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6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六 旧时的情分 BY:小林子

  文案:

  国家大义,民族大义,对谢卫国来说都无所谓了。

  自己已经不是当年为了行侠仗义,仗着一身热血持鞭闯荡江湖的小鬼头。随着岁月的流逝,放在心上的事物就越来越多了,然后,胆子也越来越小了。

  这座小小的清水镇有什么好眷恋的?

  他怎么会晓得,每一寸土地、每一口水,都是他们当年一起走过、一起饮过的。

  「我答应过他,一辈子……都要留在清水镇……」

  跟着师叔谢卫国走的萧子灵,终于又见到了分隔已久的唐忆情。

  在战乱当中,他们竟又与故人相遇……时间会改变曾经以为的一切,当年的誓言言犹在耳,现在看来却显得这么不切实际。

  战争时的变化比起承平时要来得快速得多,一瞬间的错过可能永远都无法追回。

  本书另附番外《杨柳青青》,展开新的人生的唐忆情与七师兄沈云开的一段甜蜜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二十六章 大义

  「不行!千万不行!求大侠为我们作主!」带伤男子跑到了谢卫国的面前,扑通一声便是跪下了。

  「求大侠作主!」其余的人也都纷纷跪了下地。

  「胡兵来袭,清河城被围一月有余,食粮殆尽。百姓以树皮、青草、野鼠维生,苦不堪言。眼见饿莩满街、尸臭冲天,官老爷才会甘冒大险开仓济民。求大侠作主,小民必会立上永生牌位为您祈福。」男子拜了倒,哽咽地说着。

  「师叔。」萧子灵也低声说着。「我看事情不单纯,我们把他留下吧。」

  然而,谢卫国只是平静地听着,没有什么表示。

  「还不走了。」华服男子看谢卫国如此,就也低声喝着。于是,押着老人的双胞男子也一左一右地把他架了出去。

  「慢着,慢着!别这样!别这样!」带伤男子一把扑了上前,拉着双胞男子之一的袍子。

  「师叔!」萧子灵在原地跳脚。

  两个男子本要离开,岂料衣摆却拖着一个人。一直默不吭声跟着的高大男子缓缓地将手伸向了带伤男子的头颅,微微蜷曲起来的手指蓄满了内力。

  一见此状,华服男子的眼皮跳了一下,然而他什么也没说。

  但是,萧子灵却是出手了。

  只见一团暗青色的身影闪过,萧子灵的手扣在高大男子的手腕上,本要借着巧力把他带了远去,而男子见萧子灵出了手,便也翻过了腕要去擒他的手腕,只见两人翻过了十几次掌,饶的都是快得分不清究竟是何人。眼见自己竟然敌不过一个年纪只有自己一半的小娃娃,高大男子有些不悦了,运起了十分十的内力,改掌成拳,竟然是要与这萧子灵斗上了。

