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灵剑_小林子【2卷完结+番外】

  子灵剑之02《乱云将雨》作者:小林子

  赵翰林在一夜之间失去踪迹,桌案上独留一把紫棱剑。

  而萧子灵也在同时不见人影,皇城里一片沸沸扬扬。

  接二连三发生离奇古怪的事件,彼此之间是否相互牵连?

  玄武帝派出大队人马,只为了寻人,

  失踪的萧子灵被寻获时,身中剧毒,并与钦命要犯双双倒卧路旁,

  这个面如鬼怪的钦犯究竟是什么身分?竟得云秀坊的冷雁智冷掌柜以命相护,

  就连从昏迷中醒来的萧子灵也百般担心他的去向。更在得知他的死讯后,不吃不喝一个月。

  已死的的鬼面钦犯,却现身华清殿当刺客,难道他当初并没有死?或是有人故意装扮?

  为了追查事情的真相,萧子灵决定独自离京调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六章 糊涂帐

  天才刚亮,一名老樵夫从温暖的被窝中爬起,巍巍颤颤地提起斧头往城西的林子想谋个生计,不料,路上横陈著两具尸首。

  这一吓,吃饭的家伙都丢到了脑后。拔足狂奔。

  「出人命了啊!」

  「让开让开!」大队的禁街军骑著马呼啸而过,好奇的老百姓伸长了脖子,从门户里张望著。

  出了什么大事?

  云秀坊的伙计睡眼惺忪地拉开了大门,震耳的铁蹄声把瞌睡虫都吓出了脑。

  连忙开关门。

  「怎么,出了什么事?」男子揉著还没清醒的眼,随性披著一件外衣,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

  「掌柜的,出事了。」

  「我知道。」男子不耐烦地说。「出的是什么事?」

  「还不就是那个。」

  「哪个?」男子随意捡了张板凳坐下,撑著头,眼睛还半闭著。

  「昨天儿搜的人哪。」

  男子的眼神缓缓移至伙计身上。

  「你说的是萧子灵?」

  「八九不离十了。」伙计的眼睛往外瞟了瞟。

  「除了这位少爷,哪来这么大阵仗。」

  「说的也是。」男子伸了个懒腰。

  「给赵翰林府里送封信。这小子闷声不响就不见了两天,也不管师兄会著急。」男子瘪了瘪嘴。

  伙计听令去了。

  打开门来做生意,求的就是高朋满座。

  「冷掌柜的。」

  才一开张,几名熟客就进了门,男子陪了陪笑,正要应酬几句,先前派出去的伙计脸色铁青地进了门。

  「掌柜的,我们一边说话去。」

  男子怀疑地看了一眼,叫了几个伙计把贵客带到了上席。

  「出事了,掌柜的。」

  「赵翰林府理也有事?」男子的声音低了三度。

  「赵翰林房里不见人影,案上摆著把长剑,现在赵翰林府里也在找人哪。」伙计低声说著。

  「出事了。」男子咬了咬唇。

  「给我牵匹马来。」

  伙计才刚踏出一脚,身后就传来了一句低到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话。

  「顺便,把我的刀拿来。」

  夥计不敢相信地转过了头。

  「就是你听到的,去。」

  老樵夫才跑上两个时辰,此刻就喘个半天,对陈尸的地点又说得不清不楚,结果一整队禁街军卡在城门外一里的地方,动弹不得。

  「老……你好了吗?」跟在杜将军身旁、奉派出差的小统领有点不耐烦了。

  「给老人家喘口气吧。」杜将军虽然也是满心的著急,却也奈何不了。

  「不如让他上马?」另一个小统领说著。

  担心地看了看那枯瘦的骨架,杜将军正要答应,就因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而回过了头。

