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鸦杀_十四郎【完结+番外】

   《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完结+番外】

  【文案】

  她色厉内荏,严词厉拒:你就是得到我的人,也永远别想得到我的心!

  那人浑不在意,浅浅一笑:我只要你的人,谁说要你的心了?

  **

  她抱着大腿,嚎啕大哭:大人!求求你!我愿意献身!

  那人专注看着手上的书,心不在焉:你想献,大人我却不想要了。

  *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出自高杉晋作笔下,小说名取材于此。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序章——琉璃火

  离别的夜晚,没有月亮,黑得令人感到绝望。

  狂风放肆地拍打木窗,窗纸破了一块,还没来得及修补,以后只怕也不会有人修补了。风从洞里穿梭,发出哭泣般的声响。

  宫女阿满将最后一件衣服收进包袱,惶惶不安地抬头望向门口,帝姬正站在庭院里,长发被吹得疯狂翻卷,绣花长袖犹如一双等待被折断的羽翼。

  她犹豫着走过去,将厚重的披风搭在帝姬单薄的肩上,低声道:“公主,是时候了,咱们走吧。”

  帝姬点了点头,白皙的手从长袖中探出来,指着满庭院的粉白淡红,声音很轻:“阿满,你看,海棠花都开了。父皇母后却再见不到了。”

  阿满柔声道:“公主,你还小,别想那么多。我们赶紧走吧。”

  帝姬静静望着满地淡红花瓣,风将它们卷起,像飞雪似的投怀送抱。明明是五月的天气,却突然寒下来,刚刚绽放的娇嫩垂丝海棠,禁不起风吹雨打,耷拉了大片,凄凄惨惨离开枝头,委身泥土。

  “阿满,国灭了,你说我为什么不能和父皇他们一起守护到死?我难道不该留下吗?”

  阿满几乎要哭出来,强忍着露出一抹笑容:“公主才十四岁,日后的人生还长着呢。皇上和皇后只盼着你活得平安,安安稳稳过完一生。”

  帝姬缓缓摇头,转身将一朵快要凋谢的垂丝海棠捧在掌心,小心翼翼地放进荷包里。

  “阿满,我可以再看看这里吗?”帝姬低声问。

  阿满偷偷抹去眼泪,颤声道:“好……再看看……”

  话还未说完,只见半空中忽然划过一道流星般的火光,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直直朝皇宫这里砸下来。“轰”一声,帝姬的锦芳宫屋顶琉璃瓦碎裂开,火点下雨一般簌簌落下,夹杂着瓦片和尘土。

  阿满尖叫起来:“他们要放火烧皇城!公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等帝姬回答,她攥住她的胳膊,没命地拖着朝皇宫后的秘密小道狂奔而去。

  帝姬身形单薄纤弱,迎风奔跑,跌跌撞撞几乎要摔倒。山间小道荆棘树枝胡乱伸展,打在脸上就是一道血痕,她满脸汗水,忽然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天空中有无数道流星般绚丽的火光,扑簌簌落在皇城里。

  像是琉璃中有火在焚烧,皇城在火光中变得晶莹剔透,就快要化了。

  伴随着流星般的火雨落入皇城的,还有密密麻麻无数两三人高的怪鸟,赤红色的头,像凝了一汪血。皇城里凄厉的哭喊声被狂风送到耳边,阿满再也支持不住,捂着脸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那是赤头鬼,只有吃人欲望的妖魔。

  细细的鲜血从帝姬的唇角滑落,她死死地咬住嘴唇,身体里巨大的痛苦几乎要将她搅碎成齑粉。仿佛再也承受不了,她猛然甩开阿满的手,朝山下冲去。

  没跑几步,阿满就从后面没命地拽着她,抱着她。树枝断了一地,帝姬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抖得快要碎开,身上脸上满是泥泞。

  她不知道自己挣扎了多久,慢慢地再也没有气力。从灵魂最深处泛起巨大的空虚与恐惧,她以为自己会死,可是偏偏死不掉;张开嘴想哭喊,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急喘。

  她必须在今夜眼睁睁看着自己拥有的一切被毁灭,灵魂被一刀刀切割凌迟,不能软弱,不可以回头。

  阿满觉得怀里挣扎的力量渐渐弱下去了,帝姬伏在她怀里,再也不动。她使劲抹着眼泪,从怀里取出手绢,拨开帝姬的头发,替她将脸上的泥泞擦干净。

  火光中,帝姬的脸色苍白得好似一只鬼,曾经娇美灵动的神采,如今只剩恍惚与惨淡。她紧紧闭着眼睛,浓密的长睫颤抖着,过了很久很久,才有一颗极大的泪珠从里面滚下来。

  天快要亮的时候,帝姬醒了。

  “……阿满,我们走吧。”她再也没有流泪,语气平淡,只是两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阿满担忧地看着她:“公主,还是让我来背你好了。你再歇息一下。”

  帝姬摇摇头,从袖子里取出两张白纸,咬破指尖滴血其上,跟着朝地上一抛,白纸瞬间变成两匹骏马。

  她翻身上马,一提缰绳,骏马立即发出洪亮的嘶声。

  “下山去,找个落脚的地方。”

  阿满见她神色平静,心里反而起了隐忧,犹豫着低声道:“公主……你、你在想什么?”

