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7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七 死去的人以及活着的人 BY:小林子

  文案:

  为了寻找失踪的玄武,萧子灵一行人终于到了软沙岗。

  沙漠的幻觉令伤心人遇到伤心事,忘忧草究竟是毒药还是解药?

  而他们没有找到想找的人的踪影,却竟发现了蝴蝶山庄大庄主的石棺!

  为了一个人,冷雁智引兵入中原,为了一个人,害师尊千里奔波……他不想要天下,更没有野心,他想要的,不过是能够再见师兄一面罢了。

  「莫去江南,师弟。」

  「听好了,冷雁智,想见他,就到江南来。」

  有沈云开在的江南,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真相……!?

  另附番外《软沙岗》,大庄主在软沙岗究竟发生了何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三十一章 往日不可追

  日暮时候,夕阳西斜。就着铜镜,亲手为他梳着发,唐忆情屡屡看向了镜中的面容,那发也梳得越来越慢了。

  虽说男子没有说些什么,可尽管梳得慢了,也总有梳好的一刻。

  从镜中看着,他依依不舍的为自己挽发,男子只是静静的,与他独处着这一刻亲密的时分。

  「……我走了。」挽好了发,男子握着他的手,低声说着。

  「我送大哥。」唐忆情低声说着。

  「……你脚上不方便,身子……也该有些不舒服,又何必送我。」男子柔声说着。

  然而,唐忆情只是摇着头。

  「……就送到客栈门口,好不好?」男子低声问着。

  「……嗯。」

  一走出了房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牵手拉衣。

  让男子走在了前头,可唐忆情的眼睛就是一直痴痴望着。于是,偶尔的,男子回过了头,看着他那一双有些迷蒙的眼睛,也只是露出了有些痛苦的神色。

  就这么的,痴痴送到了客栈门。男子就要他回去了。

  「怎么没见马车?」唐忆情却是低声问着。「大哥没让人驶来吗?」

  「……只怕车子驶了来,我一时定不住,就将你一起载回了江南。」男子苦笑。「车子停在镇外。」

  「……我送……」

  「别送了……」男子喟叹着。「越送我……心里越放不下……」

  「忆情……与大哥回去。」抓着他的衣袖,唐忆情颤声说着。「忆情舍不得大哥,忆情不会碍得大哥。大哥不需顾及忆情……」

  「……只要你在,我怎可能不想着。」男子低声说着。

  唐忆情抓着男子的衣服,双目紧闭。

  「……就让你再送一程,好不好?」

  唐忆情缓缓点了头。

  这镇不大,缓缓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见到了停在镇外的马车。

  华丽的马车上,车厢镶着金箔打成的云彩。一见到他的座车,唐忆情握上了他的手臂,却是怎么也放不开了。

  转过头,望向了唐忆情,男子只是低声说了:「快回去吧,天要黑了。」

  然而,唐忆情即使没有说话,那着急的、急切的眼神,以及紧紧抓握着的手,却是怎么都离不开男子。

  「……快回去吧。天黑了,你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我不放心。」男子覆着她的手背,低声劝着。

  「忆情再送大哥一程……」

  「……再送,我就不让你走了。」男子的声调也有了些低沉。

  「可我……可我舍不得大哥,我……」看着男子的脸庞,唐忆情颤着声说着。

  「……唉……」抓开了唐忆情的手,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捂着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唐忆情跟了上前两步,才勉强停了下来。

  然而,那快要走上了马车的男子,却又停了下来,缓缓地回过了头。

  四目相对,离情依依。

  「公子?」车夫低声问着。

  「……在等我一个时辰。」男子说着,接着才迈步走向了唐忆情。

  而见到了他回来,唐忆情红了眼睛,张开了双臂,让他紧紧抱着自己。

  「忆情……忆情……」

  那结实的拥抱几乎要把他的身体跟心都揉碎了,男子不住呢喃着自己的名字,那低微的叹息跟怜惜的轻吻让唐忆情也是哽咽得说不出话了。

  等到了哽咽渐渐平息,那狂野跳着的心也缓缓平静了,男子才放开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唐忆情缓缓点了头。

