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8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八 陷阱 BY:小林子

  文案:

  莫去江南。

  江南的武林大会,究竟是一个陷阱,还是隐藏着事情的真相?

  萧子灵、玄武、唐忆情、华清雨与谢卫国等一行人来到黄河渡口,却遇上了神秘莫测的醉仙教教主,令人疑惑的是,华山派的大弟子华清江,却以名门正派的身分与醉仙教这样的「邪教」交往!?

  被唐门封起的黄河渡口,阻挡了所有想要南下江南的路。与毒娘子对峙的萧子灵一行,真能顺利过关吗?

  听说那个人出现了。

  冷雁智带着玄英和小红出了宫闱,不顾一切地往江南而去。

  去了这一趟,也许会死。可也许,能够亲眼见上他一面。

  天哪,只要能见上他一面,再怎么样都值得了……

  本书另附番外《罂粟花》,醉仙教教主神秘的过去。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

  烽火扬州路,缱绻故园情。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三十六章 思念

  听着渐过的马蹄声,萧子灵的手握着韁绳,有着一些的紧张。

  待要转过了头,同样也是面临着大军的师叔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远方。

  师叔在想些什么呢?萧子灵忍不住想着,果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吗?

  「人不多,大概五十匹马。」谢卫国说着。

  「……啊?」萧子灵终于回过了神。

  「追一个前朝君王只来五十个?」谢卫国的嘴角似乎有此扬起。「想当初胡人打我清水镇,还有五千之数。」

  可如今只有我们两人啊,师叔担心着谢卫国轻敌,萧子灵忍不住又想着。

  「等会儿,你在前头,我压后。」谢卫国说着。「后头你别管,留心着前面就行了。先往西南走,等甩过了再回渡头。」

  「晓得了!」萧子灵精神一振。「我守着前头就是,师叔不用担心。」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谢卫国似乎有些感叹。

  这话面上虽说温馨,却似乎少了些温暖的语意啊。萧子灵实在感动不起来。

  「我会尽量跑快些。」萧子灵小声保证着。

  「这就对了。」谢卫国眼角一扬。「准备吧。人来了。」

  「是!」萧子灵捏紧了韁绳。

  「……等等,把火给我点上了。」谢卫国交代着。

  「喝!」

  待得谢卫国一使眼色,追兵在远方刚探出了头,萧子灵手上举着火把,双腿一夹,那马就没命地往西南迈步跑了去。

  手上的火炬亚力山画过夜空,牵过了一道灿烂的火焰。

  谢卫国若有所思地瞧了一会儿,才缓缓回过了头。那追兵只差半炷香左右的时间就要到了。

  唰!

  一个追兵试图开了弓,所以谢卫国也动了。

  略略一踢马腹,长鞭捲了上,无声无息地捲了飞箭。

  手腕一转,那鞭梢捲着的羽箭便是画过了夜空,发出了嗡嗡的巨响,直住追兵而去。

  啪。

  小小的一道声响过后,一级马匹摔倒的悲嘶。

  谢卫国一招得手,就是快马奔离。

  「有伏兵!有伏兵!」

  领队的人惊呼一阵,那队骑兵便是连忙拉住了马,紧张兮兮地四处瞧着。

  等到再也没有声息,就只剩下了萧子灵手上那点微弱的火光在天边闪着。

  呆了一会儿,似乎也是挣扎了一会儿,带队的小队长才又拉了马往火光之处奔了去。

  「跟我来!」

  深夜之中,雷般的马蹄声响着,林中正好眠的走兽被惊了醒,仓皇地四处窜逃着。

  带着队伍,一马当先的小队长逆风而行,本正得意,冷不防一颗小石却是趁风袭来!