  帝姬回头对她微微笑了一下,腮边漾出清浅的梨涡,映着微蓝的晨光,她仿佛又变成了以前那个娇柔妩媚的小公主。

  “阿满你放心,我会活下去。”活到该死的那天为止。

  骏马撒开四蹄,朝山下行去。

  “公主,我们要去哪里?”

  “去一个还没有战火的地方。”

  暗里幽香是谁人?

  年底的时候,香取山下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飘了一整夜,积雪几乎没过膝盖。覃川从暖和的厨房里一出来,顿时冻得直哆嗦,赶紧裹紧围脖。

  厨房管膳食的陈大爷从里面追出来,连声唤她:“川儿,等一下!”

  “大爷还有啥要帮忙的不?”覃川冷得直跳,像只小兔子。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就问问你明天几时来厨房帮工?我儿子明儿来修灶台,和我提了一下你,不晓得能不能遇上。”陈大爷笑得像朵皱纹花。

  覃川最善察言观色,心里顿时明了他的意思,当下笑道:“这我也说不准,得问问赵管事。我也盼着见陈大哥呐,他运气极好,十赌九赢,我还等着他教我玩两把。”

  陈大爷老脸不由一红,自然明白人家说得隐晦是给自己面子,他儿子分明是十赌九输的赌鬼败家子,想给他找个老婆可真不容易。

  挥别有些尴尬的陈大爷,覃川缩着脑袋一路往左池跑。昨晚一场大雪,只怕冻坏了池畔的柳树精,她得去掸雪修剪一番,省得回头它们找她哭。

  刚走了一半,迎面就见赵管事领着个肉球似的男子走过来,覃川赶紧停在旁边,笑呵呵地打招呼:“赵管事您好。”

  赵管事一见她,眼睛忽然亮了,赶紧推着那肉球男过来:“川儿,来得正巧,有事找你呢。”

  显见着那肉球男并不乐意,嘟嘴挤眼,忸怩万分,硬是被赵管事推到覃川眼前:“对了,这是我侄子,在这里做买办的。他今年二十,尚未娶妻……”

  肉球怒了,指着覃川痛声嚷嚷:“姨!你这是什么眼光?!她长得那么丑!比陈皮还黄!连玄珠大人的一根小指头也比不上,又怎能配得上我?”

  一席话简直说得字字带血,把覃川说得一愣一愣的。

  他忽又瞪过来:“喂,我说你可别缠着我啊!我没工夫和你磨蹭!”

  覃川赶紧点头:“那是那是,我哪里配站在您身边……”说着看看他圆溜溜的肚皮,整个人长得和锅里刚煮好的汤圆似的,肥白粉嫩,不由微微一笑:“您这样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美男子,自然得要倾国倾城的美人才能配得上。”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肉球男喜滋滋地一笑,“姨,我走了。下次记得找个漂亮的,配得上我才行。”

  “您走好,走好……”覃川笑眯眯地目送他去远了,回头看一眼赵管事,她自然是尴尬万分,连声道歉:“川儿……他脾气就是这么坏,人品倒是很好的……你、你可别放在心上……”

  “这有什么,令侄是心直口快,爽朗不造作,真男儿本色。”覃川说得脸不改色心不跳。

  赵管事自己觉得甚是可惜,叹息了一阵。覃川虽说只来了不到三个月,可做事利索,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嘴巴更是甜得恰到好处。这年头的年轻姑娘家,如此乖觉的实在不多,她有心给侄子找个好媳妇,奈何自己那宝贝侄子眼高于顶,非绝色的不要。

  覃川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长得寒碜点,细眉细眼,鼻塌唇薄,脸色更像十年没吃饱饭似的,蜡黄蜡黄。放在人群里,眨眼就给吞没了。

  “对了,管事您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覃川直接换话题。

  赵管事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一个木盒递过去:“我手头还有一堆事,你把这个盒子送去南殿吧。千万小心,别碰着磕着,这可是玄珠大人要的东西。”

  覃川点点头,捧着盒子转身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笑道:“管事,翠丫今天和我说,病好了可以干活了。明天去厨房帮工的事情,是不是要交给她?”

  赵管事想也没想:“那明天就让她去做吧,你过来给我帮忙,正好人手不够。”

  覃川笑眯眯地走了。

  **

  香取山洞天福地有外围和内里之分,外围专供杂役下人居住干活,内里则是山主和弟子们的居所。外围杂役严禁进入内里,故而有东西南北四殿作为关卡,四殿以数十丈高的巨石围墙相连,对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而言,插着翅膀也难飞上去。

  现在的世道,仙人也惫懒。

  山主当年在香取山顶羽化成仙,自此占山为……仙,大肆搜刮世间稀奇宝贝的同时,也会怜悯辛苦凡人,做了不少善事。近来兴许是年纪大了,看透世情冷暖,成日龟缩在里面数宝贝,顺便收了无数美貌少年男女当做弟子,安心过起老人家的日子。

  香取山如今就成了密不透风的鸟笼子,还是双层的。

  覃川捧着盒子一路走到南殿,那看门的人正抱着手炉看书,正眼也不看她一下,瓮声瓮气地说:“停住,东西放下,在那边签个名儿。东西未必会送到紫辰大人手上,你懂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十四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