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15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十五 暴君 BY:小林子

  文案:

  一百二十里的情意,让玄武跪在了萧灵身旁泣不成声。女人疯狂的笑声映着夕阳,让玄武举起了名震天下的紫棱剑。再多的鲜血也洗不去那满心的哀伤以及愤怒,面对一个愤怒的帝王,只有他所爱的人才能阻止。紫棱剑依旧挂在紫光殿中,闪闪的紫光却是冰冷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只有一个人才能结束这一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七十一章 一百二十里路

  一钩淡月,天色如水。玄武呆坐在地,却是无意天地美景。

  他不记得了。一夜的春宵。他本以为怀里的人是萧子灵……或是其他宫里的妃子。欲拒还迎,每个夜里不都是这样的吗。

  在那旎时分,嫣红的脸是有时会出现不错。不过,因为一些肮脏而且自私的想法。他根本就不在乎,而且还故意的、多凌辱她几次。若是那嫣红被别的男人抱了,他的灵儿也许就不会这么喜欢她了……是啊,他是真的不晓得那人不是她吗。还是就因为是她,所以他才玷污了她。

  夜里的一切,是这么的混乱,玄武就算抱着头想,也根本理不出个前因后果。为了什么嫣红会到了他的怀里,而他到底为了什么会抱她。他根本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玄武头痛欲裂。越是要想,就越是乱成一团。

  唯一能够清楚知道的,是曼儿因为他昨晚与嫣红的荒唐事而伤心地走了。

  他是暂时离开的吧。因为心里生着气,所以才闷着头走的吧,总有一天他就会回来的吧!

  他不会真这么生自己的气是不是?

  昨天晚上的事情算不上什么啊,他以前还不是每晚去不同的嫔妃殿里过夜?这不算什么啊,不算什么的啊……

  也许,等他个几天,灵儿就会回来的吧?就如同以前一样,他再气、再伤心,过个几天也跟没事儿一样。只要他在这里等他几天,灵儿就会回来的,灵儿一定会回来他的身边的。

  玄武走回客栈的时候,不断不断这么跟自己说着。然而,就在他推开房的时候,却是见到一个女子上吊在横粱上!

  “嫣红!”

  玄武吓得魂都飞了,连忙就是上前抱下了她。

  然而,虽说还有气息,却已经气若游丝。

  就这样,玄武怀里抱着一个虚弱的女子。脑里心里是一片的混乱。

  而在爝红最后悠悠醒转之后,那哀切的低泣声让玄武心里愧疚难当。

  不管是真把她当了灵儿,或是当了其他妃子,或是真知道她是嫣红。她的身子让自己污了这件事情是真的,他心里一丁点儿都没有她也是真的。

  ……可好在,对他来说,这样的事情并不太少存在。

  “你别伤心,朕不会亏待你的。等我们回宫,你就是朕的艳妃。”玄武低声说着。

  既是朕的艳妃,就不会是灵儿的爱妃。在这一阵混乱之中,玄武唯一能清楚知道的却是这点。

  “我很抱歉,十分的抱欺。不过我将尽我一切力量补偿你。”

  只要你离开灵儿身边。

  嫣红之后体弱得走不动路,玄武也想要等萧子灵。也因此,即使是荒野的老旧客栈,两人还是一住半月。

  然而,从天亮等到日落,玄武整日即使痴痴坐在窗旁等着,那沙尘漫天的路上,萧子灵却是没有出现。

  也终于,在整整半个月后,玄武才开始害怕了起来。不是怕着江湖的仇杀、宫廷的篡位,而是怕着……

  为什么,灵儿就是没有回来……

  我不晓得该去哪儿找他啊,我……

  “皇上。”

  嫣红见他心神有些恍惚。就是低声开了口。

  “你说,朕在听。”玄武缓了声音,转过头去看着这个女子。

  说也奇怪。这个女子初见讨厌,如今与自己过了一夜春育,现在看来却只是一般的女人。

  就算跟她发生过这么亲密的关系,看着她时,心里也不会与看着灵儿时一样地乱。就只是一个女,而对于那个晚上的事情,他却是安心多于内疚。

  不管如何,她跟灵儿之间不可能的了。他会好好隔开他们,用一座宫殿、用一件美丽的衣服。从此之后,她就是自己的艳妃,不舍再是灵儿的任何人。

  “过了一月,追兵却未至,圣上晓得为何?”