  砰。

  小小的一道声响过后,那队长往后仰倒,竟是当场毙命。

  「哇!」几声惊呼起,却是由于座下的马腿绊到了那人的尸身,前后左右倒成了一片。

  「……队长!队长!」又是几声惨呼起,然而等着那些人仓皇地检视遗体时,谢卫国又是已然奔去。

  「不该让忆情他们先走的。」

  天已经亮了,沿着有如海面一般波涛汹涌的河岸骑着马,蒸子灵叹着气。

  谢卫国却是没有理会,只是偶而地望向了江面。

  「早晓得这么容易摆脱,就该带着忆情他们走了……师叔?师叔啊……」萧子灵小声喊着。

  「……多了你一个就夠我操心了,还多两个?」谢卫国只偏过了头看了他一眼。「别以为简单,要不是天色没亮,还得跑上两个时辰。」

  「……喔。」萧子灵小声应着。

  「……晓得吗,重要的人要先保护着。」谢卫国说着。「不然,就算胜了,也只是终身的悔恨。」

  「……师叔指的是我?」萧子灵批着自己的鼻子,故意咧开了嘴笑着。

  「……是啊。」谢卫国没有好报地说着。「不把你平平安安送回去,我……」

  谢卫国一语过后,却突然停了口、停下马。

  看着谢卫国突然静默,萧子灵也是连忙勒住了马,待在了旁陪着。

  两人身旁,滚滚的贡河水,依旧向着海大流去。萧子灵看着谢卫国,却是突然地在喊了一声,仿佛是想着了什么似的。

  「怎么办!忆情跟玄武增,可路上要是遇上了什么事情,可就糟了!」

  「……他们不会有事的,有人跟着。」谢卫国回答着。

  「谁啊?」萧子灵连记凑了上前。

  「……高手。」谢卫国看了他一眼。「看来没有歹意。」

  「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萧子灵朝着谢卫国笑着。

  「……心机太重。」谢卫国苦笑着。

  「好啦,师叔,我们走了。」萧子灵扯过了谢卫国的韁绳。「等我们找到了书屋他们,过了黄河,加到了山荘去,我们的任务就完成啦。到时候,看师叔想要遊山玩水,还是整天待在山荘里睡大觉,我都陪着师叔。」

  「你没其他事做?」谢卫国一边让他拉着,一边苦笑着。

  「做人哪,要感恩图报才行呢。」萧子灵故作正经。「今日要不是师叔帮我,我早被砍成七块八块的了。」

  「……看不出来你还倒有孝心。」谢卫国挖苦着。

  「……是啊。」蒸子灵微微叹着。可是报答的人,却又一个一个地走了。

  一边与谢卫国并行着,蒸子灵也是看向了河面。

  「师叔,你想不想忆情。」

  「……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犯相思啦?」谢卫国没有好气地说着。

  「……才不是呢。」蒸子灵转头看着他。「只是突然少了个人,总觉得有些冷冷清清的。」

  「……你说这话,你的玄武会器的吧?」谢卫国瞄了他一眼。

  「噗。」蒸子灵忍不住笑了一声。

  「赶个三两天路就见得了面。」谢卫国微笑着。「到时候可别冷落了玄武。」

  「才不会呢。」蒸子灵吐了吐舌。

  策马上前,萧子灵走了一会儿的马,接着伸了伸懒腰。

  真好。就快回山荘了……外头虽然有趣,可却是乱七八糟的。怎么也没有山荘好……

  说也奇怪呢,想当初被关在了山荘里,整日只想逃了出来。可等到来了外头,却是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也许,因为那是遊子的根吧。飘啊飘啊的,总要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不晓得师叔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

  于是,萧子灵也看向了河面。

  那滔天的巨浪,有着说不出来的魅力。仿佛整颗心就这么被拉上去。河水流向大海,落地终要归根。

  就这么地看着,之前满满填着心里头的爱与恨,似乎,就这么渐渐淡去了。

  经历了恶梦般的一夜,所有的亲人都死去,憎恨以及孤独的恐惧是他心里唯一感受得到的,可如今,却是没有这么锥心刺骨了。

  师尊的去世,曾是心里最深的痛,可如今……

  身旁的谢卫国停下了马。

  蒸子灵加过了神。河岸上拦着两具已然有发臭的尸首。向上的鎧甲尽管沾着泥沙,依旧在朝阳下闪闪发着光。

  「可好在这战争已经停了。」萧子灵微微一笑。「希望这是最后的两个人。」

  「不一定。」谢卫国说着,带头转了个方向。「玄武帝没死,这事没个定数。」

  「玄武又不会惹事,师叔怎么提到他啦。」萧子灵跟着。

  「……他可也曾是一国之君,如今安危脱困,想要复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谢卫国说着。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