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12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十二 莫回首 BY: 小林子

  文案: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在那动乱的一夜,玄武帝得回了帝位,而那北方的獠面亲王却是失去了踪影。

  就在玄武击杀许暮,定下南方江山的同时,北方的江山却已是落入了他人之手。

  同时面对杜扬以及戴云的背叛,玄武心灰意冷。蝴蝶山庄正是这一切的主使者,但是他们即使定下了棋局却迟迟无法决定。

  为了山庄,萧子灵与玄武一度决裂,却因为谢卫国的一句话而留了下来。

  莫回首

  在玄武最需要他的时候,萧子灵选择了留下,却再也回不了头。

  番外:女儿红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五十六章 锁清秋

  「来啊来啊!看哪!玄武帝力夺江山,玄华王弑兄不成反为阶下囚!看哪!难得的好戏!」

  轿子才刚经过客栈,轿外就传来了吆喝的声音。

  只见一人在客栈前敲锣招揽生意,路上就有不少人显然有着兴趣。虽然还没到黄河边,这小镇上也已经是人满为患。其实,就连轿子也走不太动。

  萧子灵正是那轿中人,只见他掀开了轿帘,何尝也不是有着兴趣。毕竟对于那一个动乱的晚上,民间传闻甚嚣,可自从他从江南城一路北上,听闻所见至少就有十个不同的版本。有的说书人把玄武讲成了金龙转世,虽说一时困顿浅滩,却还是在那一夜飞身下凡,卷走了玄华麾下百万大军。当夜士兵所见皆为凭证,只见天地动摇、日月无光,他们的玄武帝重登帝位,就是百凤来仪、天降祥瑞之光。

  萧子灵越听越是有趣,本来,在这些百姓的心里,帝王就是至高无上的象征。再加上玄华王机关算尽,却还是俯首玄武脚下,如此大快人心之事,正是说书人最好的材料。

  可对于自己的立功,顶多也只是天兵天将的其中一员罢了。这故事的主角只需要一个,那就是他们至高无上的玄武圣帝。

  「程公子可有兴趣?不如今晚就在这儿歇息?」其中一个轿夫和气地说着。萧子灵为了方便,借了母姓化名程姓秀才北上探亲。收起了紫棱剑,藏好了金叶子跟银票,穿着一般文人会穿的粗布衣裳,租着平常人会租的一般轿子。

  然而,在他致力于隐身人群之中,他那太过秀雅的样貌还是成为了他人视线的焦点。没有一般百姓脸上常有的晒伤痕迹,极亮极白的健康肌肤,让他作为一个「读书人」应有的样子外,还让他人在心里加上个「家里有钱的读书人」的评量。

  「还有多久的时候可以到黄河边?」萧子灵问着。

  「再三天就到张家渡了,公子。」那人和气地说着。「可是大牛也要五天才回,这两天的时间公子可以在这附近赏玩赏玩。」

  「我倒宁愿去张家渡赏玩,路上可不晓得还要出什么事,别耽搁了。」萧子灵低声说着。

  「可公子,这几天要过黄河的人可把张家渡挤爆了,那儿只怕也没有客栈空缺。」轿夫说着。

  说的也是,光看这小镇上就已经是如许多人,真要到了张家渡,可不晓得是怎么样的热闹场景。

  「我就在这儿先待上一晚吧,顺道听听说书。你们也先去休息吧,我看这天就要下雨,这路就明日再赶了。」

  「谢公子!」

  「这是今天的轿资,辛苦各位了。」萧子灵从怀里拿出了散银。

  「谢公子!」

  之前几次「闯荡江湖」的经验已经得到了教训,财不露白,而且不可太过张扬。太过张扬的旅人易引起注意,而太过醒目的旅人也是盗匪的最爱。

  萧子灵并不怕盗匪,然而这麻烦是可免就免。尤其是江南大会过后,多少成名前辈剑客只怕还滞留在这附近,没准遇上了个默默无名的高手,徒惹杀机。

  尽管轿夫卖力,他也顶多额外赏个一成的轿银。

  从轿子下来,萧子灵前脚才刚要踏进客栈,耳边就已然听到了说书人响亮而生动的开场白。而在他寻着位置要坐下时,已经有了机灵的店小二把他引到了上座去了。

  萧子灵本连上座都要避开的,可见到实在已经没有其它的位置,也只好点了点头,坐上了。

  明日可得换些散银使使,手头上的银两已经不多了。

  萧子灵一边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边招呼着小二要点菜。可就在举手招呼的时候,却是在其它的一般座位看见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人。