  「咦?那不是云秀坊的冷掌柜?怎么赶得这么急?」几个相熟的统领正要上前招呼,这位冷掌柜就把老樵夫一把拉上了马。

  「壮……壮士……」老樵夫吓得一口气就要吐不出去。

  「冷掌柜的!」

  「借人一用!」冷掌柜扬长而去。

  「冷……啧……追。」杜将军低声喝著。

  在林子里绕了几圈,轻而易举地甩了脱大队的人马。

  老樵夫的脸色已经发青了。

  冷掌柜低声问著尸身的所在,老樵夫牙关打颤。

  「再不说,就永远都别说了。」冷掌柜悠然讲著。此刻的他,心情可以说是跌到了谷底,他十分、十分的不耐烦。

  在赵飞英案上的,是紫棱剑。

  一起出来办事,什么都会商量。今日他不告而别,只有那挡事。

  心急如焚。

  老樵夫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冷掌柜缓缓抽出了一把刀。

  殷红似血、薄如蝉翼。

  「指路。」

  老樵夫这下连双腿都在发抖。

  眼前的情境,吓得冷掌柜出了一身汗。

  萧子灵趴在一名男子身上,不知道是生是死。

  然而,更令他担心的是……

  纵身下了马,冷掌柜缓缓向两具尸身走去。老樵夫找到了活命的契机,挣扎地跳下马,顾不得两腿的痠疼以及微微闪到的腰,只知道离这个魔星越远越好,连滚带爬、面如死灰。

  蹲低了身子探著男人的鼻息,再用微微颤著的手掀开了面具。俊美的脸上罩著浓浓的黑气。

  赵飞英。

  冷掌柜把面具盖了回,双目一闭,跪了下地。

  「雁智恭送师兄。」

  当日头渐渐到了正中,一众禁街军进行整片林的搜索,才发现了三人。

  绕了好几个圈子,杜将军有了一点火气。

  「冷雁智,你到底有何居心。」

  冷雁智依旧跪著,连头也没抬起。

  把目光移到萧子灵身上,杜将军惊呼一声。

  连忙下了马,杜将军检视着萧子灵。脸上泛著一点黑,虽然气若游丝,但是显然还没有断了气。

  轻轻把萧子灵抱起,底下的那个男人让杜将军倒吸了一口凉气。

  露出长袖的两只手掌已然发黑,只有一强脸泛著病态的蜡黄。满怖著的小疣,让杜将军想起一个人。

  「钦差要犯,拿起来。」

  原本静静注视著死去男人脸孔的冷雁智,缓缓抬起了头。

  秀丽白皙的脸上,嵌著一双红肿的眼。

  「云秀坊的冷掌柜?」杜将军上下打量著冷雁智。 「你们认识?」

  「萧子灵你们就带走吧,这个人,你们别碰。」冷雁智的语声是意料之外的平静。

  「这恐怕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萧子灵失踪,圣上震怒,既然他脱不了嫌隙,就算是尸体只怕也得走一趟。」,「那就踩过我的尸身去。」冷雁智缓缓站起了身。

  「冷掌柜,你一个生意人,别管朝中的事。」隐隐觉得不单纯,杜将军退了一步,把萧子灵交给一个小统领。

  「把子灵带回宫里,带十几个人一起走。」

  「是。」小统领战战兢兢接过。

  带著冷笑目送一行人离去,冷雁智并没有阻止。

  「冷掌植,我们不必伤了和气,我们之所以得运回遗体,是想请仵作验验他的死因,对圣上也好有个交代。杜某保证,若萧子灵清醒之后,能证明这位是无辜的,我们一定给予厚葬。」

  冷雁智轻笑。「若是萧子灵一命呜呼,你们就将他千刀万剐是不是?」

  「这倒也不是……」

  「够了。」冷雁智突兀地喝止了杜将军的话,杜将军青了脸。

  「重点不是在这里。」冷雁智的笑,让众人起了一阵冷颤。

  「重点是,你们,没有资格碰他!」

  「你说什么:」一个小统领气极。

  「你听到的,就是我说的。」冷雁智微微一笑。

  「冷雁智,你何必出口伤人。」

  「废话少说。」冷雁智拔出了刀,锵喨一声。

  「冷雁智,这对你没好处。」杜将军低沉地说。

  「我不想杀人,让我带他走,我就不伤你们。」

  「冷掌柜的,不是我说你,你拿这把刀切菜吗?」一名小统领突然发笑。

  杜将军脸色二仉。「不可说笑。」

  「是。」小统领连忙低下了头。

  「你们不相信的,尽管试试。」冷雁智低头看了看刀,又看了看赵飞英的遗体。

  「师兄……师兄,不是雁智不听你的话,只是你受的委屈太多了,雁智不能让这班奴才再来糟蹋你。」

  「冷雁智!」

  冷雁智脱下了外衣,盖著尸首的头脸。

  「你们是要一起上,还是轮流上?」冷雁智连头也不抬。

  「杜将军,让我来教训他。」一名小统领策马向前。

  「退下。」杜将军喝止。

  「是。」

查看更多: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