  华服男子眼见不对,本要阻止,然而见到墙上那块金光闪闪的匾额,也就把话收回了嘴里。他倒真想看看名闻天下的蝴蝶山庄是否真有天大的能耐。

  另一方面,见到高大男子似乎已经没有取走带伤男子性命的企图,萧子灵却不恋战,轻飘飘地向后退上了三步,朝高大男子抱了拳,没有继续与他交手的打算。

  然而,男子却怎么肯放,气冲冲地向萧子灵迈上了三个大步,狰狞的面孔似乎是要把萧子灵拧成肉酱般。

  眼见冲突一触即发,谢卫国终于说话了。

  「还不走?」

  「求大侠……」带伤男子见萧子灵先前如此,连忙转向了萧子灵求情。

  「自身难保。」谢卫国说着。

  等到了众人终于离开后,跟着老人的那行人也继续哭哭啼啼地跟着队伍。

  萧子灵越想越不是滋味。

  「师叔,您怎么能如此!」

  「不然?」谢卫国平静地回答着。

  「您可知那人这一去,性命难保。」萧子灵跳着脚。

  「做得出私开官仓的事,就要有掉脑袋的准备。」谢卫国说着。

  「可……好,那么这匾额是怎么回事!华亲王要造反了,师叔却要跟着同流合污吗!」

  「不然呢?」谢卫国看向了萧子灵。

  「我们该要设法阻止,接着让人尽快上报朝廷……」

  「朝廷肯信?」

  「当然!我的话玄武肯定是信的!」

  「就算肯信,他们能做得了什么事?」

  「他们可以出兵……」

  「北方有鲁儿列作乱,西方与南方有察维尔为祸,如果朝廷有余力肯管江南,为什么我守在这儿都不曾见过朝廷的人。」

  「这……」

  「前有察维尔,后有华亲王,如果我不低头,这清水镇怎么可能守得住!」谢卫国拍上了桌,颤抖着声音。

  「……师叔?」萧子灵难得见谢卫国如此激动,不免有些害怕。

  「不可以,这里一定要守住,不管一棵树还是一株草都不能毁的。」

  「为什么呢,师叔,为什么您一定要留在这里?」萧子灵问着。「以天下之大,一个清水镇有什么能让您留恋的?」

  「……我答应过的……」

  「啊?」

  「我答应过他,一辈子……都要留在清水镇……」

  谁?

  「他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水,这里的山。他常常说,当一切事情都结束了之后,他要带我回清水镇,在这个小镇上静静生活着。他的身边只有我,我的身边只有他,无论晴雨晨昏……可是,他……他竟然……」

  「就为了如此,您要让整个丐帮都与朝廷为敌吗?丐帮的千世英名会毁了的,古良难道就不会难过?」

  「古良……」

  这一夜,清凉如水。谢卫国站在庭院里,看着前方的屋子,不发一语。

  树上小小的白花缓缓洒落着,洒得他一身清透的香。

  国家大义,民族大义,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了。自己已经不是当年为了行侠仗义,仗着一身热血持鞭闯荡江湖的小鬼头了。随着岁月的流逝,放在心上的事物就越来越多了,然后,胆子也越来越小了。

  这座小小的清水镇有什么好眷恋的?

  他怎么会晓得,每一寸土地、每一口水,都是他们当年一起走过、一起饮过的。

  看看如今的清水镇,与当年几乎是一模一样。因为战祸倾颓的屋舍让他修了复,在清水镇里的人则还是跟古良在的时候一般,有条不紊地工作着。

  有时候自己会想,为什么任何事情在古良手里就是会变得有条有理的?就算他已经不在一年多了,他手下的人还是跟以往一般地过着日子,各司其职。就算他已经不在了……

  ……对了,自己也好久没看过他了……

  ……是啊,古良呢?

  谢卫国猛然一个转身,然而身后就只有自己的影子。

  「古良?」谢卫国开口问着,仓皇地扫视着四周。

  「古良!?」谢卫国沙哑地呼唤着。

  是了,古良呢?古良呢!?

  「古良!」

  「饶是个什么东西,呼来唤去,我瞧他也没什么本事,还不是乖乖地归顺?」那个华服男子一改奉承嘴脸,在火堆边喃喃说着。

  「因为你们不是当时的人。」长胡子的老人说着。「蝴蝶山庄的威名不是一夕之间达成的,虽说近几年收敛了许多,然而在十几二十年前可真是声动江湖。」

  「我瞧最近也没落了,除了之前的几个人外,也没什么后起之秀。」

  「就这几个人也够瞧了。」老人抚着自己的胡子。「一年前毒娘子不也在嚷嚷着什么叶月明就是沈云开?如果真是如此,现在江湖里朝廷上可也不晓得还躲着多少人。」

  「想起来就发毛。」华服男子喃喃说着。

  「如果真能拉拢了谢卫国,大业就定了一半。想想,如今势力最大的也许就是你刚刚见过的那位,就算是察维尔的将军还得礼让三分哪。」

  「……算了算了,事情既然都办好了,快些回去吧,以免节外生枝。」华服男子说着。「在他们的地盘上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说到这里,大个子要注意一下。给那小娃娃一闹,好象真想干上一架的样子。」长须老人说着。

  「……说的也是……咦?人呢?」华服男子四处看着。

  「先前说是去捡材火,不过看他的样子,只怕是回去了。」双胞兄弟的其中一个说着。

  「回去!?」华服男子跳了起来。「真他的傻个子!真要闹起来谢卫国会不管吗!门主会把咱们宰了!」

  「还说,快回去!趁着事情还没闹大前!」长胡子的老人也站了起来。「可不要弄出什么大事。」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