  “朕不知道。”玄武坦白说着。

  “圣上,您先前提过泉州府,是否……”

  “对,朕……朕再休息个几天……”

  “皇上,臣妾身上已无半点盘毽,不晓得皇上身上可有银票?”

  多么现实的同题,可却又是多么的重要。玄武呆呆看着她,总算晓得了问题的所在。

  “朕身上没有带银子的习惯。”

  “所以,这儿是不能再待了。”嫣红轻轻一叹,从发上摘下了一个金钗。“臣妾身上还有一只钗子,然而抵了房钱之后也许所剩无几。皇上,最迟我们今日就该出发。”

  “这么快……”玄武喃喃说着。他还没有……还没等到灵儿啊。泉州之事若真可行,则将有千万巨民为皇上追寻萧少侠下落。“嫣红说着。”即使萧少侠真不愿相见,蝴蝶山庄必也晓得萧少侠的下落。以皇上万金之躯,必可寻回萧少侠。““灵儿他以往不曾生过这么久的气,朕担心……”

  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只记得儿女情长,嫣红冷冷一笑,然而马上却又恢复了淡漠的脸。“若是圣上担心萧少侠回来,只需托掌柜留言即可。”

  “这样也是个办法。”玄武低声说着。

  “那臣妾这就去安排。”

  嫣红能得安总管跟萧子灵重视,不是靠着美貌。

  她办事心细如发,有条不紊,玄武甚至有些庆幸有人帮他打点这一切。

  他以后一定会好好谢她,玄武心里总是如此想着。而几经坎坷,两人才终于来到了泉州城。

  夜半之时,泉州衙门前,等着捕快去通知捕头的时候,玄武只听得一声轻叹自夜里悠悠传来。

  仿佛是风声一般,然而玄武的心却早已飞了过去。会是他吗,不是他吗,他可晓得自己已经等得他好苦“小心!”

  不晓得是谁的喊声,玄武心里才一动,胸口却已然吃了一掌!

  朝他走来,笑得最弥勒佛一样的捕头,却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给了他当胸一掌!玄武不及闪躲,只觉得气息一闭,就是向后一仰。

  而在这电光火石时分救了他的,不只是在后头扶着他的嫣红,还有一道从后掠来的身影!

  交了几招,那人却没恋战,把他拦腰抱了起就这样腾空驾雾地跑了出城。

  那人奔得虽快,身上的气息却是温暖而让人安心。紧滞的胸膛没有受到多少震动的苦楚,而若非他气血翻涌,他必要开口。

  你是我的灵儿吗?不要走好不好!

  然而,那人即使为他疗伤,助他盘缠,却不愿相见。

  过丁一夜,玄武在城外的客栈里醒来,喝着嫣红为他熬的伤药,只觉苦涩。

  泉州府遇袭,原因自然是不用多问了。玄武只觉得心灰意冷。此时,这南方对于他已然是重重陷阱、步步危机,而这幕后主使者,绝不只青城掌门这么简单。

  他想起了以前的玄华帝还有万虎门,还有更之前追杀着自己的各大门派,心头只觉得无名怒火。

  他被如此千里追杀早也不是第一次,先前有萧家相救,之后……那人,究竟是不是他的灵儿呢?

  “那人?臣妾没见到他的脸。”面对着玄武的追问,嫣红只是如此说着。

  “那他的体态身形,看来可像……”

  面对着玄武的苦苦追问,嫣红却只是淡淡一笑。“嫣红晓得皇上心思如何,然而那夜已深,臣妾心里又乱,如何看得清。”

  “若真是他,又怎么不愿与朕相见。”玄武喃喃说着。“即使他见到了那一幕,对朕心中有气,以他的性子,也只会当面好好打朕一顿。”

  是吗。可他当时的表情,那种冰冷的绝望,我并不觉得他真能再见你。嫣红一边收着药碗,一边却是如此地在心里想着。然而,这对于枕边人没有成百也有上千的“皇上”而言,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理会的吧。

  “那人给我们多少银票?是哪里的票号?”玄武问着。

  “江南城古记的银票,票额是一百两,足足有十二张。”

  一千二百两,是一般老百姓省吃俭用可以过一辈子的数目。

  “好大的手笔。”玄武苦笑着。毕竟,对于一十陌生人而言,此等相赠已经不能不说是慷慨。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