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3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三 君莫笑 by 小林子

  文案:

  萧子灵与唐忆情结伴前往华山寻找师叔小谢子,华山派弟子口中中毒之人,没想到竟是唐忆情念念不忘的心上人,唐忆情为了华清雨,忍气吞声,只求有情人终于相聚,两人才互诉别离情意,未料风波又起,华清雨的一剑,刺中了唐忆情的身,也让他情梦破灭。建筑在谎言上的爱情,果然是如海市蜃楼般容易消逝。为了维护唐忆情,萧子灵力战华山派众人,迫不得已现出紫棱剑,暴露出他的身分。

  小谢子前往竹山探询血案,竟遇上行踪成迷的师兄冷雁智。冷雁智不认小师弟,带著那人的尸体躲在悬崖之上。他深信那人并没有死,只是中毒陷入昏迷,总有一天会醒过来。一觉醒来,冷雁智发现床上的人不翼而飞!桌上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他是醒了吗?然后呢,他去哪儿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十二章 细雨梦回鸡塞远

  石青……石青……

  谁在叫我……是谁……这个名字,也许就只有他才会叫得……

  猛然睁开眼的唐忆情,发现了房内充斥着一股异味。

  迷香?

  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不难发现那纸糊着的窗,伸进了一枝吹管。

  就算我再没用,好歹也是唐门的一份子。连这般偷偷下迷香的小人物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再次确认了味道,是最最多小贼常用的鸡鸣五更散。唐忆情从怀里找出了一大包解药、毒药,然后倒出了其中一罐黑药丸。想了一想,吞了三颗,然后不放心地再吞了一颗。

  运了运真气,手脚也渐渐恢复了力气,唐忆情看见那迷香还继续吹着,皱了眉、就跃过了五步的距离,左手疾风似的一拍。

  把那吹管连同一部份的迷香都打回了小贼的嘴里,伴着剧烈的呛咳以及其它人的惊呼之声,唐忆情打开了门。

  面面相觑。

  外头十几个人拿刀拿剑的,除了现在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那个人以外,还有大约五六个人正往其它房里吹着迷香。

  「强盗!强盗!有强盗啊!」唐忆情一边大喊着,一边推开了犹然楞在一旁的强盗,往隔壁房里跑了去。

  开玩笑,双拳难敌四掌,得找救兵来才是。

  踢开正往萧子灵房里吹迷香的小贼,在背后呼呼作响的刀声追赶之下,唐忆情连忙撞开了门。

  萧子灵抱着棉被,一边睡着、一边还笑得香甜。

  冲到他身边,以为他也被迷昏而想把他抱起来的时候,唐忆情听见了萧子灵的一句梦话,让他险些在强盗的利刃加身之前,就先吐满了一缸血。

  「师父……徒儿使得好不好?呵呵……」

  「萧子灵!还不赶快醒过来!」唐忆情气急败坏。现在是做梦的时候吗!

  背后一把刀砍了下来,唐忆情连忙一把将萧子灵抱了开。强盗的刀,就砍在了空空如也的床铺上。

  「住手!不晓得我是什么人吗!」唐忆情狼狈地闪着刀剑,情急之下大喊着。

  「有话跟阎王说吧!」

  吓!竟然不上当!

  「吵死人了……」萧子灵总算是睁开了眼。

  「我的小祖宗,你终于醒了。」唐忆情一边闪着致命的兵刃,一边抱着怨。

  被抱着团团转,萧子灵有一会儿搞不清天南地北。

  原本,他们的师叔,就算在心里感叹着十万个命苦,也应该在此时伸出一小只援手。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自从进了这梅山镇之后,他们的师叔就因为北方竹山镇的两大命案,而风尘仆仆赶了过去。

  所以,在一路平静的旅程里,遇上了真正……没错,应该说是真正的麻烦。

  蹡!

  一声轻响、两滴冷汗。

  唐忆情避无可避,所以大汉的刀就砍向了萧子灵。

  萧子灵还有些迷糊,不过,对于这砍往身上的刀刃,却是想也没想就拗了断。

  所以,唐忆情和大汉各流了一滴冷汗。

  在场的人,也呆住了。

  「喂……还不把我放下来……」萧子灵懒懒地说着。

  「你……不会觉得手脚发软吗?」唐忆情不可思议地问着。

  「……我只觉得想睡……」萧子灵轻轻打了个哈欠。

  「等等!先别睡!」唐忆情一见到那许多眼中重新闪着凶光的大汉,连忙把萧子灵放了下地。

  萧子灵微微晃了一晃。

  大汉心喜,换了把刀又砍了过来。

  蹡……

  于是,众人决定等他睡着了再说。

  无视唐忆情的大喊大叫以及摇晃,萧子灵的眼睛似乎又要闭上。

  唐忆情连忙掏出了怀里的瓶瓶罐罐,还手忙脚乱地洒了一地。

  慌慌张张就着微弱的月光摸索一会儿,唐忆情兴奋地轻呼了一声。找到了!

