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叹_灰湖【完结】

  1 《洞仙歌系列——逍遥叹》BY:灰湖(问剑)

  小攻叫倾城。人如其名就是有点腹黑有点坏

  小受沈青姚可怜的老实人还有一个女儿。呵呵~~毕竟是有年龄差距的么

  最后??当然是幸福美满大结局了!虐都虐了还想如何啊??

  有兴趣的可以下了看看。第一次发文多指教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序章

  晴阳一扫连日阴雨,花娇水柔人更媚。

  午後的京城街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胭脂水粉,绫罗绸布,牲畜家禽,时鲜花果,应有尽有。软语偎侬,莺歌燕啼,坊间瓦舍飞歌竞天长,街头往来之人神态悠然安详。

  无论怎麽看,都是国泰民安,鸿运昌隆的盛世之景。

  忽然,城门口一骑黑骏如旋风般而来,所经之处惹来鸡飞狗跳,人群惊惶躲避。

  回首看去,骏马上是一个蓝衣公子,俊美优雅,神采飞扬。见自己引起骚乱,蓝衣公子勒缰缓速,优美的面容露出歉然微笑。这笑容是如此真诚,众人哪还有脾气在,一个个愣在他的微笑中回不过神来,人家早已纵马转过街角。

  未久,一人一马停在相府门口,守门人见状,赶紧上来牵马。另一个飞似的跑进府里通报:“大公子回来了,大公子回来了。”

  是啊,相府里谁不知道,这位大公子自从四年前突然出现之後,就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相爷与夫人对大公子的关爱几乎到了敬畏的程度。

  此时相爷不在府里,夫人匆匆迎了出来。贵为诰命夫人,却从不端主母架子,素衣素颜,端庄柔美,从不呵斥下人,是个深得人心的温婉女子。

  “你回来了?”到得花厅时,遇上进来的大公子,夫人上前拉著他细细端详,疼惜道:“这回又清减不少,我让厨子炖些药膳给你补补。”

  大公子展露他素来迷人的微笑,道:“让母亲大人挂忧了,儿子给母亲大人请安。父亲大人可安好?”

  夫人笑著点头,“他还不是老样子,天天在外忙碌。”

  大公子也笑笑,明白身为宰相的父亲是很忙,但母亲嘴上微怨,心里还是欢喜的。毕竟很少有人像父亲,二十来年都不变心,即使高官厚禄,却始终只有母亲一位夫人,一有空闲便在家里陪伴母亲。试问天下有多少为人夫者能做到如此忠诚?

  还未落坐休息,後头传来温雅清脆的声音:“娘,听说兄长回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俊秀少年迈进花厅,见到母亲与兄长,行礼问好。

  寒暄几句後,三人移往後进厢房。看著母子三人温馨融洽的气氛,做下人的深为感慨,相爷真是好福气!有贤慧温柔的夫人当家,又得俊雅出众的两位公子,而一家人又是如此温谦和睦,怎不羡煞旁人?时常在外听到百姓称赞相爷为官有道,治家有方,连带他们做下人的亦觉面上有光。

  而此时,被下人们津津乐道的主子三人到了中庭,夫人叮嘱二公子几句,让他回房看书,自己则带了大公子入了相爷的书房。忘了说,相爷的书房几乎也是夫人的书房,夫人知书达理,自有见解,相爷有时也亲自请夫人入书房商议大事,因此,夫人在相府的地位是如何的崇高是无需多作赘述了。

  入得书房,丫环奉上茶水,退下去并关上门。这是相府的规矩,主人在书房里,余下人等一律不得接近。

  房内余下母子二人,下人们熟悉的温馨之景不复存在,气氛有些怪异。

  夫人请大公子坐下後,从怀里取出信件交予他,小心道:“你回来的正好,主上有信,你回来後立即起程南下,有要事处理。”

  大公子此时不若人前的温雅斯文,接过信,也不看,直接就塞进胸口,挑起半边眉毛似笑非笑道:“我才从鸟不拉屎的地方日夜兼程赶回来,有四个多月没见我的小情人了,总得让我先去见见吧?”

  夫人哦了声,眨眨眼问:“你指的是哪个?是怡园的温柔姑娘,还是飞花庭的妩漪姑娘?又或者是竹舞轩的南小官人?啊,我倒忘了,还有名动京城的千鹤公子。不知这位风流的相府大公子是要会哪一位情人啊?”

