收缩……

  「嗄……怎么了?太舒服了受不了?」滚烫的气息洒在耳边,接着,湿热唇舌含住了他的耳垂,让他身子一震、挣扎扭动得更为剧烈。

  「别再乱动了,你都夹得我快断了。」

  黑发青年伸出手扶直他的身子,依他的侍卫再这样爬下去,搞不好真的会跌下床,被他给逃掉。

  侍卫已满额是汗,流进嘴中都是咸,唇边还有苦涩的白液味儿。

  「够、不……」

  想反抗、想抗议,无奈声音在连连撞击下烟消云散,都成了破碎的音,连自己也听不出完整句子。

  密处像坏掉了,只懂一个劲儿地收缩,每回收紧都带着快感直冲上四肢百脉,连指尖都酥麻了、每一根骨头都痹软了。他觉得好难受好无助,这太疯狂了,好想停止……

  「还不够。」青年霸道地把他拖回白帐之内,抬高他的腰让彼此更密合,让他像狗儿般高高翘起臀,「你的这儿压根儿不让我抽出来呀,不是吗?」

  他倒抽一口凉气,只觉被撑开的甬道正在拼命吞吐,吐出的热液流下大腿,一片黏黏答答……

  他把脸深埋在被子中,直摇头低喃着不要了、不要了,那儿已被磨擦到麻木胀痛,抽插稍微停顿时那种麻痛便格外鲜明,「好难受……」

  青年却挑在这时候犹如检视着难得一见的古玩般,把手指轻轻插入红肿不堪的穴口,细细磨蹭着内壁……穴道立时收缩,然后像上了口红的唇般开开合合,挤出带着红的白液,全是青年的尊贵种子。眼神深邃的青年再伸入一指,感受那吸啜着他的滚烫肉壁,「好像快裂开了般。」

  「别这样!」侍卫浑身一震,然后哀叫着向前挪,想要推出他的手指,「别……」

  无奈手指越插越深,身后人握着他的臀不让他乱动……滋的一声,手指抽出来时发出惊人的声音,拉开的指缝间挂了几许黏液。青年把液体涂抹上他的胸膛,将他扳过来,看到他连银发都沾上白液的色情模样,便情难自禁地伸手掐住那双胀痛的乳荳,低首狠咬。

  摇晃的银丝搔痒青年的脸、青年的心神,他用利牙拉扯着粉嫩,含糊道,「告诉你,若真的不想我继续,就别这样叫。」

  「呜嗯……」侍卫像正在发高热,虚软无力的手使不上半分力去推抗,只能任人拆吃入腹。

  在青年心中,这银发侍卫的声音无论是沙哑的喘、尖声的哀叫或是破碎的泣音,都让人欲罢不能地想欺负下去、肆虐下去。即使他仅仅只是皱眉也对他有同样效果。

  一手覆上那平坦白皙的小腹,感觉到怀中人的抽搐颤抖。

  青年想更彻底的欺负下去,从小腹向下探,轻易抓着那颓然的东西。侍卫举起酸软的手,费劲推着他胸膛,「这里……」

  无奈他挣扎的力道只被当成爱抚,青年虚圈着顶端润泽发亮的软软肉棒,指尖刮着上面每一环皱褶,「不要我来?你想自己来是吗?」

  指甲突然重重地刮了一下,侍卫猛地弓起背部,感觉下身渐渐勃起,更痛苦难当地想抓开那百般玩弄折磨他的的手……不行的、不可以……他不会让他射的……青年总是疯狂地挑起了一切,再残忍地堵住出口,乐于观赏他乱叫乱哭在床上翻滚的绝望丑态。「别这样……没东……」

  「什么?我听不见。」青年把耳朵凑近他的嘴巴,刻意为难他,仔细观看他羞辱的表情,「你看上去很难受,大声点,不然我怎帮你?」

  青年一边快速套弄,指尖狠狠摩擦着最敏感的顶端跟小孔,分身的颜色渐转为深红,爱液很快就染湿了他的手。怀中的银发人儿呀呀直叫、弓起了腰,「呀——没东西……」

  「射不出来了……」在青年的连连催促下,他闭眼才咬牙说出来,声音细如蚊蚋,「没东西可以射了……不要、嗄!」

  青年轻笑,把湿漉漉的分身拔高,让他吃痛地惊呼一声。「没东西可射了?我看还有。」

  青年老神在在地用力套弄、压挤着粉嫩东西,但也没有让自己同样肿胀不堪的那处忍耐太久——他以胯下滚烫的巨龙磨擦侍卫的私处,准备随时一举侵入。

  但把他的侍卫玩弄成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这副身体调教得彻底,嘴巴却不诚实。

  青年抽起了衣服堆中的腰带,把侍卫的双手绑在床柱上,故意把腰带留了好长一截。

  「呀呀……啊……嗄呀——」

  侍卫连手指都是虚软的,提不起一根。被勃发的欲望折腾之下神智不清,轻易地被绑牢双手。

  「我爱死了你的呻吟。」

  青年一边甜甜地遍他的脸庞,一边用拇指频频挤着前端,让他的侍卫迷惘地冲上高潮……怀中人儿身子蜷得像只虾子般,呻吟越拔越细尖,最后都没声了。白液溢出,挤满了他的指甲,才喷发到一半,青年便把腰带末端扯下来,绑着根部!「积真多不是?乖,忍一忍。」

  侍卫张大嘴却哑了声,叫都叫不出来,积聚的泪雾流下脸庞、滴落在锁骨,「呀——别……」

  侍卫的双手与双珠以腰带给连接在一起了,互相牵扯。

  青年封吻住他所有的求饶哭叫,揉着胀紫沉重的双珠,任他浑身哆嗦地挣着双手,但腰带一扯动,绑住分身的结更紧,他觉痛,分身渐变紫红、腰带一次比一次勒得更深更痛,没办法之下他只能蜷曲起柔软身体,仰头承受青年的吻……

  「嗯嗯……呜嗯……」那是一个令他痛苦的吻。

  青年把他的双腿拉至最开,直到不能再开,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挤进双腿之间。

  青年火热硕大贴上他、厮磨着他大腿内侧的肌肤,让他下身湿上加湿,弄脏了被子……

  啧啧水声令人羞愤欲死,青年的腰杆一挺,硕大而在脉动的欲根极度缓慢地拓开了穴道,一寸一寸地挪移,占有感比什么都要真实。

  「你身体真柔软,看大腿张得多开……」混着兴奋嗜虐的呻吟,青年在他耳边调情,「果然当侍卫的有训练过就是不同吗?嗯?」

  一提侍卫两字,压在身下的人立即侧头闪避他的吻,苦痛地闭眼……

  他不让他退缩。

  仿佛想要保护自己般把身子拼命蜷起的侍卫看起来比平日娇小,犹如可怜的小动物,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好欺、又教人想好好疼爱怜惜。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