  只见那人身上穿着素雅的绸缎衣裳,桌上放着把长剑。其实是一般(有钱的)武林世家子弟的装扮,可萧子灵的眼光还是不自觉地停留在了上头。

  也许是因为那把剑,那把剑只怕比一般的长剑长上两寸、细上两分,而那人……也许是因为火伤,只见那脸上结了很厚的疤痕,五官的形状也已经失去。如此丑陋的人,也许会用纱帽还是面巾、面具遮遮,可他却还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种场合看戏。

  旁人的窃窃私语以及偷瞥,在他的眼里仿佛已经是习以为常,他津津有味地听着戏,面前桌上是再普通不过的汤面。可在萧子灵的眼里,这人一点也不普通。他要不就是有很强的力量,至少也是会有很强的自信。

  而且,萧子灵甚至对他还有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也许,是因为自己师父当日显现的容貌,是与他不相上下的一般丑吧。

  「……话说武定关事变,玄华逆王图谋帝位,意欲弑君自立,然而玄武帝真乃金龙转世,如何能败。只见玄武帝在黄河岸边一跃而下,那滚滚土流之中竟然就是一条金龙沉沉而去,不久便化作一股金烟,离江而起,直往天际……」

  看来这人说的与上一个是同样的故事。萧子灵一边点着牛肉与白饭,一边暗自想着。

  今晚不晓得有没有可以练剑的地方,坐轿的这些时辰,让他手脚都有些发痒了。

  一边继续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边吃着送上的热腾腾饭菜,萧子灵只想着过河的事情。

  轿夫说他有个亲戚住在河对面,叫做大牛。与守河的将士是自小长大的。从黄河这边出发是没有问题,可到了黄河那边呢?难不成他真要学「玄武」一样化作一条金龙?

  他该拿那涛急的河流如何是好?

  此时,说书人说毕,来宾就是满座的掌声。

  萧子灵意思意思地拍了手,继续他的思绪。可就在此时,却有一人点了另外的戏曲。

  「唱首撩面亲王来听听吧!」

  那人掷上了一锭银子,恰好让说书人接个正着。份量不轻的银两让那说书人笑了开怀。

  掷银两的正是那丑陋的青年。

  「是是是,马上办马上办……」那说书人回头交代了几声后,就是清了喉咙继续唱着。

  「话说那撩面亲王乃红狮转世,见着了天下大乱,便是……」

  丑陋的青年下只是有兴趣地听着,甚至,还拿起了纸笔。

  从那烧伤的脸无法了解他的心思,可萧子灵总觉得他点这戏曲,为的可不是一般的饭后消遣。

  可说书人一直唱到了獠面亲王攻下了京城,就一副即将进入尾声的样子。想见这一般的说书人,也不晓得如今北方的局势变化吧。

  萧子灵总觉得有些失望,可回头一看,那人却是更加的失望。只见他摆在桌上的白纸早有了一半的字,可刚才就连一个字也没有填上。

  轻叹一声,那人收起了纸,可眼光却是恰巧与萧子灵对上了。

  那人先是愣了一下,才微微「笑」了一笑跟萧子灵致意。

  那诡异而有些可怕的笑容,意外地却是充满了温暖的春意。想起了过去的师父,萧子灵心里一暖,就是走向了他的桌子。

  「……更因此天下大乱,红莲辗转,欲听之后发展,请客倌们下次再来啊……」

  说书人已经吊起了声音与众人道别,而在场的人莫不也报以热烈的掌声。

  此时,萧子灵也已经走到了男子那桌,站定抱了拳。

  「在下程某人,阁下这桌酒就让在下请了。」萧子灵客气地说着。

  「……为何?」那人有些诧异地问着。

  「只因阁下神似恩师,师恩浩荡却是无以为报,故聊以解怀。」

  那人听了之后,只是微微一愣。

  「我?……与我生得像的,大概也只有鬼面一人吧。」

  想起了过去的事情,萧子灵也是一愣。

  鬼面?……鬼面……是了,很久很久之前,师父是曾经提起过,他早年在江湖里行走用的化名,岂不就是……

  「你真是鬼面的后人!?」那人提高了声音喊着,真是诧异至极。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