  大公子双眉齐轩,轻笑数声:“原来你都知道呀。”

  夫人也是笑著,然後又皱眉:“你上青楼玩玩就算了,怎麽连千鹤公子也不放过,人家可是叶尚书的独子,你好歹也要顾著身份。”

  大公子邪笑道:“因为无聊,正好千鹤又很可爱,还非常迷恋本公子,不出手有点对不起本公子天下风流第一人的称号。”

  夫人无奈轻叹:“果然没节操,小心风流过头会遭报应。”

  作者: 小熊冰山 2006-5-28 15:15   回复此发言

  --------------------------------------------------------------------------------

  2 《洞仙歌系列——逍遥叹》BY:灰湖(问剑)

  “诶?——”大公子拖长的声音低沈而诱人,斜瞄著夫人道:“你的身份好歹是我母亲,哪有做母亲的会诅咒自己儿子的?”

  “呵呵,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是宰相公子的身份啊?”夫人语带轻嘲,轻盈起身,开门後又回首,笑道:“明日一早动身,要风流就把握今宵良辰。”语毕施然离去。

  大公子叹笑摇头,当他是神人啊,来回两趟可是赶了四个月的路,今晚自然是好好休息。

  至於情人嘛,随时随地都能找,又不是只有那几个。

  第一章

  三月清明,柳风含情,桃花含泪。

  似此般美景,引佳人顾盼流连,入得画中。也自有爱慕佳人的风流公子尾追相随。

  果真三月好春光。

  午後的阳光暖暖醺人欲睡。

  汝南,城内大街,街头的面摊旁,一个身著浅绿衣衫的女子掇一条面摊上的长凳,双手抱刀,倚著墙根打起瞌睡。

  沈悦然坐在这里等她阿爹,阿爹有事独自一人去处理,让她在这里等。等著良久,和风吹动她的瞌睡虫,只好跟面摊老板借条长凳来坐,再然後就是倚著墙根舒服的眯起眼假寐。

  阿爹说过,做人就该随遇而安,有食物就吃,有地方就睡,别挑剔,别嫉羡,人生自在又逍遥。她一直是个乖女儿,阿爹说什麽就是什麽,到现在也真的是自在又逍遥。

  只是,师伯和两位师兄似乎对她父女俩的态度一直很有意见,师伯常说阿爹根本就是误人子弟;大师兄对她的所作所为也是颇不顺眼,他们父子逮著机会就会训她;二师兄只要在她身边就一定会紧张兮兮,看紧了她,生怕她出什麽状况。啧啧,她好歹也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不得不说,悦然的师伯和师兄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哪有姑娘家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打瞌睡的?如果她长的平凡倒还罢,偏生是一张令人喜爱的秀丽俊颜,闭眸安睡之容诱人犯罪。她自己却毫无所觉,她的阿爹似乎也没有教过她不该在街头入睡,如此粗线条的父女,难怪她的二师兄会紧张。

  这不,某家少爷趁著春光明媚正是佳人出游之机,带著六七个家丁流连街头,见著有些姿容的就上前调戏,一路上不知吓跑了多少姑娘。

  其实这位少爷的目光一直落在街头往来的姑娘上,并未见到角落里的沈悦然。只是忽然听到一声脆鸣,望向墙头,一只五彩的小鸟见有人注意,脆鸣著飞走。然後就被下面一抹绿色吸引,悦然安详的睡容撞入这位少爷的视线里,定格,接著就是每个登徒子必有的反应——口若“悬河”。若不是家丁甲提醒少爷注意形象,这会儿只怕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见著美人不调戏,有负这位少爷浪子之名,於是接近。

  沈家姑娘从小习武,有人近身时就突的睁开眼,问他们有什麽事。

  家丁乙说:“请这位姑娘到府上做我家少爷的第五房妾室。”

  沈家姑娘也是一绝,说声我不去,然後打个大大的哈欠,歪头又睡。

  这位少爷一下子喜欢上她这种毫不矫作的自然神态,但觉娇憨可爱,下令家丁抢人。看在她如此率真,先抢到手,然後再去人家家里提亲好了。

  沈悦然抽刀迎向他们,认真道:“请不要打扰我睡觉,不然我会很生气。”

  呃,只是打扰她睡眠的问题麽?几个家丁差点儿脚心朝天。在自家少爷“一定要把她抢到手”的叮嘱下,一个个围向沈悦然。

  沈悦然本以为这些家丁不过是狗仗人势,交上手才知道不妙,这些人个个都是练家子,对付三个还算勉强,一上手就是七个,叫她怎麽打?

  仗著身子轻灵,虚晃一招後跳出包围圈,边朝街上跑边喊救命。但人家少爷的家丁动作也不慢,一下子就又围住她。少爷在外头闲闲地劝她:“你还是乖乖跟本少爷回府,这样也就少吃些苦头。”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