  「你们这些人是要做什么!」伴随着大喝,就是门外的刀剑交击之声。

  门外似乎正在缠斗着,门内的那些大汉也决定出外支持。

  莫非是救兵来了。唐忆情喜出望外。

  没错,是救兵。就在唐忆情把解药塞进萧子灵嘴里以后,门外的声音也渐渐静了下来。

  「你们没事吧。」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探进了头问着。

  坐在身旁的萧子灵,靠着唐忆情的肩膀,又大剌剌地睡了起来。

  对于这「恰好」有鸡鸣五更散解药的唐忆情,三个年纪有大有小的男子坐在桌旁好奇地瞧着他们。

  根本不用解药,只需睡到中午,这药自然就可以解了啊。唐忆情为自己的药丸惋惜着。虽说是有药方,可是配的药材难道不用银两吗……

  尽管唐忆情一再地在心里吐着苦水,不过,在当时他们问起自己为什么没被迷倒的时候,也只有结结巴巴地说是个专门替人解毒的大夫了。

  「因为……因为前几天才刚替人解了这种毒,所以身上就有剩……」唐忆情脸红耳赤地说着就连三岁孩儿都不免怀疑的谎话。

  不过,因为他身边还睡着一个「纯洁可爱」的大孩子,所以根据大凶大恶之徒不会带着孩子的成见,三人都相信了。

  然后,接下来,他这大夫就得替整个客栈的人解毒了……

  「这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问着。

  「我……我弟弟!」

  有点迟疑地看了那异常紧张的唐忆情一眼。

  「那……这位仁兄怎么称呼……」

  怎么每个人都一定要问名字的……想起了往事,唐忆情除了无奈,也只有无奈。

  「琴……琴棠。」唐忆情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名字。

  「为什么我就要叫琴小弟。」趁着三人都离开的时候,萧子灵瞪大了眼睛。

  因为你睡着了。不过,唐忆情还不敢真的这么解释。

  「只是个用来假冒的名字,不用这么讲究。」唐忆情连忙安抚着萧子灵的怒气。「不简单点,我叫错了怎么办?」

  「……那我一定要叫你大哥吗……」萧子灵总算是退了一步。

  「只要别再叫我姓唐的就可以……」唐忆情并没有多大的奢求。

  后来才在谈话里知道,三个人是华山的弟子。

  在吞吞吐吐外加一连串矛盾的谎话之间,唐忆情总算是听出了他们是奉师命前往靖州城,现在则是在回华山的路上。

  三人邀唐忆情两人同行,唐忆情在询问过萧子灵以后,萧子灵也同意了。

  至少,有人带路。

  萧子灵唯一有微词的就是,唐忆情那显然应付了事的假名。

  离开了梅山镇,一行人往西北走去。

  除了其中一个有事先走的人以外,有另外两人一路的「保护」,萧子灵和唐忆情是有悲有喜。

  喜的是,路上的什么琐事,都有人帮他们打点。悲的是,他们走得也未免太慢了一些。

  「都快到华山脚了,怎么还没见到你师叔的人影哪。」有一天,唐忆情低声向萧子灵抱怨着。

  「我也不晓得啊。我们之前赶路赶得半死也追不上,更不用说现在像牛车一样的速度了。」萧子灵也感慨万千。连谢师叔都找不着,又要怎么找冷师叔的下落?找不着冷师叔,就更别提要迎回师父的遗体了。

  事实上,要走得这么慢,是有原因的。

  不是因为他们难得下山而想要多玩一会儿,也不是因为发现了萧子灵那颗值钱的人头。

  自从唐忆情拿下了萧子灵的金束环、紫腰带,再苦口婆心地要萧子灵换上他眼里真正普通人会穿的衣服后,就没有人会怀疑这个有些灰头土脸外加举止「天真可爱」的小孩儿,会是那集荣华富贵于一身、不可一世外加趾高气昂的小魔头了。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