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猫_吕天逸【完结+番外】

   《就叫猫》作者:吕天逸【完结+番外】

  文案:

  ——你叫什么?

  ——就叫猫。

  ——你的名字叫猫?

  ——我叫就叫猫。

  ——……

  刺客与猫妖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就叫猫,唐迩 ┃ 配角: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01-02

  01

  唐迩失手了,被任务目标带了一群手下一路追杀到崖边,遍体鳞伤。

  那人万分得意,见唐迩生得一副好皮相,便想玩弄一下囿于绝境的猎物,污言秽语戏弄唐迩,他手下那群五大三粗的汉子纷纷发出刺耳的笑声。

  唐迩二话没有,扭头就从悬崖上翻了下去。

  02

  唐迩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小床上,身边睡着一个男人。

  床小,唐迩躺在里面,那男人身材高大,却只小心翼翼地搭了个床边,虽然闭着眼,但仍看得出是个极其英俊的男子,睫毛浓密秀致,两瓣形状漂亮的嘴唇微微张开一条小缝,显是睡得很熟。

  唐迩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想看看自己是否还是齐整的,他从悬崖上跳下去之前扫过一眼,那悬崖乃是绝壁,上面并无凸出的石头或树枝,底下也没有水,唐迩当时是一心求死,万万没想到居然能捡条命。这一动,唐迩身边的男子立刻警觉地睁开眼睛,随即一个翻身,咚地一声摔在地上。

  唐迩:……

  男子揉揉脑袋坐起来,软软地冲着唐迩叫了一声:喵。

  唐迩目瞪口呆。

  男子眨眨眼睛,随即一脸恍然大悟,好像才想起来说人话似的,磕磕巴巴地问了句:你……疼吗?

  唐迩感受了一下,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不过带着一身伤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有命在就已经是奇迹了,于是忍痛淡定道:还好,是你救了我?

  男子点点头,蹲坐在地上,把自己金灿灿的脑袋往唐迩手底下蹭:我救的。

  唐迩神情古怪地收回手:多谢这位侠士。

  男子抓起唐迩的手放在自己脑袋上,撒娇似的:摸摸。

  唐迩只好硬着头皮摸了两下,男子喉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好像很高兴,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救了你。

  唐迩点头:唐迩日后必当重谢。

  男子兴奋地直往唐迩身上蹭,边蹭边开始学猫叫:喵喵——

  唐迩神情复杂地将男子打量了一圈。

  金发碧眼的西域人,只是一身衣服穿得乱七八糟的,裤子也穿反了,衣服扣子没系,腰带扎在胳膊上,还动不动学猫叫……

  唐迩叹了口气,长得这么好看,可惜是个疯子。

  03

  男子满地打滚发了会儿疯,然后坐起来盯着唐迩问:饿?

  唐迩:有一点。

  男子兴奋地跑了开,不一会儿拎着一尾大活鱼回来,认真地问唐迩:吃?

  唐迩其实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见有鱼吃,一脸期待道:好啊。

  男子开心地把不断挣扎的大活鱼往唐迩怀里一塞:呐。

  唐迩险些被鱼尾巴抽得伤口迸裂。

  04

  唐迩费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教男子怎么烤鱼吃,光生火这一步就教了少说一个时辰,男子倒不是特别笨,但就是怕火怕得不行,火刚一生起来他就喵喵狂叫着满屋子上蹿下跳,打翻无数锅碗瓢盆。

  直到唐迩绝望地表示自己快要饿死了,男子才勉强克服了对火的恐惧,哭唧唧地把鱼烤好了。

  唐迩吃着一边焦糊,一边夹生的鱼肉,深深担忧起自己伤势的问题。

  感觉会被这个人搞死……

  05

  好不容易吃完了东西,男子就乐呵呵地脱了鞋蹲在桌子上看着唐迩,时不时舔舔自己的手,和脚丫子……

  而且他好像对自己的屁股也很感兴趣,不过舔不到。

  这气氛太诡异,唐迩没话找话:我叫唐迩,你叫什么?

  男子似乎很高兴唐迩问自己的名字,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自豪地拍拍胸膛道:就叫猫。

  唐迩沉默了片刻,问:你的名字,叫猫?

  男子摇头,重复道:就叫猫。

  唐迩懵了:所以不就是叫猫吗?