  「忆情?忆情?」

  打从回来,唐忆情就是魂不守舍着。一口饭才刚入了嘴,细细嚼着,竟然就怎么也不吞下。

  萧子灵叫了两声,他依旧没有反应。转头看向了谢卫国,自己的师叔也在摊着手。

  满腹疑惑的萧子灵吃着饭菜,频频摇头。

  叩叩。

  「帮主?帮主?」

  「进来。」谢卫国说着。

  走进门的,正是丐帮的弟子。只见他风尘仆仆,却是面带笑容。

  「打扰帮主用餐了,这是三千里加急,从北方来的信。」

  「哦?正好,拿上来吧。」谢卫国放下了碗筷,接过了信。

  可就在他读信的时候,唐忆情还是在发呆,而萧子灵还是在打量着他。

  「……萧子灵,有消息了。」谢卫国低声说着。

  闻言,萧子灵才连忙转过了头去。

  「坏消息。」谢卫国却是笑着。「玄武帝被押上了北方,经过黄河一带就没了消息。」

  「欸?」萧子灵纳闷地看着自己师叔。

  「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若真要处决玄武帝,一定传扬的众人皆知。」放下了信,谢卫国笑着。「消息他们是继续查着,可想来还是要等。」

  「要等多久啊?」萧子灵问着。

  「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送信来了。」谢卫国说着。「在这里等着,总好过胡跑瞎撞……只是……」

  「只是什么?」

  「……没……没什么事。」谢卫国苦笑着。「只没想到,真是他。」

  「……他?」

  「再等等吧,若是能救,丐帮会先救的。」谢卫国说完,转向了传信来的弟子。「辛苦你了,一齐坐下吃饭吧。」

  「呃,这怎么成呢,与帮主……」那人连忙推却着。

  「我早不是什么帮助了,你顾及什么。坐下吃饭。」谢卫国指了指一个位子,于是旁人就是连忙搬了椅子,摆了碗筷。

  「……多谢帮主。」那人行了礼。「不管如何,帮主永远是帮主,不会变的。」

  「你是北方人?」

  「是。」

  「北方的情形怎么样了?」

  「……与战前一般,没什么改变。」

  「变的只是皇宫里的人吧?」

  「……是。」

  「……这也好……那帮里……」

  「与战前也是一般……」那人低声说着。

  「……这也好……」

  「可就是令人担心……过了黄河,就是那人的地方了。没了消息,该是那儿的消息传不出来吧。」谢卫国回房的路上,低声说着。

  「那人?师叔?」萧子灵也是问着了。

  「那人……令人痛心。」谢卫国眼神黯然。

  「那人是谁?」

  「……你无需知晓。」谢卫国说着。

  谢卫国接着的一路,都是沉默着的。经过了萧子灵的房间,便是要他去睡了。

  「……师叔,那我们先去软沙岗好不好?」临进门,萧子灵回头问着。

  「我已派了人去探看,休息几日,等消息回来了再上路……去睡吧,你不用担心。」谢卫国说着。

  可这么早的时候,谁睡得着啊。

  萧子灵虽说乖乖的回了房,在房里也是来来回回走着了。

  可就是走着走着,一颗心也总是七上八下的。

  ……找忆情去。萧子灵偷笑着,溜出了房门。

  果不其然,唐忆情也还没谁呢。

  门里,还点着灯。把那副正在对着灯火发呆的影子,映在了窗上。

  萧子灵一喜,正要敲门,可耳朵听得了远处开门的声音,就是警戒地回头望去。

  华清雨的房门才刚打开,那前些日子病重的人,如今已然可以扶着门框,自己行走了。

  好得这么快,便宜了他。萧子灵暗自嘟囔着。我早说上天没有眼睛,这种无情无义的坏蛋都能活下来……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