  男子摇头:我叫就叫猫。

  唐迩:……

  对话无法进行下去了。

  06

  此处是山林深处的一个小茅屋,这男子疯疯癫癫的,唐迩估计可能是他家人不想要他了,便把他扔在这山间让他自生自灭,想想也是个可怜人,反正待着也无聊,唐迩便耐心地教他说话。

  男子学得很快,说他是疯子,可是什么东西却又一教就会,也是奇怪得很,于是唐迩便想让他去山里找些止血草来敷伤口,费尽心力地描述了一番,男子却不肯去。

  唐迩着急:没有药,我会死掉的。

  男子睁大眼睛:我不让你死。

  唐迩叹气:止血草不难找,山里很多的。

  男子笃定:草没用。

  唐迩无可奈何地瞪着他:止血草疗效是不大明显,但这深山老林的我想要金创药也没有不是吗?

  男子吐吐舌头,指指自己:金创药。

  唐迩顿时很想揍他。

  男子见唐迩一脸不信,便凑了过去,解开唐迩胳膊上绑伤口的布条,伸出舌头在那伤口上舔了舔。

  柔滑温润的触感,刺激得唐迩打了个哆嗦。

  唐迩急忙抽回手臂,脸红道:你、你干什么?

  男子一脸纯稚无辜:舔你。

  唐迩脸红得更厉害:你舔我做什么!

  男子笑眯眯:治伤,你睡着时,已经全舔过一遍了。

  唐迩脑袋里轰隆一声,差点晕过去。

  07

  虽然万般不情愿,但是唐迩伤得严重没有抵抗之力,几番挣扎未果,被男子按在床上结结实实地从上到下里里外外舔了个遍。

  说来也奇怪,被他舔过的地方,竟真的没有之前那么痛了,唐迩一开始觉得万分古怪难受,后来竟然被□□得勾起了□□,只是他面皮薄,虽然对方是个疯子自己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好强自按捺着,脸上红云满布,压抑地喘着粗气,他性子冷淡,素来不曾与人亲近,此番竟被压着做这种事,虽然知道对方八成没那个心思,但心脏仍然不受控制地噗通噗通狂跳。

  男子舔过之后又弄了些干净布条把唐迩伤口包了起来,唐迩看那些布条都是从其它衣服上撕下来的,不禁有点儿心疼这疯子,想着若当真把伤势养好了就带他回唐门,实在教不明白就养他一辈子。

  男子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唐迩:还疼吗?

  唐迩如实回答:好些了。

  男子得意地一笑,像猫一样把自己高大的身体盘在床上,脑袋轻轻枕着唐迩的小腿,发出一串舒服的呼噜声,睡了过去。

  唐迩无奈地动了动腿,发现压根儿动不了,只好倚着床头打盹儿。

  08

  唐迩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日清晨,男子不知所踪,床上一摊乱七八糟的衣服,一只小小的虎皮猫就蜷在那堆衣服上睡觉。唐迩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好多了,心下正讶异着怎么会好得这么快,那虎皮猫突然嗖地一下蹿了出去,跳到窗外不见了。

  唐迩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眼花。

  那只虎皮猫,似乎有两条尾巴。

  09

  屋子里安静得落针可闻,唐迩试着叫了声:你在吗?

  没人回答。

  过了一会儿,昨日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全身上下赤条条的,蜜金色皮肤紧实地裹着一身健美漂亮的肌肉,腿间那物事大大咧咧地坦着,碧绿如波的双眸天真无邪地望着唐迩。

  唐迩头皮一炸,差点儿飙出两杆鼻血:你怎么不穿衣服?

  男子面皮微红:穿……穿不进去。

  唐迩狐疑:这不是你衣服么?怎么会穿不进去?

  男子沉默了片刻,不说话了,只看着唐迩笑。

  唐迩慌忙别过头去:你快穿,笑什么。

  10

  男子在唐迩的指导下把衣服一件件穿好了,裤子不反,扣子扣好了,腰带也系对了,唐迩满意地点点头:记得怎么穿衣服了?

  男子高兴地笑了笑:记得。

  唐迩随口说了句:方才有只虎皮猫跑出去了。

  男子吓了一跳,慌忙摆手:不是我变的。

  唐迩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变的,我以前丢过一只差不多的,觉得眼熟。

  男子一脸心虚地垂着头,用眼角偷偷瞟着唐迩,小声嘟囔着:那只也不是我。

  唐迩都快被他气乐了:我知道不是你!

52书库推荐浏览: 吕天逸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